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96章 大开宗祠之门,告慰先祖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96章 大开宗祠之门,告慰先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是你作为孩子小姑该说的话么?”楚长河瞪着楚春燕,老爷子、老太太他说不得,楚春燕这个妹妹却是可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二哥?”

    楚春燕不喜欢二哥一家人,却对二哥没有任何成见,因为二哥从小就疼她,有什么好吃的东西率先送给她,只是后来娶了亲,她这个妹妹退避三舍,排在了二哥妻儿之后。

    这也是她讨厌二哥一家人的原因之一。

    此时听他这么说,脸上更加愤怒了,心中也将孟氏和几个孩子恨入骨髓,为了一个赔钱货,二哥竟然会这么跟她说话?

    却忘了自己也是个女儿身,也是赔钱货。

    鼓着眼睛瞪了回去:“二哥这话什么意思?死丫头要杀了我,我还要乖乖把脖子伸过去不成?我作为小姑不该说这种话,但是她作为侄女,能够以下犯上,对我产生杀意么?二哥到底听没听懂?死丫头要杀了我,杀了我,你懂不懂?”

    楚长河拧眉,丝毫不相信自家乖巧偶尔小调皮的宝贝闺女会杀人,道:“别胡说八道,五丫才多大?杀人?她拿得动刀么?女儿家名声多么重要,你…留点口德。”

    “二哥太不讲理!”楚春燕快气哭了,身躯微微颤抖,双眼通红,仿佛下一刻能哭出红色的血泪来:“当时娘也是在场的,还有孟氏这个女人,你不相信你可以问她们,看看死丫头是不是说过杀人的话,是不是妖孽转世!”

    刘氏自然是附和,哪怕无中生有,更何况,楚容想要杀人是真的,还绞碎舌头、多点双脚的,不要太吓人:“死丫头的确这么说过…说不定被什么脏东西附体了,老二啊,你快点找个人将她送到山上去扔掉吧,这样的祸害我们家可不敢要。”

    说着话,还不时偷看楚老爷子,并且不再是以往的咬牙切齿的模样,带着试探,带着小心翼翼。

    生怕老爷子真的将她送走,并且给她一封休书,那会子她也就不用活了,一截裤腰带挂墙头一了百了。

    楚老爷子却只是皱了皱眉,看着楚容的眼神带了审视与忌惮。

    孟氏摇头:“小姑不要乱说,五丫什么时候说过杀人的事?她还是个孩子,毛事不懂,刀刃是哪边尚且分不清楚,又怎么去杀人?你这帽子扣得过分了。还有娘,儿媳知道不得你喜欢,但五丫好歹是你的亲孙女啊,是楚家的血脉,你忍心叫她冠上什么‘妖孽’么?”

    楚容抬头看她,似乎察觉到视线,孟氏低头对她微微一笑,笑容中带着安抚。

    楚容一颗心宛若温水中浸泡着,暖洋洋,眼眶莫名有些湿润。

    这就是亲娘啊,护短得没有道理,哪怕她真的杀了人,她娘也会毫不犹豫的说不是她杀的,是他自己摔死的。

    掌心一热,是大哥牵起了她的手。

    “小妹别怕。”楚开翰一如既往的疼爱模样。

    楚容只是笑笑不语。

    怕?有什么好怕的,她赌老爷子不敢动她,因为背后莫须有的师傅可是杀人不眨眼。

    楚长河看了一眼‘失落悲伤’的宝贝闺女,忍不住心疼道:“娘,孩子娘说得对,五丫是你亲孙女,骨子里流着我们楚家的血,你怎么忍心说她是什么妖孽?我知道娘偏爱妹妹,但我也心疼五丫啊,她还那么小,什么都不懂,背上这妖孽的名头,以后该怎么办?还有四弟,读书人最是讲究脸面…”

    “好了,一大早吵吵吵,没完没了!”关于楚长海的事成功激起了楚老爷子的脑神经,打断了楚长河接下去的话,目光扫过众人,道:“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老婆子,你给我记住了,以后,从今以后,不要再针对老二一家,我说的你明白么?”

    长得凶悍、说话底气十足,然而,胆子却是针尖大小,稍稍一吓唬就萎了,只会闯祸不会收拾烂摊子,这样的女人,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娶了回来?

