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58章 花开正好月正圆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8章 花开正好月正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别闹,天色不早了,也不知道这月饼要做到什么时候,我们快点干活。”楚开翰始终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吓着二弟了,这孩子每次见到他,都跟耗子见到猫一般。

    正是这话,于是,众人开始忙碌了起来,许久不曾用的炉子被推出来仔细清洗了一番,干柴不多,没多久补充充足,碗筷盘子太少,就到邻里去借。

    一时间,清冷了十几年的院子,生生被点燃了火热。

    楚容暗暗警告自己,这里可不是灯红酒绿的繁华现代,午夜十分依旧人潮鼎沸,这里太阳西下便是一天结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所以,有什么事,还是白天处理好。

    没多久,孟氏带了人过来,几人眼眶红红,显然刚哭过,然而谁都没有在孩子们面前表露情绪。

    或许她们觉得,小孩子什么都不懂,说了也没有用处。

    “这叶家的孩子看起来还真是好看,比我们家那泥猴子惹人喜爱。”

    一妇人惊讶的看着叶燃城,村子不大,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对楚容等几个孩子熟悉非常,但叶燃城不一样,这孩子从来不会出现在村子里,更不会出现在旁人视线之中,乍然看到,难免心生好奇。

    “婶、婶子好,我叫叶燃城。”被人这么看着,脸皮再厚也绷不住,叶燃城小脸微醺。

    那妇人点头:“燃城啊,这么好看的孩子就不要藏在家里了,平婶子家里好几个熊孩子呢,燃城没事可以找他们玩。”

    爱玩是孩子的天性,孩子还小,该玩的年纪就该叫他们玩个痛快。

    “谢谢平婶子!”叶燃城双眼亮亮,笑脸红扑扑,他也可以有很多玩伴。

    平婶子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转头摸了摸每个孩子的头,道:“你们爹娘若是顾不到你们,你们可以来找平婶子,我和你们娘是一起长大的好姐妹,算起来你们还得管我叫一声姨呢。”

    “对,也可以来找我,千万不要像你们娘一样,死扛死扛!”又一妇女瞪了孟氏一眼说道。

    “可不是,都是乡里乡亲,谁家没个困难的时候,你不叫我们帮忙,下次谁敢找你?该打!”第三个妇女较为年轻,隐隐有刚成人妇的模样,但她却是同孟氏等人一般大,原因自然是家境区别。

    孟氏求饶道:“姐妹们不要再数落我了,这天都黑了,再说下去,到明天都弄不完两个月饼。”

    三人互相看了看,随即发出笑声,手拉手往厨房走去。

    “你们不要碍手碍脚,这次赶时间,下次你们愿意,娘再教你们做月饼,怎么样?”孟氏制止了想要进厨房帮忙的几个孩子,笑着问道。

    孩子,再聪明伶俐,也改不了好动的性子,厨房就那么大,几个大人再塞几个孩子,那就有点拥挤了,孩子们再动来动去,那月饼也不用做了,完全可以当成过家家。

    楚容昂着脑袋,道:“娘亲,你放我进去,我要看五颜六色的月饼。”

    孟氏愣了下,不解的问道:“什么五颜六色的月饼?月饼不都是一个颜色么?”

    楚容绷着脸天真道:“可以红红绿绿的啊,好看,还有里面的馅,甜糖太甜,八笠爷爷肯定不爱吃,他那么疼我,我要给他送月饼,娘亲八笠爷爷爱吃清甜软糯的芒果,我要买,娘亲,能不能把芒果当馅料包进去?”

    孟氏皱了皱眉,双眼光芒一闪一闪,沉思了片刻道:“红红绿绿这个可以满足你,但是果子肉当馅料,再放入炉子里烤…那还能吃么?”

    “为什么不能做出不用烤的月饼?”楚容隐隐有印象,冰皮月饼就是不用蒸煮,馅料是熟的,表皮也是事先弄熟的,只要将两者结合,点缀以好看的模样,那就可以吃了。

    脑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孟氏心中浮起了一个想法,却没有说出来,而是道:“五丫,你有想法很好,但是那种月饼没人做过,万一做出来没人吃怎么办?”

