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63章 你我,三生有约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3章 你我,三生有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们都给本公子离远一些,没有本公子的吩咐,不要过来。”严卿捂着砰砰直跳的心脏,嗓子略干涩,随即敷衍了两句,将一帮子下人赶走了。

    然而,再一次看过去的时候,那道倩影已经消失得无踪无际。

    严卿面色一急,伸出手,用力拨开挡在路上的人,着急而大步的追了上去,引得路人频频回头怒视,却在看到严卿之后,将怒气敛了下去,行色匆匆的拔腿就走。

    茫茫人海,落入其中,犹如沧海一粟,渺小得再也找不到了。

    严卿呆愣愣的立在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绕开了他,填了三分凄凉,再一次捂了捂心脏,嘴角露出傻兮兮的笑容,自言自语道:“虽然你年纪那么小,本公子年纪略大,看起来有些老牛吃嫩草…但是,本公子可以陪着你一起长大,将你养成本…我的…小百合。”

    人海流动,明明不大的城镇,这一刻莫名的大得出奇。

    另一边,楚容等人推推搡搡,几乎翻山越岭,才来到市集之中,很多人就地一坐,一块布,一些家中小产便摆起了摊位。

    “大、大哥大哥,我、我去别的地方卖,这里人太多了!”楚开墨看着楚开翰,努力绷着小脸不露怯。

    楚开翰犹豫了下,二弟再怎么鬼灵精,也就是个五岁的孩子,每到大日子,那些猖狂的拐子就会冒出来…

    楚容却道:“大哥,大哥,让二哥去吧二哥已经是大孩子了,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对不对?”

    “对对对!小妹真乖,二哥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楚开墨想说自己一个人来城里好多次了,屁事没有,每次都满载而归,所以他能保护自己…和银子,然而,看到自家大哥,这些话打死了也不敢说来!

    他的小金库啊!

    楚开翰最终咬了咬牙,点了下头,道:“天黑前必须自己回来,不管那些月饼有没有卖光,听到了么?”

    “是,大哥,谢谢大哥,我知道了!”楚开墨露出了笑容,紧了紧手中的篮子,趁着楚容笑得灿烂如花,忙伸出手,抢过她手中的篮子就跑,同时大声道:“小妹,等我卖出去了给你买甜甜的糖吃!”

    楚容保持着托举的姿势:“……”

    人海之中,楚开墨躲了几下,很快被人海掀起的潮流淹没。

    “你们卖得这是…月饼?”怔愣之际,第一摊生意来了。

    “对!是月饼,自家做的,绝对好吃又好看,大婶子,您要不要来几个!”楚容忙回神,就听到自家大哥带着笑的声音。

    那妇人惊讶了下,道:“我能看看么?还有,你们家大人呢?不会就只有你们几个孩子在这里卖月饼吧?”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好歹曾经跑过堂,楚开翰的激动只是一瞬间,清楚的明白,只有将月饼卖出去,才是此行的目的。

    一旁的叶燃城忙掀开了篮子,有些尴尬道:“婶、婶子,您、您看,我家的月饼刚刚出炉的还热乎着呢,您看上面的花朵,是不是好像活着的一样?”

    那婶子低头一看,面色浮现了惊讶之色,传统月饼取团团圆圆之意而都是圆形,而这篮子之中的月饼打破常规,有四四方方的,也有边缘带着美丽花纹的,最叫人惊讶的就是上面的花型。

    黄金色的月饼,加上线条流畅的装饰,哪怕不知道好不好吃,单就这外形,就能叫人爱不释手,忍不住手痒想要掏钱买。

    然而…

    婶子摸了摸腰间的荷包,问道:“这月饼怎么卖的?”

    楚开翰笑了,放大了声音道:“大婶子,店里的月饼价格是五十文钱一个,而我这月饼,也是五十文钱一个,不过有赠送的,只要您买两个月饼赠送这种小的冰皮月饼。”

    婶子似乎有些为难,捏紧了荷包,问道:“什么赠送?冰皮月饼是什么?”

