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73章 家不安,何以安天下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3章 家不安,何以安天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同意你的合作,把那…香水吧,茉莉花喷香气味的水的方子交给我,允你两成,如何?”严卿屈指指向小杯,里面的液体已经干透,残留的香气却是经久不散。

    小丫头的想法很好,他却想到更多,茉莉花香能够制成这种东西,那么其他的花香呢?

    心里隐隐浮现一个雏形,然而,只是雏形,再没有完善起来之前,他并不想透露半分。

    楚容点了点头,暗暗松了一口气,严卿抓住了重点,这是她自己制作的纯露,纯天然,没有添加香精的东西,依着过去大概的记忆捣鼓了很久的成果。

    “这东西做起来并不容易,而且稍不注意便会引发灾难,我暂时不能交给你,但我能保证你现阶段需要的量。”楚容不傻,谁知道方子告知对方后,会不会换来无情抛弃?

    作为学渣的她,想起一个有用的、并且反复做实验得到的成果,实在太过困难,因此,她会牢牢将它抓在手心,至少短时间不会松开。

    所谓的短时间便是严卿起步的时间,万事开头难,纵然身后是南城严氏,但毕竟是新鲜的东西,需要时间去适应。

    等到进入轨道,量少已经无法达到满足,那时候她也许想出了新的取代物,只有她有价值,就不怕邀请翻脸不认人!

    严卿笑着点头,并没有拆穿她眼中的防备,道:“你园子里那些花用途在此?太迟了,花期短暂,重要的是你刚刚栽种,并没有什么花朵可以使用。看你生疏的手法,显然刚刚接触种植,需要给你找个师傅认真学习么?”

    楚容有些心动,却心有顾忌,摇了摇头:“多谢严卿好意,这事我放心上,会解决的。”

    种植新手,的确是个大问题,而且,能用的土地太少,此,也是迫不及待要解决的问题。

    抬头看了看严卿,一个小主意出现在脑中。

    严卿得了方子,带着那块有些浑浊的手工皂离去,楚容也离开了破屋子,只是临行前看了一下屋顶,嘴角牵出一丝冷笑,转瞬即逝,步伐不停,朝着家中方向跑去。

    一道小身影捂着小嘴出现在小破屋屋顶上,双目因为吃惊而瞪大,默默的看着楚容离开的方向。

    回到家,第一眼就看到楚云,被她拉到一旁,一脸焦急道:“小妹,才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你跑去哪里了?大伯娘太过分了,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肉干的存在,竟然不顾长辈的身份,不顾爹爹重病在床,直接闯了进去,抢走了肉干不说,还气得爹爹直喘粗气,最后更是晕死了过去!可是奶不给请大夫,大哥要去请却被爷拦下了,说什么家丑不可外扬,现在正跪在大堂里呢,小妹,该怎么办?”

    楚容面色一变,没想到自己就离开了一下子,家里就出了大事,急忙说了一句:“姐,别怕,我会保护爹娘他们的。”

    然而疾步奔跑,朝着孟氏的屋子里去。

    但愿脆弱的爹爹没事!

    一靠近那房门,立刻听到周氏幸灾乐祸的话:“可不是我告诉娘的,是她自己知道的,要我说,你们根本没有将我们当成一家人,这才会躲起来偷偷吃肉干,现在倒好,连娘给小叔子准备的干粮都偷,也难怪娘和爹生气,你们就是太不孝了,差点奇怪了二老,还有二郎那不懂规矩的小子,大夫能随便请的么?有钱么?就算你们有钱,可是不怕偷东西、气晕二老的恶行传出去?爹娘在为您们遮掩,你们可不能不知好歹啊!”

    然后是二哥愤怒的顶撞:“明明是大伯娘胡说八道,肉干是我家的,才不是四叔的,他去考秀才我们知道,我爹妈正商量着怎么给四叔送行,肉干本来就是准备送给四叔的!但是大伯娘冤枉人,说我们是贼,说我们偷东西,我们不认!没做过的事打死都不承认!我就是扔了这些肉干喂野狗,也不给四叔!就不!”