    刘氏动了动唇,却在楚老爷子警告的眼神之下挤不出一句话了,她怕自己说了什么,老爷子真的甩给她一封休书叫她滚蛋。

    “爹…”楚春燕气哭了,双眼红得像兔子,看向楚容的眼神恨不得撕碎了她吃掉,却刚开口就被楚老爷子打断了:“你也消停点,都准备出门子的人,不好好呆在房间里绣嫁妆,跑出来干什么?平日里在家爹娘宠着你,兄长嫂子让着你,到了夫家,你以为你还是宝贝疙瘩?”

    从来被捧在手心里疼爱,哪怕她自作主张定下了亲事,她爹也只是象征性的说了两句,这会,她爹竟然用这么凶的口气说她,反差太大,叫人难以承受,楚春燕哇的一声就哭了,尖叫道:“爹,我也想呆在房间里绣花,只是想到被抢走的嫁妆,我就想哭,爹啊,你是不是不疼我了,你怎么不帮我把嫁妆讨要回来?五丫这个死丫头胆大包天,不打一顿将来还得了?这会偷嫁妆,长大可就偷人了…啊!”

    啪!

    脸庞重重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娇嫩小脸肉眼可见的肿胀起来。

    楚春燕面带惊惧,后退了好几步,瞳孔放大的盯着气喘如牛的二哥,一句话也不敢说。

    会咬人的狗不会叫,平日里对谁都一副很好相处的模样,真正发起怒火,那是天塌了一样恐怖。

    楚长河脸色白了三分,身躯也支撑不住了,摇摇欲坠,额头冷汗细细密密,强撑着不倒下去,瞪着双眼道:“你住口,再说一句,看我不打死你!”

    “你打死谁?老娘的闺女老娘自己会教,你是个什么东西?”刘氏炸了,疼爱了这么多年的闺女被打了,顾不了许多,当即就狠狠推了楚长河一把,同时将楚春燕挡在身后,瞪着楚长河,仿佛防备他随时扑上来一般。

    本就虚弱不堪,强撑着站住,被刘氏这么一推,楚长河踉跄了几步,一时间头重脚轻,就要往地上摔去。

    “孩子他爹!”孟氏吓了一跳,急急忙忙伸手去扶他,用尽了生平的力气,才堪堪稳住了身形。

    这还是楚开翰眼疾手快,用他稚嫩的身躯抵在楚长河脊背上,然后,感觉到他爹双腿战栗不已,强撑,一直在强撑着。

    楚老爷子心有余悸,往日里扛起巨石面不改色的二儿子,竟然变成了这幅弱不经风的样子,一个推搡都承受不住,果然造化弄人啊。

    正准备开口说什么,远远听到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楚老爷子愣了下,随即面带喜气的看向楚长海,却见他双眼几乎发光,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当即喜上眉梢,眼中的笑意怎么也盛放不住,一拍大腿道:“都滚回去,老婆子,你赶紧带上周氏去把家里准备好的花生瓜子和茶叶包拿出来,热水,热水多烧一点,把正堂给我扫一遍,现在立刻去…孟氏你也去帮忙,老二,跟孩子们回去,有什么事晚上再说,老四家的仔细着点,等会人来人往的…”

    “这是怎么了…”楚云有些惊魂未定,死死的抓着楚长河的衣角。

    楚长河深吸一口气,道:“想来是你们四叔高中了,二郎啊,你来,到爹身边来。”

    十岁的楚开翰并不高,堪堪到了楚长河胸膛过了一点,好在一段时间的磨砺,倒是练出了些许力气。

    楚开翰会意,抓了他爹的手架在肩膀上,给他当拐杖:“爹爹把重量都压在我身上,这么点路,我能带你走完。”

    楚长河笑了笑,道:“那么爹就将这百多斤的重量交给你了。”

    说着,身躯倾斜,整个人几乎挂在他身上,然后…睡着了,汗水顺着他闭上的眼睛滚落下来,在地上晕开了一朵小花。

    孟氏看了看父子两人,咬了咬牙,违逆了楚老爷子的话,扶着楚长河另一侧,分点重量过去。

    一家人就这么拉拉扯扯的往屋里去。

    安置好了楚长河,叮嘱楚云打点给给他擦擦冷汗,摸了摸同样呼呼大睡的楚开霖,孟氏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房间安静了下来,只有楚长河的呼吸声,那般沉重。

