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07章 本公子赏你的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7章 本公子赏你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兄台请留步。”

    平和的声音,不起波澜,听不出情绪。

    书生回首一望,来人身姿颀长而消瘦,眉目清秀,面容略带苍白之色,于阳光之下挺直而立,一身素色长袍平实无华,却叫人无法忽视周身的气息。

    一种叫做儒气温雅的气息。

    此为读书人,并且胸中有丘壑,腹中有山峦。

    书生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敬意,同行之间的敬意。

    这才看到他身边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微微点头以示问好,之后便不再看她,这是礼貌,也是恰到好处的疏离,毕竟,男女有别。

    拱手一礼,道:“敢问阁下有何贵干?”

    楚开霖回礼,而后上前,看着书生手中小心护着的画卷,道:“可否容小弟一观?”

    楚容微笑看着,小哥哥很少主动出面,常常给人予无欲无求之感,这会儿难得主动,心下不免好奇,却是面带微笑的看着。

    书生忙道:“自是可以,请。”

    说着,主动将画作捧于手上递了过去。

    兴许,能像掌柜所言,碰上有缘人,将之收藏,如此,解他燃眉之急,心下一痛,面上却是不显分毫。

    画上内容很简单,竹林深处有人家,一人一书一屋一竹林,仅此而已。

    下笔行云流水,流畅洒脱,却又能从竹林之中看到淡淡凌厉与张扬。

    “凌云先生作此画时,当是急流勇退之时,欲归隐山林之中,碍于身处逆境之时,不得不奋勇而行,那时候笔锋矛盾而激进,叫人又是欢喜又是排斥。”楚开霖指尖擦过右下角一落款,豪气万千的墨色签字,而后是殷红如新的红色印章。

    画,存在争议,却是被爱画之人小心收藏。

    书生眼睛明显亮了亮,道:“愚兄略是年长,占便宜称一声兄…敢问贤弟尊姓大名?凌云先生存世之作不足十数,私下以为,爱之画甚少,懂之人更是凤毛麟角。”

    爱?懂?

    楚开霖隐隐露出笑意,轻轻摇头,道:“兄长高看,小弟甚是忏愧,算不得懂,不过是曾经有过一番深究罢了…小弟楚氏开霖,只一山中闲人。”

    书生热切的三分,道:“曾听闻,香山村一写书人自学成才,逢年过节帮写书信,一手好字叫人满心惊叹,可是贤弟?”

    楚开霖挑眉,不过是几封信而已,没想到能叫一个陌生人认识他,谦虚的笑了笑,红着脸道:“举手之劳,是乡亲们抬爱了。”

    书生大喜过望,当下忘了此行目的,引楚开霖为知己,打算拖他茶楼一叙。

    楚开霖笑着摇头拒绝:“兄长若是相信小弟,大可将这幅画暂放小弟之手,约个时辰,小弟将修补之作原本奉还,茶楼之行便是作罢,家中小妹在侧,心有所顾。”

    书生连连大呼失敬,竟然碰上一个巧手修补者,而后毫不犹豫将画卷了起来,塞入楚开霖手中,拱手一拜:“有劳贤弟,愚兄吴择,字勉之,贤弟他日有空,定到舍下一坐,焚香煮茶,扫榻相迎。”

    原来,这吴择竟是城里一在读学子,所住之处就在学堂外面一小舍之中,家中尚有一老母亲,曾经也是城里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却因为某些不可言说的原因而离了家,带着老母亲落住此地。

    这一次拿出心爱的画,因为家中老母亲重病一场,只会吟诗作对的他身无分文,只能贱卖喜爱之作。

    “哥哥拿着,这是押金,画很值钱,不能叫我们直接带走,况且,婶子急切需要。”楚容塞过去一个荷包,里面是五十两银子,远远比不得一幅画的价值,但是多了,这酸腐书生可就反感了,觉得在侮辱他。

    楚开霖摸了摸楚容的脑袋,面带赞同,道:“小妹所言极是,兄长莫要推脱,三天之后,小弟自当奉还佳作,届时兄长再归还便可。”

    银子是借你的,三天后要还的。

    这话并不客气,吴择却是欣然应允了,酸腐书生也是要银子生活的,心有坚持,更知道识时务。

    双方就此告别,吴择匆匆而去,楚家兄妹朝着书店而去。

    “小妹,可认识凌云先生?”楚开霖问道。

    楚容果断摇头:“不认识。”

    为什么要认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人?