    第一次站在大街上卖东西,楚云面红耳赤,局促不安,也因为上次之事,小手牢牢的抓着楚容,看谁都是满脸防备。

    “大妹,叫你呢,把冰皮月饼也婶子看看。”楚开翰正忙着将一家的月饼推出去,却发现楚云魂不守舍,连忙推了她一把,道:“不要担心,大哥在这里,一定会保护好你们。”

    楚云回神,忙应了一声,手忙脚乱的打开篮子,道:“婶、婶子,你看,这是我们自己做的月饼,绝对是你没尝过的味道。”

    楚开翰接话道:“正是,婶子,只要买我们家的月饼,两个送一个!”

    婶子犹豫了,看了看金灿灿,一看就好吃的月饼,再看了看从来没见过的、所谓的冰皮月饼。

    楚容笑嘻嘻昂首脸,道:“婶子,婶子,这冰皮月饼可好吃了,家里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绝对都很喜欢的!”

    随手抓了一个,掰成两半,一半塞入自己口中,另一半递给婶子,道:“不信您可以尝尝味道,可好吃了。”

    古人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远远没有现代的强悍,看那婶子面带怀疑之色,楚容就知道她在担心冰皮月饼能不能。

    当下,自己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楚开翰不愧是当过伙计的人,很容易看出了楚容的意思,也看懂了婶子脸上犹豫的原因,笑道:“婶子,这些月饼绝对独一无二,您看,这馅料是芒果的,采自家中芒果树,新鲜着呢,您可以尝尝看,这个不要钱,还有这月饼,以炉子烘培的,绝对皮薄馅大,而且您看,这外形大气好看,拿去供奉菩萨,不是显得礼数大些?”

    逢年过节,香山村乃至整个三里镇都有烧香礼佛的习惯,供品选择上十分的考究。

    “那,那给我来两个吧。”婶子终于动手,将那一半冰皮月饼小心吃了一口,随即眼睛一亮,道:“既然这…冰什么月饼是赠送的,那我如果花钱买,多少钱一个?”

    竟然是冰的,这种天气早晚温差太大,能吃到冰的东西着实叫人意外。

    “十文钱。”楚开翰赶在楚容出声前说道:“婶子也尝过了,一定知道这冰皮月饼味道不错,而且我这些冰皮月饼当中,一共有七种不同的口味,绝对不会腻口!”

    婶子皱了眉:“就这么点大,一口也就完了,一个要十文钱?”

    “婶子一看就是持家的好手,那么应该能看出这冰皮所用的材料,婶子可以自己算算,这么一小个冰皮月饼价值是多少。”楚开翰道。

    婶子咬了咬牙,道:“行吧,那你给我来两个寓意极好的月饼,冰皮月饼,就来…五个吧。”

    楚开翰露出了笑容,手脚麻利抓了油纸,将月饼包裹起来,叠的整整齐齐,仿佛演练了上百次一样,道:“给,婶子您拿好,两个月饼送一个冰皮,再加五个冰皮,一共是八个月饼,一百五十文钱!”

    婶子数了铜板交给长了手的叶燃城,随之接过月饼,不由得笑了出来:“你们的父母真是好福气,生下你们这么几个好孩子,婶子家里的孩子可就调皮捣蛋了,眼中只有玩乐,没有一点贴心。”

    楚开翰笑道:“我们是家里困难,能玩,谁愿意忙碌不休?多谢婶子光顾!”

    婶子笑着点点头,犹豫了下,伸手撸了楚容一把头顶,道:“看到你笑得那么可爱,婶子忍不住想要捏一下,退而求其次,摸摸脑袋好了。”

    然后笑着离去。

    楚容:“……”原来她存在的目的就是撒娇卖萌么?

    楚开翰将铜板交给楚云,并给了她一个布口袋,叮嘱道:“等会收的钱都给你,大妹,你的任务就是保管好,明白么?”

    楚云小脸红扑扑,双眼流淌一种叫做兴奋的光彩,叫她整个人仿佛沐浴在圣洁的光芒之中,重重点头,道:“大哥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守着银子!”

