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67章 自学成才者多为勇者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7章 自学成才者多为勇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老二一家再次搬了回来,在刘氏逼着孟氏上交十两银子的第二天,楚长海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但刘氏再也没有开口讨要十两银子,却是更加卖力的指使楚云,并且展开教育。

    此时,晨雾微散,青草之上露珠晶莹剔透,楚家的一天又开始了。

    刘氏苦口婆心看着切菜拌猪食的楚云,道:“二丫啊,那严家公子已经使媒婆来了信,说先定亲,待你十五之后迎娶入门,这可是一门好亲事啊,多少人求都求不来,是奶费尽唇舌,才使得那小子担起责任,所以二丫,你可得记住了奶的好,旁的先且不说,你小姑姑很快就要出门子,你想个机会和严家小子说说,好歹添点妆是不是?这样你的脸上也有光啊。奶是不会害你的,你要听奶的话,知道了么?”

    “可不敢当那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没得到头来空欢喜一场,二丫,你听明白了么?”

    楚云咬着唇瓣,低着脑袋,哪怕知道自己下半辈子贴了那姓严的名字,真正知道了还是忍不住心尖颤抖。

    “你有带耳朵没有?奶和你说话呢。”刘氏本就不是有耐心的人,见这个孙女一副羞辱的模样,当下有些怒了:“你自己作出来了怪谁?没有你奶我拼命周旋,说破了嘴才逼得那严家公子点头认了这门亲,你以为你能得这份姻缘?简直做梦,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要么乖乖的,到了年岁出门子,要么闹,尽管闹,等你到了年纪,老娘立刻托了人将你送于那些鳏寡孤独残!”

    楚云面色一白,手中缺了口的菜刀差点砍在手上。

    刘氏瞪了她一眼,暗骂死丫头赔钱货,就知道装哑巴,道:“你也别怪奶凶狠,就是这么现实,记得找那严公子说说话,将你小姑姑的事办了。”

    她可是打听过了,那户姓严的在城里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随便漏掉银子,就足够他们一辈子的嚼用。

    这样的好人家便宜了二房这赔钱货。

    楚云低下了头,盯着案板上零碎的菜沫,刘氏以为她点头了,美滋滋的再次叮嘱了一番,这才拨走了大半切好的青菜沫,准备去喂养她的宝贝鸡们。

    这时,墙头传来一声古怪的声音,楚云下意识抬头看去,就看到那个害她害得极惨的坏小子正探着脑袋,笑容晏晏的盯着她看。

    羞恼至极,楚云低头寻找,随手抓了一节菜头,用力投掷而去,暗道:打死这小子,她就不要嫁了!

    嫁是什么她还不是很清楚,但她知道是离开家,离开亲人,所以,与她定亲依然是坏人,因为他会硬生生将她从父母身边带走。

    菜头准确砸在严卿脑门,他愣了下,抬手摸了摸瞬间肿起来的脑门,随即笑了,知道小媳妇儿在恼他,怨他,但那又如何?

    他并不后悔。

    用口型说了一句:我明天还来,叫你发泄火气。

    之后四下看了看,确定不会走人突然出现,这才取出一个不起眼的小包袱,朝着楚云扔了过去,见她瞪着眼凶巴巴的模样,忍不住笑得更欢,然后感觉到什么东西在拽他的裤子。

    面色微微一变,僵硬着对楚云笑了笑,然后一下子将脑袋缩了回去。

    楚云鼓着眼睛满脸怒气,随即又满脸委屈,这个人这么害她,还敢对她笑,没脸没皮,想到伤心处,小丫头开始抹眼泪,抽着鼻子,咬牙切齿捡起来那包袱,本打算扔出去,犹豫了下,轻轻将它打开。

    两朵小红花,两朵珠花,以及她很想要却因为太贵没舍得下手的一团红线。

    秉着不要白不要的原则,楚云将之卷吧卷吧塞入怀中,擦去眼泪,端了切好的菜去拌猪食。

    墙的另一边,楚容一大早爬起来,屁颠屁颠提着篮子,哼着小曲儿,一蹦一跳,踏着晨雾去了隔壁袁奶奶家,感谢袁爷爷给她做的模子。

    谁知,刚回来就看到墙头上鬼鬼祟祟的人,当即认出那是严卿,撸了袖子,楚容四下看了看,没人。

    没人就好。

    害得她姐以泪洗面那么可怜巴巴,自然得收拾一顿!

