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79章 啊,人生啊!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9章 啊,人生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听到小姑姑和四丫说了,你和二丫姐姐那么讨厌,要联合起来打你一顿,好像就在今天。”小丫头绷着小脸,圆滚滚眼中写满了‘你好惨,你好可怜,但是我帮不了你,只能精神上安慰你’的表情。

    末了,小手一摊,眼巴巴道:“给我买糖吃。”

    楚容莞尔而笑,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单纯,他们会觉得某些人可怜,却是同情一瞬间而已,然后又恢复本性,好玩贪吃。

    “就这事么?小姑和四丫准备揍我?”楚容却是不将这事放在眼里。

    小丫头重重点头,一本正经道:“我说真的,所以你呆在家里不要出去,忍不住想要上茅房,那就憋回去吧,偶尔尿裤子真的不丢人。”

    楚容嘴角僵了僵,抓了小丫头的小手,一起便村里小商铺跑去。

    尿裤子?

    姐已经不干这事好多年!

    当天下午,楚容的确被这两个人堵在了茅房里,两人比楚容高得多,就这么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盯着楚容看。

    若是一般孩子,早就吓哭了。

    “小姑姑,我们把她推到茅坑里吧,这女人害得我被我娘打,可疼可疼了,那我就打她!”楚香记仇,多次被周氏又掐又打,完全记在楚容头上,确实忘了,曾经楚容为了救她而磕了脑子,差点摔傻之事。

    小姑姑楚春燕同样记仇,不过她记的是楚云的仇,恨屋及乌,楚云狡猾,多次被躲了去,报复不到,只能将主意打到楚容头上。

    “好,把她推茅坑里,清醒一下。”楚春燕带着恶劣的笑容,瞪视楚容:“你要怪就怪楚云贱丫头,因为她,我才会讨厌你,所以你要讨厌她!”

    楚容嗤笑,十四岁的楚春燕天真得像个孩子,半点没有楚云的心思百窍。

    “你笑什么笑?死到临头还这么愚蠢,四丫,动手,用粪水帮她醒醒脑子!”楚春燕冷笑一声说道。

    楚香不懂事,半点没有考虑后果,直接上前就要推楚容。

    楚容微微挑眉,看了一下楚春燕,道:“小姑,你信不信,我就是将你推下粪池,爷奶知道了也不会惩罚我?”

    楚春燕大笑,面带讽刺道:“简直胡说八道,谁不知道我爹妈最疼我了,只要你伤害了我,绝对会被扒下一层皮来,而且,你一个籽儿大的贱丫头,我一只手就能掐死你,你怎么推我入粪池?简直是笑话。”

    楚容但笑不语。

    这边,楚香已经凑近,眼中带着兴奋的光芒,这是属于孩子们即将达到某个目的的欢喜神态。

    伸出手,靠近楚容,楚香道:“贱丫头变成臭丫头,想想就好玩…”

    至于掉下去会不会淹死,这个问题她从来没想过。

    楚容面不改色,带着不变的笑容,凝视楚春燕,然而,在楚香那双手逼近身体的时候,猛然出手,一个过肩摔将她往粪坑里摔!

    噗通!

    恶臭气味瞬间弥漫,污渍四处飞溅。

    首当其冲被喷了一身的楚容:“……”

    “啊!”楚香整个人沉入污水之中,然后浮了起来,张口就是尖叫,污浊不堪的液体粘稠之物混入了口鼻之中。

    楚容面色一瞬间变得铁青,身躯一侧,双手撑着地面吐得天昏地暗。

    “娘!娘!五丫将四丫推下粪池!五丫要杀掉四丫!”楚春燕愣了下,没想到最后掉下去的会是楚香,然后脸上浮现了激动,管他谁掉粪池,只会是她笑到最后!

    因此,楚春燕扯着嗓子开始尖叫大声呼救,或者说,告状。

    楚容恼怒,都是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死女人。

    当下撑着颤颤巍巍的双腿,朝着楚春燕冲了过去,直将她撞了个趔趄,头昏眼花之际,整个人被提了起来,眼前一花,反应过来时,全身香喷喷被恶臭取代,紧接着粘稠之物糊了她一脑袋。

    “啊!娘!娘救命!咕噜咕噜…”楚春燕尖叫。

    “救、救命…”楚香呼救。

    “呕…”楚容大吐特吐。

    一家人正抓紧时间赶制布偶,听到后方传来的响动,果断朝着声音来处跑了去。

    “大哥,我觉得是小妹闯祸了。”楚开墨迈着小步伐,皱着小眉头,揪着楚开翰的衣角,略带担忧道。

    楚开翰拍了拍他的脑袋,难得柔声道:“你留在这里帮娘亲照顾爹爹和小弟,小妹那里有我。”

    一反常态,楚开墨呆愣当场,直到楚开翰跨门而出再也看不到,楚开墨才回过神,炮仗一样冲入孟氏怀里,道:“娘亲,大哥并不讨厌我对不对?”