    紧接着是小哥哥带着恐惧的哭腔:“不,不是,没偷,爷奶冤枉人,我们没偷东西,真的没偷…不要打二哥…”

    再就是周氏幸灾乐祸的敲边鼓,刘氏得理不饶人的气势凌人,孟氏的求饶哭喊声。

    楚容身躯一颤,顾不得什么规矩,直接一脚踢开了半掩的门,鼓着腮帮子,用她纯净的双眼盯着楚老爷子道:“爷确定这肉干是家里做的?为什么我记得是叶叔叔送的?他猎了一头大野猪,肉没卖完,就做成了肉干储藏起来,刚好我去他们家玩,叶叔叔拿了点给我吃,看我吃得喷香,便包了一些叫我带回来给家人尝尝。

    我也不懂该怎么处理才好,才送到娘亲手里,叫她帮忙,难不成这些肉干是我们家的?被叶叔叔偷走了之后再送给我?不会吧?”

    说瞎话谁不会?

    这肉干是她上次从城里买回来的,吃不着肉,整个人都绿了脸色,这才藏一些,偶尔吃一块。

    却没想到拿出来会引发这场争吵。

    视线一扫,就看出昏死在地,脸色发青的楚长河,眼皮一跳,不等楚老爷子回话,略带仓皇的奔了过去,小小的手重重按压他的人中!

    楚老爷子气得发抖,不止因为刘氏和周氏眼皮浅,在秋闱当头闹出事来,还因为楚容知道小不点孩子竟然敢顶嘴,偏偏三岁的孩子口齿清晰,字字句句说明了是他们无中生有!

    “快带爹爹去看大夫!”楚容绷着小脸,异常难看。

    这些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人命关天的时候竟然还有时间闲聊,不过也对,不是自己人死在面前都不会心疼!

    但她心疼啊!

    “大伯!求你,救救我爹!”楚容双眼一红,人太小扛不动高大威猛的楚长河,只能向外求救。

    视线一扫,大伯面上有些不忍,三叔低下头选择视而不见,四叔忙着科考看不到人,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

    楚长江脸皮抖了抖,下意识转头去看楚老爷子,毫不意外,只要老爷子一点头,他就会冲过去救人

    然而,楚老爷子始终不发一言,冷漠的看着楚容,仿佛没看到地上那脸色难看的人,仿佛那人不是他儿子一般。

    “我看谁敢去!?这档口是老四科考的时候,一个个不消停,小孩子小偷小摸可不是好习惯,说谎被拆穿还不承认同样不是好习惯,孟氏,我且告诉你,好好管教你这些敢顶撞长辈的儿女!”楚老爷子习惯了一家人唯他命是从,最气愤的自然是孩子顶撞他!

    因此,毫不犹豫将偷东西的帽子扣了上去:“我说你们偷了,就是你们偷了,再敢顶撞一句,你们都和二郎一样,跪大堂去!”

    楚长江缩了缩脖子,低下了头,心有不忍,却抵不过老父亲一句话。

    楚容笑了一声,猛然站起来,以极快的速度抢过刘氏手中的肉干,扬手往地上一掷,布包散开,肉干滚了一地,一只脚踩了上去,重重碾压。

    “哎!你这赔钱货败家子!给老娘松开!”刘氏愣了下,显然没想到楚容会抢夺肉干,更因为她的速度太快而反应不过来,等她回神,肉干已经可怜兮兮躺在地上,有的甚至被踩碎了。

    面露狠色,扑过去扬手就是一巴掌!

    楚容双手环胸,漆黑眼珠子盯着楚老爷子看,仿佛没看到冲过来的刘氏一般,却在她靠近的一瞬间,身躯微微后仰,准确避开了那巴掌!

    刘氏身躯收势不及,竟是踉跄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怔愣片刻之后猛拍大腿,嚎道:“不得了了,一个没长毛的小毛孩子竟然打人了!老头子你看看,这样野性的孩子跟山上的狼有什么区别?今天敢打我,明日就敢放过杀人!浪费了那么多粮食竟然喂出了这么一个畜生来,老头子快找村长,将她打死…”

    “住口!”

    楚老爷子正因此楚容那渗人的眼神而身心颤抖,谁知道就是竟然撒泼了,直接大喊出声,随即就是撕心裂肺的咳嗽。

    “奶,你忘了这个时候是四叔考秀才的紧张时刻了么?你说这会闹出事来,四叔能安心科考?就算能,城里当官的怎么想四叔…”楚容微微一笑,凝视着楚老爷子的脸庞:“毕竟,家不安,何以安天下!”

