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54章 让茑萝松开满小院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4章 让茑萝松开满小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开翰果然有他的办法,也不知道他怎么做的,瓮子藏得看不到踪迹,楚容特意闷头找了一会,却始终找不到它的存在。

    问楚开翰?

    “你还小,等你再大一些,大哥将法子交给你怎么样?”楚开翰如是说来。

    楚容只能暂时忘了。

    又一天开始了,阳光穿透浓雾,洒落大地。

    楚容蹲在她的‘小花园’里,手中特制的小锄头有一下没一下的铲动着,早晨泥土湿润,除去杂草最为容易了。

    “小妹,过来帮我一下!”

    打着哈欠的楚容听到了楚云的声音,忙不迭扔掉了小锄头,看了一眼已经站住了脚跟、不会轻易死去的五角星花,嘴角忍不住上扬,小手轻轻一拍,傻气的开口道:“呐,等着姐姐啊,一会儿将你们移走。”

    然后朝着厨房的位置冲了过去。

    不远处,楚开翰正检查着大锄头,手中一块大石头,有松动的位置重新打紧。

    而楚开墨,折腾着一个脏兮兮的布口袋,正满头大汗又笨手笨脚的将之绑紧。

    “姐,要我帮什么忙?”楚容视线一扫,将简陋得养成不能称之为厨房的角落收入眼中,抬头看了看以厚布遮顶的屋顶,隐隐闪过一个念头。

    楚云忙不得不可开交,手中湿漉都顾不得擦拭,道:“你帮我把这把青菜洗了,要洗干净,大哥马上要下地了,得吃饱了才行。”

    楚开翰原本在城里当跑腿的伙计,后来家中多变,被掌柜辞退了,无处可去,便留在了家中,为此,没少叫刘氏翻白眼。

    后来楚长河出事,地里的活完全放下了,身为人子的楚开翰不得不匆忙捡起丢掉的锄头。

    楚容点头,撸起袖子,端着重重的木盆子差点直不起腰来,刚走出厨房,就大声喊道:“哥!大哥!快来帮忙!”

    木盆厚重,用一种特殊又随处可见的木材打磨而成,扛起来十分费力。

    楚开翰应声走了过来。

    “厨房里不是有水么?你拿出来干什么?”楚开翰皱着眉,接过那大木盆子道。

    楚容抹了一把汗水,道:“我想把这些用过的水收集起来。”用来浇花。

    楚开翰白了她一眼,一脸‘你是大蠢货’的表情看着楚容,道:“我们香山村从不缺少水,哪怕最难捱的大旱,香山村也不会少了水,你不需要这么节约。”

    楚容眨了眨眼,突然觉得无言以对。

    因为水多,所以就不需要节约了么?

    楚开翰的理解却是:“反正这水最后也会回到河里,就算全部倒掉也不会浪费。”

    楚容一脸懵逼,有些不明白倒掉的水怎么会重新回到河里。

    楚开翰解释道:“香山村河流众多,四通八达的交错缠绕,地下水流充足,我们将水倒掉,这水是不是就渗入了地里?”

    楚容点头。

    楚开翰再道:“水分渗入地里,不是会重新回到地下水的流淌之中?”

    楚容再次点头。

    楚开翰笑道:“那不就可以了?水倒了,它回到了井里,那就不算浪费,对不对?”

    楚容一脸恍然,竟然觉得这话没毛病。

    楚开翰笑了笑,抱了那木盆绕过楚容走了出去。

    可又觉得不对,哪里不对,原谅从来都是学渣的她想不明白。

    扭头,钻入厨房,蹲着清洗青菜,而楚开翰,看了一眼天色,果断提了两个木桶,往前院子走去。

    “姐,这青菜哪里来的?我似乎没从菜园里看到过啊。”楚容拈着一片叶子,问道。

    “嗯,不是从家里的菜园子里摘的,是村长让他家小子送过来的。”楚云头也不回的说道。

    楚容微愕,道:“村长家的菜?村长怎么会给我们家送菜啊?”

