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92章 摔碎了订亲信物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92章 摔碎了订亲信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楚愣了下,显然因为楚容话噎住了,很快反应过来,道:“这样,那五妹过来帮帮忙可好?”

    楚容看了她一眼,奇怪道:“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人小的她从来都是被遗忘的,什么时候可以帮助人?而且对方还是看他们不顺眼的小姑。

    猫腻,直觉有猫腻!

    楚容微微眯起了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看着楚楚,只把她看得心慌意乱,眼神闪躲。

    楚容微微一笑,果然有猫腻。

    但她还是跟了去了,就怕自家姐姐不知道的情况下而发生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小姑楚春燕的房屋算得上一家人当中最好的房间了,采光通风都是最好的,加上刘氏、楚老爷子的偏爱,房间当中处处就躺着女儿家的柔软美好。

    扫一眼便收回了视线,楚容昂着头,面带疑惑道:“小姑,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么?”

    楚春燕一看到楚容就皱了眉,不满的看了眼楚楚,得到对方一脸祈求的模样,撇了撇嘴,盯着楚容道:“也没什么,只不过我婚期将近,想让你姐给我绣点东西。”

    楚容歪着脑袋,一脸‘我不相信,我看出来你在骗我’的表情,道:“小姑,那么很抱歉,我不会刺绣,不能帮你绣东西。”

    楚春燕却是笑了,迈着小步伐踱步到楚容面前,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瞪着她,道:“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讨厌你们一家人?”

    楚容不语,只是往后退了几步,减少那种被压迫的感觉。

    回头一看,却发现楚楚将门关上了,叫她无法跑掉,并且退了出去。

    忍不住皱了眉,口气冷了三分,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楚春燕蹲下身,与楚容面对面,笑着道:“我要说什么?这不是不小心将庄公子留下的订亲信物弄碎了,为了不给庄公子不好的印象,所以需要一个人来顶缸,本来想找楚云那贱丫头的,毕竟她也是有亲事在身的,要被因为毛手毛脚、不知尊卑贵贱的弄坏了小姑的东西而被男方退亲,那可真是太好了。”

    楚容:“……”将陷害说得这么理直气壮,这丫的没毛病么?还是觉得稳操胜券而不需要隐藏。

    楚春燕继续道:“不过是你也好,反正你在外人眼中就是个‘傻子’,傻子摔碎了订亲信物也不是不可能,名声再臭一点无所谓了。”

    楚容一脸看疯子的表情:“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抹黑了我的名声对你有什么好处?”

    “没好处,只是讨厌你们,你们越是卑贱不堪,我就越开心。”楚春燕猛然站了起来,娇美的脸上带着几分恶毒:“最好能全部死光了,那我一定烧香拜佛,好好感谢漫天神佛。”

    这女人有毛病!

    楚容后退,背靠着墙壁就要逃跑,却因为门被楚楚从外面上了锁而无法打开,踮着脚,拖动栓子几下没能拉开。

    “你不要想着逃跑,因为你跑不掉的,五丫,你的用途也就是为我顶缸了,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好好求情的!”楚春燕连连保证,只是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感激。

    楚容冷眼一声,这女人简直有病,自己弄坏了东西却要找别人顶罪,不可理喻!

    而她自然不会是认命的人。

    扭头看了一下半开的窗户,再看了一下被放在桌上的各种绣品,这些都是楚春燕陪嫁的东西,由她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倾注了全部的幸福期盼。

    旁边,一质地莹润的玉镯子碎成了两半,凄凄惨惨的躺在桌上。

    “很抱歉,祸不是我闯的,这个锅我不背。”说罢,脚下步伐一动,飞速在房间跳窜起来,犹如一阵风,一口气卷走了桌上那些绣品,道:“有些人不是你能够招惹的,不怕死可以尽管找来!”

    既然绣嫁妆这么闲,闲到有功夫陷害别人那就更加忙碌起来,若是还有时间胡思乱想,再动歪脑子伤害他们一家人,那时候再想办法好了。

    一阵风从窗户刮了出去,定眼一看哪里还有楚容的身影,一同现实的,还有桌上整整齐齐的手帕香囊。

    楚春燕:“……”

    楚春燕狠狠吓了一跳,娇美脸上出现了惊恐之色。

    片刻之后,窗户被风吹动,重重打在墙壁上,发出响亮的声音,楚春燕才被冷吹吹醒了。

    扯着嗓子放声尖叫:“啊!”

