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94章 那一刻,有什么东西悄悄改变了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94章 那一刻,有什么东西悄悄改变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天,楚家的门槛差点被踩烂了。

    香山村村民们得知楚长海连夜归来,一个个挎着一篮子鸡蛋匆匆而来,打着看望卧床不起的楚长河的旗号,其实是来窥探楚长海是否能够高中。

    要知道,楚长海一直是村子里有名的温润公子,学堂夫子的话来说,就是‘次子未可中,三里镇无人榜上名’,意思是说,楚长海要是不中,整个三里镇就没有人能够高中。

    评价十分之高。

    因此,这些婆婆妈妈蜂蛹入楚家,随意看了楚长河一眼,便跑到正堂去,抱着小凳子坐成一排,瞪着眼睛看楚长海面带温暖笑意的说着府城的人文。

    眉宇间满是化不开的喜气,叫人不难猜出他已然高中。

    楚容靠着门口的墙壁听了一会,头顶烈日晒得眼睛疼,揉了揉眼睛,朝着孟氏和楚长河的房屋而去。

    啊,今日白得了很多好东西。

    哪怕最后会被刘氏收走,好歹这一刻属于他们,吃掉一点不过分吧?

    说干就干,烧起小炉子,放上水,洗了一遍的鸡蛋扔进水里,咕咚咕咚煮了起来。

    “小妹,这不好吧?奶知道了又该念叨了。”楚云做贼一样不停的张扬门口,就怕刘氏突然杀了进来。

    楚容摆摆手:“姐,你别想太多,这会老太太正听着她儿子府城的经历,哪有空搭理我们?而且我只煮鸡蛋,不动其他的。”

    就是鸡蛋才昂贵啊!

    楚云面目纠结。

    农家人,一把青菜,两颗地瓜都是一份礼,送鸡蛋礼数更是到位。

    然而,鸡蛋是农家人生活的根本,家家户户都会养上一些,攒下来换成银子,也是一大收入了,因此,除了相熟之人,鸡蛋并不是常常当成随手礼送出去。

    楚长河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不需要任何人的搀扶,只是身体太过虚弱,秋末十分就穿起了厚厚的棉衣。

    只见他踱步到两姐妹身侧,摸了摸楚云的脑袋,有拍了拍楚容的脸庞,道:“想吃就煮吧,你们奶那里爹会去解决。”

    他能做的只有尽量护着儿女无忧无虑。

    都说患难见真情。

    差点死去、又在床上躺了好几天的楚长河,清楚的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生他养他的爹娘只在最初的时候看了他一眼,之后便只有声音,同胞相生的兄弟更是无人踏进一步,都有自己的小家了,便忘了曾经的他们穿一条裤子长大,为了一个小争端能够将别人打得求爷爷告奶,然后躲在一起哈哈大笑。

    然而,这段兄弟无间的时光已经消磨在生活中。

    就是今日给他送来好多东西的叔伯婶娘们,也是在这么久之后才上门看了一眼。

    果然,只有自己的儿女妻子,才会真心相守。

    楚容抬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有爹的感觉真好,天塌下来他也会扛着。

    楚长河摸了摸她的脑袋,会心一笑。

    “小妹,这个字我不会写,比划太多了,好浪费纸啊。”楚开霖打断父女情深,带着心疼道。

    楚容迈着小短腿哒哒哒跑了过去。

    上面写着‘珠称夜光’,第二个字在现代简体字中为‘称’,是千字文中的一句。

    视线所及,横七竖八,白白的纸被墨水污染了好多,楚容嘴角一抽,熊孩子就是熊孩子,现代的孩子喜欢在书本上、笔记上涂涂画画,古代的小孩子也不能免俗。

    原来,这个坏习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

    一代传一代。

    扬手一巴掌,楚容道:“小哥哥,你可知道这些纸贵得很,比你口中的白米还贵?”

    你就这么浪费了,不怕天打雷劈么?

    至于那个字难写?很抱歉,楚容不认识,也不会写。

    楚开霖愣了愣,被打的胳膊也忘了疼,道:“我看你给我的纸很多很多,我以为很便宜…”

    “就算便宜你也不能浪费。”楚容拉下了脸,认真道:“笔墨纸砚都是人们辛苦做出来的,你得尊重劳动人民,且,你见过四叔的纸乱写乱画么?”

    楚开霖摇头,道:“我没进过四叔的书房,我不知道他有没有乱写乱画。”

    个熊孩子!