    记忆中,一家人和村长根本没有半分关系,最多也就村长和村民的关系,再多的却是没有。

    楚云道:“这你还想不明白?村子其实很小,稍微出点事整个村子都会知道,我们一家人被老宅子赶了出来,表面上是因为这个地方僻静,适合养伤,而且是该我们家自己跪求的结果。一些人相信了,也觉得爷奶太厚道,没有因为病重的儿子、孙子直接将我们赶走,仁至义尽。自然也会有有些人不相信,觉得爷奶冷酷无情,若非为了四叔读书之事,想必我们可就直接被赶出去了,哪里还会有这三间小破屋子住?”

    顿了顿道:“村长作为一村之长,自然有责任照顾每一个村民,但是我们搬离之事毕竟是私事,而且也没有真的被驱赶,村长不好出面,只能在别的方面出手相助。”

    最重要的应该是家里的读书人四叔,村长也不愿意得罪一个读书人,尤其是这个读书人前途光明。

    因此,会帮着楚家人掩饰他们的不合理之举,也会暗地里相助,算是弥补良心上的不安。

    楚容点了点头,记忆里,村长就是你个板着脸的老头子,一言不发的看着人,能将人看得低下头,威严无比,在村子里声名赫赫。

    没想到倒是个能掐会算的。

    看准了楚长海未来必将出人头地,有给了他们一把甜枣,看,此时的楚云就面带感谢,毕竟雪中送炭难,而村长只用了一把青菜,便叫他们打心里感激村长。

    撅了撅嘴,楚容没再多说,埋头洗菜。

    早晨的算不得饭,因为没有一粒米,简单的烫青菜加几块烤地瓜,以及一盘色香味美的焖锅鸡肉。

    一家人却是吃得津津有味。

    饭后筷子一扔,楚开翰被三叔喊去下地,楚开墨贼眉鼠眼的抱着他折腾了许久依旧没能打上结的布口袋,匆匆跑了出去。

    而楚容,也蹲在‘小花园’里,小心的将长得细密的五角星花移栽出来。

    五角星花是一种不挑土壤的植物,生命力顽强,极容易存活,到了夏季十分,这东西几乎随处可见,绿色的藤蔓攀附大树生长,紫红色五角型小花煞是灵巧可比。

    楚容便是看中了它的容易存活。

    移栽所用花盆没有,楚容用那些漏了小口子无法再用、却舍不得丢掉的大铁锅替代,铲入泥土,小心的挑出当中的小碎石头,拌入被浓烟熏黑的泥土,这才将五角星花栽种其中。

    “小妹!为什么把这些花搬到墙角?你的‘小花园’要搬家了么?”坐在院子里抓紧时间绣花的楚云看楚容吃力的搬动大铁锅,不由得发笑。

    楚容抬头道:“没有要搬家,只是我看到这五角星花喜欢往高处爬,就想着叫它爬上我们家的屋顶,等到来年花开的时候,绝对美得一塌糊涂!”

    光是想想就叫人兴奋不已!

    对了,还有爬山虎这玩意儿,也往上生长的,不知道这个地方有没有爬山虎?

    不过爬山虎枯萎的时候简直不要太丑,楚容刚升起的栽种念头转瞬又抹了去。

    楚云好脾气的看了一下那乌漆麻黑的大铁锅,嘴角微微一抽,道:“这东西放在墙角,小妹你不觉得太难看了么?”

    楚容愣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怀抱双手,十分仔细的看了那铁锅一眼,犹豫道:“是有些难看,可是,不种这里,种哪里?”

    楚云扑哧一声笑了,道:“这就等待小妹自己选择发现了。”

    说完不再看楚容,埋头绣花,她需要换点银子,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么?那时候家里不修缮一番根本没办法撑过去。

    楚容蹲了下去,抱着脑袋,盯着那大铁锅,隐隐苦恼着。

    房间里,孟氏和楚长河透过门缝,将这一幕收入眼中,也是一笑。

    “孩子他爹,你看到了么?我们的孩子比别人家活泼有想法,你忍着打碎他们的天真么?”孟氏笑了一笑,放下手中的碗,认真的看着楚长河。

    到底心里慌乱,生怕楚长河再次想不开。

    楚长河捂了捂脸,觉得一辈子都要被媳妇儿嘲笑了,白着一张脸,叹了一口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家里的情况,我当时就想着不能给你和孩子们添麻烦,我带了六郎一起走,而你们最多难过一段时间,日子久了,总会忘记我们。”

