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75章 以死,全贞孝忠义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5章 以死,全贞孝忠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比街上乞丐好多了?

    的确,这话不假,居无定所的乞丐哪里比得上她?

    然…

    “爷爷,就不能有点追求么?为了四叔知道读书人,全家人都搭进去,吃不饱穿不暖的,你总说熬着熬着,熬熬就过去了,为什么不能兼顾?”楚容干净剔透的双眼盯着楚老爷子看。

    不只是她,相信江河湖海四个兄弟都是这么想的,分为两方,一方觉得楚长海浪费银子,家中所有的收入几乎都用来填补这个无底洞,生活无比艰辛。一方觉得自己能够出人头地,给他时间,给他金钱支持,日后功成名就定然重重厚报。

    为什么不能兼顾?

    只要收入上去了,供养读书人与养育家中十几口人并重,那么不就完美了么?

    楚老爷子轻轻摇头,觑一眼楚容,暗道孩子就是孩子,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把未来想的太好:“你可知道家中是什么样的光景?若是可以,是愿意苦巴巴喘息着过日子?农人,最重要的收入便是那几亩土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指望着老天爷赏脸,多一碗饭吃,此外,还能怎么样?

    这就是农人的主要收入了,此前还好,你爹尚且身体康健,偶尔同你大伯、三叔上街打点零散伙计、帮衬旁人修缮房屋,也是一份微薄的收入,可是…

    我承认对你爹来说残忍了些,但还是那句话,他是我儿子,我也会心疼,可能怎么办?家中那么多张嘴等待喂养,不久之后又要添人,还有你四叔,既然有那个本事将书念好,砸锅卖铁都要支持,苦点算什么?

    我要考虑的是整个家。”

    这番话算是肺腑之言了,一家人的重担完全压在他的肩膀上,老太婆只知道斤斤计较,大事扛不起,小事尽惹祸,大儿子憨傻,二儿子木纳,三儿子好上些许,却是惯会看脸色,不偏不倚,中庸之道玩得得心应手,四儿子…他只能指望这个见过世面的四子了。

    也许觉得楚容知道孩子,听了就忘了,老爷子一番话竟是脱口而出,肩膀一垮,眉宇之间浓浓的疲惫,整个人苍老了许多。

    楚容坐直了身躯,身体前倾为楚老爷子倒了一杯茶水,推了推,也自己倒了一杯茶,道:“爷,你说的我都懂,可我们家人多势众,除了种地之外,就不能干点其他的了么?”

    楚老爷子斜眼,哼了一声,脸上带着‘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表情,道:“你以为银子是地里的土,轻易能捡到?农人本分,脚踏实地,而且也就会出把力气换口饭吃,此外还能干什么?”

    顿了顿,终于想到了此前这丫头可是有话说的,皱着眉头,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尽管说出来,我就当是听听,帮你分析分析。”

    人小,说的话没分量,便是楚容最最头疼之事。

    好在,她娘已经尝试着听从她的话语,既然改变了一个娘亲,再改变一个爷爷又有什么不可能?

    楚容抓着粗糙的茶杯,道:“爷,城里有钱人多么?”

    楚老爷子道:“多,怎么会不多?那些富庶人家多如牛毛。”

    楚容点点头,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爷,我前些日子得了个想法,也许能一次赚到很多银子,也许不能,还要浪费不少材料钱,爷愿不愿意赌上一赌?”

    楚老爷子道:“你说来听听。”

    一个三岁的孩子能有什么想法?不过是吃喝玩乐。

    楚容笑了下,还好老爷子没有直接开口拒绝,否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当下,屈指沾了水,在桌上写写画画,紧接着便是一憨态可掬的小熊出现视野之中。

    楚老爷子皱眉,问道:“这是什么?”

    只一眼,他便认出是狗熊,山上凶狠残忍、能够撕碎一个人的狗熊,在楚容手中变得憨态可掬,甚至像人类一样,露出一口牙齿,笑得甜美可人。

    只是这东西干什么用?

    楚容不答反问道:“爷,有没有觉得这只熊很可爱?”

    楚老爷子一头雾水,不明白这究竟是干什么的,却是点了点头,如实道:“嗯,这狗熊的确很可爱。”

    可爱能当饭吃么?不能!

