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04章 渺渺死劫现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4章 渺渺死劫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严卿无法,只能认了。

    这奇怪的一家人,这些年几乎将掌家之权交给了孩子,除了一些必须大人出面之事,此外的所有,完全是几个孩子顶上。

    而迎娶小百合之事,他们几个没同意,去找未来的岳父岳母根本是白费功夫。

    抓了抓头发,严卿想着怎么解决家中那一团乱麻。

    楚开翰松了一口气,养了十几年的妹妹,暂时保住了。

    收拾包袱,再看一眼生机盎然的各种花,楚容兴高采烈的同自家大哥回家了,严卿脸皮厚,硬是蹭上了牛车,怎么瞪,都是一脸‘你在看什么?我脸上有花么?’的表情。

    “走吧,小妹你扶好了,黄昏时分风有些刺骨,把你那件宽大斗篷穿上。”楚开翰看了一下严卿,早知道这人的不要脸,也只能忍下了,扭头叮嘱了楚容一句。

    楚容点头,道:“大哥我知道,进城的时候,先去那家烟丝店,给我们爷买点烟丝。”

    为什么楚老爷子这么包庇楚容一家?固然有因为楚容偶尔的赚钱点子补缺补漏,还有就是这孩子会做人,没有太过言语,不说什么好话,而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比如,些许烟丝,比如,剁点卤料,打二两小酒。

    很普通的事,却进入楚老爷子的心坎儿里。

    “马屁精。”严卿不爽,嘴上就不把门,瞥了一眼将脑袋都挡起来的楚容,轻哼一声。

    这么快,当年的小东西都长这么大了,十岁的孩子,性子却没什么变化的,还是一样讨厌!

    楚开翰看了他一眼,突然猛抽了一下牛,牛吓了一跳,紧跑了两步,大大的牛头转过来,一脸懵逼:打老牛干什么?

    严卿蔫了,被颠得差点掉下去了的话也不敢说了。

    都忘这位舅兄疼爱两个妹妹跟眼珠子一样。

    很快,牛车当了城里,买了烟丝,带了点小东西,这才大包小包的往家里走去。

    牛车,被留在了城里。

    老远,就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缩着脖子,偶尔撩起眼皮看一眼前方的道路。

    楚容扯下了头顶的帽兜,大声喊道:“二哥!二哥,我们回来了!”

    对面那人,立刻站直了身躯,而后朝着她跑了过来,隔着老远的距离,楚容还能看到他那一口白牙。

    来人正是楚开墨。

    “天都快黑了,你们才回来,冷不冷?饿不饿?”楚开墨脸上带着笑容,伸过手将楚容手中的布袋子全部揽了过去,往后一甩,挂在肩头,而后牵住她的手搓了两下,道:“把手揣兜里去。”

    楚容点头,听话的将手藏起来,歪着脑袋道:“二哥今天回来的格外早?”

    小哥哥身体不好,每个月定期到城里看大夫,那时候楚开翰忙得晕头转向,楚长河自顾不暇,楚开墨便接了过来。

    这一带,便是七年的时光。

    也形成了每个月这一天,不管多么忙碌,都会及时回家。

    楚开墨偷偷看了一下自家大哥,见他仿佛看不到他一样,暗暗放松了些许,小时候莫名其妙的惧怕大哥一事一直延伸到了现在。

    并且还有延续到下半辈子的趋势。

    理了理衣领子,楚开墨道:“对,今日早了些许,突然特别想娘做的酥肉,然后就回来吃了,早些才有热乎乎的酥肉吃。”

    楚容呵呵两声,说谎这么没有技术含量,一听就是有事才早早跑回来的!

    被楚开墨瞪了一眼,楚容好笑的摸了摸鼻子:“嗯,二哥想吃娘的酥肉了。”

    楚开墨微恼,别以为他听不出来死丫头在敷衍在嘲笑他!

    伸手,勾住她的脖子往胸膛一按,阴测测道:“小丫头长本事了啊,你哥都好调侃,看我不收拾你!”

    楚容差点笑岔了死,小手用力掐住了他的腰,重重一拧,道:“二哥,大哥说了,男女有别,就是亲兄妹也不能太过亲密!”

