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95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95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闭眼,深吸一口气,楚容睁开了眼睛,眼底深处残留着暴戾,不仔细看看不出来,面上却带着笑容:“娘亲,我开玩笑的。”

    你一句开玩笑差点吓死为娘!

    孟氏身躯一松,竟然跌坐在地上,这才发现,掌心、脊背,密密麻麻的都是冷汗。

    楚容笑了笑,走到刘氏面前,昂着头,笑得好似一朵花,明明没什么可笑的:“奶,你为什么要砸了我的花啊,你知道么,这些话可值钱了,我打听到了,城里有些大户人家喜欢用花瓣洗澡,你说,就这么被你全部砸了,这得砸了多少银子?”

    刘氏一愣,刹那间忘了害怕。

    一切与钱财有关的事,她都十分敏感。

    当下,身躯一颤,声音发抖道:“你、你再说一次,这些破花、这些没用的花能卖钱?”

    楚容道:“为什么不能?花瓣晒干了做成香包随身携带,使得身体自带香气,相信很多女子都会喜欢,而且,搭配药材,能够驱蚊除虫什么的…奶,你说花瓣能不能卖钱,你和小姑这一扁担下去,可是砸了好多银子呢…”

    说罢,一脸惋惜的摇摇头。

    刘氏倒吸一口气,原本看这些话碍眼得很,现在却是心口在流血,忍不住捂着一口踉跄了好几步,大吼道:“你怎么不早说!你怎么不早说!你要是说了,老娘怎么会…砸、哎呦,老娘的银子!”

    楚容笑容满面,这老太太简直不可理喻。

    老太太好糊弄,小姑楚春燕却不好糊弄。

    只听楚春燕鄙夷道:“五丫你别胡说八道,娘,你听我说,就这么点野花能卖什么银子?大户人家后院的鲜花那是一茬一茬的跟韭菜似的,哪里看得上死丫头乞丐一样捡回来的野花?还香包,想钱想疯了吧!?”

    老太太哀嚎戛然而止,仔细一想,还真是,大户人家后院的花可比这些野花好看多了。

    抬手抹去眼泪,怒瞪楚容,小东西净是胡说八道!

    楚容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小姑爱信不信,家花没有野花香,看多了规规矩矩的家花,看一看野花也不错的,就像有人喜欢吃萝卜,有人偏爱青菜,有人喜欢大方美丽的家花,自然也会有人爱好平凡中带点小清新的野花。”

    十分绕口的话,刘氏没听明白,但大概知道各花入各眼,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安抚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万一有人偏爱野花做成了的香包呢?

    哎呦!她这是砸了多少银子啊!?

    一颗老心抽搐着淌血,最后想太多,直接撑不住了,摇摇欲坠道:“春燕啊,快,快扶我回屋躺躺去。”

    楚春燕忘了讽刺,忙扶着她,送她回房。

    一地的残枝落叶、凌乱土壤嘲笑着楚容曾经多么努力,因为担心花花草草占地方碍某些人的眼,尽量往墙角靠,却还是发生了曾经考虑过的事。

    眼中暴戾已经消失,被漠然取代。

    这个世道对女子压制太多,对孩子压制也很大,因为是女儿因为是女孩子,很多事都不能做。

    男孩子可以肆无忌惮上树掏鸟窝下水捉鱼虾,女孩子这么干只会被骂伤风败俗!

    男孩子可以捣鼓小东西上街变卖,那是英雄出少年,女孩子这么干只会是不安于室,好好得蹲在家里绣花不干,偏偏学着男孩子上跳下窜。

    长辈不能顶撞,被打被骂都要孙子一样受着,哦,她本来就是孙子辈,否则,那就是以下犯上,是不知尊卑,是要被人戳脊梁骨,是一辈子的骂名。

    孩子的话没人会听,在他们眼中,那就是童言无忌,没什么用处。

    偏偏年纪太小,没办法在自己名下整点东西,而且,身为女子,也不容许拥有自己的财务,女子,完全是依附男人的物件!

    总之,楚容很压抑。

    但她却知道入乡随俗。

    小聪明可以动,过分的举动却是不能,别忘了这个世道可是信奉鬼神之说的。

    还好,她事先在当家人心上埋了个‘师傅’的钉子,否则,今日暴怒之下激动的情绪动荡,足以叫刘氏请村长开了宗祠,将她就地抹杀!

