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65章 自古财帛动人心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5章 自古财帛动人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容等人心事重重的回家,迎接他们的是同样心事重重的家人。

    楚开墨直接嗷了一嗓子,扑在楚开翰腿上,抱着哇哇大哭:“大哥,你不是最能耐了么,你怎么不打死那死人?我姐,我姐是不是被吓到了?哇呜呜,那小子我不会放过他!”

    楚开翰脸色红了红,带上不甘之色,没有推脱,的确是他没用,没有保护好妹妹。

    叶燃城走了过来,一把将他拎走,虎着脸道:“你的大哥已经尽力了,那人年纪那么大,力气那么大,你大哥都被打了,你就不要在数落他了,他难受着呢。”

    愣了一下,楚开墨面带愧疚,低下头,绞着手指道:“对不起大哥,我错了,我嘴巴没把门,大哥不要听我胡言乱语。”

    楚开翰勉强笑了笑,却有些苦涩。

    逆境使人成长,逼迫着不得不成长。

    楚容犹豫了下,上前抱着孟氏的腿,小心问道:“娘亲,我姐她该怎么办?”

    她想知道孟氏的态度。

    孟氏叹了一口气,拨开楚容,从楚开翰后背将楚云抱了下来,扬手就是一巴掌:“死丫头,小聪明不少,怎么现在被人诬陷了却只能受着?真是没用!”

    身体痛疼叫楚云悠悠醒来,望着孟氏茫然了片刻,然后哭了,哭的撕心裂肺:“娘亲,我、我根本不认识那人,那人为什么要欺负我…娘亲我害怕…”

    孟氏无奈一叹,抱紧了她,才发现她的大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瘦成了一把骨头,眼泪立刻就掉了下来,埋头痛哭。

    楚容不满,果然是个孩子说的话大人不愿意搭理。

    就在这时候,隔壁老宅子的人却是匆匆而来,以刘氏为首,周氏随后,就连小姑姑都来了。

    周氏满脸堆笑:“呦,都回来了呀?那可正好,这屋子怎么住人?快点搬回家去吧,爹娘可想你们了。”

    刘氏不开口,只是打量了三间破屋子,很快,目光落在楚开墨刚刚让人送过来,还来不及安置的炉子上。

    紧接着又落在楚容等人刚刚带回来的篮子上。

    楚开翰等人满脸戒备,下意识站成一排,将孟氏和楚云挡在后面,小脸绷得紧紧的。

    楚容同样满脸戒备,小心翼翼将布包塞给叶燃城,并且眼角抽搐一般拼命给他使眼色。

    叶燃城会意,轻轻点头,轻咳了一声,道:“婶子,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家了?”

    孟氏僵硬着嘴角,点头道:“燃城,那婶子就不留你了,你得了空过来玩。”

    “谢谢婶子招待,燃城会再来叨唠的。”叶燃城笑了笑,随即背着布包就要离开。

    刚走两步,却被小姑楚春燕拦住了:“站住,把我家的东西留下来!”

    叶燃城愣了下,随即微微一笑:“你是小不点的姑姑还是堂姐?但姑姑还是堂姐可能弄错了,这包袱是我的,里面装了几件衣裳,姑姑还是堂姐确定要看?”

    楚春燕面色一红,直接往刘氏后背躲去,羞赧道:“呸,没脸没皮,胡说八道!谁、谁要看你的衣裳?”

    男人的衣物是能随便看的么?

    哪怕叶燃城只是个十岁的孩子,那也是个男的。

    刘氏老母鸡护崽子一样挡在楚春燕面前,面带怒气的瞪着叶燃城道:“把包袱留下,这东西一看就是我们家的,你一个到别人家玩耍的孩子,可没拿别人东西的道理,还有,十岁了,可不是小屁孩子,不务正业就知道到处瞎胡闹,将来没多大出息,没得带坏了我们家的孩子,以后不要在来我们家!”

    楚容昂着头,满脸不赞同:“奶,燃城是我请回家玩的,谢谢他帮我捡干柴,他可厉害了,一支木材过去,咻的一声,一只兔子就死了!”

    刘氏似乎愣了一下,随即道:“你说咻的一下,兔子就死了?”那他们家是不是以后都能吃到肉?那么这叫什么城的的确不能赶走。

    楚容笑了出来,重重点头道:“对,没错,燃城超级厉害,就那么一搭弓箭,咻的一声,杀死了一只大肥兔子,他还杀过老虎呢,可厉害了厉害了!”不怕死就招惹他,虎都敢杀何况人?