    孟氏面露奇怪:“你大哥为什么要讨厌你?”

    “不讨厌我为什么对我那么凶?”楚开墨不答反问,随即想到什么,急切道:“娘亲,你好好呆这里别动,我去看看小妹,兴许能帮上一帮,还有爹爹,你乖乖躺着,不要乱动。”

    孟氏和楚长河相视一笑,随即点了点头。

    楚开墨立刻掉头,朝着门口跑了去。

    当他来到后院时,就看到小姑和四丫瘫软在地,身上到处是可怕的粪便,染的还挺均匀。

    刘氏想靠近又因为楚春燕一身的污渍无从下手,楚长江却是提了两桶水,毫不犹豫往两人身上浇!

    “啊!娘,你帮我杀了那个贱丫头!”楚春燕厉声尖叫,小手指向楚容的位置,眼中恨意几乎溢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是五丫推你入粪池的?”刘氏眉头一拧,狠狠瞪着楚容。

    “爹,爹,我害怕,是五丫推我,是她推我!”

    楚长江重重扔了木桶,大声道:“好一个残忍可怕的五丫!”

    随着便是一阵讨伐。

    然而,此时的楚容可没功夫搭理他们,兀自吐到双腿发软,面色发青。

    楚开翰仿佛没看到她身上的污渍一般,直接抓了一把沙尘糊了那处一遍,随即拍开,原处留有印子,好歹没有了脏污之物。

    “大哥,大哥,我…我想吐…呕…”楚容面色铁青得发紫,宛若掉粪池的才是她一般。

    “怎么回事?好端端,怎么掉粪池了里?”楚开翰皱着眉,抬袖擦去她嘴角的水渍,吐到没有东西吐出来,一直干呕,恨不得将肠胃都吐出来的凄惨模样实在有些吓人。

    楚容猛摇头,道:“大哥,先,给我弄点水,叫我洗干净了再说…”

    楚容承认她矫情了,一点粪水就叫她恨不得拿刀子削掉那块肉,然,从来没少匍匐在地上摸爬滚打的她却从来不曾触碰过粪水这种东西。

    想当初她费了多大的勇气,才在只是两块石头,中间空荡荡的茅坑里蹲下去,凉飕飕带着恶臭的气息充斥口鼻,入侵每一处细胞,每上一次茅厕都是一次考验。

    楚开翰刚想同意,楚云却是抓了一块温热的湿布,毫不犹豫的为她擦拭那些染了污渍的地方,道:“擦擦就好了,你看香香的,是你亲手种出来的花呢。”

    楚容绷不住泪流满面,扯着嗓子嚎啕大哭:“姐,我不要臭臭的…”

    这一刻,她才像个三岁的孩子,会撒娇,会委屈,会为一件小事哭的不能自己。

    也因为这件事,楚容从此忌惮简陋得不行的茅厕,甚至想方设法弄出了最逼近现代的蹲式马桶,再后来得段白黎找专业人士改造,终于做成了最干净的洗手间。

    然,此为后话。

    担心两个落入粪池的人生病费银子,一家人急急忙忙烧了热水,将他们刷洗干净,喝上浓浓的姜汤,捂着厚厚的被子,这才开始审问掉茅坑之事。

    楚容脸色白白,蔫哒哒得好似只剩下一口气,比那两个掉茅坑的还要凄惨,小小的身躯被楚开翰抱在怀里,竟然流露出几分生无可恋的表情。

    楚开翰忍不住笑了,道:“你这丫头未免夸张了些,掉茅坑的又不是你…说来,你可能不知道,我们村里以前有个不爱念书的孩子,偏偏他爹娘指望着他通过读书出人头地,于是天天逼着他上学堂。直到有一天,这孩子不小心一脚踩空掉茅坑里了,爹娘允诺了他三天的休息不上学堂,这孩子乐了,原来掉茅坑可以不用上学堂,于是在以后不想上学堂的时候,总是故意跳下茅坑里,再后来被人发现,成为村子里一桩趣事。”