    楚容撅了撅嘴,的确,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之前还有很多看到螃蟹不敢动的。

    最终,五个孩子被关在厨房之外,从大到小成排蹲在墙角,眼巴巴看着那扇紧闭的厨房大门。

    “叶燃城,你家厨房为什么要装门?!”楚容不满道。

    叶燃城奇怪的看着她,道:“厨房就不是房间了?房间不用门那还是房间么?”

    “那田鸡是不是鸡?”楚容道。

    “田鸡为什么不是…”叶燃城愣住了,田鸡那东西是蛙类吧,为什么取名田鸡?

    楚容道:“看吧,并不是名字有个鸡的就一定是鸡,厨房也一样,别以为它带了个房字就必须是带门的房间。”

    叶燃城一脸‘你胡说,你无理取闹’的表情看着楚容,道:“你才三岁,懂个屁!”

    楚容轻哼了一声,坚决不信自己在胡说八道。

    看了一下厨房的门,抓住一自家大哥的袖子,道:“大哥,我准备了其他的东西,我们一起做一种叫做冰皮月饼的好不好?”

    “什么是冰皮月饼?”楚开翰看着楚容,脸上带着询问。

    楚容头皮一麻,总觉得她大哥知道了什么,梗着脖子道:“就是一种不用烤的月饼,做成小小的,可以一口吃的那种,月饼不是卖得太贵么?贵的原因还不是因为月饼太大了。”

    大,用的料自然就多,一多,成本就上去了,导致月饼不得不跟着涨价格。

    叶燃城拍了楚容一下,一脸恍然大悟:“原来你留在我家的那些糯米粉是打算用在这里的啊…我还以为…”以为你要送给我家,原来只是保管。

    楚容甩给他一个‘别想太多’的眼神。

    楚云不赞成道:“小妹,你还小,什么都不懂,什么冰皮月饼,听都没听过,没得瞎折腾把那些昂贵的米面折腾没了!”

    在她心中,那些东西昂贵至极,是有钱人的入口之物,而他们只是平头老百姓,还是规规矩矩就好。

    楚容微微皱着眉,道:“姐,我没胡闹…”

    有些底气不足,毕竟她没做过冰皮月饼,大概知道怎么做而已,纸上谈兵再厉害也不去亲自上阵。

    一只手按在楚容头上,紧接着是自家二哥装大人的声音,道:“不就是一点米面么?小妹想做就做,不够了二哥给你买!”

    赚钱了,心里得意了,开始装大款了。

    楚容看了看得意洋洋的楚开墨,没忍心告诉他自己手上还有不少银子。

    这时,楚开翰道:“反正都买来了,小妹想做便做吧,不过做不成不许哭鼻子,不许吵着还要买材料来折腾。”

    楚容立刻露出笑容,眉开眼笑。

    然后,五个小萝卜头做贼一样悄悄离开了厨房,大包小包扛在肩头回到了简陋的破屋里。

    看了一下头顶摇摇欲坠的瓦片,楚容眸光一动,觉得有必要推了重建,太危险了。

    与此同时,楚开墨也盯着屋顶看,掰着手指头,小眉头越皱越紧,一轮圆月正挂在上面,摇曳生辉,煞是好看。

    楚云则是盯着自己盘的简陋炉灶,摸了摸手腕,这里缠了几圈细棉线。

    楚开翰抿着唇,双手握紧,双目隐隐泛着坚定之色。

    叶燃城一脸不解的看了看几个神色各异的人,突然觉得这几个兄弟姐妹心思好重。

    弱弱开口道:“还做不做冰…月饼了?”不做我可要回去睡觉了!

    楚容忙道:“做,怎么会不做?”

    随即搬来一张小矮凳,两只脚踩在上面,哼哧哼哧将材料从其他人手中接了过去,放到瘸了腿被楚开翰补完整的木桌上。

    望着白花花的细粉,楚容小脸僵硬了。

    遭了,都是白色的,哪种米面她都分不清楚了,这下可怎么办?果然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哪怕买得时候知道对应的名字,这会子却是分辨不出来了,因为这些米面都是一模一样的白色。

    早知道,当时就该在上面留下记号。

    楚云一眼就看出了楚容的尴尬,掩嘴轻笑道:“小妹是不是认不出来了?”

    楚容绷着小脸严肃的点头:“怎么办?”

