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71章 跨越时空的他乡相遇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1章 跨越时空的他乡相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边,楚开墨探过脑袋,道:“我怕买好了叫大伯娘、奶他们起心思,所以只买了最便宜的布,娘亲裁剪了做成里衣穿吧,外面还是旧衣裳。”

    他就自私了,本该连同爷奶长辈的布一起买了,但只要想到爷奶对自己一家人的冷漠,他就难受,难受了就不想给他们买布做衣裳。

    孟氏笑道:“娘知道,辛苦四郎了。”

    楚开墨小脸红了红,随即继续扒着楚长河的裤腿继续说小玩具的事。

    楚容抚平一块布,道:“娘亲,给家人都裁一身新衣吧。”

    孟氏点头:“娘心里有数。”

    小辈穿新衣,长辈却穿旧衣,叫人知道了会戳脊梁骨,所以,她想好了,给孩子们做新衣,再给两位老人做,这样旁人的挑不出错来。

    至于他们两个大人,就算了吧,衣裳够多了的,还能穿几年。

    楚容一眼就看出孟氏的想法,家里并不是没有布,只是这布压箱底的,藏着以防万一,又或者该说,布料昂贵些许,留着给儿女们长大嫁娶所用。

    此为习惯。

    绷着脸,财大气粗的拍出一张银票:“娘亲,这银钱交给你保管,你不要担心我们家没钱,想要什么尽管买,然后缺银子了有我…咳,有我们!”

    这张银票是段白黎那张一百两打破之后剩下的,为了方便隐藏,楚容再次将它们换成银票,二十两两张,十两一张,然后些许小碎银子。

    孟氏脸色变了变,哪怕知道小丫头手里握着一笔巨款,真正看到了还是忍不住心尖颤抖。

    倒霉孩子!

    一百两银子怎么花的,就剩这么点!?

    压了压想要全部夺回了的冲动,道:“五丫你老实告诉娘,你手中还有多少银子?”

    楚容歪了歪脑袋,仔细一算,连同从叶燃城家中拿回来的十两多银子,刨去成本,一共是六两多,道:“这些银子都给娘亲,我手里还有二十三两!”

    孟氏手一抖,她手里藏了那么多年,也就是五十多两银子罢了,这孩子竟然有她的一半,而且还是交给她一部分。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赚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的愚蠢念头,笑道:“娘知道了,娘准备给你们一人裁一身新衣,加上爷奶,你觉得怎么样?”

    也许,小孩子真的可以当家,三岁的孩子,经历家中一系列变故,被逼着长大懂事也不是不可能。

    那么她愿意尝试着相信她,相信一个三岁的孩子。

    从这一刻起,只是三岁的楚容,在这个家里,终于拥有了说话权,摆脱了小孩子屁事不懂的包袱,成为家中决策者之一。

    然而,此时的楚容还不知道自己的地位发生了改变,点头道:“娘亲,长辈不可忽视,不能只顾着我们,一时间没被发现还好,一旦被发现,那么以大伯娘的性子,绝对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一个大不孝的帽子扣下来,那么我们就会更加艰难。娘亲要给爷奶裁衣,而且要裁一身相对好的,就棉布的吧,布料我来解决,娘亲好好照顾爹爹和小哥哥,也好好照顾自己。”

    长辈的力量有多大?

    根深蒂固的辈分压制,从几位老祖宗处便能窥探全部。

    这些人,无一不是得众多小辈敬爱,又敬又爱,哪怕他们年老了,或多或少带着难以言喻的陋习。

    想在这个家好好的活下去,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刘氏和老爷子。

    也正好趁这个时候将布偶做出来,积累了些许,再一次销售出去,此为一次性买卖。

    心中想法千千万万,楚容从来没觉得自己像这一刻这么的忙碌

    时间飞逝,很快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家里因为小姑父的到来买了肉,以砂锅炖煮得香香的,端上桌,惹得一帮子孩子嗷嗷叫唤,却只能尝一筷子,然后被刘氏强大的威风镇压了,拼命咽着口水,盯着隔壁男桌看。

    夜里,楚容咕噜咕噜只叫的肚子将她再也睡不下去,钻出温暖的被窝,唤醒了疲惫而睡得沉沉的楚云,道:“姐,姐,醒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楚云揉着惺忪的眼,带着浓浓的鼻音,一手将她拽回被窝里,拿被子包裹好,拍了拍道:“乖乖睡觉,别闹…明日那小子还来,我决定拿鸡粪砸他!”

