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72章 以纨绔之名,谋家财万贯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2章 以纨绔之名,谋家财万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头老虎很大,比楚容在国家动物园看到的都大,而且隔着老远的距离,都能感觉到凶悍的气势。

    好在它受了重伤。

    两根利箭刺穿了眼睛,一根利箭刺穿了喉咙,气息沉重,扛着最后一口气不咽下。

    这种利箭可不是叶燃城所使用的竹箭,而是黑色铸铁浇筑而成的利箭。

    那箭头映入眼帘,楚容眼中飞快闪过震惊,却很快被大大的笑容取代:“燃城,好大的老虎,叶叔叔怎么弄回来的,扛着么?”

    这头虎的体态雄伟,毛色绮丽,双行的黑色纵纹看起来威霸凶悍,嘴边长着白色间有黑色的硬须,大大的圆脑袋耷拉在地上,张着口喘息着。

    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它,大老虎无力吼叫了一声,哪怕身受重伤几欲死去,王者凛凛威风不损分毫,霸主姿态一览无遗。

    叶燃城与有荣焉,微微抬着下巴:“山上木材多了去了,除了扛回来,还可以用拖的,两根木头,一把藤条,接着山坡陡势,下山并不困难。”

    楚容眼睛亮亮,写满了‘你好聪明,叶叔叔好聪明’的表情,暗搓搓蹲在那头奄奄一息的大虎身边,她很快发现,三根利箭入木三分,刺入咽喉的利箭直接刺穿,却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叫鲜血只停留在表面。

    叶燃城走过来,蹲在她身侧,带着炫耀道:“我爹说了,等大虎死了卖掉,虎骨、虎胆最值钱,卖给药铺,还有肉,这么一头大老虎,绝对能卖很多银子!”

    楚容深以为然,老虎的确值钱,旁的她不清楚但虎骨酒闻名中外,想不知道都困难。

    没多久,叶老爹大声呼唤两个孩子吃饭。

    叶燃城果然将他的猎物留了下来,一桌子肉,哪怕烹饪之人手法有些奇怪,但好歹肉熟了,味重了涮水吃,味轻了沾酱料,一大两小三人吃得津津有味。

    吃饱喝足,再看着那头大虎死去,楚容也就准备回家了。

    终于想起揣在怀里的鸡蛋,献宝似的递给叶老爹:“叶叔叔,这两颗蛋是我们家自己生的,你给燃城做了吃掉,下次我还带来。”

    叶老爹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收下了,却是反手塞给她一只肥硕的野鸡:“带回去烧了吃。”

    楚容犹豫了下还是收下了,昂着脑袋问道:“叶叔叔,我下次能拿书来,你教我认字么?”

    叶老爹朗声一笑,道:“自然可以,这几日都会在家里,容儿随时可以过来。”

    这真是太好了!

    楚容已经想好了一次性将《千字文》问遍,标注拼音,弄懂每一个字,然后在《千字文》的基础之上弄一本字典,以后每个字都加进去。

    当然,她只会做开头,接下去会塞给小哥哥做。

    告别了叶家父子,楚容抱着野鸡匆匆跑回家。

    看到院子里痛彻心扉、对着丝瓜藤另一边指桑骂槐的唾沫横飞,楚容笑容深刻三分,跑过去就道:“奶,你看我带回来了什么?”

    刘氏咒骂声一收,目光触及那只杂毛野鸡,嗖的一下子跳了起来,一把将野鸡抢过去,小声道:“不要嚷嚷,听到了没有?”

    楚容乖巧点头,一脸缺心眼的懵懂无知。

    刘氏满意的点头,脑子里已经将这只野鸡分割成好几部分,一部分用来熬汤,一部分用来小炒,能给辛苦读书的儿子补一补了!

    想得太多,刘氏难得换上和蔼可亲的笑容,道:“你乖乖的,不要到处乱说,一会给你一碗肉吃。”

    楚容笑眯眯的点头,眼巴巴的目送刘氏往厨房去。

    随即笑容一收,抹了一把脸,唇角上扬。

    那天晚上的饭,楚容分到了一碗汤,而且是带了一根鸡腿骨的汤,肉不知道是被吃了还是用刀子小心刮了下来,干净得连肉渣子都没有。

    至于野鸡怎么来的,刘氏不会过问,她只要肉吃到口中,变成自己的,管它怎么来的。

    但楚开翰却不会不问,一下饭桌立刻逮了楚容,点着她的脑袋问道:“从燃城家里带回来的?叶叔叔知道么?”

