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05章 睡了好几窝兔子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5章 睡了好几窝兔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容面色突然萎靡了下来,揉着眉心,下意识端了一碗热汤喝,却被烫了个正着。

    “怎么这么不小心?”楚云责怪了她一声,手中取出帕子轻轻擦去楚容嘴角的汤汁,发现她脸色白的不正常,轻声问道:“怎么了?汤不好喝么?”

    都快吃完了,这时候嫌弃不好喝,似乎…来不及了。

    楚容摆手,道:“姐,没事,我就是喝得太急了。”

    楚云点点头,没再多说,只是分了一丝注意力在她身上。

    楚容犹豫了下,道:“爹,你这两日打算去哪里?”

    楚长河盯着楚容看了半天,然后咧嘴笑了出来,道:“嘿,你知道么?我家五丫看起来和你差不多大,但是她却有知道飞天遁地的师傅,飞天遁地你知道么?就是那种高来高去,能瞬间取人性命的武林高手…”

    楚容绷着小脸:“……”

    楚开翰笑了:“就知道我们爹啊,不会喝还喜欢喝,娘,给爹弄点醒酒茶,免得大半夜折腾你。”

    孟氏点头,看了一下托腮傻笑的楚长河,无奈轻笑。

    一顿饭,以心事重重结束。

    一连几日,楚容就像小尾巴一样跟着楚长河,除了去茅厕,几乎寸步不离,很快叫人发现了不同寻常。

    孟氏道:“五丫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黏你爹?有什么需要难处直接开口,你爹最是疼你,你害怕说出来不同意么?”

    楚容摇头:“娘你忙你的,我就是想和我爹待会。”

    孟氏点了点头,继续手中未完成的绣作。

    楚开霖看着盯着自家老爹不错眼的楚容,慢腾腾走了过去,将她带到无人的墙角,道:“说吧,所为何事?你太懒,无事断然不会这般小心翼翼,小妹,可是有事要发生?”

    楚容抓了抓脑袋,预见这种事虚无缥缈,也是她最大的秘密,她并不打算叫任何人知道,勉强笑了笑,道:“小哥哥不要胡思乱想,我真的只是想和爹玩…话说,小哥哥,大夫怎么说?”

    楚开霖斜眼,一脸的不相信,而后,也不回答楚容的话,如来时一样慢腾腾的走了回去,手中捧起厚厚的‘楚氏字典’,专心研读起来。

    楚容:“……”

    “五丫过来。”楚长河疼爱闺女,这些天小尾巴甩也甩不掉,不免觉得可乐,这会招手,打算直接带她去。

    楚容嗖的一声,立刻忘了小哥哥阴晴不定、难以捉摸的小心思,几乎化成一阵风,朝着楚长河刮了过去。

    楚长河忙伸手扶住她:“怎么长大了还冒冒失失?慢着点,慢着点!”

    楚容嘿嘿笑。

    楚长河无奈,揉了揉她的头发,道:“既然你爱跟路,那爹就带你去吧。”

    楚容眼皮子跳了跳,暗道终于来了,忙追问道:“爹想去哪里?”

    楚长河道:“前两天得到一个消息,有个大户人家嫁闺女,想要打两口质地细腻的大箱子,我就想着上山去找两根好的木头,做成了箱子,兴许被人家看上了呢?”

    楚容忙道:“爹啊,山上那么多大野兽,去年不是还有人被野狼咬伤了,差点就回不来了,你就不要去了好不好?”

    可能底子比较扎实的因故,楚长河的身体要比弱弱的楚开霖好得多。

    加上这些年精心调养,几乎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但终究身体不是很好。

    楚长河笑着摇头:“五丫不要担心,爹不会到深山去,就在外面这一圈,而且,你叶叔叔也会去,真的碰上野兽,射杀了还能添一道菜呢。”

    叶叔叔…

    楚容眼巴巴看着楚长河,眼底深处出现了怀疑之色,叶叔叔的确很厉害,保护自家老爹完全没有问题,所以,死劫不是应在这一次?