    也许睡迷糊了,楚云竟然说出了这些话,叫楚容有些惊讶,要知道这位小姐姐一直温柔甜美,偶尔的小坏只让人觉得是孩子爱玩的天分。

    竟然要拿鸡粪砸他?

    楚容想笑,却是憋住了,这样也好,她还担心严卿神经的定亲方式叫小姐姐心里有阴影。

    打打闹闹其实挺好的。

    随即收了笑容,换上阴沉,既然订亲之后很难更改,那么就他好了,他日心有二心,就去死吧!

    小心扒开楚云的双手,再次爬出被窝,冷风钻入脖子,楚容缩了缩小身躯,抓了衣裳套在外面,这才急匆匆跑了出去。

    跑起来就不冷了。

    一阵冷风呼啸而过。

    楚容直奔大山,并且顺走了家里的一口经常用的小砂锅,那是给四叔楚长海开小灶用的。

    打着哈欠,擦去眼角的泪水,楚容瞪大眼睛盯着火堆上咕噜咕噜冒泡的鸡汤。

    白日那只兔子,终究还是换成了野鸡,去毛解剖,下锅煮汤。

    楚容边品尝鸡肉,边注意时间,直到天色蒙蒙亮,那些已经尽量小块的鸡肉才堪堪咬的动,叹息了一声,暗骂自己没用,楚容灭了火,小心拿了布将小砂锅缠起来,这才抱着小砂锅往家里跑。

    整个香山村已经醒来,白色烟雾袅袅婷婷,阵阵饭香叫人胃口大开。

    没有询问,孟氏只是看了楚容片刻,便拿了小碗,几个兄妹一人喝一点,留小半碗准备给楚长河和楚开霖伴着稀粥吃。

    “小妹,这肉真难吃。”楚开墨皱着眉,感觉牙齿都快崩了。

    然而,这话说完,小脸皱了起来,眉头更是苦涩非常,咧开嘴,一颗带血的门牙掉了。

    “哈哈!报应!看你还嫌弃!哼!”楚容得意了,看着缺了门牙的楚开墨哈哈大笑,五六岁的孩子已经开始换牙,而她,还在长牙。

    楚开墨要哭不哭,忐忑道:“大哥大哥,我牙掉了!”

    听说牙齿没处理好,一口会长一口难看的牙齿,比如牙齿长出唇口!

    楚开翰看了他一眼,埋头吃肉,模糊不清道:“我听到了,现在去扔掉牙齿,记住了,站直了身躯,一定要直直的,然后扔上爹娘那张大床顶上。”

    这种古老的大床是有遮顶的,上面用于放置东西。

    楚开墨严肃点头,因为他知道,站不直,扔歪了,以后的牙齿也会跟着长歪了,为了以后不长一口凌乱如狗啃的牙齿,楚开墨顾不得吃东西,径直走到床边,站得笔直,然后捏着牙齿扔了上去。

    楚云好笑得的看了楚开墨一眼,看他扔上去还站了好一会,似乎在确定牙齿有没有扔歪了,随即想到昨夜半睡半醒之间仿佛看到自家小妹,摸了摸楚容的脑袋,歉意道:“小妹昨夜是不是叫我了,我睡得太死了,还以为是做梦。”

    想吃肉想得做梦。

    楚容摇头,一本正经道:“姐,你做梦呢,我并没有叫你,真的。”

    那小模样叫楚云乐了,噗嗤一声笑了,道:“嗯,我知道了,我只是做梦。”

    没多久就听到刘氏习惯性的大叫,一家人急急忙忙吃掉鸡汤,丁点都不剩下,紧接着浓郁的药材苦涩气味取代了香喷喷的鸡汤味。

    之后便是各奔东西,各自忙碌。

    楚容还小,不到干家务的年纪,因此,顶着周氏吃人的眼神,昂首挺胸,大步离去。

    这一次,直接来到了夜燃城家里,麻烦了人家那么多次,总得有点表示,因此,楚容还带走了家里鸡窝里几颗刚下的蛋。

    至于身后刘氏的破口大骂,抱歉,她听不到。

    这并不是楚容第一次来夜燃城家里,坐落山脚下的石头屋子,是村里少有的富裕之家,楚容蹙了蹙眉,有些不明白,明明不受村里人欢迎,也极少与人交流,那么这间屋子是怎么的?

