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70章 记得爹爹木工不错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0章 记得爹爹木工不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竹箭穿过灰兔小腹,一箭射穿,肥硕的身躯一摊,一双眼睛突了出来,气息沉重,紧紧剩下一口气。

    楚容一把拎起兔耳朵,摆弄了下,小心将利箭取了出来。

    叶燃城抱着黄金榕走了过来,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你老实告诉我,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我保证!你…是不是某个绝世高手收的徒弟?”

    三岁的孩子拉动弓弦,怎么想都不可思议。

    楚容双眼闪过一丝笑意,随即收敛,严肃道:“我可以认真告诉你,我的确有个师傅,他叫杨过,英雄豪气天下知!”

    杨过么?

    叶燃城口中咀嚼着这个名字,心中赞叹:能教导出一个三岁弯弓射箭、身形快如疾风的徒弟,可不就是英雄豪气天下皆知么?

    楚容不打算在师傅两个字上多加纠缠,毕竟,她只需要一个师傅,需要给她身上奇怪的地方找来解释,不需要更多的麻烦,多说多错,不如少言,只留下一个叫人浮想联翩的名字就行了。

    捉了兔子,看到叶燃城腰间一圈猎物,压下了再将兔子塞给他的话语,抓在手上,有些艰难的行走。

    肥硕兔子,少说也有五斤,身板子小,拎起来费力得很。

    叶燃城似乎看不过去,扯下腰间一只野鸡,与她交换了下,就听楚容欠收拾的声音道:“我的兔子可肥大可重了,你休想拿这只瘦巴巴的野鸡来换!”

    “你!”叶燃城怒瞪,骂道:“不知好歹的小东西,我像那种人么?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坐实了这个说法,不就被冤枉了么?所以,这只兔子给我了,瘦巴巴的野鸡给你好了,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

    说完加快了步伐,略有些赌气的走得飞快,很快就和楚容拉开了距离,随即想到什么,回过头吼道:“你是没吃饭么?走快点!”

    楚容咧嘴一笑,突然觉得衣食难保的日子也不是那么难过了。

    身上负重太多,两人并没有闲逛多久,在楚容收走了一口袋大红色鲜艳的蔷薇花瓣之后,一起下了山。

    回了家,周氏仿佛闻到腥的猫,一下子冲了过来。抢走楚容的布口袋,好一阵翻找,口中道:“我都看到了,你一个人偷吃了东西,甚至还有一部分,你就不要藏了,不然告诉你奶,有你好受的!”

    楚容一脸‘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表情:“大伯娘,这里面都是花瓣,可好看了!”

    周氏自然也知道这里一口袋都是没用的花,狠狠瞪了楚容一眼,满意的看她瑟缩了下,这才凶巴巴的将花瓣扔在地上,洒落出来:“净弄些没用的东西回来占地方,还不滚去洗菜,只知道吃白食不干活,懒成这幅模样,将来嫁不出去只能给老鳏夫当媳妇!”

    望着撒了一地的花瓣,楚容眸光闪过一丝厉色,转瞬即逝。

    “还杵这干什么?滚滚滚!”心里烦躁,总觉得错过了好吃的肉,加之之前有恩怨,当即一把将楚容推倒在地,却换了一副屡教不改,生气的模样,叉着腰道:“不就是叫你洗两片菜叶子么,至于发脾气么?还摔东西,这般没教养!”

    不用想也知道突然变了嘴脸,一副恨铁不成钢教育她的周氏正做给旁人看。

    果然,小姑带着小姑父走了进来,第一眼就看到这一幕。

    小孩子不听劝,大人生气了,面带心疼也要教导孩子。

    楚容嗤笑,拍了拍双手,蹲着将花瓣小心收入布口袋中,嘴里嘀咕道:“奶说了,孙女不到五岁不用干活,怕长不高,我才三岁,大伯娘就要叫我去打水,现在说什么洗菜,大人还比不得孩子,竟然说谎,不乖要打屁股的…”

    胡说八道谁不会?

    你捏造我不听话,我也可以捏造你虐待幼童!

    庄南启皱了皱眉,身边羞红了脸的楚春燕狠狠瞪了一眼楚容,忙道:“你,你…家里孩子顽皮,尤其是五丫,打小就不听话,皮得跟猴子一样,也就我二哥能压制住她,可以我二哥病了,没人管着她,这才变成这幅野孩子的模样,不过家里爹娘正想法子治她呢,庄公子就当没看到,毕竟小孩子哪个不调皮捣蛋?”

