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97章 美男不亲不开心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97章 美男不亲不开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天天还没亮,楚长海便被楚老爷子带着,好一阵焚香沐浴,换上郑重袍服,踏着浓浓的晨雾走向村子里的祠堂。

    那里早已等满了人。

    女人是不能够进祠堂的,一辈子也就是到了死亡之后,才会将牌位请进祠堂,以享受子孙后代的香火奉养。

    来了月事、小产,甚至身怀有孕的女人,带着一身污秽,更是连祠堂边缘都不能靠近。

    因此,陈氏和赵氏被就在了家中,而激动如刘氏,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却依旧只能干巴巴等在外面,旁边是被打了一巴掌,到现在还肿着脸的楚春燕。

    此时的她满目怨恨,不时用眼刀子戳着楚容。

    爹娘因为四哥的事顾不上她,脸颊疼了一夜也没人理会,这叫被宠爱惯了的她十分难受,偏偏还得忍着,只能将满腔怒火发泄在楚容身上。

    找个机会好好收拾她!

    那眼刀子太过锋利,楚容想不知道都难。

    然而,一大早被吵醒,还不得不爬起来,整个人懒洋洋困得厉害,因此,被孟氏抱在怀里的楚容,淡淡看了楚春燕一眼,闭了眼点着头打瞌睡。

    祠堂神圣之地不容喧哗吵闹,守在外面的人清楚的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诉求楚长海有出息,请求先祖保佑他前途光明,最后来了一嘴护佑香山村老老少少平安顺遂。

    直到太阳爬到中空,炙热得叫人眼花缭乱,祭拜告慰先祖才算结束。

    “好了,各位村民们都回去吧!”村长朗声,将在场的人全部赶了回去,脸上的喜气怎么也藏不住,仿佛中了廪生之人是他的儿子一样。

    村长的话十分有力度,围观的村民们应声离开了,一部分忙碌家中事物,一部分跟着楚长海来到了楚家好一番道喜奉承。

    楚长海很忙,因为中了头名秀才,城里很多员外老爷都送了礼,认识的、不认识的,他都要一一上门表示感谢,还有同窗、恩师,整日流连各种会场酒席,红光满面。

    “老头子,你看,还有人给我们家老四送田产呢,我们家就二十亩水田,人家一送就是一百亩,而且这时候正是收获的季节,人家连地里的稻谷一起送了过来!”刘氏激动不已,捏着那田契看了一遍又一遍。

    上面每一个字她都认识,因为和家里的田契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也就是上面的数字。

    然而,再看不懂文字,对数字,尤其是银钱的数字,贫穷如楚家这等农户,也是认识的。

    楚老爷子一脸骄傲,读书人本该拒绝这些送礼的,然,田地实在是太过诱人,农人出身的他根本无法抗拒,加上楚长海说了:“爹和娘尽管收着便是,员外那里儿子回去登门道谢。”

    所以,楚老爷子颤颤巍巍的收了,家里一下子从二十亩水田、二十亩旱地苦苦挣扎之中一跃成为香山村的小地主。

    “收起来吧,仔细藏着,这两日我就请人将地里的庄稼都收了,粮仓晒谷场都准备好了么?”楚老爷子压了压激动不已的心,问道。

    刘氏点头:“当然都准备好了,为了收粮食,我可是专门跑去问了风水先生,叫他测了最近好天气…我跟你说啊,中间会有一日暴雨突袭,我们家要做好防护,然后不要告诉别人,叫那些人的谷子全部泡烂在水里。”

    楚老爷子瞪了刘氏一眼,道:“糊涂的东西,地里的庄稼就是农民的命,不知道就算了,要是知道了会下雨却闭了口什么都不说,眼睁睁看着那些被收起来了的庄稼转眼之间被暴雨冲刷发芽,那还是人么?多少人得因此承受灭顶之灾?”