    楚容扭头,道:“大哥哪里听来的,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

    楚开摸了摸她的脑袋,愿意开口就好,也不知道这脑瓜子里想什么东西,一点点粪水能叫她吐得生不如死。

    笑道:“依然是…听爹爹说的,我们爹爹也是掉过粪池的。”

    楚容绷着小脸,双眼恢复了几分光彩,嗯,有其父必有其女,臭爹爹和丑女儿,长长舒了一口气,楚容仿佛活过来了一般。

    一旁的楚云捂着小嘴轻笑。

    “五丫!你跪下!”楚老爷子突然一声厉喝,向来不离手的烟杆子被放在桌上,取而代之的是一根细细的竹条子。

    楚容绷脸,淡定从楚开翰怀中退了出来,直挺挺跪下,昂着脑袋,直视楚老爷子的眼睛,道:“爷,打之前请听我说完,我承认我推她们下粪坑,但为什么这么做,你得问她们,向来自作孽不可活,害人终害己,做一件事之前就要考虑能够承受反噬的后果…我,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

    楚老爷子一怒,最不喜欢小辈顶嘴,扬手手中的竹条子就要抽她!

    楚开翰下意识站了起来,双脚却像糊了浆糊黏在了地上,楚云身躯一绷紧,思索着自己的私房钱能买几盒膏药,两人都是直勾勾看着竹条子,跟着起起落落。

    “爹。”楚长海走了出来,伸手按住楚老爷子的肩膀,轻轻摇头。

    楚老爷子面色变了变,最后狠狠瞪了楚长海一眼,扔了竹条子。

    楚春燕却是不干了,尖叫道:“四哥!我是你妹妹啊,我被人欺负了,你竟然不帮我?”

    刘氏赶忙安慰她:“娘会帮你的,叫那不知尊卑贵贱的东西知道什么人不能招惹。”

    “娘,我要她也掉入粪池!”楚春燕看明白了,楚容十分惧怕那粪水,那么用这个法子治她最合适不过了。

    这话说完,果然看到楚容苍白的脸色发青,心里忍不住得意,抓住你的弱点,就不怕治不住你!

    “好,那就把她扔进粪池里。”刘氏说得轻飘飘,仿佛只是扔一块无关紧要的石头,

    楚开翰和楚云却是沉了脸色,捏着小手一言不发。

    有些人,只会将身边的人对他好的,和对他不好的人默默记在心里,或从此远离不复接触,或真心相待得一至交。

    楚开翰兄弟姐妹几个就是这幅死德性。

    “你就在这里跪一夜,想明白了是非对错,明日再和我说道说道。”楚老爷子捡起烟杆子,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慢腾腾走了出去:“你们也都各自忙碌去,这孩子这么小,不教导不知天高地厚。”

    罚跪这种事楚容记忆里并不少见,家中每个孩子都跪过,毕竟孩子调皮捣蛋,闯祸闹事多于乖巧听话。

    但她可不是一般的孩子,乖乖听话这种事也是看对象的。

    在一行人离开之后,楚容身躯一摊,直挺挺躺在地上,双手交叠搁置脑后,双眼茫然的瞪着屋顶。

    一只长腿蜘蛛正勤快的编制网络,用于捕捉过往的食物。

    “啊,人生啊…”楚容轻叹。

    “人生怎么了?听说小不点掉茅坑了?竟然还活着?”叶燃城带着浓浓笑意的声音从屋顶上传了过来。

    楚容愣了下,随即一片瓦片被拿了开,刺目光线正好打在她的脸上,刺激双眼哗啦啦落泪?

    楚容:“……”

    “看到我这般感动么?”

    叶燃城也想想江湖大侠一样潇洒落地,然而,功夫不到家,没办法掀了屋顶跳下去,只能默默再将瓦片盖上,转而顺着一颗高大的树木滑了下去。

    推门,进入,关门。

    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然后就看到双手环胸、盘腿而坐,一双眼睛幽深如深井看着他的楚容。

    “谁告诉你我掉下茅坑的?”简直胡说八道,她怎么可能掉茅坑?

    “村子里所有人都知道了,楚家五丫头掉入茅坑,变成了臭丫头!”叶燃城忍不住笑出声,凑近楚容重重吸了几口气,然后嫌弃的用两根手指掐着鼻孔,道:“真是臭死了,小不点还真的变成了臭丫头啊!”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