    楚容重重点头:“就是叶叔叔让我带回来的!”

    楚开翰放心了,就怕这孩子毛事不动而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楚容拧着眉看他,几天的功夫,大哥不止黑了一圈,瘦了一圈,精神也萎靡了一圈,仿佛站着都能够睡着。

    不由得问道:“大哥在忙什么?”

    楚开翰笑了笑,带着对未来的期许,神采飞扬:“我从村长口中得到允许,自己开了一块荒地,村长说了,我能开多少,那快地就属于我,予我十年免收税收!”

    “所以大哥忙着开地?夜里去?”楚容皱眉。

    十岁的孩子,过分劳作,会不会早早压垮了脊背?

    她却不知道,楚开翰心中自己已经是个大人,而且父亲卧病在床,弟弟妹妹还小,娘亲妇道人家扛不起事,他只能担起所有。

    而土地是农人的命根子,只要有机会,拼了命也要撰在手心。

    楚开翰摸了摸她的脑袋:“大哥会努力种地,地里出了粮食,爷奶就不会再将我们一家人放到一旁了。”

    楚容敛眉不语。

    两只拳头捏紧:太慢了,自己的动作太慢了,叫这些在乎她,她也在乎的人受苦受难。

    楚开翰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却看得出来她现在心情不好,以为她在记恨爷奶,毕竟那只鸡,她只吃了一碗汤,笑道:“小丫头不要多想,大哥是男人,自当为弟弟妹妹撑起一片天空,到时候你想吃什么,大哥就给你买什么,吃到吃不下为止,怎么样?”

    深吸一口气,楚容扬起了笑脸,道:“大哥说话算话。”

    楚开翰点头应是。

    楚容还想说什么,就看到自家温婉动人的姐姐不顾形象的捡了一坨干透的鸡粪朝着墙头扔,小脸气得通红。

    不用想也知道,那个倒霉小子严卿又来了爬墙了!

    楚容眼珠子一转,抓了楚开翰的手道:“大哥,大哥,我在房里放了几块肉干,是叶叔叔给我的,你帮我带去给娘亲好不好?我…我上茅房!”

    楚开翰不疑有他,果断接下了这个请求。

    楚容绕开了楚云,翻墙而过,果然看到笑得一脸春心荡漾的严卿爬上墙头,探着脑袋,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哼了一声,楚容走过去,扯了他两条腿往下拽。

    严卿下意识低头,恼怒道:“又是你这小东西,给你知不知道羞耻,我是你姐夫,你不能扯我裤子!”

    “扯你妹的裤子!给我滚下来!”楚容也怒了,一个男人毛事不干,就知道爬墙头,简直罪该万死!

    啪的一声,一坨鸡粪砸在严卿脸上。

    严卿愣了下,抬头看向楚云,却见那丫头愣在当场,小手高高举着,保持投掷的动作,显然没想到自己会打中。

    不由莞尔,露出大大的笑容,隐隐带着傻气:“小百合别怕,我没事,真的。”

    楚云面色瞬间通红,直红到耳根子,跺跺脚,瞪了他一眼,扭头扎入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严卿摸了摸鼻子,随即嫌恶的皱眉,感觉满脸鸡粪味。

    双腿突然一重,严卿再也撑不住,扑通一声,从墙头掉了下去,重重摔在地上,四脚朝天。

    楚容一脚踩在他的手上,道:“都说了不要爬墙你是听不懂么?叫旁人看了去我姐怎么办?”

    “怎么办?她都是我的人了,我自然会负责!”严卿狠狠瞪着的楚容,恨不得抓了她狠揍一顿,说得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楚容脚下用力,道:“收起你那龌龊的心思,你开心了,我姐却身心受创!人言可畏,谣传猛如虎!”

    严卿愣了下,抿着唇说不出来。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么我给你递个梯子,能不能抓住就看你自己的了。”楚容松了脚,双手环胸就地一坐,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严卿问道:“什么梯子?”

    楚容盯着他的眼睛道:“我不知道你在谋算什么,但我知道,钱财是根本,以你现在的能力对抗南城严氏有些困难,若是加上财力,那么你的胜算给更大些。”

    严卿面色一冷,嗤笑道:“想说什么直接说,何必拐弯抹角?”