    楚开墨下意识看向自家大哥,下一刻,果断松手,抬头挺胸收腹,一脸‘发生了什么?刚才那个人一定不是我’的表情。

    大哥的眼神,果然最为杀伤力,这么多年,明明都长大了,还是无法抗住那轻飘飘的一眼。

    积威已久啊。

    楚容笑得更欢了,不怕爹,不怕娘,甚至爷奶也不怕,偏偏就怕同胞生的大哥,一个咳嗽就能叫他心惊肉跳。

    严卿看在眼里,心有羡慕。

    这家人很奇怪,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也十分的奇怪。

    很快到了家里。

    自然要先拜见一下爷奶了。

    “爷,这是新进的烟丝,听说不会对身体有伤害,你试试看,不符合口味,我再给你换其他的。”楚容一边说着话,一边往烟杆里装烟丝,而后递给了老爷子。

    一口烟吸入肺腑,楚老爷子眯起了眼睛,透过袅袅青烟,看着楚容那张依旧稚嫩的脸。

    一句师傅有请,便是七年,风雨无阻,不知所为何事,然,他还是点头同意了。

    “哼。”耳旁一声讽刺的笑,楚容淡淡的看了过去。

    意料之中的是楚香。

    这熊孩子在家中最喜欢她作对,她送礼,楚香就会面露鄙夷,觉得她就会拍马屁。

    毕竟,吃人的手短,想要多问两句,也缓和了口气,然后被楚容三言两语扯到别出去。

    楚容没有理她,而是给刘氏送了半匹布。

    刘氏对他们不好,却是最实在的人,给她些许甜头,她能和颜悦色好几天,几天之后才会固态萌发,但那时候已经有新的好东西到手。

    刘氏眉开眼笑,嗔道:“你这孩子,没事总往家里带东西,真是…你师傅他老人家可是还好?”

    楚容笑道:“师傅很好,这些年风雨飘摇累了,就想着有个小辈承欢膝下,没事教教武艺,喝喝小酒,老人家日子过得潇洒极了。”

    这就是她外出给家人的理由。

    但相信与否,各人心中自有论断。

    讨好了二老,楚容兄妹几个,并未来妹夫严卿一起回了自家小屋,掀了门帘进去,温度立刻上升了好几度。

    楚容果断扯开身上的斗篷,大声道:“爹,娘,我们回来了!”

    带着欢快的声音很快将屋里几个人喊了出来。

    “回来了?快去洗洗手,马上吃饭了!”孟氏眉目慈爱宁和,多年的沉淀,这位母亲给人的感觉就是安宁,有她在的地方就是家。

    “对对对,二郎啊,爹弄了点小酒,叫上啊卿,一起喝些?”楚长河眉目之中一如既往的疼爱之色,丝毫没有因为孩子们的长大而改变。

    楚开翰皱了皱眉,道:“爹啊,能不能不喝,你忘了你一喝就倒么?”那时候受罪的还不是他们?

    楚长河一醉就傻傻的发笑,随便抓一个人张口就道:“嘿,我家二郎可有出息了,你知道么,他可是花房的大掌柜啊,花房你知道么,就是城里那唯一的花房啊,好多达官贵人喜欢踏足的地方!”

    “嘿,我家四郎可有出息了,你知道么?我手中雕刻出来的小玩意,他转手能卖出大价钱,是不是好厉害?我也觉得好厉害,哈哈哈哈!”

    “嘿,我家小丫头也好厉害,她跑得贼快,对,她有个师傅,就是那种飞天遁地、无所不能的师傅…”

    总之,楚长河一醉,那就是傻子,最喜欢炫耀自家孩子的傻爹,而且能说上一整夜。

    楚长河轻咳了一声,道:“那又怎么样?谁说了一喝就醉的人不能喝酒?”显然,醉后之事,他一无所有。

    楚云忍不住掩着小嘴轻笑,眼前一暗,就看到严卿磨磨蹭蹭的在她身侧站定,那双眼睛,盛满了笑意,还有她看不到的灼热。

    “想我没?”严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确定这家人没注意到他,这才小声问道。

    楚云面容刹那间嫣红一片,全身别扭的瞪了他一眼,而后小跑着远离他,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严卿捂了捂心口,轻叹一声:“还等,等老子真的变成老男人了么?真是…够了啊…”

    “严大哥还请自重。”

    就这么几个字,叫严卿头皮一麻。

    楚开墨最怕楚开翰,严卿却是最忌惮十来岁的楚开霖,这孩子明明只有十岁出头,一双黑黢黢的眼睛能将人看得脊背发汗。

    太过干净。

    忍不住回想自己的肮脏血腥,然后心生忌惮,有一种完全被他看透的感觉,也有一种随时可能立地成佛的感觉。

    楚开霖一改小时候的调皮捣蛋,变得稳重,然,在严卿眼中,这孩子其实不该读书认字,而是该参禅悟道。

    但他不敢说,却被打死。

    再次咒骂了一声一家奇怪的人!

