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06章 一副破损的画作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6章 一副破损的画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容心有所思过了一夜。

    本不欲多加理会山上那人,却想到那双熟悉眼瞳的主人:“原来是他!”

    当年,这人出手救了她一命,是望月的哥哥。

    “是谁?”楚云好奇的问。

    一大早,小妹就神神叨叨的,盯着香山看了好几眼,纠结的样子一看就是心中藏着事情。

    楚容扭头,咧嘴笑,道:“没事,姐,我出去一趟,早饭就不吃了,对了,你帮我告诉小哥哥一声,下午的时候我会回来,然后陪他上街买书。”

    楚云疑惑不解,却还是点头应下了。

    楚容立刻抓了外袍往山上走,想到山上小茅屋破落得不像样子,犹豫了下,悄悄顺走了楚长河的几件旧衣裳。

    来到山上,意料之中,望月哥哥烧得一塌糊涂。

    原本青肿的脸色此时完全烧成了绯红色,痛苦非常的拧着眉,张着口,粗重的喘息着。

    身上那些她特意找来给他取暖的兔子一脸无辜的看着推门而入的楚容。

    楚容嘴角抽了一下,大步上前,三两下将埋在兔子堆里的段白黎解救了出来,随即紧紧拧眉:“好烫,这是要烧成傻子了么?”

    没有丝毫犹豫,楚容将带来的衣裳包裹在段白黎身上,严严实实,脸都没有露出来,而后,将之往背上一扛,骂了一声瘦猴子,这才走出了门。

    山上的路并不好走,一个人尚且要小心翼翼,何况带着一个人?

    再者心有所思,觉得望月哥哥凄凄惨惨流落此地,万一仇家追上来怎么办?

    因此,楚容根本不敢往人多的地方走,哪里荒无人烟走哪里,应是绕了一大圈,沷山涉水,来到了属于她的碧玉山庄里。

    “小姐,您回来了…啊!”

    玉儿带着欢喜迎了上来,却在看出楚容背后有人惊叫了一声,睁着无辜而惶恐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楚容,眼中明明白白的写着‘小姐抢了一个男人回来’。

    楚容:“……”

    呵呵两声,直接绕开了玉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好歹是曾经的救命恩人,睡一下自己的床没什么大不了的。

    “去,给我请个大夫回来,就说庄子有人发烧了,再买两身厚实的衣裳,鞋袜不要忘了,袜子可以多买两双。”楚容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转头吩咐趴在门口犹豫不决的玉儿。

    这孩子跟着她整整八年,一副纯净的心思半分没有改变。

    玉儿忙道:“小姐,他是男人,我们庄子里可没有男人在这院子里住过,冒冒然将他留下来,不太好吧?要是叫少爷知道了…”

    楚容脸上带了不耐烦,玉儿口中的少爷正是严卿,道:“你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严卿那里…这是我的院子,留谁住还要经过他的同意不成?”

    玉儿脸色一白,忙低下了头,低低应了一声,而后急切的跑开了。

    楚容暗暗摇头,一直以来,因为习惯了自己的事自己干,玉儿这个贴身丫头,悠闲非常,几乎没干什么活计,似乎正是这份纵然,叫玉儿忘了身份?

    “唔…”

    没功夫多想,衣角被人紧紧攥住。

    扭头一看,却见段白黎一脸汗水狂流,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全身绷得紧紧的,时不时因为痉挛而抽搐着,嘴角都渗出了血丝。

    楚容忙抓了被子一角,强行掰开他的嘴塞了进去,就担心这人咬伤了舌头,变成了哑巴。

    咬了咬牙,楚容断了衣角,跑了出去,抱了一坛子酒回来,毫不犹豫的往这具看不到原来模样的身体擦拭酒水。

    但愿望月哥哥留着一口气撑到大夫的到来。

    “你要是死了,可别怪我见死不救啊,我已经救了,只是你自己命太轻,对,就是这样…”楚容嘀咕着。

    感觉到望月哥哥呼吸沉重得很,一口气随时可能就这么咽下去,不由得微微心虚。

    这人救过她,她却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他,叫他自生自灭过了一夜,也不知道烧了那么久,有没有烧成傻子?