    楚容笑了,慢腾腾从秀兜里拿出知道只有拇指大小的小东西:“这东西会不会有小姑娘喜欢?”

    楚老爷子眼睛一眯,有些吃力的盯着那小东西看,随即又看了看桌面,道:“这是…桌上一样的狗熊?”

    楚容点头,解释道:“我想过了,很多女孩子喜欢可爱的东西,若是将这…狗熊做成布偶,憨态可掬的模样定然没有女孩子会不喜欢,爷爷你觉得呢?”

    楚老爷子皱着眉稍稍一想,立刻抓住了重点道:“好是好,可是这东西一看就知道怎么做,你觉得这东西能挣银子?”

    楚容笑道:“所以说,这只是一锤子买卖,既然无法阻止旁人学了去,可我们可以一次做上许多,分布全程各地,一次将布偶全部销售。”

    楚老爷子终于明白了楚容说得那句:也许能一次赚到很多银子,也许不能的话,还要浪费材料的话。

    这东西在他眼中一点用都没有但是小孩子会喜欢,还有小姑娘,而且,他们想要模仿,定然要拆开来,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想要拆,那就必须买一个。

    如此说来,赚一笔,应该不难。

    的确是一锤子买卖。

    退一步讲,就算卖不出去…

    “里面是什么东西?”楚老爷子思索着,突然问道,同时伸出手,拿起那小东西把玩了片刻,道:“是棉花么?”

    楚容点头:“因为很容易想到棉花,相信很多人会惊疑不定,毕竟棉花太普通了,好奇心驱使人们买一个回去拆。”

    楚老爷子点点头,就算卖不出去,这些棉花可以哪来做被子、做衣裳,还有布,稀碎了些,做成鞋子也可以,就当为家人添衣裳了。

    这么想着,楚老爷子狠狠吸了一口烟,道:“五丫啊,爷爷愿意赌上一赌,但愿你这个想法…”

    苦笑着摇摇头,指望一个三岁的孩子干什么?楚老爷子转了话头,道:“你还会画其他的么?”

    楚容重重点头,也就画出来的模样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她,毕竟她来自现代,各种玩偶布娃娃琳琅满目的时代。

    而这个世界最多就是花花草草。

    楚老爷子笑了,抹了一把脸,觉得一张老脸从没像现在这么臊过,道:“你爹是我儿子,既然生病了就好好休息,还有你娘,照顾两个人辛苦得很,厨房之事就不要沾染了,倒是这布偶,我希望她能费些心思。”

    楚容满意了,脸上浮现大大的笑容,不枉费她无私的拿出苦思冥想得来的赚钱手段。

    “那我大哥呢,他刚从地里回来吧?定然还没能喝上一口水。”

    “起来吧,你去叫他们起来。”楚老爷子轻轻一咳,摆摆手便将楚容赶了出去,他要仔细想想这件事。

    人就是这样,有了利用价值,便能换取想要的地位与说话权。

    布娃娃一事楚老爷子放在了心上,天天往城里跑,大老爷们整日出入各大绣庄,引得城里夫人小姐们频频回首,却是一脸茫然。

    一连几日,楚容等待着老爷子的召唤,老爷子却沉得住气,始终没有找她。

    对此,楚容笑了笑,她相信楚老爷子会来找她的,只是还需要些时日。

    这一日,风和日丽的好日子,楚家人却是早早的准备了起来,因为这一日,是南城严氏公子带媒婆来家里订亲的好日子。

    尽管严卿这个人在城里人见人怕,楚家人也是知道的,但南城严氏的势头唬得住人,哪怕严卿是个口歪嘴斜,貌丑如夜叉,楚家人也不会在意。

    一是楚云名声早就坏透,除了严卿别无他选。

    二来南城严氏声名在外,是一道很好的人脉。

    三来严卿霸道凶名远播,不服从怕惹了是非。

    所以,楚云必须与他订亲,哪怕抗拒到死,这婚事也是铁板上钉下的钉子。

    站在拐角的地方,楚容就看到严卿那不要脸的男人猥琐的凑在楚云面前,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楚云羞恼万分,恨不得拿大刀砍他,而严卿却是阳光灿烂。

    “你去哪里?”楚开翰拉住了想要冲上前去的楚容:“既然婚事已定,便希望两人好好相处,大妹还小,至少还有六年的时光,而这六年里,我们能做的很多,若是严卿和大妹双方同意,那便就这么凑一起过下去,若是大妹还是不愿意…我们再想法子帮她,你现在就插入其中,只会叫大妹和严卿磨难多多。”

    楚容咬了咬牙,始终觉得严卿这小子老牛吃嫩草,自家姐姐那么小,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就这么冠上严卿的姓氏,大好的森林都朝她摆手说再见了。

    没错,在楚容心里,自家姐姐天下第一好,值得天底下最好的男儿!