    抓了抓头发,有些暴躁。

    这时候,叶燃城敲响了楚家的门。

    “抱歉,叔,我爹他昨夜酒喝多了,这会儿躺床上人事不省,叫我来告诉你一声,今天就不上山了,叔看过两天行么?”十六七岁的叶燃城可比楚开翰强壮得多,人高马大,一双眼睛锐利如刀,一脸凶相,叫人看了心惊胆战。

    因此,除了楚家二房几个孩子,根本没有人敢和他说话。

    “这样…那你好好照顾你爹,上山的事就不去了。”楚长河说着话,突然扭头喊了一声:“孩子他娘,去厨房弄点醒酒的茶包叫燃城带回去!”

    孟氏应了一声,很快提了一个篮子出来,塞到叶燃城手中,道:“里面的茶包你烧点热水冲泡,你爹喝醉了酒,之后几天没得做饭,饿了你拿点小东西吃,正餐时候到婶家里来,记住了么?”

    叶燃城那张冷硬的脸瞬间带了红色,不好意思道:“那就麻烦婶了。”

    孟氏摇头:“燃城不用客气。”

    楚容送叶燃城回的家,其实是楚家两口子有心将楚容与叶燃城撮合,这孩子从小看着长大,知根知底,最重要的是自家闺女在村子里的名声不太好。

    楚开霖自觉随行,他眼中的小妹,那是天下最好的小妹,可不许有人说三道四的。

    “燃城,把你家那弓箭借我用一下。”楚容沉默了一路,终于在叶家门口说出了口。

    “弓箭?你要上山么?”叶燃城扭头,居高临下看着还不到她胸口的楚容,果然是小不点!

    楚容点头:“我想打一只野鸡熬汤喝。”

    叶燃城呵呵两声,一脸‘编,继续编’的表情,却是看了楚开霖一眼,道:“等着,我给你拿。”

    楚开霖身子站的挺直,眸光盈盈如水,衣袍随风而动,竟有几分佛家的宝相庄严,轻声道:“小妹,我们是一家人。”

    楚容扭头,仿佛看到他头顶上一道金光一般,忍不住伸手抓住了楚开霖,脱口而出:“小哥哥不要出家。”

    和严卿一样,小哥哥给她的感觉太过飘渺,透彻,以及干净,仿佛不染纤尘,就像一个佛堂久坐下的佛子,全身圣洁不可污染,随时立地成佛。

    楚开霖愣了下,随即勾出了浅浅笑容:“红尘繁华滚滚,之于我不可抗拒,怎会放下一切,皈依佛门?”

    楚容放心了,手上却是紧了三分,楚开霖眸光一动,低着头看楚容的侧脸,这张小脸微微发白,神色莫名。

    带着弓箭回家,楚容放倒了楚长河,而后朝着香山忐忑而去。

    没找到那死劫的来龙去脉,一颗心七上八下,睡觉都不安稳,因此,楚容还是决定上山一趟,解决这个隐患再说。

    走得着急,并没有看到窗台上,楚开霖默默凝视她离去的背影。

    少年不过十来岁,此时的目光里满是幽深。

    香山一如既往的草木繁盛,阳光投射下斑驳阴影,随着树叶的晃动而动,给这座大山加了一种阴森之感。

    楚容漫无目的的穿梭在林子之中。

    因为不知道死劫究竟应在何处,便是不知目的地的到处乱走。

    扑掕着翅膀的野鸡从身边飞窜过去,楚容目不斜视,心中却知道这样满山走不是办法。

    犹豫了下,再一次动用了力量,这才看清楚一瀑布之下殷红的血水。

    脸色白了三分,楚容眨了眨眼,眨去眼中旁人看不到的景色,这才调转了脚步,朝着所看到的那瀑布而去。

    香山好山好水好人家,孕育了各种各样的植物和动物,也孕育了比外界更加鲜美的稻谷,与香山山上这淳厚的水流离不开关系。

    一条瀑布自高处倾斜而下,在巨大的石头上砸出水雾来,氤氲了这片天地,徒然给人一种飘渺欲仙之感。

    楚容拿着弓箭,警惕四周,注视着这气势恢宏的瀑布好半天。

    终于,她看到了水中一抹被染红的白色。

    犹豫了下,楚容趟着水走近,手中的弓箭已经被匕首取代。

    一具泡烂的尸体进入了她的视线之中。

    楚容头皮绷得紧紧的,这具尸体完全是漂浮起来的,因为泡的时间有些久,脖子上清晰可以看到肿胀得发青的肌肤,简直不要太吓人。

    “一个死人而已,怎么会有什么死劫?”楚容兀自嘀咕一句,而后转身准备走人。

    哗——!