    没多久,大夫背着药箱匆匆而来,一看到床上浮肿未褪尽的人,眼皮子一跳,有心想要转身走人,毕竟这人看起来活不成了,强行医治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么?

    然后,来不及调转脚步的方向,就被楚容抓了进去,道:“大夫快给他看看,这小子也真是不小心,上个茅厕都能掉下去,泡了那么久,还好被人发现了,不然可就死了。”

    “掉、掉茅坑?”大夫愣了下,面色微微扭曲。

    楚容郑重道:“是啊,劳烦大夫费心了,这人是我庄子里不能缺少的花农,手中技艺精湛,丢了怪可惜,否则,一个下人而已,还不知道我这般费心。”

    一旁的玉儿低下了头,小姐有心敲打她!

    大夫憋着一张脸,终于还是出手了。

    “此人内伤甚是严重,肺腑多处受伤,长时间未曾进食,肠胃伤了根本,再来就是双腿已然骨折,浸泡…粪水时间太长,伤口于里边溃烂严重…”大夫说着说着就止了声音。

    楚容皱着眉头道:“你直接说能不能救吧。”

    说那么多她也听不懂。

    大夫深深看着楚容,道:“尽人事,听天命。”

    这意思大抵就是自生自灭了。

    楚容沉默了,半晌道:“请大夫放手一试,尽力帮我留住他,这位花农种花甚是伶俐,庄子离了他,我不知道该从哪里再找回来一位替补。”

    一路走来,大夫自然看到了庄子里大大小小的各种花卉,因此,对楚容的话倒没有多少怀疑,毕竟,一个丑陋不堪的人,也只有技艺过关,才会叫主人这般惦记着。

    当下道:“小姐放心,自当全力以赴…结果或许不容乐观。”

    楚容点头,心里有了计较。

    安置好段白黎,楚容便匆匆离开了。

    终究是一个萍水相逢、有过一面之缘的人,能救下来最好,救不下来她也已经尽力,没必要心生愧疚。

    “小哥哥,走,我陪你去书店。”楚容匆匆回家,就看到静静坐在门口,手捧一本书的楚开霖。

    听到声音,楚开霖抬起了头,深深看着楚容,视线下移,落在衣角处,一抹红色上,那是…血渍?

    微微挑眉,楚开霖道:“小妹从何处归来?可曾用饭了?”

    楚容不疑有他,只觉得小哥哥在关心她,道:“从庄子回来,不久就过年了,水仙花、观赏金桔该送上花房了,忙了些…还没吃饭,肚子好饿好饿,能吃掉一头猪!”

    楚开霖凝视楚容的眼睛良久,而后道:“进屋用饭,娘给你留了,我在此地等你。”

    楚容笑了笑,一把掀了帘子走进去。

    就在楚容离开不久,一个身量婀娜的女子走了过来,娇声道:“六弟,我并没有说谎,你看五丫,口中没有一句实话,你还不相信么?若是不好好管教她,下次可不是背着一个男人了,而是直接跟人跑了…”

    “闭嘴。”楚开霖冷眼一扫,面带威胁:“管好你的舌头,否则,我会叫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楚楚面色一白,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而后涨红着脸,怒道:“你不过是个病秧子,我好心好意提醒你,免得五丫年纪太小闯了滔天大祸,难道不对么?好心当成驴肝肺,不知好歹,活该你…”

    “楚楚!”

    身躯一僵,楚楚定定的看着楚开霖,那双干净剔透的眼眸之中,倒映着她此时扭曲得面容。

    转身,楚楚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柔声道:“爷爷。”

    楚老爷点了点头,道:“不要欺负你六弟,他身体不好。”

    身体不好,身体不好!

    就这么四个字,仿佛成了楚开霖的护身符,楚老爷子经常开口‘他身体不好,又是弟弟’,而将楚开霖当成易碎品护着。

    然,一切都是楚开霖这小子的阴谋。

    什么身体不好,不就是脸色白了些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楚老爷子说了一句,便走到楚开霖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六郎有没有不舒服?”

    楚老爷子为什么对楚开霖好?

