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57章 长得好看的人一定不是坏人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7章 长得好看的人一定不是坏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买足了材料,楚容和叶燃城急匆匆往香山村跑。

    “这东西真是重得压死人,我说小不点,将来我长不高,一定被压的,你得为我负责。”路上,叶燃城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这句话。

    楚容微微一笑,道:“好,要是你长不高,我养着你,这样行了吧?”

    楚容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这句话,堵得叶燃城再也说不出话来。

    回到了香山村,楚容立刻忙碌了起来。

    家中厨房简陋得不能用,楚容就厚着脸皮,借用了叶燃城家中锅碗瓢盆齐全的厨房。

    孟氏微微皱眉道:“这不太好吧?”

    到底是不曾来往的人家,又传出那些可怕的名声,他们与之走近,不用多久,就会整个香山村都知道,而且对方家中还没有女眷,实在不方便。

    楚云也有些害怕,那家人根本没和村里人来往,凶名在外,万一动手打人可怎么办?

    最终,叶燃城红着小脸,从暗处走了出来,扭扭捏捏道:“婶、婶子,其实,其实我可以过来帮忙,把我们家那火炉子搬过来。”

    同一个村子住了那么久,孟氏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叶燃城的样子,心中那点顾忌在看到这个眉清目秀小孩子的时候完全灰飞烟灭,长得这么好看,绝对不会是穷凶极恶的人。

    看,长着一张好看的脸多么重要?

    不过是和她大儿子楚开翰一样大的孩子罢了,心里想着,孟氏笑道:“谢谢燃城了,五丫年纪小瞎胡闹,弄的我们这些人跟着忙得团团转…婶子能带两个大嫂子一起去你家么?”

    月饼这种精细物,小孩子可靠不上,只能大人自己上,然而,已经临近黄昏,一个人根本干不完,只能寻求帮助。

    叶燃城一口点头应下,道:“婶子,可以的,我爹进山打猎,没有三五天是不会回来的!”

    孟氏眸光闪过一丝疼惜:“以往也是这般?”

    叶燃城奇怪的看着孟氏,点头到:“嗯,爹说我是男子汉大丈夫,可以一个人呆着。”

    “简直胡闹!”孟氏毫不犹豫的斥了一句,这才多大的孩子?就这么放养着,也不怕出事!

    当下留下承诺道:“燃城啊,你看,你婶子家里孩子多,可以当你的玩伴,你爹再上山打猎好几天不回来,你尽管来婶子家住,明白了么?”

    那猎户的家可是靠山,山上野兽那么多,万一逮着一个只有叶燃城在的时候下山吃人呢?

    这么乖巧伶俐漂亮的孩子,还是好好看护着长大好了。

    叶燃城嘴角抽了抽,只觉得这婶子小题大做了,然而,对方一番好意,他却不能辜负,微微红着脸,道:“嗯,谢谢婶子,燃城定然叨扰。”

    孟氏笑了笑,道:“孩子们,娘现在派一个任务给你们。”

    一二三、五,楚容兄妹三个,加叶燃城四个,果断从高到矮站成了一排,绷着小脸,严肃的看着孟氏,仿佛整齐听话的兵。

    孟氏笑了笑,道:“你们带着这些材料先去燃城家中,记住了不足碰它们,你们的任务就是将干柴准备妥当,还有锅碗瓢盆,全部擦干了等待娘带人过去,明白了么?”

    既然孩子喜欢,她不介意满足孩子的愿望,至于买材料的银子,孟氏并不愿意去追究,哪怕家中太穷,甚至换不起新的碗筷,但属于孩子的钱财,她从来不愿意动用。

    孩子他爹,楚长河也是这般想的吧?

    温柔一笑,孟氏双眼慈爱得仿佛发光。

    “咦?咦,咦?这小子谁?怎么我从来没有见过?”刚刚翻过墙,正趴墙头上的楚开墨疑惑的看着叶燃城,眼珠子转了转,始终找不出这个人相关信息。

    “你给我下来!不知道墙头上有破陶片么,万一划伤了可怎么办?”楚开翰猛地一声大喊。

    畏惧到骨子里的声音,吓得楚开墨脊背一寒,整个人颤抖了一下,差点没从墙头直接掉下去,忙扒着墙头,委屈巴巴的看着楚开翰,道:“大、大哥…”

    “下来。”楚开翰再开口。

    楚开墨瑟缩了一下,匆忙就要往下跳,谁知脚下一个不稳,竟是绊住了脚掌,整个人脑袋朝下,倒着往下摔!