    庄南启看了一下楚春燕,抿直了唇角,温声道:“她方才三岁。”

    三岁能干什么?怎么为自己辩解?

    怎么说都是大人对。

    迈开长腿,走到楚容身边,伸手将她抱了起来目光,触及脚上那露出来的趾头,微微拧眉,拍了拍她膝盖上的灰尘,轻声道:“可是摔疼了?”

    楚容摇头,弯腰去捡布口袋,抱在怀里,露出笑容道:“不疼,谢谢小姑父。”

    这个人不错,若是一直这么温文尔雅,那么她不介意和他交好,再次惋惜了好白菜被猪拱了。

    庄南启露出三分惊讶,轻轻抚摸她的脑袋:“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容儿才三岁,尽管放肆玩闹。”

    楚容抬头看他,小脸上一脸茫然。

    庄南启失笑,道:“我竟忘了你是个孩子,有些话还听不懂,罢了,我…小姑父什么都没说,容儿去玩儿吧。”

    楚容点点头,看了一眼面红耳赤的楚春燕,暗道一声好皮相,又看了一眼恨不得吃了她的周氏,眼中闪过丝丝恶意,转头就跑。

    目送楚容离开,庄南启才站了起来,余光瞥见地上零星的花瓣,心思一动,面上却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彬彬有礼:“嫂子有礼,南启叨扰了。”

    周氏憋得面红耳赤,手足无措,结巴道:“你你,你来了,小妹,你、快,快带庄秀才进屋去,我,我这就做饭,晌午,晌午留人家里吃饭。”

    一个读书人,斯文有礼,粗鲁惯了的周氏自然会觉得手脚不知道怎么放。

    楚春燕点头,乖巧的应道:“麻烦嫂子了,庄公子这边请。”

    郎才女貌,并肩而行,周氏笑着送两人离开,这才撑开被汗水浸透的手掌拼命的煽动,嘀咕道:“这些读书人可吓人…”

    另一边,楚容跑回了屋里,将口袋往木盆里一倒,减去一些不能用的坏花瓣,然后提了个桶走出去。

    来来回回几次,仔细将花瓣清洗干净,之后就是铺开,晾干水份。

    楚容累得满头大汗。

    午时饭菜较一样丰富了许多,但只是丰富到男桌哪里去了,小孩子和母亲同桌,嘴馋得不行,却被各自亲娘按住被亲奶怒瞪,艰辛得不行。

    楚容望着眼前的地瓜稀粥,澄净见底,咬了咬牙,忍着翻滚的胃,大口大口灌了下去。

    “饿不死的,家里有客人来也不知道注意点…”

    楚家最貌美的姑娘楚楚手执一方绣帕,轻轻抵唇,美眸带着不屑与嫌弃看着楚容。

    楚容:“……”

    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姑娘可不是顿顿吃地瓜稀粥,作为大家闺秀培养,楚楚姑娘衣裳穿得好,食物也吃得好,精致着养出来的好人儿。

    当然,这好,指的是普通农户的好,比不得大户人家。

    跳下了桌,楚容抱着大碗地瓜粥,抓了两个蒸熟的地瓜,绷着小脸颤颤巍巍走了出去。

    她去给爹娘和小哥哥送饭。

    一踏进门,就看着楚开霖鼓着眼睛,十分认真的在看书,楚容嘴角一扯,忍不住问道:“小哥哥,你看得懂那些字么?”

    楚开霖抬头,面色苍白,一本正经的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你看书?

    毛病!

    楚容无语,道:“别看了,先吃饭,一会儿我教你几个字。”

    将她看得懂的字教了再说。

    楚开霖露出了笑容,颓靡散去了很多,乖乖的等待楚容在他面前搭上一张桌子,这才开始吃饭,另一边,孟氏已经端了饭,伺候楚长河用饭。

    楚容抓了那本书看,越看,脸色越糟糕。

    一个识字的知识分子,跌入这个时空,瞬间变成半文盲,也是够了。

    “怎么样?你是不是也不认识?”楚开霖咬着筷子,满脸狐疑。

    楚容呵呵一笑,道:“怎么可能?你当我今天早上干嘛去了?不就是给你跑到人家书舍里偷听了么?看,这个字‘天’,这个字‘地’,整句话就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这本书书是《千字文》,你好好记住了,一天两句,明白了么?”