    没多久,刘氏大嗓门将楚云、楚开翰一起喊了去,半大的孩子也是一个帮手,紧接着,锣鼓喧天,响彻楚家的大门。

    然而,门外的喧嚣与楚容没有关系,年纪小,又刚刚惹了事,没有人会想到她。

    撑着下巴,盯着楚长河,楚容发起了呆。

    小手被勾了勾,扭头看去,是小哥哥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小妹,你困么?过来,一起睡啊。”楚开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我们好久没有一起睡了,过来,哥给你讲个故事听。”

    楚容噗嗤一声笑了,从来都是这小子缠着她讲故事,什么时候反过来了?

    不过闲着也是闲着,楚容果断踢飞了鞋子,一骨碌爬了上去,掀被子,躺好:“我好了,小哥哥给我讲什么故事?”

    “嗯嗯…我想想啊。”楚开霖拧着小眉头,似乎在认真思考,然后纠结了半天,硬是挤不出一句话了,被子下的手却抓着楚容的手。

    良久,久到楚容昏昏欲睡,楚开霖轻轻的开口道:“大哥在努力,二哥在努力,你三哥我也会努力的,总有一天,门外喧天锣鼓、红绸加身会出现在我们家里…小妹,我们只是孩子,做点孩子该做的事就行了…”

    ……

    “恭喜恭喜,长海考得秀才了,这下子楚家扬眉吐气了!”

    “不要推脱了,家里没什么好东西,就这只大红公鸡了,还望大嫂子不要嫌弃。”

    “来了来了,官差特意在村子里绕了一圈,将村长和几位老祖宗引了出来,这会正跟在队伍之中呢!”

    人声鼎沸,将楚家不大的院子点燃,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十分自觉的加入帮忙的队伍当中。

    几张四方木桌被架了起来,长条凳子一摆,瓜子花生桂圆干摆上去,再加一壶茶水,热闹的场面很快被撑了起来。

    楚长海换了一身儒气十足的月白长袍,头上方巾更添书生气,眉宇之间带着喜气,唇角微微上扬,从容不迫的游走在一帮子乡亲们当中。

    温文尔雅,俊秀翩翩,叫人看了心生欢喜。

    “老四,快来,报信的来了,快快随我去门口迎接。”楚老爷子也换了一身早早准备好的衣裳,一脸喜气洋洋,带着楚长海就往大开的院门口走去。

    当官差手中文书交到老爷子手上时,坚强了半辈子的老人家潸然泪下,哪怕一个字也不认识,他还是认认真真的将之看了一遍又一遍,仿佛要将这些字刻画在脑子里。

    楚长海笑,引着官差入门,奉上茶水,好一番感谢。

    临走之前,官差恭喜道:“令郎才学惊人,我家大人还夸了一句英雄出少年,老爷子福气大,以后尽享秀才公带来的福气了。”

    楚老爷子笑成了一朵灿烂的菊花,不动声色的两荷包塞了过去,道:“承蒙吉言,乡野之人不太会说话,多多包容,有劳大人走上一遭,万分感谢。”

    官差颠了颠荷包,笑容更深刻了,再次说了几句好话,这才敲锣打鼓的离去。

    “我香山村出了个读书郎,长海,明日一早,带着你的文书,我们开宗祠,告诉先祖们!”村长自然是激动的,士农工商,士为首,他们村子里出来了个案首,说不定以后能走出去一个大官呢!

    必须告诉祖宗们,叫他们也高兴高兴。

    案首,楚长海以案首的成绩成为这一届秀才之最!

    也难怪村长和几位老祖宗们商量着,大开祠堂之门,告慰先祖。

    这可是莫大的殊荣啊,祠堂是一个十分庄严肃穆的地方,除了每年的大过年,几乎不会开启,而现在,那扇门,将会在楚长海的推动之中,大开!

    也许知道一家人激动、没功夫招待外人,村民们陆陆续续的退了走,半点没有生气、觉得被慢待的情绪。

    楚家人也的确很激动,楚长海高中大家的身份都往上拉了一层,而且,案首啊,不止免得粮食税收,每个月还能领到凛米。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