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03章 时光时光,太匆匆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3章 时光时光,太匆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七年的时光一晃而过。

    楚容整日行走在香山村与碧玉山庄之间,与花伯学学养花之能,偶尔给那个有些混乱的家带去一点不可抗拒的诱惑,就这么吊着。

    楚老爷子越来越看中楚容。

    因为,他的老四在外游学,经常一封书信送来,张口就是要银子,为此,一百亩地陆陆续续卖出去了不少,还是楚容偶尔的小点子,才堪堪能够填补这个永无止境的大洞。

    然,他始终相信,等到老四回来,所有的逆境,将迎刃而解。

    楚老爷子的看中,叫家里的风向都变了。

    “那个丫头都长大了,再也不是当年三岁小儿,我叫她去田里种个花生怎么了?”刘氏横眉竖眼,半辈子看不顺眼楚容,下半辈子也看不惯,因此,逮着机会就想要折腾她。

    楚老爷子抖落烟杆子里的烟灰,道:“她一个女孩子,能在家里呆几年?你有事没事不要去打扰她,叫她好好玩闹,出了嫁可就没有家中这般悠闲。当年,春燕还没出嫁的时候,你不就是这么说的么?”

    刘氏被噎住了,梗着脖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的女儿怎么能和别人相提并论?

    哼!

    不过一家之主的威力不容忽视,刘氏再不甘不愿,也不敢出声反对。

    刘氏的吃瘪叫周氏看在眼里,这周氏别的没有,就一双眼睛特别毒辣,连婆婆都无法拿下的人,她怎么敢折腾?

    加上多次在楚容瘆人的目光洗礼之下,更是不敢妄动,只觉得这孩子绝对是个妖孽,杀不死,还知道魅惑人心,没看到楚家二房宠她宠得厉害么?

    周氏暗暗嘲笑这一家人眼睛被屎糊了,幸灾乐祸的等待被吃掉、被害死的那一天。

    然而,二房一直风调雨顺,甚至取代了自家长房,成为老爷子心中的重视对象。

    “小妹还没有回来么?”十七岁的少年身形完全长开,眉目清朗,嘴角带着无奈的笑容,弯着腰,双手置于木盆之中清洗上面的泥土。

    几年前,楚容将楚开翰弄到了一个花房之中,担任花房掌柜,亲手伺候一些精致的花花草草,倒是在楚容不着边际的话语中,想到了花卉雕琢的技能。

    一株花,从小精心培养,长成特定的形状。

    并且因为这奇特的外形,引得爱花人士纷纷驻足而观,楚开翰三个字算是打了出去,成为花草界人人知晓的人物,并且还在扩散之中。

    “大哥,娘叫你带回来的布你买了么?马上就过年了,一家人的新衣裳还没赶制出来。”十五岁的楚云出落得亭亭玉立,八年的时光改变不了眉宇之间那股叫人温暖如春的温柔笑容。

    楚云递过去一块白色的帕子,而后撅着嘴道:“那个严卿越来越放肆了,也不放小妹回家来,说什么庄子离不开她,简直是胡说八道!”

    楚开翰接了帕子擦干了手,熟练无比的揉了揉楚云的脑袋,笑道:“嗯,既然大妹不喜欢他,那么久解除婚约好了,当年大哥无能为力,这些年慢慢积攒了力量,能保护你不受伤害。”

    楚云面色一变,瞪眼道:“大哥你胡说什么?女子,女子…哪有女子取消婚约的?你叫旁人怎么看我?我不理你了!”

    跺跺脚,楚云带着羞恼,跑进屋里。

    严卿,那个男人那么好,那么好,怎么可以取消婚约?不能!

    楚开翰放声大笑,大喊道:“女大不中留!大妹,布我叫人下晌送来,你和娘和爹说一声我中午不回来用饭了,晚上我要吃排骨汤,多多的!”

    本来没了影子的楚云探出脑袋来,双眼有些发红,皱着眉头道:“又送货去么?大哥,你不是刚从花房里回来?都到家了,吃了再走?”

    楚开翰无奈道:“傻丫头哭什么?这么不经逗,你放心,严卿虽然年纪大了,但只要你愿意,大哥不会拆散你们…我去山庄里看看小妹,她认真起来能三天忘了吃饭,今日送货已经叫人代替了,我不用去,所以晚上会带了小妹一起回来,对了,看到楚开墨那小子帮我留住他,就说我晚上找他有事,再给我玩消失,我会让他真的消失!”

    楚云眼眶更红了,她的大哥还在因为当年的事愧疚,但她很满意严卿,虽然说当时的确害怕得要死。

    听到大哥说晚上带小妹一起回来吃饭,立刻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脑子里开始转动,好几道可口的菜肴出现,笑道:“我已经好几天没看到二弟了,大哥,爷奶一再强调不能经商,也不知道二弟到底在做什么…我看到他一定留住他,大哥你快去将小妹带回来!”