    水花四溅。

    一条腿突然被什么东西缠绕住,阵阵冰冷往骨头缝隙里钻。

    楚容僵硬了身躯:“……”

    “救、救我…”微不可闻的声音淹没在流水声之中。

    楚容猛然抬脚一踹,却是惊愕的发现,无法踢开抓着她腿的东西!

    扭头,匕首狠狠划了下去,却在即将没入**之前生生顿住了,因为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瞳。

    然而,这份熟悉很快被这人一脸不正常的青紫色吓没了。

    卧槽!

    这人不会是诈尸了吧?

    都一脸死灰了,还能睁开眼睛?

    “救我…救我…”

    然而,腿上清晰的力气,这人眼中扑不灭的求生欲终望,叫楚容清楚的知道,这不是死人,而是一个大活人。

    “你、你放开手,我救你。”楚容咬了咬牙,扯不回自己的腿,也下不去手杀一个陌生人,便想着哄他放手,而后…桃之夭夭,管他去死!

    似乎知道楚容心中所想,这人就是不放手,用他那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楚容看,口中来来去去只有破碎的两个字:“救我…”

    深吸了一口气,楚容认命了,将匕首收起来,弯下腰,打算将人拖上岸。

    谁知…

    扑通一声,楚容用力拖拽着这人,却是一起跌入水中,冰冷的水灌入口鼻,饶是自觉脾气很好的楚容,这下子也忍不住破口大骂了:“卧槽!你这人是没吃饭么,这么轻,害得姐姐用那么大的力气!”

    原来,用力过猛,刹不住车,摔跤了。

    那人却是成八爪鱼状,死死缠住了楚容,而后闭起了眼睛,不知是死是活。

    “咳、咳咳…”大口冰冷瀑布水灌了进去,却因为身上突然的束缚而无法动弹,差点沉到水底了。

    挣扎了好几下,楚容才一身狼狈的拖着身上的八爪鱼上了岸,差点没断气了,这会儿张嘴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着。

    一张发青的脸这才渐渐恢复。

    有了些许力气,楚容果断将身上的人撕开,道:“好了,我已经救你上来了,那么我就离开了。”

    这人一动不动,身上泡的发胀,清楚的看到好几块裸露在外的肌肤出现了腐烂的痕迹。

    楚容皱了皱眉,拨开这人一头浓密长发,露出一张看不清原来模样的脸。

    一个男人。

    只是…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楚容嘀咕了一声,指尖擦过男人的眉骨,却始终想不起来。

    因着这份熟悉,楚容将人事不省的男人背到山上一处猎户落脚暂歇之处,生了火,粗鲁非常的扯去他湿哒哒的衣裳,任他就这么裸着,将衣裳挂在火堆旁烤着。

    没过一会儿,这人发烧了。

    楚容咒骂不休:“好歹等我走了你再发烧好么!”

    看不到,自然不会心有愧色,觉得见死不救,那么这人是死是活管她什么事?

    咬着牙,楚容采了一些她认识草药,熬成汤汁,不由分说的灌了下去,而后翻箱倒柜,总算找到一件带着不知道是什么气味的旧衣,披在男人身上。

    直到那染了血的衣服干透了,楚容将扔了那散发着怪味的旧衣,叹了一声:“你怎么就这么可怜?呐,长得高高壮壮的,却没有二两重,衣裳看起来质地不错,却薄薄的不如不穿…罢了,看在似曾相识的份上,我就救你这一回吧。”

    ……

    段白黎醒来的时候,天色完全黑了。

    动了下身躯,感觉到四周传递过来的温度,不由得僵硬了身躯,下一刻,白白的耳朵出现在视野当中。

    扭头一看,好几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他,段白黎:“……”

    一觉醒来,发现睡了好几窝兔子还怎么办?

    闭了眼,不去理会埋了他的兔子们,段白黎将凌乱的记忆理了理,好半天才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盯着破了洞的屋顶看,一颗明亮的星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小丫头长大了…”

    良久,一声轻叹,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任何接触,却不想,救他一命的会是这个丫头。

    第一眼,他就认出了手握匕首满脸警惕的小丫头是幼年时被拐的孩子,那时候他救了她,这时候,她救了他,似乎是扯平了啊。

    身上大大小小的兔子被束缚住四条腿,只能偶尔蹬他一下,很疼,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他——

    他还活着。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