    “给你一个方子,以你纨绔之名,谋家财万贯。”楚容道。

    之前想方设法的想要接近县令大人,然而,她年岁太小,走出村子都困难,更不用说同县令大人有来往了,而且没有人会相信知道三岁的孩子,并且与之合作。

    楚容只能退而求其次,打主意到严卿头上。

    若非他招惹了姐姐,楚容会更早找到他,这也是她一开始接近他的目的。

    然,一脸惺忪,恨不得长睡不起的楚开翰重重的给了她一击,想太多会错过太多,也会失去太多。

    严卿来了点兴趣,盘腿与楚容面对面坐好,道:“你且说来听听。”

    楚容摇头,道:“你跟我来。”

    说完也不理会他,一骨碌爬起来,跑进屋里,抓了一个布包匆匆而来,示意严卿跟上她。

    严卿挑眉,轻轻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朝着村里那处无人居住的小破屋走去。

    严卿脸色越来越沉,看楚容的眼神隐隐带了戒备。

    小破屋烧火的痕迹还在,零散的干柴到处都是。

    楚容一言不发,直接动手,一碗十天前浸泡得到的草木灰溶液,滤去渣子所得,一碗从家里带来的猪油,以及干透的鲜嫩花瓣和干透无水的花瓣干。

    严卿双手环胸,不明白她要干什么。

    却见楚容满头大汗的点了火,两个小锅子分别烧煮,猪油隔水加热,草木灰溶液直接加热,等到比不多的时候,将草木灰溶液倒入猪油当中,轻轻搅拌。

    严卿微微挑眉,隐隐明白这个小丫头想要干什么了。

    却在下一刻,看到小丫头拿了新鲜的花瓣捣成汁液,倾倒而去入,然后那些栗色的的溶液变成了有些浑浊的粉红色。

    严卿皱了眉,跨前一步,蹲在楚容身侧,甚至接过烧火的任务。

    大概过去三刻钟,液体出现了粘稠糊糊状。

    然后严卿看到楚容往里面倒了小杯的液体,鼻子动了动,发现是茉莉花香。

    紧接着是剪碎的花瓣干。

    一个木雕的月饼模子,浓浆倾倒而入。

    灭了火,楚容问道:“这是胰子改良的。”

    传统的胰子是用猪羊胰脏加油脂、草木灰熬制而成,尽管多次调整,但气味还是不好闻,洁净力却是强大无可比拟。

    严卿立刻明白了楚容的意思。

    制作胰子的方子一直握在某些人手上,高价卖出。

    楚容的意思便是借助他身后南城严氏的名头,借助他在三里镇众人一看就躲的纨绔之名,开一家铺子以及当门神镇守不受风雨摧残。

    前者,名声在外,人们愿意选择尝试,后者影响力大,地痞流氓不敢找茬,官府也会给予几分薄面。

    小丫头算计挺好!

    而且她的胰子较普通的胰子多了浓郁的花香之气,就像加了那小杯子的茉莉香气的水,整块胰子变得香喷喷,一些爱美的富家女人定然不会错过这种好东西。

    再者,成本似乎很低,毕竟草木灰随时可以弄一大堆。

    “我想知道你的打算。”脑子细细算了算,严卿问道。

    楚容戳了戳那即将成型的手工皂,微微得意,虽然颜色浑浊了些,但好歹带着魔力花香,不枉费她绞尽脑汁想了曾经看过的手工皂制作,能不能成她也没底。

    好歹成功了。

    “你也看到了,这东西做起来简单,成本又低,而且是消耗品,用一点少一点,前景十分可观。”想了想,楚容道:“我的计划是找个人合作,我占两成,对方八成,我提供方子,销售和制作我不参与。”

    严卿挑眉,示意楚容继续说下去。

    楚容道:“我敢在你面前动手,就不怕你学了去。”

    严卿笑了,小丫头并不蠢,的确,这制作过程一看就会,材料也很普通,然而,他却看上了那小杯子的茉莉花香水。

    剔透晶莹,却带着浓郁的花香,典雅大方,就像将所有的芬芳与精华糅杂其中,赋予花的精髓,叫人沉醉,不可自拔。

    只是用来做胰子,大材小用。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