    楚容抹了一把脸,一掌拍在桌上道:“总之,敢浪费一张纸,敢乱写乱画,没收所有笔墨纸砚,连书本都不知道爱惜,还谈什么念书?”

    楚容绝对不会承认,当年的她正是因为从小撕了课本折纸玩,才有了后面学渣体质,怎么改都改不了,这才不希望小哥哥走她的老路。

    理由就这么莫名其妙。

    楚开霖小脸通红,带了几分委屈巴巴,道:“我、我知道了,我再也不会了。”

    楚容满意了,一脸‘孺子可教’的模样看着他,道:“那就好好练字,难写多写几遍就会了。”

    楚开霖绷着小脸,一副‘知错就改’的模样。

    鸡蛋煮好了,趁热剥去鸡蛋壳,将白净的鸡蛋放入早早准备好的碗中,热腾腾的开水倒入其中,撒一把了白糖,糖水蛋就做好了。

    这东西在过年的时候最为常见,加两颗红枣,远道而来的客人人手一碗,说着吉利的话,预示着来年甜甜蜜蜜、红红火火。

    小孩子最爱吃了。

    热腾腾吃光抹净,连汤水都喝的干干净净。

    “给大哥、二哥留点,其他的我们吃光光。”楚容兴致勃勃,这种糖水鸡蛋她还真没有吃过。

    一直到日落黄昏,那群赖在家里不走的热情村民们,终于恋恋不舍的回去了。

    而刘氏也如同楚云担心的那样爆炸了。

    前有抢走嫁妆不还的纠纷,后有吃了她的鸡蛋的过错,刘氏上前就要甩耳刮子!

    “你们这群懒东西,吃老娘的,睡老娘的,不止偷走了春燕的嫁妆不还,现在更是嚣张的吃了老娘的鸡蛋?老娘的鸡蛋是你们几个赔钱货能吃的么?简直是糟蹋!”

    刘氏很生气,村里人送来鸡蛋她就认真数过,每一个鸡蛋的用途都考虑的清清楚楚。

    却没想到,几个赔钱货胆大包天,动了她的鸡蛋。

    巴掌被楚长河接下了,身为人子不能反手,只能替儿女们挡了耳刮子,道:“娘,这些是叔伯婶娘们送给我的,叫我好好照顾自己,才能撑起一个家。”

    脸颊生疼,涨热发紧,很疼,他娘很用力,可以想象,这巴掌要是落在五丫的脸上,那新长出来没多久的牙齿必然要掉下来!

    还好,他接了。

    “你还敢顶嘴?十个人都看得出来,这些东西都是给老四的,跟你有什么关系,不过是暂时放在没房间里而已。”刘氏怒气冲冲,一把推开了楚长河,大手一捞,将剩下为数不多的鸡蛋全部抱走了。

    甚至那些花生青菜的,一点也没有留下。

    难为知道老太太竟然能够两只手拿上。

    楚长河本就身体虚弱得不行,被这么重重一推,不摔跤才奇怪。

    而方向正是床脚,床柱子粗壮有力。

    楚容面色一变,想也没想就冲过去,奈何人太小,只能抱住楚长河的大腿,然后父女两个摔成了一团,而楚容的后背重重在床柱子上擦过。

    很疼,仿佛撞碎了骨头,一张小脸刹那间惨白如鬼。

    扭头一看,刘氏全然不知这一幕,大大咧咧的带着东西离开了。

    楚长河忙爬起来,脸上汗水密布,一边嘴角裂开了渗出血水,脸颊肿得高高的,煞是可怕。

    一把将楚容提起来,上下摸了遍,道:“有哪里疼痛么?告诉爹爹,不要有所隐瞒。”

    楚云也扑了过来,眼泪横流:“奶真是…真是…”

    真是什么,作为小辈不能说出口!

    楚开霖脸色也白,有本来就白的原因,也有被刘氏凶悍的样子吓到的白,慌慌张张趴在床脚,满是担忧的看着楚容。

    楚容摇头:“爹爹,别担心,我没事。”

    楚长河心间一疼,将她抱入怀中,哽咽道:“是爹爹没用…”

    原以为,娘再不喜欢他,也会看在他是她儿子的分子上宽容一二,不就几个鸡蛋么,吃了就吃了,谁知道娘这么绝情。

    心里茫然得很,为娘的所作所为心寒,也为五丫乖巧懂事的样子心疼,要怎么办?他要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孟氏有些撕心裂肺的喊声:“娘!你不能砸了!不能啊!这些都是五丫辛苦种出来的,四弟还夸过好看呢,你就这么砸了,叫五丫心血付之东流了!”