    摇了摇头,甩去莫名其妙的疑问,迈步而入。

    第一眼便看到那个叫人双腿打颤的男人。

    “战、战叔叔?”

    并不是他长得太过吓人,浓眉大眼,乍一看还以为是憨厚老实的农家汉子,但是那双眼睛锐利如猎鹰,盯着人看,仿佛一只可怕的野兽在衡量从哪里下口,叫人忘了他憨厚的外表。

    叫楚容双腿打颤,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脸,和那个带队的铁血教官一模一样,加上凶狠的眼神,一时间有种时空交错之感,隔着千百万年的时空,再次相会。

    然而,没有兴奋,没有高兴,有的只是畏惧。

    那个铁血教官可是经常惩罚她,原因是她老拖后腿!

    叶老爹正打量着这个叫自己儿子‘念念不忘’的小姑娘,却见她脸上畏惧的表情,不由得失望,果然他这一身杀气还是太过吓人,没有小孩子能够面不改色的面对。

    然而听到那声:战叔叔,叶老爹整个人僵了下,努力扯出还算和蔼的笑容,道:“小姑娘,你叫我什么?”

    楚容下意识松了一口气,只听这口气,就知道不会是那个可怕冷冰冰的教官。

    扬起小脸,笑道:“叶叔叔!我叫你叶叔叔啊,不对么?”

    叶老爹眼睛带着审视,很容易发现这孩子的变化,她将他当成某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她十分害怕的。

    不过,她不说,他也不会强迫,带着僵硬笑容朝她招了招手,道:“燃城说你今天会过来玩,来,叶叔叔带你进屋去。”

    楚容莞尔,突然觉得这叶叔叔有些好玩,不知道这幅模样看起来十分像拐卖孩子的坏人么?

    上前,小爪子往叶老爹宽大的手掌一搭,扬起笑脸,道:“谢谢叶叔叔!”

    叶老爹身躯更加僵硬了,手心浅浅的温度仿佛刺入了心扉,叫心口微微打颤,这是他第二次这么近距离对待一个孩子。

    刚硬的面容渐渐软化,唇角的笑容也褪去僵硬,摸了摸楚容的脑袋,道:“不用谢,我们家燃城这么大了,只有你一个朋友,还请小姑娘以后多多和他玩,好不好?”

    可怜天下父母心!

    夜燃城的确孤孤单单,身为父亲的叶老爹为了生活不得不经常奔走入山,一去多日,身边没有人陪伴,夜燃城是一个人缩在墙角长大的,直到后来习惯了一个人长大。

    楚容抬着头,轻轻点了点头,道:“叶叔叔放心,以前我不认识燃城,叫他一个人,现在我出现了,而燃城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话说得好听,究竟谁照顾谁,根本说不清楚。

    叶老爹被她逗笑了,抓着她的手却是紧了三分,道:“听说你想学认字,叶叔叔会一点,小姑娘要是愿意,可以来问叶叔叔。”

    顿了顿,低头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问道:“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楚容:“我叫楚容,爹娘叫我五丫,但是五丫不好听,我希望叶叔叔叫我容儿。”

    闻言微微一愣,紧接着叶老爹哈哈大笑,猛的一伸手将她抱起来,颠了颠重量,眸光微微闪动,道:“那就容儿吧,容儿,容儿可以随时来叶叔叔家中找燃城玩!”

    楚容吓了一跳,下意识尖叫了一声,紧紧抓着他的衣领,噗通的心很快安定下来,毕竟,长得再像,也不是她的教官战叔叔,而是叶叔叔。

    这时,夜燃城听到声音跑了出来,脸上红扑扑一片满是兴奋,一看楚容立刻大声喊道:“小不点快来!给你看老虎,好大好大的大老虎!”

    楚容眼睛发亮,老虎啊,纯野生的老虎:“叶叔叔快放我下去,我要看老虎!”

    叶老爹笑了笑,暗暗摇头,果然孩子爱玩是天性,轻轻将她放在地上,叮嘱道:“那老虎只是受了重伤,还没有死,野性难驯,容儿小心些不要太靠近明白么?”

    楚容听话点头:“叶叔叔放心吧,我知道的!”

    叶老爹拍了拍她的后背,示意她去玩,望着楚容的背影,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

    而楚容,小脸上也带着复杂的表情。

    【未完待续】

    ------题外话------

    感谢亲爱的【读天下】送的月票,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