    试了试高度,不够,自己太矮了没发现抓住严卿,咬了咬牙,后退了一段距离,之后助跑,猛然一跳,两只小手刚刚好抓住严卿大腿上的衣服,小身躯挂在墙上,两只小脚晃了晃,已经离开了地面。

    “你这不知羞耻的女人!”严卿怒了,脸色涨红,自己现在可是小丫头的姐夫,一个小姨妹拽姐夫的裤子是几个意思?

    楚容也没想那么多,这小子害得姐姐伤心难过痛哭流涕,那么他也别想好过!

    小手掐了一块肉,用力一拧,恶狠狠道:“疼么,我姐姐也疼!”

    严卿疼得五官扭曲,用力拨打楚容的手,随即听到她的话,愣了下,怒道:“谁欺负小百合了?告诉我,我砍了他去!”

    楚容:“……呵呵!”

    更加用力,三百六十五度旋转扭曲。

    严卿面容狰狞,终于绷不住,从墙头掉了下去。

    楚容反应快,撒丫子就跑,免去当人肉垫的悲剧。

    严卿四脚朝天躺在墙角,一只手拼了命揉搓那处被掐的肉,简直…疼得无法呼吸:“死丫头!”

    楚容跑过来,一脚踩了上去,警告道:“再叫我看到你出现在我家墙头,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半点顾忌也没有,万一被让人看见了,她姐更是难受了。

    随即想到什么,补充道:“脱你裤子,看你怎么从这里回去!”

    羞辱,毫不掩饰的羞辱!

    严卿不甘,小脸通红,过了十五年,从来没受到这种侮辱,这个死丫头怎么敢?

    倔强的不肯说话,只是用他愤怒的眼睛瞪着楚容。

    “再瞪就把你眼睛挖掉!”楚容挥舞着拳头威胁道。

    严卿默默的收回视线:“……”

    好凶残的小姨妹。

    楚容一看他的怂样就犯堵,也不知道这个死小子藏着什么阴谋诡计,竟然敢大清早爬他们家的墙,简直侮辱了他家的墙!

    “赶紧滚,叫人知道你来了,我姐还做不做人了!”楚容踢了他一脚,又觉得不解恨,重重再踢了一脚。

    严卿恨恨的瞪着楚容,一个三岁的小丫头,他一只手就能捏死,可是不行啊,她是小百合的妹妹,下不去手。

    坚决不承认自己打不过三岁的孩子。

    严卿爬起来,一把抹去脸上的表情,道:“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叫小百合不搭理你!”

    那时候本公子揍不死你!

    揍不死、揍不死本公子花钱请人!

    高昂脑袋,严卿深深看了楚容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不行啊,一个大男人打不过一个三岁小丫头,说出去丢死人,还是请两个老师学学吧,至少,至少不要叫小百合看不起他。

    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望着严卿的渐渐消失在浓雾之中的背影,楚容懊恼的捧着脑袋蹲下,小脸煞白傻白:“怎么会这样?一日一日的变化,叫人怎么确定未来?”

    没错,动用了能力,楚容看到了严卿的未来。

    他的未来有楚云的参与,只是楚云并不开心,高墙绿瓦,奴仆成群,但楚云只是个农女,没见过世面,纵然有严卿相互,也是活得战战兢兢,更是在严卿纳色之后,失去了所有支撑,身子骨撑不住,终于在一个寒冬萧瑟的夜里孤零零走了。

    楚容想哭,这一家子究竟怎么回事?

    昨天看楚云还是一生无大起波澜,不算富裕,也不是贫穷,顺遂了一辈子。

    因为最终楚云嫁了个普通农家汉子!

    怎么过了一夜,农家汉子变成了南城严氏严卿了?

    卧槽!

    这日子没法过了!

    过度的使用力量,楚容头晕目眩,蹲在地上半天不想起来,然后腿麻了,楚容干脆往地上一坐,长吁短叹的。

    ……

    “爹爹,我的病什么时候好,我想出去玩。”楚开霖隐隐觉得不对了,他是年纪不大,不代表他不会看人的情绪,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也许看不出来,但是每一次…他不是傻子!