    “老娘就砸了,你能怎么样?给老娘一边去,那个下贱的赔钱货,总有一天,老娘会卖了她,叫她在得意忘形!滚开!”刘氏的声音伴随挥舞竹条子的呼啸声。

    楚容面色变了变,急忙从楚长河怀中挣脱出来,叮嘱道:“姐,你看着爹爹和小哥哥,我去去就来。”

    说罢拔腿狂奔,不过眨眼的功夫,那道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

    “爹爹,奶她,奶她好像把小妹辛辛苦苦找回来的花都砸了,怎么办?”楚云脸色发白,双眼因为哭过而肿胀不已。

    楚长河皱着眉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一边是疼爱的小女儿,一边是生恩养恩的母亲,简直就是两头为难!

    楚云也知道这是为难了爹爹,咬着牙,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决定去帮小妹,哪怕什么都做不了,好歹,好歹能够为小妹挡挡竹条子。

    这么想着,小脸上带了几分决然,一头冲了出去。

    楚长河捂着脑袋,就地一坐,大颗大颗的冷汗滴落在地,猛然间,捏紧了拳头往地上一砸,惨然一笑:“我真是没用,枉为人父…”

    床上的楚开霖瑟缩着,懵懂中带着恐惧看着陷入沉痛的楚长河。

    这一刻,有什么东西悄悄改变了。

    ……

    楚容冲到小花园里,那些依靠墙角完完全全不碍事的小花们已经被砸得东倒西歪,有些泡久了的、用布条做成的花盆已经褪色、风化,又因为猛烈的撞击散落,失去束缚的土壤被撞碎,纵横交错、粗细不一的根系暴露在在外。

    甚至,被故意扯断了,粗鲁的被扔在地上。

    娇嫩美丽的花朵碾碎成为地上的腌臜,翠色叶片成为了糟粕,等待被笤帚清理。

    台风过境大概也就是这种结局了。

    “住手!”楚容阴沉着脸,两只小手捏得死紧。

    双眼毫不掩饰杀气,凛冽刺骨。

    这一刻,她想杀人,杀了这农家老太太,杀了这自以为是的小姑!

    全都去死!

    阴暗笼罩全身,四周看不到的空气开始扭曲,一种暴风凝聚的紧张感,爬上了在场所有人的心上。

    刘氏畏惧了,原本打算嘲讽咒骂的声音生生咽了回去,那张小小的脸,那个小小的身躯,叫人忍不住害怕,就像…几年前跑下山吃人的野狼,那么凶狠,那么可怕。

    “你、你要干什么?”刘氏竟然有一种面对凶狠野狼的感觉,长裙之下的双腿,忍不住发抖。

    楚春燕也止了嚣张的气焰,手中扁担往地上一扔,缩在刘氏身后,警惕的看着楚容。

    这孩子,这孩子绝对是个妖孽!

    相比两人的畏惧害怕,孟氏更是心惊胆战,连忙将怀里护住的花朵往地上一放,冲到楚容面前,一把将她抱住,大手捂住她的眼睛,道:“不要,不要,五丫乖乖的,没事了,不就是几朵么?死了再种就是了,娘陪着你种,娘陪着你种,五丫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慌乱之下,语无伦次,然后感觉到头皮发麻,好像有什么东西刮擦这头皮,酥酥麻麻,带着丝丝疼痛。

    紧接着便听到楚容拼命压抑而颤抖的声音:“娘亲…我、我想杀了她们剁掉双手,绞断舌头…”

    卧槽!

    孟氏心脏狠狠缩了下,感觉血水都冲到头顶了。

    这孩子,这孩子…

    怎么这么狠毒,这可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啊,哪怕有些叫人厌恶,但,但不致死吧?

    而且,一个三岁的孩子,口中剁手、绞舌头的,要不要这么吓人?

    为娘一颗红亮的心哦,都不会跳了。

    “楚、楚容!”一直叫的是小名,乍然喊出大名,难免有些拗口,孟氏深吸了一口气,道:“你醒醒好么?杀了她们?这话轻巧,你可知道这世间背负杀亲罪名的后果?而且,而且,娘希望你乖乖的,不要闹了…”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