    就是这么恐怖。

    甩手一扔,果断转身:“娘亲,我们走吧,毁了就毁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刘氏给了她一个很好的借口,很好的置下属于自己的庄子的借口,只是这文书上写着别人的名字…

    楚容皱了皱眉。

    孟氏大汗淋漓,双眼巴巴看着楚容,就怕她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好在没有,不过那一脸杀人毁尸灭迹的凶残模样,已经在心底刻下了深深的痕迹。

    再怎么觉得自己走的路多,孟氏也只是个农妇,没见过这么吓人的事,到现在,心口还在嘭嘭直跳。

    咽了咽口水,抹去惊恐,孟氏道:“五、五丫,你不会再说什么杀、杀人…绞舌头、挖眼睛的事了吧?”

    楚容绷着小脸,郑重道:“不会。”

    很多事面上不能做,那就暗地来好了。

    “娘亲,五丫,没事了么?”楚云跑得没有楚容快,加上路上被楚楚拦住刺了一顿,耽误了好些时间,等她来了之后,地上只看到了碎渣。

    面带担忧的看着楚容。

    这些可都是小妹的心血啊,放弃了赖床的习惯,每天一大早爬起来检查什么霜冻叶子,什么露水重除湿,没想到到头来一场空。

    小妹一定很难过吧?

    “没事了,姐,你带娘亲回去,我出去走走,还有,奶和小姑要是叫你清扫院子,你就说娘亲被吓坏了,躺床上做噩梦,离不得人,千万不要太勤快了…谁造的孽,谁自己解决。”楚容面带微笑。

    楚云却觉得心凉发慌。

    日夜相处,她察觉到小妹哪里不一样了,有什么东西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改变。

    楚容离开了楚家,漫无目的的走着。

    她想过分家,想过杀光了所有人,也想过带着家人远走他乡。

    但哪有那么容易。

    分家?

    村子里只有那些头上老人已经去世了的才会树大分枝,贸然出现他们一家子,叫别人怎么看?

    流言猛如虎!

    哪怕他们站在正确的一段,也会有人生出各种各样的说法,而这里是古代,名声不可忽视,哥哥姐姐要说亲的,若是以后没人敢进他们家门怎么办?

    她根本不还保证以后的哥哥们还像现在一样,宠爱她,保护她,万一怨恨她呢?觉得因为她而娶不上媳妇。

    买?可以,但会出来的卖的,能是什么好人?纵然有贫苦女孩被卖,但那又如何,一番被卖的经历,就足够颠覆她们的一生,留下浓墨重彩的阴影。

    杀光所有人?

    克亲、克父、克母、克全家的名头一定套在头上再也摘不掉。

    远走他乡?

    不到万不得已,楚容只会想想而已,楚长河和孟氏的根在这里,也许会为了他们这些孩子同意搬迁,然而,他们的心中不会畅快。

    游子思乡。

    抑郁成疾可怎么办?

    妈蛋,这日子没法过了!

    楚容小脸扭曲非常,不知不觉走到了山脚下叶燃城的家里,透过半掩的门,楚容看到院子里正宰杀野鸡的叶老爹。

    至于叶燃城…

    “燃城啊,我让他上山了,他那点三脚猫的功夫,还是多多打磨的好,想当初,你叶叔叔我,也是从追野鸡追到岔气,到现在俯首之间捉住野鸡啊!”

    楚容走进去一问,叶老爹是这么说的。

    叶老爹面带笑意,袖口挽得高高的,正从滚烫的沸水中一根一根的撸鸡毛,道:“午时留下来用饭?燃城那小子可能来不及回家吃饭了,就你陪着叶叔叔吃饭怎么样?”