    因为他那颗聪明的脑袋。

    对于读书人,泥腿子本能的心生敬意,楚开霖自小身体弱而不得出去玩闹,倒是捧起了书,练了一手好字,没到过年十分,红纸上行云流水的对联叫人心悦诚服。

    哪怕不认识这些字,倒也看得出来,字十分的出色。

    于是,对小儿子的疼爱,几乎转嫁到楚开霖身上。

    楚开霖轻轻摇头,道:“爷不必担忧,孙儿无碍。”

    楚老爷子点了点头,慈爱的叮嘱道:“你身体不好就不要出来吹风,需要什么叫二丫帮你做,还有五丫…五丫,我刚才看到她回来了,此时在屋里?”

    楚开霖眸光一动,道:“爷,小妹刚刚回来,正用饭,爷可是有事?我叫小妹出来?”

    说着就要站起来,楚老爷子忙按住了她,道:“不必吵她,你就帮爷爷传一句话,就说三天后你四叔回来,叫她那天同她师傅告个假,留在家里用饭,还有你大哥二哥,忙得看不到影子…”

    楚家二房在楚家是十分特殊的存在。

    没有分家,所有人居住在一个院子里,但是房子却起了好几间,一是孩子多了不够住必须起,二是楚家二房将那废弃的小破屋子打通了,请人做成了小花园,说是楚开翰养一些离不得人的娇花,再后来修成什么暖房。

    总之,除了孩子多了必要的房子之外,剩下的新屋子,都是给花建的。

    偏偏楚开翰每月上交的银钱不少,叫家中其他人心有不甘也不敢开口。

    这就是有钱说话大声的典型。

    楚开霖眸光闪了闪,道:“我会告诉大哥他们。”

    楚老爷子点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便转头看着楚楚道:“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样子,不要经常出来抛头露面,回屋绣花去!”

    楚楚:“…可,二丫不也经常出来晃荡…”

    “二丫?二丫可是定亲了,你呢?”楚老爷子毫不留情的开口,大房的孩子总是欺负三房的孩子,然后原因是因为二房。

    想想也是头疼非常。

    “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熟悉的惨叫声。

    楚开霖别开了脸,四婶又发神经了。

    楚老爷子脸色瞬间就难看了,留下一句话:“六郎自己放心,累了就回去…楚楚你回房绣花,没事不要出来。”

    而后匆匆朝着四房的方向而去。

    楚楚气得面红耳赤,娇躯轻轻打颤,最后恨恨的瞪了楚开霖一眼,转身哭着跑了。

    这二房没有一个好东西,都该死!

    口中塞着一根鸡翅膀的楚容探出了脑袋:“小哥哥,刚刚谁来了?”

    楚开霖道:“没谁,你吃好了么?吃完了…”

    嗖的一声,脑袋缩了回去,布帘子晃荡了几下。

    从小一起长大,自然知道小哥哥想说什么,所以:“我还没吃完,小哥哥再等我一下。”

    楚开霖失笑。

    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楚容才穿戴整齐的出现在楚开霖身边。

    兄妹俩并肩而行,同样的将手揣进兜里,迎着风,朝着城里而去。

    ……

    “这画真的不值钱,你看看,这里磨损的厉害,就算出自名家之手,此时也无人肯要了。”

    书店掌柜十分苦恼,盯着面前一幅画,又是心疼又是无奈,然而,终究是咬牙摇头。

    一衣袍发白的书生恳求道:“劳烦掌柜再看看,这破损并不算严重,找个人修补下便可重新实现它的价值,小生万般无奈,才将之卖出,还请掌柜多多帮忙。”

    “恕老夫有心无力,这位公子,还请到别处看看?兴许碰上有缘人,将之收藏。”掌柜一脸肉疼的拒绝。

    好东西再好,砸在手里那就是累赘。

    他的确很喜欢这幅画,上面的名家印鉴没有半分作假的痕迹,然而,小本生意,家中还有妻儿老小要养,凡事三思而后行,之后,只能张口拒绝。

    书生肩膀一垮,头顶笼罩了一层绝望。

    而后抬起了头,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道:“叨唠掌柜了,小生这就告辞。”

    文人出身的掌柜几乎抓耳挠腮,急的不行,几次三番想要开口挽留,霸气的留下画作,却还是眼睁睁看着书生小心翼翼收起画,傲骨天成迈步而去。

    “兄台请留步。”

    我们本没有故事,你踏出了第一步,我驻足回头,我们的故事也就开始了。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