    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楚容才敢这么放肆,此时的确是家丑不可外扬,过了这个时候,再喧嚷出去,没几个人会相信知道三岁的孩子会做出这般举动!

    楚老爷子咳嗽得更厉害,颤抖着一只手点着楚容,却是没力气反驳。

    刘氏僵持着愤怒的脸色,却是将这话听了进去,就怕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影响了楚长海科考。

    她懂得不多,家长里短可以撒泼耍赖,真正需要拿主意的却只能干瞪眼,等待楚老爷子做主。

    “娘亲,快扶着爹,找六爷爷去!”楚容忙说道。

    孟氏抹了一把脸,深深看了楚容一眼,随即吃力扶起脸色已经发黑的楚长河,走到门口,孟氏止住了脚步,脸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滚落下来。

    只见她头也不回道:“爹,请恕儿媳不孝。”

    越是凄惨的时候,越能看出一个人的真心,爹娘根本没将他们放在心里,心里眼里只要那个有资格考上状元的儿子,剩下的都是野草,生死随意,可有可无!

    那么他们只能自己爱自己。

    楚开墨站在苏锦身侧,绷着小脸,防备的盯着几个大人,只是他的双脚颤抖着,脸色微微苍白。

    楚云心里也害怕,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她根本不敢顶撞长辈,自然不敢去看拔剑张弩的架势,小心揪着孟氏衣角,同她一起走了出去,顺便半抱半拽的带走了五岁的楚开霖。

    随着孟氏等人的离开,屋里安静了一瞬。

    楚容松了一口气,只觉得脊背都是汗水。

    这时候楚老爷子也喘过了气,手中烟杆子重重一敲,仿佛敲打在众人心上。

    楚容抬眼面对,楚开墨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却见小妹这般不知天高地厚,咬了咬牙,迈步挡在她身前,仗着身高体重,努力挺起胸膛,将楚容遮挡严实。

    用自认为没人听得到的声音道:“小妹别怕,二哥会保护你。”

    砰!

    一道拍击桌面的声音直接将楚开墨吓得跳了起来,如同惊恐的兔子,脸色苍白,慌慌张张朝着声音来处看去。

    “你以为我会受你威胁?”楚老爷子重重喘了一口气,脸色极为难看,神色莫名的盯着楚开墨身后的楚容,哪怕只是一片衣角,道:“只要你在这个家一天,我就有办法叫你乖乖听话,不信你可以试试。”

    这一点楚容从来不曾怀疑过。

    长辈就是一个家的天,楚老爷子更是这个天的擎天柱,稍稍一动可撼动天地。

    但是楚长河明显撑不住了,楚老爷子又拼命的阻挡请大夫,完全不顾他的生死,楚容只能出此下策,先唬住老头子,拦住刘氏,叫楚长河先看大夫救命,其他的押后再说。

    “爷,爷,爷爷…不关小妹的事、我,都是我…”楚开墨者之歌受惊的兔子满脸都是惊恐,小身躯颤抖着,仿佛下一刻就要抖散架了一般。

    “你住口!”楚老爷子满心的郁气,被一个三岁的孙女威胁,再来一个五岁的孙子违逆,活了一把年纪,所有的脸面这一刻全都丢光了。

    楚开墨缩了缩脖子,绞着双手,局促不安。

    楚容拍了拍楚开墨的后背,探出身躯,一言不发直接跪下,道:“我认罚。”

    正如楚老爷子所言,只要她在这个家,老爷子就有办法治她。

    她一个人倒是五所谓,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就是,但是还有家人要怎么办?根深蒂固的孝道压在心上,他们轻易不会同两位老人翻脸。

    楚老爷子冷哼一声:“你以为拿你四叔说事我就会饶过你?包括生而不教的孟氏,我都不会轻易饶了你们。”

    楚容面色沉了一瞬,咬着牙,低下了头:“爷爷,我认错,要打要罚都可以,一人做事一人当,但请放过爹爹娘亲。”

    【未完待续】

    ------题外话------

    下章预告:叔伯落井下石,楚容与楚老爷子交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