    夜燃城凑了过来,小手沾了一点粉末于指尖捻了捻,道:“还真是…一模一样啊,这下子好了,所有的都是面粉。”

    楚云拉出楚容的手,将她按在布袋子上,轻轻一压,看她露出惊疑不定的表情,问道:“有什么感觉?”

    “手、手感不一样!”她从来不知道这样子的细粉竟然还有这等手感差异。

    楚云点头,指着一袋面粉,道:“这是面粉,面粉是没有任何感觉的。”说罢还捏了捏,同时示意楚容亲自动手感受。

    “咦,还真是,好神奇,姐,你懂得好多!”楚容微微惊叹,老实说,这些东西她还真不知道。

    “手感光滑的是糯米粉,你再试试。”楚云笑了笑,脸颊微微泛红,显然不习惯被人这般夸奖。

    夜燃城和楚开墨也凑了过来,一人一只手捏了捏,同时换上‘你好厉害’的表情,亮晶晶的看着楚云。

    楚云的脸色彻底红透了,忙开口道:“天都黑了,月光再明亮也不够用,我们还是快点做冰皮月饼吧!”

    楚容点头附和道:“没错没错!姐那么厉害,我这当妹妹的也不能怂,来吧,小的们,都动起来!”

    那副土匪的模样,叫在场的几个孩子愣了下,随即发出哈哈笑声,清亮而调皮。

    叫旁边屋子里一大一小睁开了眼睛,睡眼惺忪,互相看了看,然后具是茫然之色。

    “爹爹,我是不是要死了,为什么睡了那么多久,还是感觉没有力气?”楚开霖也是孩子,也爱玩,外面那么热闹,他自然是待不住了。

    楚长河忙道:“六郎没事,只是受伤了,养养就好了,爹爹什么时候骗过你,对不对?”

    楚开霖点头,爹爹说的都是对的!

    揪着小手,犹豫道:“爹爹,我想出去玩。”

    楚长河静默了,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他尚且虚弱的站不起来,这孩子直接叫毒素过了身体,能有多少力气,再吹点冷风,谁知道会不会加重病情?

    “六郎,你看天都这么黑了,要不明天吧,明天问问你娘,免得她回来了看不到人生气,好不好?”楚长河斟酌了口气,带着笑意询问道。

    楚开霖撅着嘴,满脸写着‘我不开心,很不开心’,随即一抓被角,将自己塞入被子里藏起来。

    楚长河抿了抿嘴唇,脸上带了心疼之色,然而,却没有开口服软。

    外面,楚容已经开始了行动,依着模糊的记忆,将几种粉分别过了筛子,得到细腻没有颗粒的粉,加水拌成一份。

    那边,楚开翰已经点了火,楚容垫着小凳子,将那混合了的浆液放入竹制蒸笼之上,一边蒸,一边搅拌,直到觉得烫手了,觉得差不多可以了,这才取了干净无水的大陶盆倒扣,盖上盖子,然后蹲在楚开翰身边,鼓着眼睛瞪着那灶火。

    “小妹,要蒸多久?还有这东西蒸了都熟了,结成块了还能干什么?”楚云隐隐担忧,在她的认知当中,面粉糊糊下去蒸那就是块,和青菜粿是一样的,那东西能用还干什么?

    小妹说当什么冰皮,既然是冰做的皮,怎么可能从蒸笼里拿出来?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夜燃城等人也好奇,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楚容,就是向来觉得自己的大哥不能在弟妹面前崩形象的楚开翰也是看着她。

    楚容咽了咽口水,心中也忐忑啊,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做,能不能成还真不知道:“会的,姐相信我,这冰皮月饼做成了绝对叫你大吃一惊。”

    哪怕不懂,也要装作懂的样子,免得打散这些孩子的火热。

    “然后就能包上我喜欢的东西是么?”楚开墨笑嘻嘻的问道,眼珠子转了转,将自己喜欢的东西过了一遍。

    “没错,冰皮月饼就这一道需要火的过程。”此外就是冰了。

    楚容摸了摸下巴,觉得自己在这里揪心揪肺,担心冰皮做不成,不如去制冰?

    这玩意只在课本上看到过,当时觉得有趣就记下了,倒是一直没有机会动手制作。

    说干就干,楚容蹭的站了起来,朝着旁边那堆布口袋一阵翻箱倒柜的寻找,个子太小,看上去仿佛一头扎进袋子里一般,煞是搞笑。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