    刘氏瘪嘴,别人的是跟他们家有什么关系?那些被泡烂的庄稼谷子又不是他们家的,管他去死,就是因此卖儿卖女,那也跟她没有关系,她还乐得看热闹。

    然,老爷子发话了,就知道他会找机会告诉其他人,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因此,哪怕半信半疑,还是会有很大一部分人照做。

    若是二十亩地,那么楚老爷子一定会撸起袖子,带着一家人忙活起来。

    但是加上一百亩,那就很吃力了。

    因此,楚老爷子进城找了几个庄稼好手,租借了两头牛,准备收获的时候派上用场。

    只待看日子,收获满地的金黄。

    “老四啊,怎么样?那员外提了什么要求?”楚老爷子抓住了即将出门的楚长海问道。

    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饭,楚老爷子不相信那员外真的只是为了恭喜自家儿子考中秀才,而大手笔的送上百亩良田,必然有所图谋,这才正常。

    楚长海拱手一礼,笑道:“爹放心收着便是,方员外的确有求于我,然,那是几年乃至十几年之后的事,现在操心太过遥远了。”

    楚老爷子一脸沉重,问道:“究竟是什么事?爹知道你聪慧过人,比爹看得多,但是你太年轻,阅历太浅,告诉爹,叫爹给你出出主意。”

    楚长海点头,道:“方员外要我给他留下一千亩土地的免税名额。”

    一千亩,那是举子免去税收的量度。

    楚老爷子愣了下,将土地挂在老四名下,的确可以免去很多税收,然,据他所知,这位方员外手下土地可是过了万的,那是真正的地主,腰缠万贯,为了一千亩免税送出去一百亩?

    总觉得不对劲。

    楚容正好路过,听了一耳朵,方员外这个人在城里也是一号人物,真正的财大气粗,每天收入抵过很多人的一辈子,钱财多得花不完,怎么会在乎那么一点税收?

    觉得人家员外看上的也许是楚长海这个人。

    看了看扶着肚子散步的四婶子赵氏,朝着她的肚皮仔细看了一眼,苏锦脸色微微发白,眼前出现了重影,眉心一跳,下意识明白那方员外目的何在了。

    大声道:“四婶,四婶,你肚子里的弟弟什么时候出来呀!?”

    嫩嫩的声音成功吸引了两方三个人。

    赵氏并不喜欢楚容,总觉得这孩子古怪得很,下意识选择置之不理,因此,平日里,根本没有和楚容有过什么接触,加上身怀有孕,她避开了所有毛毛躁躁的熊孩子。

    然而,听到楚容口中的弟弟,赵氏笑了,温柔道:“弟弟呀,还有好几个月才能出来呢。”

    小孩子目光澄净,能看到很多大人看不到的东西,因此,楚容说是弟弟,赵氏就相信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孩子。

    眉目带着慈爱之色,看楚容的眼神也多了一丝亲近。

    “还要好几个月啊,好久…四婶子,你是不是不舒服,脸上看起来有些白。”楚容颠颠走向赵氏,在她六尺的距离站定,歪着脑袋看她。

    这时候的赵氏十分忌惮熊孩子,生怕被他们无意的接触弄出个好歹来,那时候哭都没地方哭,看到楚容在她一段距离的位置停下,心下松了一口气,摸着自己的脸,道:“是么?怀孕了辛苦,吃下的还没有吐出来的多,脸色难看了些也是正常…不行,我得去补补妆容,相公现在是秀才老爷,我不能给他丢脸。”

    说罢转身就走,步伐微快,却是沉稳有力。

    楚容瞥了一眼楚老爷子两人,她都提醒了赵氏脸色不好了,要是楚长海并没有放在心上,那么这所谓的情深不移也就是个笑话,而她,就需要想其他的办法来挽留腹中的一双孩子以及…赵氏。

    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楚容做不到袖手旁观。

    然后又想到了陈氏腹中那几乎要断绝气息的小生命,狠狠拧了眉,陈氏作死,叫人气得牙痒痒,怀了孩子还不好好休息,忙着赚那几个铜板,丝毫没有想到腹中的孩子会不会因此吃了苦头。

    真是棘手啊!

    楚老爷子和楚长海听了楚容的话,却没有放在心里,女人怀孕,几个不曾孕吐过?吐着吐着就好了,仔细将养一段时间就能养回来,没必要大惊小怪。

    于是,就这么错过了知道方员外目的的机会。

    父子俩相携而去,一个进城参加诗会,一个下地查看庄稼。

    楚容暗叹一声糟糕,难道她暗示得太过模糊?所以明日里聪明伶俐的四叔这一次竟是没有明白!