    刘氏果然骇了一下,拖着身后的楚春燕退开了好几步,老太太脸上微微发白,道:“你,你走,我们家的事和你没关系,快走,以后也不要来了!”

    楚容暗笑。

    周氏一急:“娘,那包袱一看就是我们家的,怎么能让他带走?我刚才还听到铜板磕碰声了,可多可多铜板了!”

    叶燃城虎着脸,学着他爹一边的嘴角勾起,双手环胸,眼睛微微眯起,道:“这位大婶是什么意思?我拿了你们家的银子?你脑子没被门挤着吧?那可是银子?我婶子家正是缺少的时候,会送给我?”

    周氏吓了一跳,拍着胸脯梗着脖子,道:“为什么不会?你们是一伙的!拿走了还可以拿回来!我亲眼看到你们在城里卖月饼,赚了不少银子,装得就是这个布口袋!”

    叶燃城怔了怔,下意识扭头去看楚容,眼神里写满了:怎么办?

    “燃城,你还是说实话的,好孩子是不能说谎的!”楚容严肃着脸凝视叶燃城。

    叶燃城一脸懵逼:“……”嘛意思?

    楚容微微一叹,摇头晃脑道:“大伯娘你是不知道,叶叔叔就要回家了,说是打老虎去了,我说不相信,燃城就带我去看老虎的皮,可大可大了,还能闻到血腥呢,仿佛看到一只活生生的大老虎!”

    叶燃城重重点头,哪怕他不知道小不点是个什么意思。

    楚开翰却是看出来了,接话道:“就是这虎皮,现在在燃城背上呢,要不是叶叔叔看得紧,说什么谁动了他虎皮,他就找谁拼命,燃城都像卖了它,毕竟虎皮值钱啊。”

    “虎皮?那可是值钱了!”周氏一激动,面色微微涨红,火辣辣的视线盯着那包袱不放。

    刘氏却是知道,他们口中的叶叔叔正是村里那猎户,听说打猎技术很好,每一次都是满载而归。

    “娘,娘,虎皮啊,虎皮做成袄子压箱底,一定很有面子,方圆百里的姑娘都比不上我,娘,我想要…”楚春燕眼睛亮亮。

    刘氏却是咬牙拒绝,道:“那户人家凶狠着呢,你没听小崽子说‘谁动他虎皮就找谁拼命’么?你娘我这幅老骨头可经不起拆!”

    楚春燕一脸失望,随即恨恨的瞪着楚容,要不是这小东西,她怎么会刚看到希望就熄灭?

    周氏也想要虎皮,却更害怕叶老爹,毕竟那可是猎户,手染鲜血,还是通缉犯,说不定会因为恼怒而动手杀人!

    “娘,您不是要将二哥一家搬回去么?不相干的人赶走了就是,可别耽误了时辰,爹还等着呢。”楚老三楚长湖小声开口道。

    刘氏虎躯一震,猛然一拍额头,是了,她的目的可是一颗摇钱树,忙露出自认为和蔼可亲的笑容:“孟氏啊,娘看着,你们养伤也够了,就搬回去了,屋子还给你们留着呢,有什么事一家人在一起也好搭把手,你说是不是?”

    孟氏犹豫了下,最终还是点了头,且不说同不同意已经不是她说的算了,毕竟是长辈,说的话只能听从,就说这屋子实在太破,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么?到时候一家人才是最艰难的时候!

    “谢谢娘,我们搬回去。”

    楚开翰、楚开墨、楚云、楚容,四个孩子面面相觑,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小算盘,打得啪啪直响,这个冬季也许比以往难一些,但绝对不会太难。

    只是孟氏始终将他们当成孩子,纵然心有小聪明,孩子就是孩子,不长大,永远顶不起一个家。

    最终,一家人还是被搬了回去,还是原来的屋子,多了几分温暖,却也多了一丝沉重。

    “既然都是一家人,那么娘就不说两家话,这不是今天中秋么?你嫂子看见几个孩子在街上卖月饼么,而且卖得不错,我们家从来不会打孩子自己赚的钱的主意,但本钱得拿回来吧?孟氏你也别否认,孩子那么小,身上能有几个银子?一定是你给的,娘也不要多,就随便给个十两银子,老二还要吃药吃饭,这还得娘来张罗啊。”