    “可是现在姐姐很害怕,偏偏严卿那小子还拼了命凑到姐面前,这不是诚心欺负我姐么?”小孩子心灵脆弱,万一姐姐从此看到严卿就害怕,将来真的成为严卿的夫人,那也是被管教的命!

    想到电视剧、小说里那些苦命的女人有什么难过苦难之事都往肚子里吞咽,明明凄凄惨惨得不如去死,却在娘家里强颜欢笑,笑得无比的幸福,楚容就觉得好心酸。

    楚开翰无奈摇头:“大妹不小了,有些事她心里有算计,你一个三岁的孩子不要想那么多,免得长不大。”

    楚容扭头一脸郁气:“…大哥是觉得我多管闲事了么?”

    多管闲事么?楚开翰笑了笑,道:“并不是,小妹多心了,只是觉得你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就该肆无忌惮的玩闹,剩下的只有哥哥姐姐顶着。”

    楚容笑了笑,不再说什么,论年纪,她可以当这些孩子的娘了!

    定亲很顺利,双方当场交换了生辰八字,尤媒婆带了回去请大师核对,然后上官府登记,等到文书下来,定亲才算真的完成。

    衣冠楚楚的严卿少了几分纨绔与倨傲,多了慎重与认真。

    叫楚容压下去了心中升腾的怒火,女人啊,一辈子最重要的还是找一个疼她的男人,尤其是这古代,离了父母亲人,能依靠的只有身边的男人。而严卿的模样,表明他重视楚云,不管这份重视是真是假,至少他此时摆正了态度。

    默默吃下一顿难得的美味,严卿待了片刻,便大手一挥,呼啦啦带走了一串下人。

    不大的院子安静了下来。

    “二丫可是走了大运,被这等城里的公子看上,并且早早定了去,将来可是少奶奶的命啊。”周氏忍不住泛酸,按说她家楚楚年岁略长几个月,定亲本该楚楚先来的,可是却叫老二家的孩子抢了先。

    “怎么?你看上了这个女婿?让给你怎么样?”严卿表现得再好,在孟氏眼中依旧是那个嚣张跋扈的公子哥,她最担心还是自家闺女,听到周氏的话很自然的顶了回去。

    旁边,楚长河捂着心口,厚厚的棉袄加身,额头还是渗出了冷汗:“大嫂这话还是不要说了,免得叫人生气。”

    “你有什么好生气的?我这话哪里不对?南城严氏可是大富人家,二丫入门可不就是少奶奶?不过也是,人家严公子可是十五了啊,没得等不了两年,就急哄哄娶了别家姑娘,毕竟我们家二丫才八岁。”周氏瞪着眼,孟氏惹急了极了会打人,楚长河一个病秧子还能打人不成?

    两房人吵了起来,楚云似乎承受不住了,白着脸,捂着嘴,转身跑了出去。

    楚容看了一眼自家摇摇欲坠的亲爹,犹豫了,不知道该追着姐姐去,还是留下来以防万一。

    楚开翰却是推了推她的胳膊,道:“爹这里有我,你去看看大妹,我怕她想不开做傻事。”

    楚容头皮一麻,这可是动不动就以死明志、以死全贞孝忠义的时代,想不开做傻事还真的可能。

    这么想着,楚容面色一紧,慌慌张张转头追了过去,希望姐姐想死也要先感怀一下悲惨的人生,好给她腾时间啊。

    谁知,刚跑出院子,就看到自家姐姐被严卿拖了去。

    卧槽!

    这小子不是走了么?

    心下大吃一惊,多种阴谋算计涌上心头,楚容顾不得所有,双脚一动,使出最快的速度,化成一道闪电追了上去。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