    也是,赵氏三个多月很快就是四个月了,这时候会孕吐很正常,根本没有人会和生产的时候联系在一起,自然也不会同方员外扯在一起。

    一个良田万倾的大富豪会需要一个酸秀才帮忙免去税收?简直是笑话!

    而他们家穷得只剩下人了,没有什么可图之处。

    那就只有一个了,图人,图楚长海这个人!

    要知道案首可不敢高中,尤其是以寒门学子的身份考中,这当中,学子的才学叫人不能质疑,没有身份地位,没有钱财人脉,那就只能依靠才学考中!

    本身学识过人,摘得案首之名,稍稍沉淀,精心打磨一番,举人、进士、踏入金銮殿并不是不可能。

    那时候,方员外家可不就是凭借楚长海身价百倍上升了么?

    楚容绞着手指,暗暗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五丫姐姐快来!”楚鸢快乐的声音打断了楚容的沉思:“五丫姐姐,你知道么?我们那位小姑父,又被火鸡追着跑了!”

    小丫头一脸兴奋,抓了楚容就跑:“这次一定要快一些,才能看到火鸡撵人!”

    楚容一脸懵逼,随即哈哈大笑,不明白小姑父怎么就这么招火鸡喜爱。

    上一次被追,这一次又被追,一定是上辈子吃了很多火鸡,这辈子被火鸡集体记恨,列为死敌!

    刚跑出院子,就看到庄南启手中抓着袍摆,一头汗水的朝着楚家的大门跑来,后面,足足有三头火鸡发出尖锐的‘咯咯咯’叫声,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死死撵着庄南启。

    “小丫头快进去,外面危险!”被火鸡追着跑的庄南启能面不改色,然而,看到两个一脸‘我是来看热闹’表情的小丫头,庄南启脸色都白了。

    腿侧被重重啄了一下,疼得很,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要是被啄伤了可怎么办?

    楚容微微一笑,这时候还兼顾旁人,这位小姑父实在是正人君子,当下也放开了看热闹的心思,跑到门口抓起大竹扫把,绷着小脸道:“楚鸢你进去不许出来,回头给你买鸡腿吃!”

    鸡腿!?

    小丫头口水流了出来,想也没想,掉头就跑,什么热闹都没有鸡腿好吃!

    庄南启:“……”

    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跤了,一口气呛得眼泪横流。

    楚容大步上前,挥舞着扫把驱赶火鸡。

    庄南启已经接近楚容,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扫把,忍着快要走差的气息,道:“容儿也进去,小姑父赶走它们就进去。”

    眼前是修长的…腿,楚容汗颜了下,侧过身躯,对着那几只火鸡露出了凶狠的目光,这是上辈子磨练出来的气势,足够吓跑几只家畜了。

    果然,那几只火鸡张扬跋扈的模样,突然被什么刺激了,竟是原地窜得老高,身上没多少的毛发根根竖了起来,而后转身就跑,并且发出惊恐的叫声。

    庄南启:“…哦,原来这凶悍家禽惧怕竹丝扫把。”

    以至于他以后每次来,都会向村口一户人家借用,回去之后归还,从此相安无事,而他,也更加认定,凶悍可怕的火鸡惧怕竹丝扫把。

    真是个美丽的误会。

    危险解除,庄南启转身,居高临下看着不足他腿高的熊孩子,道:“你不怕火鸡么?被啄伤了怎么办?”

    楚容昂首,脖子差点折了,面容扭曲了下,便被庄南启抱了起来,美男太美,温润似美玉,近距离看,更是发现那张脸俊秀非凡,轻咳一声道:“可是我不能丢下小姑父啊。”

    庄南启抿唇不语,眸光深深。

    楚容眨眼,不明白她都说了这么感动人心的话了,些美男不该像爹爹一样给她知道大大的亲吻么?

    庄南启可不知道楚容在想什么,沉默了片刻之后,轻声道:“容儿,下次不可如此冲动,保护自己的前提之下再去帮助别人,明白了么?”

    楚容绷着小脸点头,美男不亲亲,不开心。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