    楚开霖笑着道:“凌云先生作画惊人,存世之作大多为人所收藏,但这人却不是好人,口齿激进,为世人所憎恶。”

    楚容差异:“这样的人,他的画也有人收藏?不是说恨屋及乌么?”

    楚开霖失笑:“此言不假,然,书生意气,心高气傲,有人认为凌云先生是傲骨铮铮,宁折不屈,他的画,其实是因为争议太多,而生出收藏的心思,想要领略凌云先生的真正画意。”

    楚容似懂非懂,不明白小哥哥的意思,抬着头,面带疑惑的看着他。

    楚开霖再道:“我是想说,人有两面,换个角度,也许会发现,觉得好的人其实罪大恶极,觉得不好的人其实心有温善之处,世事无绝对。”

    楚容一脸懵逼,还是不明白楚开霖的意思。

    楚开霖却不打算解释,留下一句‘日后自有分晓’便迈步踏进了书店。

    此言何意?

    不过是打个预防针,免得以后露出狰狞的凶相,吓着他的宝贝妹妹了。

    然,此时的楚容根本想不到楚开霖身上去。

    采买了些许笔墨纸砚,兄妹俩这才往家中而去。

    一踏进家门,兄妹俩齐齐顿住了脚步,互相看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有事发生’四个大字。

    紧接着便听到四婶尖锐中带着疯狂的声音:“我不同意!不知道哪里来的贱女人,你也敢把她收入房中?而且,我是正房夫人,只要我不同意,这个女人就是没名没分的贱女人…啊!你打我!?”

    “我就打你了怎么样?这才几年未见,你怎生变得这般不可理喻?云儿,可是打疼了?”

    这是四叔的声音,不同于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气,此时多了稳重。

    “不,不疼,海哥,姐姐说得对,我…”陌生女人伤心欲绝的声音。

    不用看,楚容也知道这是两女争一男、古今中外都不能免俗的撕逼大战。

    “我不可理喻?我为了生儿育女,为你苦守多年,等到的是什么?是丈夫怀抱他人笑,是野种眼前晃荡!”尖锐而又激动,伴随着猛拍桌子的声音。

    楚容心有戚戚,这位四叔,当真敢作,这么直接的将人带回家,真是够了。

    “好了,这事不是我们可以插手的,小妹,回家吧。”楚开霖微微皱着眉,并不想小妹听到这种污秽不堪的事。

    果断拉了楚容回到自家中。

    “你们回来了?来,洗洗手,去去寒气。”楚云正绣着花,看到进来的两人,立刻迎了上去。

    楚容忙道:“姐你坐着,我们自己来就行了。”

    “姐姐。”楚开霖叫了一声,而后接过了楚云递过来的水盆子。

    楚云皱着眉:“小弟你又不听话了,告诉你多少次,多门之前将斗篷带上,你…”

    楚开霖面露无奈:“姐姐,我不是小孩子了,正因为我觉得不需要,所以才不曾带上斗篷的。”

    “死孩子。”楚云骂了一声,抓了他的手,见不是冰冷的,这才勉强放过他:“下次记住了,不然,不然我就告诉娘,让她叮嘱你。”

    楚开霖一脸苦色,咬牙道:“我记住了。”

    他娘孟氏可是很会唠叨的一个人,也许家中的事交给了孩子,手头轻松了下来,闲来无事便喜欢,偏偏所唠叨的事是为了他们好,只能听着,听得耳朵长茧子。

    “话说爹娘哪里去了?”楚容掀了几个屋子的门帘,硬是没想到一个人,心有猜测,却还是问了出来。

    楚云收敛了笑容,带了几分担忧之色:“四叔回来了,带了一个女人两个孩子,一张口就是修建房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说我们二房有银子,还没分家就藏私房钱,这会儿正闹着呢。”

    楚云担心的不是家里的银子,毕竟家里的银子她也看不到,爹娘也看不到,只有大哥、二弟和小妹手中握着。

    而这三人藏银子十分有一手,除非他们愿意,否则轻易找不出来。

    她担心的是家宅不宁。

    楚容琢磨了一下,道:“这个四叔啊,七年的游学,不止长了见识,还长了胆识,只会坏自己人,怎么不知道去坏别人?”