    楚开翰笑了笑,抬手拍了拍她的脸庞:“不要太紧张,有大哥在。”

    楚云微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嗯,有大哥在。”

    说话间,又有人来看月饼了,新奇那些剔透如水晶的冰皮月饼,又惊讶那些出自孟氏之手个个饱满润泽、赏心悦目的传统月饼,最终是掏了大把银子,一口气买二十个。

    楚开翰和叶燃城负责招揽客人,楚容负责卖萌,像是松鼠一样鼓着腮帮子当众表演…吃月饼,而楚云,也负责收银子。

    四人各司其职,配合默契,加上月饼卖相十分出彩,很容易的,大半月饼不过一个时辰便消去了大半。

    汗水,勤劳,换来银子哗啦啦。

    “你们的月饼我全要了。”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高高在上,楚容和叶燃城对视了一眼,再看了一眼四周,意料之中,没有那些狗腿子。

    “我们的月饼还有二百一十二个,这位公子当真全部买下?”楚开翰可不知道几人之间的恩怨,带着笑容,好心的问了一句。

    而楚云,仰起头,看向那人。

    嗯,面容很好看,比叶燃城还好看,可惜了眉宇间都是贵气,贵人出身的公子哥向来不讲道理,他们这些贫家子还是不要和富贵公子小姐有牵扯得好。

    低下头,捏着布口袋。

    严卿正因为那道视线心肝嘭嘭直跳,小脸一点一点熏红,却在那视线离开之后果断跌入冰窖之中。

    本公子自认为风流倜傥、貌似潘安,皎皎月光之色不及严卿半分,这小娘子为何不动心?

    啊,一定是年纪太小,情窦未开!

    “二百多个月饼?不就二百多个么,全部给本公子包起来!”严卿财大气粗,哪怕他的确穷人,但身份还在呀,谁敢收他的银子?

    顾着表现自己的财大气粗,但是忘了这摊子是小娘子兄弟姐妹一起搭的,这不果断得罪了楚云。

    楚云皱了眉,瞥一眼严卿,随即略担忧的看向自家大哥:怎么办?一看就不是好人,能掏出银子,倒是一了百了,万一不能呢?

    乡下小子都是打架、泥里翻滚长大的,这皮娇柔嫩的公子哥被打哭了可怎么办?

    要不打了就跑?

    楚云心思百转千回,小脸上也是变来变去的。

    楚开翰笑道:“好,我家月饼得公子看上,当真是荣幸之至,其中五十二个大些的月饼一个五十文钱,五十二个就是二千六百文钱,每两个赠送一个冰皮月饼,就是二十六个,剩下的一百三十四个冰皮月饼,每个十文钱,是一千三百四十文钱,合起来就是…三千六百四十文钱,也就是三两银子并六百四十文钱。”

    篮子往严卿方向一递,楚开翰笑眯眯的伸出手,意思不言而喻:给钱。

    严卿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看了一眼篮子里码得整整齐齐的月饼,就移不开视线了,想说出口的话生生扭曲成:“这月饼跟花似得,怎么做出来的?”

    “乡下人时间多,没事就捣鼓一些吃食,然后就琢磨出来了,登不了大雅之堂。”楚开翰谦虚了一句。

    严卿摇头,道:“不,这月饼十分赏心悦目,中秋节之外的寻常之日可当做茶点享用,你们拿出来贱卖,倒是拉低了…冰皮月饼的分量。”

    楚开翰笑着应了一句,再一次提起付钱的意思。

    恼怒至极,严卿脱口而出道:“爷吃你们家东西,是给你们面子,可别给脸不要脸!”

    四个孩子果断炸了毛。

    楚容和叶燃城捏着拳头,做出随时开打的准备,楚开翰慢悠悠将月饼收了回来,转身递给楚云,叮嘱道:“大妹,你带着小妹退后些,害怕就闭着眼睛不要看。”

    熊孩子,不收拾不行。

    楚云略紧张,抱了布袋子,上前就要拉楚容,被她躲了开:“姐,姐,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楚云想笑,然而,这种场合却是笑不出来。

    严卿后知后觉大呼糟糕,那两个狼崽子就足够凶猛,再来一个,他只能挨打,心上人面前挨打,得多丢脸?

    “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严卿举着手,一脸‘有什么话坐下来说清楚,动手的都不是好人’的表情看着几人。

    “你不是想买月饼么?把钱拿出来,我们再坐下来喝杯茶。”楚容道,这厮大过节的还是穿着一身破铜烂铁招摇过市,也不觉得丢脸!

    丢脸,怎么会不丢脸?

    初次见面,就将对方得罪透了,严卿恨不得时光倒流,从新来过!

    看着那张防备越来越浓重的脸,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严卿叫嚷道:“小百合,你忘了么?你我三生有约,今日重见,竟是视而不见么?”

    仿佛按下了休止符,四周突然静寂了下来。

    你我,三生有约。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