    楚开翰点头:“他的事你不要担心,我会找他说明白,进去吧,这时候的天气又潮湿又冻骨,你少出来。”

    说着,伸手将楚云的脑袋推了进去。

    楚云暗恼,再探出脑袋之际,大哥已经走远了,视线一动,看向爷奶所在的屋子,果然看到奶藏在窗柩后偷偷打量。

    这些年都是如此。

    当年的一百亩地渐渐被卖了,除了农忙的时候,剩下的日子太过悠闲,于是,楚开翰被指派上街做点小零工赚银子。

    楚容趁机将他弄进花房,名义上是花房的伙计,但整个花房只有他一个人,是掌柜也是伙计。

    刘氏只知道楚开翰在外面当伙计,因此,每一次楚开翰回来,都会蹲在窗边偷看,看他有没有带什么好东西回来,有没有私下说什么不得了的话。

    甩下了门帘子,楚云跑了回去,张口就道:“娘,大哥晚上回来吃饭,我们做多一些,小妹也会早早回来,不用留饭,而且,我猜测今日二弟也会回来,因为小弟明日进城看大夫!”

    孟氏从里屋走了出来,双手湿哒哒一片,脸上带着慈祥入骨的笑容,道:“跑什么?都大姑娘了!我只想着四郎今日回来,多准备了些,没想到二郎和五丫也会早回来…不行,云儿,你帮娘看着火,娘去村口那铺子里买点肉去。”

    “娘,你留下,我去,我去买肉!”楚云笑容晏晏,放慢了步伐,走近孟氏,将她轻轻推回了厨房,道:“娘穿得太少,我去买肉就好了,顺便摘点青菜回来,小妹爱吃。”

    孟氏斜眼,轻哼了一声:“你们几个大大小小的,就知道宠着她,把她都宠上了天,这些年才敢经常在外面留宿,依我看…”

    “就该打断她的狗腿嘛…娘,你舍得么?说我们宠着她,其实最宠她的人是你才对!啊,我走了,买肉,买肉去!”楚云调皮的眨眼,而后猫着腰钻进房间里,抓了一件衣裳披上身,手中一个小荷包,便匆匆跑了出去。

    孟氏面色微红,笑骂了一句臭丫头,便转身入厨房,忙碌着晚上丰盛的饭菜。

    碧玉山庄用七年的时光变成一片青葱盎然之色,一条弯七竖八的通道将庄子连成一线。

    因为楚容说,要致富先修路,于是这么一条奢侈的青砖路就这么出现了。

    楚开翰离开家门之后,立刻改头换面,搭乘一辆牛车,摇摇晃晃朝着碧玉山庄而来,一路上鲜花与绿叶的交相呼应,看得人心旷神怡。

    远远的,就看到蹲在青砖地上,往两旁摆放小盆花的楚容,一如既往,袖口挽得高高的,手脚甚是伶俐。

    “小妹!”楚开翰停住了牛车,纵身而下,朝着楚容走了过去。

    楚容回头,看出自家大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大哥你怎么会来?快来帮我把这些黄金榕摆好!”

    楚开翰点头,卷起了袖子,同时撸下了楚容的袖子,拍了拍她的脸,道:“一边去,我来就好。”

    楚容也不拒接,伸了个懒腰,道:“好想睡觉,睡到自然醒。”

    楚开翰忍不住笑出了声,道:“睡到自然醒?小妹,你的日子还不算睡觉睡到自然醒么?”

    楚容摇头,蹲在楚开翰身侧看着他,认真道:“哪里算?每天都想着哪株花明天能嫁接了,怎么能安心睡觉?对不对?”

    楚开翰无奈一笑:“对,你说的都对,不对也是对的。”

    楚容咧嘴笑,最喜欢大哥事事顺着她的无奈了,道:“本来就是对的…对了大哥,今日严卿同说过,我们那位四叔要回来了。”

    楚开翰一顿,扭头道:“带着那个女人?”