    病痛,压碎一个家庭轻而易举。

    孟氏眼泪唰的流下来了,哪怕明白楚长河寻死的原因是怕拖累他们,每每想起来都忍不住心尖颤抖。

    “孩子他爹…”

    “你别说话,听我说完。”楚长河打断了她的话,一时间太过大声,而感觉到阵阵头昏眼花,忙闭了闭眼,忍过去这遭难受。

    片刻,听着院子里苦恼又调皮的声音,楚长河微微一笑,也缓了过来,道:“我们的五丫那么小,我舍不得叫她没有爹,我们的云儿那么乖巧,我舍不得她年纪小小负担一个家,还有二郎、四郎,他们想努力撑起这个家,我却不能拼命的拖后腿,我会努力活着,哪怕无法完全撑起天空,也要看着他们长大到可以帮我。”

    一个男人便是家中的顶梁柱,纵然身体残缺有病,也无法撼动他的地位,有他在,家中的孩子才有主心骨,才会在茫然无措的时候摸到支撑。

    不需要他做太多,只要他活着,孩子们便心有归处。

    这是家,有爹有娘有孩子的家。

    “哎!你说得对!孩子们努力撑起这个家,我们不能拖后腿。”孟氏哽咽,破涕为笑,眉眼之间具是骄傲之色。

    楚长河微微羞赧,活这么多年,还从没这般煽情过,一时间有些别扭。

    孟氏笑了笑,擦去眼泪,眸光深处的温柔似乎回来了,笑道:“把这汤喝了吧,云儿特地熬煮了好几次,不会太冲。”

    太补的东西孟氏没敢给楚长河吃,又想着吃太久的清淡难免寡淡无味,因此,让楚云将得来的反复煮了几次,这才敢端给楚长河享用。

    楚长河却是摇了摇头,道:“我有些乏,没什么胃口,待我睡醒了再吃…”

    一句话没说完,人已经歪着脑袋睡了过去。

    孟氏黯然,几分忧色爬上眉梢。

    ……

    “老价钱,狗母蛇一条八文钱,知了壳称重,一斤五十文钱。”香山村某个阴暗的角落,楚开墨盘腿坐在地上,身前几个口袋,其中有两个是鼓鼓的,不时鼓动一下。

    “好!我卖给你,这里有三条狗母蛇,知了壳太轻没什么重量,等我积攒一些再来,喏,给我铜板!”

    一瘦瘦弱弱的小男孩犹豫了下,最终咬牙将怀里捆了好几圈的布袋子送了出去。

    楚开墨皱眉,盯着那布袋子看了一会儿,不悦道:“不是说了要活的么,你看看这布袋子,都不动了,那狗母蛇是不是死掉了?死了就不新鲜了,我收了也没有用。”

    那小男孩忙道:“没死,刚抓的,最多是晕了而已,不信你自己看!”

    说着,手忙脚乱的掀开了那布袋子,却是直挺挺翻肚皮的狗母蛇,小男孩小脸一红,忙掩了袋子,略局部的看着楚开墨。

    楚开墨叹了一口气,道:“算了,看在你家那么困难的面子上,这次我勉强收了,但是下次再这样,送我我都不要!”

    小男孩忙不迭点头,道:“我知道了,下次一定是活蹦乱跳的!”

    银货两讫,楚开墨忍着一脸肉疼不去那把被送出去的铜钱,大声喊道:“下一个,快点,很快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我可没功夫等你们!”

    趁着狗母蛇还活着,他还要跑一趟城里呢!

    “我的是知了壳,你给我称重。”又是一个小男孩,不过他长得比较高大,就这么居高临下的注视着楚开墨,将手中的袋子往他脚边一扔,眼中带着不相信。

    这么小的孩子,还没他肩膀高,跑来收购什么狗母蛇、知了壳的,这孩子有钱给么?

    带着满满的疑问,紧紧盯着楚开墨。

    楚开墨自然也看出这人的不信任,但那又如何?他做自己的事,管别人去死?

    似模似样的颠了颠那袋子,打开,翻看了一下,挑出几只损坏得不像话的坏壳,点了点头道:“一斤五十文,我们事先说好了再过称,还有,这些被压坏的不能用。”

    那孩子点头,道:“我知道了,你过称就是。”

    楚开墨绷着小脸,拿出大大的称子,小脸一点一点的变红。

    这东西怎么用来着?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