    楚容毫不犹豫的点头,有肉吃,自然毫不犹豫。

    “那容儿说说,这是这么了被家人骂了?一副蔫头耷脑没精打采的样子?”叶老爹甩了甩手,手指捻了一根鸡毛,轻点她的鼻尖:“拿去玩吧,女孩子喜欢将它做成毽子。”

    楚容一脸嫌弃,抬手拨了开:“我才不要,臭死了…叶叔叔,我种的花都被奶给砸了,心里好难过。”

    叶老爹笑了出来,鸡毛一扔,大手在衣服上擦了擦,随即轻拍楚容的脑袋:“我还以为挨了打呢,一脸失魂落魄…不就是几棵破花么?重新栽种就是,多大点事。”

    楚容双手托着下巴,叹道:“不止啊,家有极品奶奶,忍不住想要动手杀人…”

    叶老爹微微挑眉,手掌重新按住野鸡…撸毛。

    “然后又担心杀了人后果太严重。”楚容再次叹道。

    紧接着后脑勺挨了一巴掌,还带着一股鸡毛的气味,湿哒哒的,然后听到了叶老爹的话:“小孩子可不许沾染血腥之事,长辈尊重不容侵犯,孩子,我知道你心有成算,但你记住了,‘兵不血刃,万里同风’和‘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前者才是遵循的法则。”

    苏锦捂着脑袋,盯着那只秃了毛、脱皮严重的野鸡,说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叶叔叔,这野鸡烫过了,你看,皮都掉了,好丑。”

    叶老爹哈哈一笑,道:“臭丫头还不帮忙?想吃就得帮忙动手,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楚容笑了笑,撸起袖子,抓了一根鸡翅膀,努力寻找上面的小绒毛。

    ……

    一夜流水一样疾驰而过。

    第二天一大早,习惯了早起看书楚长海第一次面色阴沉的将一家人吵醒,冷道:“是谁动了我的书房?”

    楚老爷子不悦皱眉,很快因为楚长海这句话猛然抬头,急切问道:“老四,你的书房怎么了?”

    楚长海拱手一礼,道:“一早起来,便看到散落一地的书册,书架子被翻倒在地,墨水飞溅四处,一块好砚被恶劣的砸成了齑粉,好些白纸都不能用了。”

    楚老爷子到吸了一口气,怒道:“是谁!自己站出来!”

    楚容上前一步,小手负在身后,昂首挺胸,直视楚长海:“师傅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句话别人听不懂,楚长海却心口重重一跳,追问道:“你师傅…出现了?”

    楚老爷子目光一闪,视线定在楚容脸上,想从这张小脸上看到表情,然而,除了笑,不真切的笑之外,再也看不出什么来。

    楚容点头:“师傅说,他的弟子不可能窝囊得被一个无知妇人欺负,不就地格杀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但要我告诉爷爷,再有下一次,满门尽亡…爷,什么是满门尽亡?是说所有人都死光光么?”

    楚老爷子烟杆子一抖,掉落在地上,闭了眼,全身颤抖得厉害。

    究竟造了什么孽,娶了个没脑子、凶悍无比却没有胆子的女人,再出现一个背后有靠山的小东西,偏偏他还真不敢妄动。

    江湖人杀人不眨眼,想杀就杀,可不会管什么国法律例。

    “所以动手毁了我书房之人是你师傅?为了给你报仇?”那一院子的花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对自家老娘了解深厚的他自然心有猜测。

    定然是老娘为了什么事,砸了所有。

    心有不忍,却也觉得野花而已,喜欢再摘一些回来栽种就好了,没必要大惊小怪的,因此,惋惜了一瞬间之后,便是释然。

    却没想到,这个五丫这般桀骜不驯,当即叫来了她的师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娘砸了人家的花,人家反过来砸了他的书房!

    楚容看了一下纠结万分的楚老爷子,再一次为自己的先见之明点赞,莫须有的‘师傅’,叫楚老爷子心有余悸,思绪万千。

    昂首道:“我不知道,师傅只让我把要传达的话说出来。”

    楚长海拧眉,楚容的话他相信,因这些话都不是一个三岁孩子会说出来的,若是楚容的师傅,那就合情合理的多。

    思绪良久,楚长海妥协了,看不到的比看得到的还要恐怖,楚容的师傅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楚长海大概有了猜测。

    扭头,看着刘氏道:“娘,以后,五丫的事你就不要掺和了,好么?”

    带着商量的口气,而楚老爷子直接开口:“再这么不知分寸,同一个孩子计较,我给给你一封休书,送你回家。”

    刘氏一副被雷劈了的模样,回不过神,楚春燕心疼,拍了拍她的手背,不满道:“爹,你说什么呢?娘好好的,为什么休了她?而且,五丫这个死丫头是个妖孽,她想杀人,爹不觉得,该先杀了她么?”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