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89章 合欢解忿,萱草忘忧(二)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9章 合欢解忿,萱草忘忧(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尝完了么?”一碗蜂蜜水下肚,楚容觉得暖洋洋的,昏昏欲睡想要打个盹,就被袁爷爷推醒了。

    老人家面色慈祥,丝毫没有扰人清梦的愧色,直接开口道:“尝完了就回去吧。”

    楚容:“……”要不要驱赶得这么明显,再待下是不是显得脸皮比较厚?

    看了一眼桌上零星的干花,犹豫了下,终于还是伸出手抓了一把,揣进兜里,而后一骨碌跳了下去,迈着小短腿,拔足狂奔。

    身后,传来袁爷爷的声音:“丫头,你袁奶奶年纪大了,就爱看点热闹,你不要吓唬她,有什么事想不明白也想知道的,可以直接来问我。”

    至于愿不愿意说,那就是他的事了。

    楚容步伐一顿,扭头看向袁爷爷。

    此时的他重新砌了一壶茶,热腾腾的,白色烟雾缭绕,遮挡了他脸上的表情,动作说不出的优雅,自然,显然受过很好的教育。

    都说人老成精,这个老人家是知道她的意图的吧。

    微微一笑,重重点头道:“谢谢袁爷爷,我知道了。”

    说完转身就跑,朝着自己的家中跑了回去。

    管他魑魅魍魉,她的心很狭窄,管不了那么宽,所以,一切顺其自然吧。

    ……

    日子一飞而过,很快到了科考。

    楚长海在楚老爷子又激动又紧张的絮絮叨叨中,踏上了同窗一起组成的小队伍。

    这时候的科举对于贫寒子有很大的优势,因为当今圣上提倡寒门子弟考科举,并在一连几届,榜上有名者得以最大的重用,使得这些寒门子弟看到了一片宽敞的大道,更多的寒门子走上科举之路。

    “爹止步莫要相送,儿子定然顺利归来。”一掀袍摆,楚长海不顾四面八方的视线,笔直跪地,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道:“爹保重,儿子竭尽所能,得以荣光而归。”

    楚老爷子老眼盛满了热泪,连道几声好,扶着楚长海站起来。

    楚长海走到赵氏面前,眸光温暖如水,静静看了她片刻,传递只有两个人才知道的意思,之后,柔声道:“为夫不在之日,还请娘子代为照顾双亲。”

    赵氏红了眼眶,扶着肚皮,重重点头,晶莹泪珠子随之滴落在地上,忙擦了去,扯出温柔的笑容,道:“相公此去多多保重,爹娘身边有我。”

    楚容无语的转开了视线,果见四周的人对楚长海一阵瞩目洗礼,意思一看就明了——这个孩子真是孝顺,出门在外,还不往忘记父母,果然是有见识、懂礼数的读书人!

    楚容:“……”心机男!

    “好了,时间不早了,诸位学子,且随我一同启程吧。”

    一颗脑袋从停靠一旁的马车里探了出来,面容清贵优雅,儒气十足,他是楚长海学堂中一个夫子,负责带领所有名下学子前往府城参加府试,之后再亲自将他们带回来。

    过往很多届学子都是这么过来的。

    “这是忘忧草,相公且随身携带,可安静凝神,助相公安心科考。”赵氏忙取出一个十分精致的荷包,包括布料和绣工,都是一流的水准。

    楚容看着那荷包眯了眯眼,这位小婶子也不是表面看起来这般无害,毕竟,人家可是藏有一手的,荷包的料子叫什么她说不出来,但她知道,市面上依次要一两银子,寻常人家可是不可能下手采买的!

    谁知道还藏着什么手段?

    楚长海接了过去,好一番夸赞,之后别带在腰间,再次道别了楚老爷子和刘氏,这才毅然转身,踏上早早等候的马车。

    周围,同样参加科考的学子纷纷告别家人。

    好多张要哭不哭的脸,追着马车走了一路又一路,直到马车掀起飞扬的尘土,遮挡了视线,这些人才不得不停下脚步,以免被喂了一嘴的灰尘。

    “不就是考个试,至于这么多人护送么,又不是进府城当大官…哎呦,娘,你打我干什么?”周氏眼带酸涩,说出来的话也是酸的,自以为只有自己能够听到,其实很多人能够听到,然后就被刘氏重重打了一巴掌。

    捂着脸颊的她满满的不愉之色。

    “闭上你的臭嘴!整天不干活就知道说三道四,少说两句,嘴巴会烂掉么?”刘氏明显哭过,声音低沉,瞪着红色的眼睛看起来尤为凶悍。

    周氏面露委屈,却是不敢反嘴,因为不久之前刚被这老不死的收拾了一顿,胆子小。

    末了却是狠狠的瞪着楚容,凶狠的仿佛要吃掉她一样。

    楚容摊手:“……”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也很无奈啊!

    楚老爷子忐忑了两天,但日子还是要过的,科举为期九天,总不能为了等一个结果不眠不休吧?

    暂时放下了楚长海的事,楚老爷子开始为秋收做准备,存放谷子的粮仓,晒谷子的地方,以及多变气候的关注,都是不能忽视的事。

    “老婆子,科举完了就秋收了,你看着准备准备,那几日老大几个定然卖了力气,你多准备几个菜,哦,对了,那几天就不要煮地瓜稀粥了,弄点干饭吧,买点肉,今年家里宽裕些许,不要省那几个银子。”

    这时候的小孩子最开心了,大人有干饭有肉吃,他们就算吃不到,也能尝点肉汁什么的,解解馋。

    “我知道了,老头子抓紧时间去找人借牛,秋收时刻,借牛的人可是很多的。”刘氏抓了抓头发,抬脚迈进鸡舍当中,嘀咕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家才会有一头自己的牛…”

    身后楚老爷子吧嗒吧嗒抽着烟杆,吞云吐雾,眸光被烟雾笼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家二房当中一片安宁,楚长海的离开没有掀起多大的波澜,唯有楚长河感叹了几句。

    “这个字念‘鳞片’,鱼鳞的鳞,‘鳞潜羽翔’,意思是:鱼儿水中游,鸟儿天上飞!”楚容怀中抱着一本书,破破烂烂的,哪怕楚开霖十分的珍惜,架不住在楚容手中是酸菜叶子一样的存在,没事就喜欢转书,然后没转两圈就掉在地上,钢铁做成的书也会出现痕迹,何况普通的书页。

    “小妹!我知道了,鱼鳞的鳞,你把书还给我!”楚开霖一脸心疼,短短的时间了,本就清瘦的孩子更瘦了,长时间没有晒到太阳,肤色渐渐白了回来,甚至有继续白下去的准备。

    “那此才是你的书,小哥哥,教你的拼音都学会了么?”楚容笑嘻嘻的躲了开,小手一指,指着桌上剪裁得整整齐齐、并且用针线钉在一起的白纸堆。

    上面龙飞凤舞四个大字:楚氏字典。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