    带回来的女人就是方家的闺女,当年女扮男装跟随楚长海一起游学。

    方家算计着在赵氏生产的时候使点手段,叫母子全都命丧黄泉,却在楚容的干涉下平安无事,之后也多次出阴招,想要赵氏母子三人的命,然而,每一次都叫赵氏躲了过去。

    一次两次,赵氏还能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次数多了,加上有心人的故意泄露,赵氏想要不知道都难。

    也许,这才是赵氏变得敏感疯狂的原因。

    而方家,也察觉到赵氏有人相护,再不敢张扬出手,再后来,直接放弃了对付赵氏。

    过了饭点,楚长河和孟氏都没有回来,兄妹三人便自己用了饭,而后,楚容便匆匆离去了。

    庄子里可是躺着半死不活的救命恩人啊。

    连挑出来准备运送到花房的小金桔树楚容也只是看了一眼,之后便直奔段白黎所在。

    “怎么样?大夫怎么说?”楚容问道。

    视线一瞟,发现这人奄奄一息,不见好转之色。

    玉儿脸色有些白,从来没见过死人,害怕这男人直接死在床上,胆子小的她战战兢兢,恨不得夺门而出,碍于楚容的吩咐而不得不呆着。

    听了楚容的问话,忙道:“大夫说,他这热度反反复复,十之**是活不了了,叫我们准备后事。”

    楚容拧眉,道:“玉儿你出去吧,用点饭好好休息,这里交给我,晚上我要回家,你叫你爹娘来这里一起守着。”

    家中将起波澜,她无法放心的留下来。

    玉儿点头,急不可耐的跑了出去,脸色白得吓人,离得远了,直接哭出了声。

    楚容走进段白黎,那模样,除了看出来是个人之外,完全无法同年少时孤傲清贵联想到一起。

    “你要是死了,可不是我见死不救,是你自己命格太弱,嗯,就是这样。”楚容自言自语说了一通,而后,认命的取了酒精为他擦拭。

    昏迷之中的段白黎意识偶尔清晰,偶尔模糊,眼皮沉重得掀不开,然而,却在感觉到熟悉的气息之后,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

    睡之前,竟然听到了楚容那句‘不是见死不救’的话,并且记在了心里。

    送走两车金灿灿的桔子树,楚容挑了两盆含苞待放的水仙花,准备带回家,这时候严卿跑了来,一下马车,就嚷嚷道:“你种的薰衣草全部撸去花朵怎么样?”

    楚容:“去死。”

    严卿忙跳到一旁,风流倜傥的甩开了折扇,道:“别这样嘛,话这么难听,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夫?就算没有姐夫,有没有姐姐?嗯?我可告诉你,薰衣草做成的香水十分畅销,隐隐有杀入皇宫的趋势。”

    楚容挑眉:“你做了什么?”

    进入皇宫可不那么容易,千道万道的门槛儿等待跨越,还有经过多人之手。

    严卿得意扬眉:“也没做什么,就是让人恶作剧而已…”

    楚容斜眼,这小子根本不打算叫她知道,不过进入皇宫,他们的东西只会更加值钱,道:“后宫佳丽最是尊贵无双,你可以从独一无二下手,可以想想雍容华贵的牡丹,和清雅圣洁的玉兰花。”

    严卿收敛了得意,细细斟酌了片刻,心中浮起了一个绝佳的主意,眉宇间不由得染了几分兴奋,道:“小妹真是聪明,不过,你那薰衣草花田我一定要撸了去,而且撸得干干净净。”

    楚容一脸扭曲,却是咬牙认了,不敢去花田,不就是不愿意看到光秃秃只有叶子的花么?

    严卿哈哈大笑,手中甩出一叠发黄的纸,道:“来,本公子赏你的,方圆几里的地契,你可以种更多的花。”

    这还差不多!

    楚容深吸一口气,平复了滴血的心脏,抓了地契塞入袖口之中,犹豫了下,道:“我要回家,姐夫你要一起回去么?”

    严卿头皮一麻,下意识后退了两步,惊疑不定道:“有什么事直接说,你叫我姐夫我心尖打颤。”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