    尖锐的声音响彻整个楚家,忙碌的人纷纷停止了动作,着急的破门而入,张口就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刘氏更是焦急万分,脚上一只鞋的都忘了穿,就跑了过来,直接将面带惊恐的楚春燕揽入怀中,一脸心疼的问道:“春燕啊,出了什么事,叫你吓成这幅模样?”

    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有了依靠,楚春燕颤抖的抓着刘氏的袖口,颤抖着声音说道:“娘,五丫,五丫是个妖孽,她,他竟然变成了一股风,带走我辛辛苦苦绣的嫁妆,从窗户翻了出去!”

    刘氏不由分说的怒道:“你等着,娘这就叫那个赔钱货给你磕头道歉,再将嫁妆给你送回来!”

    说着就要冲出门去。

    楚老爷子姗姗来迟,大概听了一耳朵,立刻想到五丫曾经说过有一个师傅的话,叫他将楚容跑得飞快、几乎化成一阵风的古怪行为按在那个传说中的师傅头上。

    当下拦住了刘氏的去路,道:“老婆子不要冲动,先问清楚是什么回事再说。”

    刘氏瞪眼,愤怒道:“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五丫那个赔钱货抢走了春燕的东西,你看看她桌上干干净净的,好像没有放东西一样,但是我可是在上面看到很多好看的香囊,一定那个五丫心生邪念,将这些东西全部抢走了!”

    楚老爷子一时间犯堵,只因为春燕一句话,便肯定了五丫的罪行,简直是糊涂至极!

    见她一脸和人拼命的样子,楚老爷子心口抽抽的冷,一种名叫阴郁的气息布满心间。

    突然抬起手,狠狠就是一巴掌!

    啪!

    世界安静了,再没有刘氏骂骂咧咧口吐不干不净的话语。

    “冷静了么?”楚老爷子问道。

    扭头看一眼楚春燕,面色惊恐未退,显然被狠狠下了一跳,以至于,到了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刘氏脸色瞬间涨红:“你!你打我?”

    “我为什么不打你?春燕是你的亲闺女,五丫你的亲孙女,你心有偏薄就算了,竟然还这么糊涂!”楚老爷子并不打算将五丫背后有个师傅的事说出来,也不知道趋于某种心思,他想把五丫藏起来。

    这时,楚开翰站了出来,道:“爷,奶,我知道现在我站出来说话不合适,小妹不能受冤枉啊,所以,一会儿爷奶想打想罚我都受了…小妹没事来到小姑的房子里干什么?为什么以前不来,却一来就出事?还有,小妹才三岁,三岁的孩子怎么跨过那个那么高的窗户?”

    “你住口!”刘氏恼羞成怒,一张老脸被扔在地上踩踏,偏偏被儿子孙子们看在了眼里,更加愤怒了,而楚开翰恰好成为了出气筒:“知道站出来不合适就给老娘退回去!还有,你小姑不是你能多嘴的!”

    楚开翰怔了下,扭头看向楚老爷子,在家中真正的发言人是他,只要他一句话,那就是再怨再恨,在心中不甘也不敢开口顶嘴。

    楚老爷子喊道:“都闭嘴!”

    闭了闭眼,兄长蓬勃生长的火气,再道:“春燕,你来说,当真是五丫抢走了你的嫁妆,你最好如实说来。”

    楚春燕开始抹泪,道:“这不是婚期越来越近了么,我担心我的嫁妆绣不完,便想再叫绣功很好的而妹来帮忙,于是叫楚楚去帮我喊人了,但是二妹正好有事出去了,只能再回来。却不想这事被五丫听了去,还非要来看我的嫁妆,楚楚争不过,只能带着五丫来了。谁知道这个毛手毛脚的死丫头,看到我手上好看的玉镯子,便哭闹着要看要摸,我只能将手镯给她看,却见这丫头手下一滑,将弄到了地上,若是平常的时候倒也罢了,玉镯子没那么容易碎,偏偏磕碰到了用来垫桌角的铁块,直接磕碎了。我自然会生气,会质问她故意的还是不小心,这丫头性子大,直接带走的我大半的嫁妆,并且翻了窗户而去。”

