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64章 此生目标多了一个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4章 此生目标多了一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云整个人愣住了,傻乎乎看着面带着急的严卿,半晌才点着自己的鼻尖问道:“小百合?你说我?”

    四周的安静因为这句话重新活了过来。

    “对,就是你,你就是我的小百合。”严卿小脸泛红,眼睛亮亮的看着楚云。

    楚容看不下去,果断一拳头打了出去:“小百合你妹!胡说八道!小王八羔子!”

    奈何人矮,只能打在他腿上,恼羞成怒,果断抱着那条腿一阵捶打撕咬!

    女子的名声是能随便污蔑的么?那可是名声和命一样,当着大街上众多人的面上说这种话,叫楚云以后该怎么办?一个八岁的小丫头竟然这般不知羞耻的勾搭男人,唾沫星子就能将她淹死了!

    这不是逼死人么?

    楚容怒极,手脚并用还用上了嘴,凶狠得想要将他活剥了一样。

    楚开翰也收敛了和气生财的想法,随手抓了一个空篮子往他头上砸去,怒道:“闭上你的狗嘴!”

    叶燃城犹豫了下,转身看一眼面色突然之间惨白无比、整个人摇摇欲坠、可怜得仿佛随时要晕倒的楚云,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扶她坐下,轻声道:“不要怕,是非曲直自在人心,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楚云摇头,泪珠子随着甩动飞了出去,小身躯颤抖着,最后竟是抱着怀里的布包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叶燃城一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楚容喘着粗气,道:“大哥,姐哭了,你揍死这王八羔子!”

    然后急匆匆退了出来,小跑着冲向楚云,果断抓了布包塞给叶燃城,自己取而代之,钻进她怀里,道:“姐,姐,姐,不哭不哭,打死那个脑子被驴踢了的死小子!”

    叶燃城:“……”小不点还真是凶残!

    那边被殴打得差点断气的严卿脑子终于接上了线,懊恼非常,身体被只会蛮力打人的楚开翰打得疼痛不已,又着急去安慰他的小百合,竟是突然反手,一把掐住楚开翰的胳膊,扭至身后,紧接着抬脚一勾,将之绊倒了按在地上。

    略带讨好道:“大哥,大哥别打了,都是自家人,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你住口!谁是你大哥,谁和你是自家人,再胡说八道,我…”楚开翰气得全身颤抖,双眼微微发红,暗恨没用的自己保护不了妹妹,真是该死。

    “你又打不过我…”严卿嘴欠的来了一句。

    把楚开翰气得拼命挣扎,学着楚容,手用不上,脚踢不到,那就用咬的,咬死这王八羔子!

    严卿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被纠缠得有些恼火,严卿扯下了腰间的腰带,两三下缠住了楚开翰的双手,这才急匆匆跑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楚云。

    半路又被叶燃城也拦住了,二话不说,将之撂倒。

    出身不俗,哪怕从小只是个小废物,耳濡目染也学会了几招,对付一些只会泥里滚爬的粗鲁小子绰绰有余。

    叶燃城趴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却记得死死抓着布口袋:“……”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小百合,小百合,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不是坏人,真的,你要相信我,不要哭了好不好?你哭得我心都碎了。”严卿面色通红,想拉拉小手,又怕被她甩开,更不敢太靠近,只能傻乎乎的站着,面色又红又着急。

    楚容好不容易将楚云逗笑,却突然感觉到她再次紧绷身躯,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了,麻利扬手,手掌成刀,重重敲打她的脖子,将之打晕了。

    “你干什么?你怎么这么恶毒!?”严卿炸毛了,一个箭步上去,拎起楚容往旁边一扔,小心翼翼抱住楚云。

    楚容踉跄了两步堪堪站稳,扭头看一眼被打倒在地的楚开翰和叶燃城,再看一眼逐渐围过来看热闹的行人,小脸气得通红。

    尤其是听到路人指指点点,楚容果断憋不住,扑倒严卿,一阵拳打脚踢,看起来是凌乱无章的打,只有严卿知道,小丫头打得极狠,每一下都像打在骨头上一样。

    “你小子什么意思我不管,但你敢欺负我姐姐,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光天化日我不敢动手,小心了,夜黑风高,死个人也没人知道!”楚容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个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严卿脊背一寒,只觉得这个长得略精致可爱的孩子空前的可怕,忙道:“我、我不会伤害她,我只是,一见钟情了行不行,我会负责的!”