    转过头,露出微微僵硬的笑容,生怕吓着这孩子而轻声道:“小弟你怎么出来了?冷不冷?饿不饿?”

    “男女七岁不同席,纵然严大哥同家姐身有婚约,还是当保持距离为好,免得落了个私相授受之嫌,害了家姐一世清名。”楚开霖板着一张小脸,直勾勾的看着严卿道。

    额头的汗水流了下来,抬手一擦,严卿突然觉得温暖的屋子里变得好冷。

    “小哥哥不要真的老气横秋,来,笑一个!”楚容突然抓住了楚开霖,抬手在他脸上一阵揉捏。

    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怎么变成了面瘫,不可取,不可取!

    严卿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个家,也就小东西敢这么凶残的对待楚开霖,毕竟,楚开霖可是个瓷娃娃,易碎的瓷娃娃。

    “你下来,没看到小弟脸色白得难看么!?”楚开墨拧着眉,就想将楚容扯下来。

    楚开霖连忙伸手抱住了在他脸上胡作非为的人,扭头道:“二哥不必担忧,小弟无碍。”

    楚开墨:“……”好心当成驴肝肺!

    楚容笑了,道:“小哥哥,这么好看的脸,笑起来才更好看啊。”

    两只大手将楚容拎了起来,撕扯出楚开霖的怀抱,而后放在地上:“五丫别闹,你小哥哥身体不好。”

    楚容清楚的看到楚开霖双眼闪过的黯然之色。

    忙道:“爹,小哥哥身体哪里不好了?不就是脸色白一点么?多少人想白都白不了呢!”

    孟氏轻笑:“你这说法可真是不错,好了,都别闹了,进来吃饭。”

    说着转头走进厨房,楚云忙追了上去。

    楚开翰取来了搁置在角落的桌椅,拼接摆上,又拖了四条长椅,先把楚开霖和楚容按在椅子上,这才进入厨房帮忙端饭菜。

    “小哥哥,一会儿给你看好东西。”楚容冲楚开霖眨眨眼睛,一脸神秘。

    楚开霖笑着点头,摸了摸楚容的脑袋,道:“那小哥哥期待着。”

    楚容嘿嘿傻笑。

    一顿饭,堪比过年,鸡鸭鱼肉全都摆上了,热上一壶清酒,竟然有一种过年的气氛,一家人吃得大汗淋漓。

    “爹,我想经商。”一句话,叫吃得欢畅的众人齐齐放下了筷子,齐齐看着楚开墨,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楚开墨隐隐觉得左侧的脸颊升腾,他哥正盯着他的脸看,想来是特别想来上这么一巴掌。

    心下一抖,忙道:“我我我,我就想要赚很多很多的银子…”

    “四郎,你可知道,士农工商,商为最下等?”楚长河沉默了下,这才开口道。

    楚开墨点头:“爹,我知道,可商人活得最惬意。”口袋里有银子,说话自然大声一点,他,也想要给家人最好的生活。

    楚长河拧着眉,一口饮尽杯中酒。

    好半天过去,所有人都等他醉倒大肆炫耀,楚长河却是幽幽一声轻叹,道:“我同意了。”

    楚开墨愣了下,随即激动得全身颤抖,小心翼翼问道:“爹,你、你同意了?”

    楚长河笑了下:“对,不过爹把话撂这里,商人并不好当,很多人富贵荣华加身,却要对读书人点头哈腰,爹等你醒悟的那一天。”

    楚开墨放声大笑,颇有几分傻气:“恐怕要叫爹失望了。”

    之后的气氛有些凝固,但好歹和和美美。

    “爹,你喝多了,小妹,你快带爹回屋去,给他那手指包扎好!”

    原来,莫名其妙没醉酒的楚长河竟然被筷子给擦伤了手指,鲜血汩汩而流,楚云忙叫楚容帮忙,而她跑去外面拿了湿布准备清理被血染红的桌子。

    楚长河摆摆手,道:“大惊小怪,不就是被划了一下么?不碍事,都坐下吃饭。”

    楚容眉心一跳,下意识觉得有事要发生。

    然后…

    她看到了缠绕在自家老爹身上那灰扑扑的气流。

    紧接着便是突然被终止的前路。

    这是…生死大劫!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