    “小姑这话不对,还是那句话,小妹那么小,站着还没有窗户一半高,旁边又没有可以借助的地方,怎么翻窗而过?”楚开翰说道。

    刚说完,就被刘氏狠狠的瞪了一眼,碍于楚老爷子在身侧而举动还嘴。

    “春燕,这话不假,你有什么说辞?”出老问说道。

    楚春燕还没消散的恐惧更加浓郁了两分,瞳孔猛然一缩,道:“我不知道,我只看到我看到五丫那丫头变成一阵风,怎么从窗户的位置刮了出去!”

    没想起当时的事,楚春燕都感觉心有余悸。

    一颗心颤抖着。

    楚老爷子叹了一口气道:“没有的事不要胡说八道,五丫只是个孩子,怎么可能变成一阵风刮走了,一定是你看花了眼。”

    这话说出去,根本没有人相信,就是宠信她没有道理的刘氏,也开始怀疑了。

    楚春燕急得跳脚道:“你们相信我,我真的看到了,那丫头变成了一股风,卷了我所有的嫁妆飞了出去,不信你们可以现在把她找来对质!”

    “小姑说我变成一股风?”门口,楚容顶着一头泥巴而来,脏兮兮的仿佛从泥巴山里刚刚爬出来,一双眼睛明亮无比。

    她的身后,楚家几个孩子,同样一身泥巴,脸上满是泥浆,一双纯净的大眼睛在诉说着此时的兴奋,显然玩得有一段时间了。

    一看到楚容,楚春燕下意识瑟缩了下,随即喊道:“就是她,就是摔碎了我的玉镯子,还抢走了所有的嫁妆,楚楚呢,就是楚楚带五丫来的,她最清楚了。”

    墙角的楚楚盈盈走了出来,仪态万千的行礼,道:“小姑说得对,我本来是去找二妹的,被告知二妹出去了,打算回来,五妹却缠着我,非要我带她看嫁妆,无奈之际,想着自家姐妹,只能将她带了来,没想到五妹竟然闯下了大祸。”

    说着,还了摇头,表示一脸无奈,并且将摔碎玉镯子拿走嫁妆的事,栽在楚容的头上。

    没有直接言明,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楚容笑道:“大姐最好想清楚再说话,有些话不能乱说的,以免造成什么难以挽回的悲剧。”

    楚楚一脸悲伤,宽容的原谅了楚容的阴阳怪气,道:“五妹,你年纪很小,说谎并不是好习惯,你还是认了吧,看在还小的面子上,所有的嫁妆还回来这事也就过去了,好歹是一家人。”

    楚容第一次发现楚楚这人信手拈来的功夫无人能敌,字字句句没有指责她的意思,却字字句句带着真相,差点叫她自己也相信。

    若不是楚楚叫她过来的,她是绝对不会过来,自然也不会发生那种事。

    楚楚,年仅八岁的孩子,竟然这般可怕,该说知识的力量么?

    因为从小被当成大家闺秀培养,楚楚是认识几个字的,不多,却足够她在一众农家女面前耀武扬威、独占鳌头了。

    想了想,楚容道:“楚楚姐姐好生不讲理,不是你带我来吃好东西的么?说小姑快要成亲了,房间里藏了很多好吃的,所以才带我带的,可是我没有看到,还被小姑骂了一顿,说什么顶缸,什么是顶缸啊?还有你为什么锁门啊,我以为被发现了偷吃,这才手忙脚乱爬窗逃跑,你看,我都摔伤了呢!”

    举着一双满是泥巴的小手,清楚的看到上面被擦出来的痕迹,血水混合着泥浆,简直惨不忍睹,难为一个孩子竟然没有哭出来。

    你不是想置身事外么?我偏偏给你扯了进来,还要你有口说不出!

    “对!我们进来之前,门是锁着的,而房间里的人只有小姑,这说明有人从外面锁上了,再说小妹,你们看她一手的泥巴,怎么可能触碰锁头不沾染上去?而且,个子太小,她根本够不到呀!难不成还拖了凳子垫上?”楚开翰再次开口,被刘氏眼刀子几乎戳瞎了也全部当成看不到。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