    心里隐隐害怕,楚开霖便开始闹,闹着要出去,闹着要找大哥。

    长兄,在他心中就是一座大山,与与父亲不一样,大哥会打他骂他,也会站出来为了他和别人大打出手,有大哥在,天塌了也不怕!

    “别闹!”楚开翰捏了拳头,口气微微颤抖,几天的功夫,他已经黑了一圈,又瘦了一圈。

    楚开霖开始哭:“大哥,我是不是要死了?大哥你告诉我!”

    楚开翰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会死吧?可是的确不会死,好好养着不会有事。说不会死?可是不会死为什么不能出去玩?

    小孩子就是讨厌,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

    “大哥,让我来。”楚容阴沉着脸走了进来,小脸煞白煞白,仔细看一眼楚开翰,小脸又白了三分,并且面带无力。

    还是变了,楚开翰的未来也改变了,叫人琢磨不透,究竟为什么会这样,难不成她的能力失去了准确性?

    楚容想不明白,脑袋都快打结了,小脸绷得越加严肃。

    楚开翰看着她,道:“你怎么了,谁招惹你了?”

    瞧瞧这脸臭的。

    楚容摇头,看向苦哈哈还在哭泣的楚开霖,想了想,果断甩去脚上的鞋子,哼哧哼哧的爬了上去,小手环胸,认真的盯着他看。

    楚开霖渐渐止了哭泣,望着莫名其妙盯着他看的楚容,弱弱道:“你,小妹、你干什么这么看着我?”

    随即想到自己似乎要死了,小心肝那个颤抖啊,瘪着小嘴,哇的一声又哭了,边哭边嚎:“小妹,你三哥就要死了,再也不能陪你玩了,你要乖乖听话,不许调皮捣蛋,知道么?”

    楚容:“……”

    “怎么?三哥的话你不听么?信不信我揍你!?”楚开霖正难过了,他觉得一定是自己就要死了,小妹才不听话的,悲从心起,哭嚎得更加大声:“小妹坏坏!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楚容:“……呵呵!”

    扭头,看着有些难过的大哥,叹了一口气,小手抓住楚开霖,道:“小哥哥,谁告诉你你要死了?简直胡说八道,你听我的,我说你会好的你就一定会到的!”

    楚开霖止了哭,打着嗝,将信将疑道:“真的么?我不会死?”

    楚容重重点头,一脸严肃,道:“你要相信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小哥哥还要上学堂念书,将来考状元上金銮殿面见圣上!”

    楚开霖不哭了,露出一脸‘你是傻子么’的表情,不解道:“我、我念什么书啊,我连出去都不行,怎么上学堂念书?”

    就连楚开翰也是一脸‘你怎么了’的表情看着楚容。

    楚容面不改色,自怀中取出皱巴巴的书,道:“呐,这是我从城里淘回来的,就几个铜板,小哥哥没事就看看,当小人书看也行。”

    楚开霖茫然:“什么是小人书?”

    双手却是接过那本书,心疼的放在腿上小心抚平,书籍啊,在他眼中那就是珍贵的东西,怎么就当成酸菜揉成这般皱了呢?

    面带不悦,瞪着楚容:“这么不爱惜书,小妹该打!”

    楚容扯了扯嘴角,道:“这书本来就是这鬼模样,真的,你仔细看我,我像是在说谎么?”

    楚开翰却是面带审视,上上下下看着楚容,小丫头想什么鬼主意呢。

    楚容的确有些想法,认真的看着楚开霖道:“小哥哥,你这病需要静养,养个两三年就好了,但是我知道两三年对你还说太长了,所以给你找来了书,叫你在床上静养的时候可以打发时间。”

    楚开霖瘪嘴,道:“小妹明知道我不认识字,字也不认识我,拿书来有什么用?”

    翻白眼,楚容道:“不会可以学啊,小哥哥不想像四叔和大堂哥一样,走路都叫人觉得好看、威风凛凛么?”

    楚开霖歪着脑袋,认真的将自己走路威风凛凛,来往的叔伯兄弟姐妹都面带崇拜的看着他,小声的说着他的好话,想想就好激动!

    随即小脸一跨,耷拉着脑袋道:“怎么学?谁来教我认字啊?”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