    楚容冷笑:“负责?你一个被赶出门的废物有什么能力负责?还是你觉得推动大街的舆论就能逼得我姐姐非你不嫁?娘的,只要你死了,这件事就会随之覆灭,我姐姐,我随时可以带着家人换个地方居住,从新来过!”

    没错,楚容看在眼里,严卿这厮就是打着女子贞洁重如命,才在大街上胡言乱语,斩断楚云所有退路,只有他一个选择!

    凭什么?

    严卿恼怒,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尤其是一个贱民,然而,听到后面的话,严卿脸色沉了下来,带着深究的注视她:“你自己想出来的?”

    没有被揭穿的尴尬,也没有愤怒,就这么冷静而深沉的看着楚容。

    楚容暗道不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是废物的落魄子竟然深藏不露,果然大家族的人都不是吃素的。

    那双眼睛,只有染了血的人才会有,冰冷与杀戮并重。

    没得到回答,严卿也不觉得意外,这个只有三岁的小丫头第一眼就觉得有猫腻,然而,他的确看上了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只能认命。

    继续道:“我说过不会伤害她,我心悦她…”

    啪!

    小小的手打在脸上,止住了他想要说下去的话,楚容不可思议的跳了起来,又怕别人听到,而再次蹲下身躯,道:“心悦?你脑子有病吧?我姐多大你多大?老牛吃嫩草也不怕噎死!何况你这人一看就是贵人,我姐人小卑微,只是个小农女,高攀不起!”

    严卿盘腿坐了起来,顺手将楚容拎着坐下,然后才将一旁倒在地上的楚云抓起来抱入怀中,在楚容炸毛跟他抢人前猛地怒吼道:“看什么看?都给本公子滚!否则,本公子吃掉整条街!”

    纨绔气息一览无余,吓得那些路人作鸟兽四散,远远走来的衙役官差都止了步伐,询问的看向他们的头儿,最终选择退去。

    于是,繁华的大街上出现奇怪的一幕:行走的人来去匆匆,半点不敢逗留,地上躺着两个人,一个被绑着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一个死尸一样横着不动。

    然后是一大一小两个孩子面对面而坐,一个小脸阴沉,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另一个面带恶劣的回视,怀中抱着一个小姑娘,宽大袖口遮挡了她的脸庞。

    严卿略心虚道:“我年纪是有点大,但也就十五岁而已,其实也不算大,我爹那么大年纪不也娶了二八年华的小姑娘么?年纪不算什么…”

    楚容咬牙切齿:“我姐才八岁不到!”

    只有那些身体有毛病的女子才会嫁比她们年纪大很多的男子,毕竟,没毛病为什么不嫁青春正好的少年?当然,这是农家人的心思。

    有钱人、富贵官人自然不可一概而论,但他们只是农人!

    轻咳一声,严卿厚着脸皮道:“不就差了七岁么,七岁不算多!而且,而且本公子风度翩翩,钱财无数,前途一片大好,嫁给我当娘子,没人敢说什么!”

    楚容冷哼:“风度翩翩的丧家犬,钱财无数的浪荡子,三两银子都拿不出来的前途大好!”

    最重要的却是有钱人是非多,严卿出身南城严氏,世代出猛将,多年势力积攒,财力扩充,俨然是一方土皇帝。

    身为唯一嫡系的严卿自然不甘心放弃这块大肉,争夺在所难免,偏偏他只是个废物,不管原因何在,此为不争的事实,跟着他只会风雨飘摇,随时面临追杀。

    楚云心思单纯,从小接受的教育便是相夫教子,一个安定的农家才是她的归宿。

    “咳!”严卿绷不住了,脸上纨绔不化的笑容被尴尬取代,道:“银子我有,你要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但,能不能不要打扰我们?”