    “啊!大哥救命啊!”哪怕心里害怕楚开翰怕的要死,遇上危险之事本能的想到大哥能救他。

    楚开翰脸色一白,撒丫子奔了过去,张开双手准备接住他,然而,叶燃城的动作却更快,到底是练过手脚的人,生生将刚迈出一步的楚容按在了原地。

    “别动,信我。”

    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叶燃城冲过去,伸手裹挟楚开墨,滚成一团,重重落地,一气呵成。

    孟氏和楚云,吓得腿软,回过神来时,两人已经摔成一团,一个个疼得龇牙咧嘴。

    孟氏满脸惊魂未定,几乎是爬着跑到楚开墨身侧,一手拎着衣领,一手对着屁股,狠狠就是一巴掌:“告诉你多少次不要翻墙,家里又不是没门走,你翻墙干什么!?”

    楚开墨委屈极了,但是看到自家娘亲急出满头大汗的模样,忍不住不敢说出来,并且绷紧了皮,这样打得不是很疼。

    “下次再翻墙试试,掉下来可没人接住你!”孟氏心头跳得飞快,然而,抱入怀中,感受着小东西的体温,才恍然发现,脊背已经湿透。

    这些人真是太不省心了!

    楚开墨更委屈了——我爬了那么多次,每一次都好好的,要不是大哥突然喊他,他怎么会掉下来?所以都怪大哥,嗯,没错,都怪大哥!

    然而,他不敢说出口。

    “娘…”我不疼,我没受伤,我下次还爬…楚开墨刚开口说话,孟氏已经松了他,不再搭理他,想要说出来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燃城啊,婶子谢谢你,你可有受伤?”心惊胆战抹去,孟氏果断放开了楚开墨,转身抱起摔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叶燃城。

    叶燃城脸色唰的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扭扭捏捏窝在孟氏怀里,道:“婶、婶子,我、我没事,真的…男、男女有别,婶子、婶子放开我好不好?”

    他已经十岁了,不是孩子!

    而且,而且这气息好温暖,好像偷喝他爹烧酒过后的感觉,这…就是娘的怀抱吧?

    孟氏松了手,拍拍他身上的灰尘,道:“你只是个孩子,燃城啊,这次真的谢谢你。”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言语可用。

    心里决定将这孩子当成第六个孩子,毕竟他救了她的儿子。

    楚开翰也是惊魂未定,脸色白的吓人,经历了一个弟弟被蛇咬,到现在都还卧病在床,他立刻变得敏感起来,更加小心的看护弟妹,谁知道越是紧张,就越容易犯错。

    明知道这弟弟特别怕他,却还那么大声,难怪吓得从墙头掉下来了。

    只是,他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叫这弟弟这般怕他?

    一脸感激的看着叶燃城,从此以后这人就是他兄弟了!

    叶燃城捂着脸,眼神闪躲,道:“婶子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随即看了一下楚容,要不是小不点,他也许不会出手,同时惊讶于自己向来渣渣的速度,这会竟然突破了极限!

    楚容拍着小胸脯,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娘亲,我们,我们还做月饼么…”必须得做点其他的转移注意力,免得心脏负荷不起出现毛病,楚容犹豫的问道。

    孟氏抬头看了一下天色,黄昏悄然而至,红纱漫天,点头道:“还有时候,早些做出来,练练手,明日做出新鲜的。”

    “我也能帮忙!”楚开墨忙举手显示自己的存在。

    楚开翰一瞪眼他就蔫吧了下去,缩成一坨,愣是不敢再吭声。

    “好了,四郎想来就来吧。”暗叹一声,果然孩子都是摔打出来的,这么一场惊吓,这孩子却没有太多的恐惧,反而习以为常,孟氏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楚开墨立刻双眼放光,重重点头:“嗯,我一定会帮忙的!”

    于是兵分两路,楚容等几个孩子怀抱大大小小的包裹,大大方方的走过院门,引得周氏扔下了扫帚,眼巴巴的看了过去。

    “娘,你看五丫头他们,那是在干什么?我能跟着去玩么?”五岁的楚开明含着手指,小脸脏兮兮,却是双眼明亮,昂着头,眼含期待的看着他的母亲。

    陈氏皱着眉头,一只手抚摸的还没有任何隆起的肚子,轻声道:“五郎,你二伯家的孩子太野了,长大了不会是什么好人,你最好不要和他们有来往,知道么?”