    楚容道:“对,这些年过去了,四叔只会朝家里伸手要钱,根本没看到四婶枯坐到天明的辛酸,还有那两个孩子,若非是双生子,得爷奶看中,想必四婶能折磨死他们。”

    那年楚容再一次以身体虚弱软绵为代价,救下了九死一生的赵氏和双胞胎,但也不知道是不是产后抑郁了,赵氏变得疑神疑鬼,总说有人要害她,有人要掐死她的孩子。

    因此,经常突然的抱住两个孩子,把他们吓得不轻,小小的孩子,犹如惊弓之鸟,一有风吹草动,便是尖叫不休。

    楚开翰口中那个女人,在楚长海外出游学的时候,女扮男装跟着去了的,是城里方员外家的闺女,然后日久生情、郎情妾意,搅和在一起了。

    这些都是严卿传来、当成笑话说出来的话。

    楚开翰拧了眉,叹道:“好不容易安分了几年,我猜测,四叔回来,我们都不得安宁,小妹,你叫严卿仔细着点,不要叫四叔知道了你如今的偌大家财,否则,我们熬不到…分家。”

    分家,随着家里孩子日渐,这个念头也越来越强烈,然而,长辈在,不可分家,死死压在头上,除了熬到楚老爷子和刘氏双双过世,再没有别的法子。

    当然,他们也可以不要脸,不要名声,强行分家。

    但那样根本无法在香山村立足。

    楚容点头:“放心吧,大哥,我做事,你放心。”

    楚开翰一扫阴郁,笑容满面。

    两兄妹说了一会儿话,便弯腰忙碌起来,这些黄金榕都是枝条修剪下来扦插的,只待以后生根之后移栽到别处,再进行雕饰,做成观赏性十分强大的花卉。

    很多有钱人家喜欢摆上两株,供来往尊客欣赏。

    兄妹俩回到庄子里自带的院落,就看到严卿悠哉悠哉的晒太阳泡茶喝,而严卿也看到了两人,忙站了起来了,笑道:“咦?大哥来了?快坐。”

    每次被一个比自己年纪大的人叫大哥,楚开翰总觉得心口泛堵,轻咳一声,昂首挺胸收腹,道:“你怎么来了,坐吧。”

    严卿脸皮厚,这几年又被楚容磨了个透彻,什么是羞耻已经不知道了,自然大方的落座,也不管楚容,直接开口道:“大哥,我过来自然是采买花瓣来着,这些年,铺子发展得很好,我已经准备到京城去发展。”

    楚开翰顿了顿,道:“去京城?”

    严卿点头,道:“但是,我想成亲,想带着小百合一起去,大哥,你看,小百合也到了年纪了,就选个日子把她嫁给我吧?”

    楚容面色一僵,自家养得好好的白菜就要被猪拱走了么?

    楚开翰脸色也立刻变得不好了,道:“大妹还小,再留两年…”

    严卿一急:“还留?按说十四岁就能嫁了,小百合都十五了,芳华正好,不能再拖了!”

    肖想了那么多年,还要忍多久?

    楚开翰沉默了许久,问道:“你家里的事解决了么?据我所知,南城严氏这些年没有一个男儿出生…”

    倒是招赘了几个,这事一度成为南城的笑话,也叫严卿的爹想到了严卿的存在,这些年频频有人过来,名义上是看看大少爷过得好不好,实际上,却是明里暗里劝他回去。

    严卿脸色垮了下来,随即带上了坚定之色,道:“我能解决好,绝对不会叫小百合吃苦。”

    犹豫了下,道:“其实严氏是有男儿出生的,只是我偷梁换柱,给换成了女儿。”

    楚容微微挑眉,严卿也是越来越狠了,她知道的就有几个暗中刺杀,拦路的人直接杀掉,眉头都不皱一下,该说不愧是军将世家出生么?骨子里的血腥与残忍再怎么掩饰也无法全部遮挡。

    “那就等你解决了你那一家子,再来求情吧。”楚开翰这么果断的拒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外行走多年,见多了形形色色的人,也知道男人心花花,吃到嘴里就不知道珍惜,自家四叔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么?

    京城繁华美色更多,诱惑也比小小的三里镇来得强烈,万一…

    那大妹怎么办?一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拉个打架的帮手都没有。

    自家的孩子自家疼,楚开翰想的自然多。

    【未完待续】

    ------题外话------

    推荐好友豪门新书,《高冷男神:强宠娇妻》,阡陌子然着。

    pk期间,奖励多多,欢迎参与,来者不拒。

    那个季节,悄然心动。她原是苏家大小姐苏悄然,却在生日宴上被父亲的小三破坏,和妈妈一起被赶出苏家。

    他是豪门世家季家的大少爷,但是为了心中那一刹那的心动,从此走了心,也走了身,为了心中的那个她而奋斗。

    霸道总裁强宠妻之123

    面对专柜里面狗眼看人低的售货员,季新东直接一句,“全部给我包起来!”

    面对不断数落苏悄然种种恶行的前台,季新东直接一句,“我宠的你有意见?”

    面对满是敌意的苏家,季新东揽住苏悄然的纤腰,直接一句,“我的女人,碍你们什么事?”

    全文甜宠,本然良心之作,绝无虐心,一宠到底,敬请入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