    一家人刚刚安顿,刘氏就走了进来,仿佛说心里话一样慈祥和蔼,说出来的话却叫孟氏去遭雷劈。

    懵了半天,孟氏才找回声音:“娘,孩子们的月饼完全是他们自己做的,我最多就帮忙看看炉子,还有那本钱…”

    本钱哪来的,孟氏还真没想过,这会儿一想,想来就是云儿作绣帕攒下来的银子,多的可能没有,二两三两还是能够拿出来的。

    “那本钱是云儿刺绣攒下来的,娘,您看…”

    刘氏面不改色,继续道:“你不要推脱了,这些年下来,你卖的绣品是有上交,但娘也知道你留着一部分,这会给孩子们弄什么月饼瞎胡闹的,娘也不说什么,毕竟是你的银子,但是,娘得顾着这个家啊,没道理兄弟几个养着你们一家人吧?说不过去。你看看,拿个十两银子,娘也好在他们面前说话是不是?”

    若非看到几个小崽子会赚银子,她才不会同意海儿把老二一家接回来,没得看了闹心!

    但海儿说了,那几个孩子素来有点聪明,大钱不敢指望,平日里能帮忙赚点小钱,而且翻了年就多了两个孙子了,家里需要的钱财只会多不会少,地里庄稼可是离不得人啊,那几个小崽子能挣银子,还能干活,一举两得。

    孟氏苦着脸,舌头都僵硬了,道:“娘,我要是能拿出十两银子,就不会在那屋子里呆那么多天了!”

    口气有些冲,却是事实。

    楚长河倒了,楚开霖倒了,看病要钱,买药要钱,弄点小碎米粥也要钱,你的银子精打细算,半分不敢多加挪用,更不用说修缮房屋了,自然也不会拿出来给几个孩子败祸。

    刘氏不满,只觉得这女人不知好歹,给脸不要脸。

    扔下一句‘你自己想想,我一会儿再来’,然后果断走了,走之前,将一篮子提走,里面装着准备留给自家享用的月饼。

    孟氏叹了一口气,转身看着几个规规矩矩站在排的孩子,道:“你们过来。”

    四个人如同蚂蚱一样连成串,齐齐在孟氏前站定。

    “看到了么?这就是你们奶,看上你们能够赚银子才将我们接回来,但你们奶一句话说得不错,一家人在一起,有点事能搭把手,哪怕心有不甘不愿也得出手。”

    楚容昂头道:“娘亲,能不能不要把我们当孩子?”

    孟氏微愕,道:“可你们就是孩子啊。”

    “孩子也会长大,我们只是比别人长得快而已,一家人不该有说有量的么?我们的想法不一定比大人差,不能因为我们是孩子就完全否决,娘亲你说对不对?”楚容据理力争,年纪小个子小,一直叫她说的话没人愿意搭理。

    孟氏奇怪的看了楚容半天,随即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暗暗心疼,这些孩子,在她不知不觉已经长大了么?

    “我知道娘亲担心我们一家人没有爹爹挣钱了活不下去,但我们有手有脚啊,小孩子也能挣钱的,娘亲你看到了么?”楚容抓下孟氏的手,小脸严肃。

    有些话必须说开了,为了这个家以后的美好生活,为了自己不再偷偷摸摸。

    孟氏缄默。

    她看到了,就是因为小孩子能挣银子,才叫老太太惦记了,自古财帛动人心,没有哪个人会不喜欢银子。

    但她潜意识里将孩子当成需要保护的对象,叫他们在父母的护佑之下平安长大,可以有小聪明,那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挣银子…

    城里可不是小村庄能比的,什么人都有,鱼龙混杂,那么小的孩子能干什么?再机灵也有犯糊涂的时候。

    楚开翰突然开口道:“娘亲,我十岁了,我能挣银子。”弟弟妹妹就留在家里好了。

    楚开墨红着脸,小手一摊,一个精致的荷包出现在手掌上:“娘亲,我也能挣银子,你看,这是一个富贵夫人打赏我的。”

    楚容看了那荷包一眼,鼓鼓的,份量似乎不轻,眉心一跳,只觉得事情没完。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