    楚开明似懂非懂,眨巴着眼睛道:“可是二哥给我东西吃,四哥也帮我打跑欺负我的坏孩子,他们怎么会是坏人?”

    陈氏眉头紧了三分,道:“那时候你二伯还在,会管教他们,现在,你二伯倒下去,他们就成了野孩子了,成天没人管教,终有一天会变成坏人,五郎乖乖听话,带着你妹妹,不要再和他们来往,听明白了么?”

    楚开明咬着手指点头,哪怕心里不愿意,但他娘说的都是对的,他只要听从就好了。

    另一边,周氏看了片刻,终究觉得这些孩子有阴谋,急急忙忙跑回屋里,看到正眯着眼睛缝补衣物的刘氏,忙道:“娘啊,娘啊,出大事了!”

    “嫂子不要咋咋呼呼,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楚春燕打着哈欠,眼角挂着晶莹泪珠,面带不满的看着周氏。

    周氏这才注意到她,忙放轻了声音,看着瞪着她的刘氏道:“娘,你是不知道,隔壁那窝子兔崽子正干坏事呢,也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粮食袋子,竟然牛气哄哄的从我们家门口过去,娘,我看到了里面红豆,那东西不贵,却也是要用钱买的。”

    刘氏正气愤周氏突然闯进来大喊大叫,吓得她被细针戳伤了手指,听了周氏的话却是冷静下来,也忘了手指的疼痛,道:“你说的是真的,是你亲眼看到的?”

    正是这死女人胡说八道,才叫那袁家老太婆缠上来,这下好了,不止闹着药钱看诊钱,更是因为那只被打死后不翼而飞的火鸡,简直烦死个人!

    一切都是因为这该死的女人!

    因此,听周氏这么说,惊讶之后便是怀疑。

    周氏拍着胸脯保证道:“娘,我绝对没有看错,你看你看,这是我捡回来的,不止红豆,似乎还有绿豆呢!”

    手指摊开,几颗染了泥沙的红豆绿豆正躺在周氏的手掌之中。

    刘氏犹豫了,旁边打着哈欠的楚春燕问道:“嫂子,还有什么?几颗红豆算什么?孟氏那个女人可是有很多走得来、交情不错的妇女,别人送几把豆子,也不是不可能。”

    刘氏点头,觉得自己闺女真聪明,这么快就想到了,否则她就再一次被周氏这个女人糊弄了!

    扭头,怒瞪周氏,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周氏忙道:“娘,小妹,我、我说的都是真的…对了,我还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孩子,长得唇红齿白,哪怕一身粗布衫,也遮挡不住一身骇人的气势,一看就不是香山村能养出来的贵公子。”

    “娘,不要听嫂子胡说,什么贵公子?就二哥那几个倒霉孩子,哪来的福气结识贵公子?必然是胡说八道!”楚春燕淡淡瞥了周氏一眼,一脸‘你在胡说八道’的看着周氏。

    周氏憋青了脸色:“……”我真的没有胡说八道!

    老宅子各人心思楚容一行人不会知道,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夜燃城的家中,可能只有两个人居住,房屋显得十分空旷,除了必要之物,再难看到其他的,比如,碗只有两只,盛放菜肴的大碗更是只有一个。

    楚容啧啧两声:“你们是不是经常不在家?”感觉这屋子没什么人气,冷冷清清的,倒是夜燃城房间好上许多。

    夜燃城点头道:“我爹经常上山打猎,一去好几天,给我留下银子,叫我饿了进城去吃东西,厨房几乎没有用过。”

    “你真可怜。”楚开墨点着脚丫子,拍打夜燃城的肩膀,道:“看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我允许你来我家吃饭,只要你不嫌弃我家三餐吃红薯地瓜。”

    夜燃城忍不住想笑,这人真有意思,又是胆小如鼠,能吓得从墙头掉下来,又是胆大包天,敢一个人上街买炉子,真是矛盾得很。

    “咳!”楚开翰一声轻咳。

    楚开墨立刻缩回手,绞着手指,身体绷紧,贼眉鼠眼偷看楚开翰。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