    楚容绝对不会承认,八个字当中,她只认识两个,剩下的都是猜的,因为这句话谁都会!

    楚开霖小脸满是惊讶,饭也不吃了,啧啧两声:“没想到小妹真的会,好厉害!书给我看看,这八个字长什么样子。”

    伸手一扒拉,将楚容扒了过去,埋头一看,只觉得这八个字长得好难记住。

    楚容微微得意,哪怕她变成了半文盲,也比一个纯文盲来得好。

    得意之际,也在想着怎么将所有的字认识,以免小哥哥问了陌生的字自己说不出来。

    然后想到了拼音,繁体字并不好记,感觉好多字长得都差不多,而她也不可能全部记住,那么只能自己设一本字典了,每认一个,便记下一个,日积月累,总能全部认识。

    视线无意瞥见自家爹娘正看着她,不由得浮现了几分心虚,道:“爹爹,是不是饭不好吃?”

    这种丝瓜稀粥,偶尔吃吃觉得浑身舒畅,吃多的却是想吐。

    楚长河摇摇头,道:“五丫辛苦了,饭很好吃。”

    变成废人的他有饭吃就不错了,没有资格嫌东嫌西,只是觉得对不起孩子。

    那副落寞的模样,叫楚容心口一颤,下意识开口道:“爹爹,我记得你木工很好?”

    话音落下,楚容眼睛亮了亮,想到现世那么多琳琅满目的木质工艺品,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

    “爹爹,爹爹,您要是觉得坐不住了,闲着无聊,可以琢磨一下木雕,你给我刻的小黄牛还在,可好看了!”

    工艺品不知道有没有,但是玩具一定不多,木头能做成的玩具可是多了去了,比如七巧板、比如拼图、比如积木等等很多很多的玩具!

    好玩是孩子的天性,只要价格不是很贵,相信父母很乐意掏银子。

    想到这些小东西,立刻又想到风靡全球、经久不衰的布偶,这些全都是一次性买卖,不怕遭人惦记,毕竟是一看就会的东西,图个新鲜,之后,买了的人拆开了看全都学会了。

    暂时压下了难得的小点子,楚容昂着脑袋,亮晶晶道:“爹爹还在养病,是不是觉得躺着骨头躺硬了?”

    楚长河被她的样子逗笑了,却是点头道:“嗯,爹爹骨头躺硬了,觉得很没有,只是全身提不起力气来,五丫有什么好法子?”

    楚容眨了眨眼,没力气可不一定能雕刻了,这下子可怎么办?

    不过,还是说出来了,也许这项手艺捡起来,能锻炼手劲呢?

    一脸天真道:“爹爹做得黄牛很好看,爹爹能不能做大公鸡啊?涂上红红的颜色,雄赳赳,威风凛凛的大公鸡一定很好看!”

    “啊!小妹说得多!爹爹,爹爹,你做几只大红色的公鸡,做几头黄牛,不大,小小的就行,我上次看到那户富人家就有这种东西,只是没有爹爹做得传神!”楚开墨抱着一个大包袱偷偷摸摸进来,一听到楚容的话立刻忘了自己的目的,脑子里满是白花花的银子再向他招手。

    扔了包袱,将楚容挤了开,扒着楚长河的裤腿,将自己看到的模样仔细说了出来,然后把自己喜欢的动物一一蹂躏,希望自家老爹给做出来。

    楚长河愣了下,黄牛这种东西谁都会做,因此倒不觉得自己的东西能挣银子,随即想着闲着也是闲着,他愿意满足孩子们有些想当然的天真想法。

    楚容撅了噘嘴,瞪了楚开墨一眼,然后去他带回来的包袱。

    入目是一块一块揉成一团,皱巴巴仿若腌酸菜的布。

    孟氏探了头,道:“你二哥倒是聪明,知道完整的拿回来惹是非。”

    是的,布都是整匹的,就算截取一段,那也是叠得整整齐齐、方方正正,然而,美美的样子拿回来,却会让周氏等人第一时间发现,并且抢了去,那时候可就说不清楚,还得搭上这些布。

    而皱巴巴卷成一坨,外面的包袱更是脏兮兮,周氏等人只会觉得捡了什么破烂回来。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