    有些人一眼便是一辈子,明明那么小的丫头,乳臭未干,毛事不懂,却轻而易举走进他的心里,安家落户,填补得满满当当,不留缝隙。

    于是,他此生的目标多了一个。

    保证道:“本公子的人,自然有能力护住。”

    楚容哼了一声没再说话,这个世界对女人实在太不公平,就凭严卿这么当街一闹,楚云这辈子就贴上了他的标签,否则就是不贞,就是沉塘。

    除非真的搬家,换个环境。

    但楚云小小的心灵已经收到了重创,永远不可能愈合,甚至会…抑郁成疾。

    而她的话根本没人会听,哪怕最疼她的父亲楚长河也不会,年纪小,又是女儿身,没有哪个大人愿意接纳她的话,最多只是听一听罢了。

    所以,她将自己暴露在严卿面前,目的是叫他忌惮她,也试探他的底细,若是真废物,杀了又何妨?

    在她眼中,亲人可比什么都不是的陌生人重要多了,纵然双手染血又有何惧!

    ……

    楚开翰背着楚云满头大汗的行走在回家的路上,叶燃城提着篮子和楚容走在后面,谁也没有开口。

    月饼全部卖掉,却因为严卿的事没人有好心情。

    另一边,三间小破屋里的大大小小同样没有好心情,街上的事很快被传了回来,毕竟今天是大日子,村里人赶集的更多了,那么劲爆的事,自然不会错过。

    然后整个村子都知道了,小小年纪、看起来乖巧懂事的楚云竟然早早的勾引了男人。

    楚开墨兴冲冲带人送了炉子回来,听了这话,炉子也不要了,当场和那些传唱莫名其妙话语的熊孩子打了一架,却因为对方人多,反被揍了一顿,全身泥泞的哭着回家。

    孟氏心里难受,又恨又气,恨那些胡说八道的人,气楚云不争气,含泪替楚开墨洗去一身泥巴,道:“你姐终究是个女子,如今出了这种事,只能定下亲事,但愿那孩子好好待她。”

    楚开墨生气了,外人怎么说是外人的事,怎么自家亲娘也是这样,那人明显就是坏人,竟然要将姐姐嫁过去?开玩笑的么?

    “娘亲!可是娘亲,我姐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么?一辈子去得最远就是布庄了,而且每次都有人陪着去,怎么勾引男人?”

    “闭嘴!”楚长河吼了一声,猛的一阵天昏地暗,差点晕倒,道:“你出去,不要就在这里!”

    楚开墨双眼通红:“你们都不相信姐姐,叫外人怎么相信她!这么残忍狠心的爹娘,还不如没有!”

    “嘿!死孩子胡说八道什么!”楚长河抓了枕头扔了过去,捂着狂跳的心脏,白着脸道:“这事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了,你自己想想除了嫁给那个人,方圆几里的村庄还有人敢迎娶你姐姐么?还是你觉得你姐姐该一个人活下去,老了无儿无女,孤孤单单?”

    楚开墨愣了一下,这些事对他来说太遥远,他想不到那么远、那么多。

    楚长河双眼涨红,脸上不满看出心疼,道:“你再想想,换成你,你愿意迎娶这样的姑娘么?还是将你姐姐嫁给那些鳏寡孤独死了婆娘的汉子?”

    “我不!我姐我能养!”楚开墨嗷的一声哭了出来:“我能赚银子,我养着她,爹娘不要把她嫁给鳏夫,他们会打死人!”

    “你这死孩子就会胡说八道!”孟氏气笑了,一巴掌糊了他一后脑勺,道:“爹娘就是舍不得,也知道你姐的性子,才想着就此定下亲事,堵住那些喜欢说是非的人的嘴,你姐还小,嫁人还要几年,这段时间完全可以看看对方人品,若是太恶劣…”

    孟氏咬了咬牙,看了一眼楚长河,得到他的同意,道:“我们就搬家,离这里远远的,找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安家落户!”

    楚开墨想了一下,小手摸了一把眼泪,露出了傻兮兮的笑容。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