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53章 嘿,小不点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3章 嘿,小不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孟氏脚步顿了一下,道:“你小哥哥醒了一次,又睡着了。”

    楚容点头,乖巧的窝在孟氏怀里,道:“娘亲不要担心,小哥哥一定会醒过来的,你要相信我。”

    孟氏扑哧一声笑了,轻轻掐住了楚容的鼻子,道:“娘怎么不想相信你?五丫说得很有道理!”

    楚容无奈一叹,她的话在孟氏眼中只是可以听一听而已,所谓的相信与相信,完全不存在啊。

    楚开墨一身打满了补丁的小褂子走了出来,怯生生看了楚开翰一眼得到一个‘等会儿收拾你’的眼神,小身躯猛然一颤,嗖的一下坐在孟氏身侧,低眉顺眼,那模样,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

    孟氏摸了摸楚开墨的脸庞,扭头看到楚开翰道:“二郎还太小,若是做错了事,说一说就罢了,不要动不动就打他。”

    家中巨变,这孩子也是受到的打击,灵气还在,却比过往多了一种小心翼翼。

    楚开翰瞪了楚开墨一眼,见他缩了缩脖子,一副恨不得埋的样子,轻轻哼了一声,道:“娘亲,你自己问问他,我什么时候打过他了?”

    楚开墨偷偷看了他一眼,暗自嘀咕道:还不如打我一顿呢,忐忑不安得叫人揪心揪肺,他宁愿被打一顿!

    孟氏似笑非笑的看着楚开翰,直把他看得面红耳赤不敢说话,冷暴力可怕直接打一顿来得可怕呀!

    这时,楚云姗姗来迟。

    几人围在一张简陋无比的桌子,席地而坐,享用了一顿十分丰盛的晚餐。

    星辰密布天际,璀璨耀眼夺目。

    沉睡中的楚容突然睁开了眼睛,扭头看一眼沉沉入睡的楚云,小心翼翼的掀开了被子,赤足落地,双手抓着小鞋子,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楚云翻了个身继续睡觉,丝毫没有发现楚容的离开。

    血光笼罩下的小破院子里,楚开翰已经等在那里,潮湿的露水湿气在草木树叶上落下点点水珠,空气之中冰凉无比。

    叶落知秋,一场秋雨一场凉。

    “大哥,你怎么在这里,不去睡觉么?”楚容怔了一下,有些艰涩的问道。

    楚开翰忍着困意,咬牙压下想要跟着去的话语,叮嘱道:“你快去快回,大哥在这里等你回来,记住了,一个时辰,你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过时候还不回来,大哥会亲自去找你回来。”

    到底还是担心那户人家害了小妹。

    楚容皱着小眉头,道:“大哥回去睡,更深露重,一不小心很容易得病的,两个病人叫娘亲心力交瘁,再来一个可如何是好?”

    楚开翰轻轻给了她一巴掌,瞪眼道:“口无遮拦的死丫头,只要你快去快回,大哥就不会生病。”

    楚容嘿嘿一笑,就这那只手掌蹭了蹭,道:“大哥不要担心我,你知道的,我得了上天厚爱,定然会平安无事的,所以大哥还是去睡觉吧!”

    是啊,小妹可是得了上天关照的,只是…

    楚开翰点了点头,道:“你快走。”

    没有看到小丫头平安无事的回到家中,心中难免惦记,一惦记自然就睡不着觉,如此,还不如守着她回来再睡。

    楚容无奈,只能想着快去快回。

    ……

    叶燃城打着哈欠,眼角满是湿润。

    不知道第几次抬头看着那扇紧闭的窗户,心中暗骂不休:死丫头,不是说好了晚上过来吃饭的么?晚上晚上,这都晚了多久了,马上就要天亮了好么?

    害得他被他爹嘲笑了一番。

    就在他再一次歪着脑袋打瞌睡的时候,窗户动了一下,叶燃城一个激灵,什么瞌睡虫完全被打死了,睁大了眼睛看着楚容那小小的身躯麻利爬过窗台。

    “小不点…”叶燃城从来不知道一个三岁的孩子,手脚能伶俐到这个程度,那些笨拙得走路都摔跤的孩子似乎才是正常人?

    楚容拍了拍双手,朝着叶燃城走了过去,道:“怎么样,那只母鸡好吃么?后来那只火鸡怎么处理的?”

    叶燃城嘴角一抽,别以为说的这么委婉,他就听不出来,想吃就直接说,他又不会拦着不许。

    转身跑了出去,再回来时,手中多了一个瓮子。

    “这可是我爹做的,最好吃了。”叶燃城得意的扬眉。

    这的确是叶老爹做的,却也是叶燃城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好吃的肉。

    瓮子用红泥烧制而成,大肚窄口,能容纳一家五口人一餐的肉,当然,肉太过昂贵,能吃上一两块已经是莫大的满足,因此,这么一瓮子,一家人能吃上好几天。

    “我听说肉切块,拌入香料调制,以沙子焖煮出来的肉格外鲜嫩可口美味,叔叔是不是就是这么做出来?”楚容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目光隐隐发热,盯着那瓮子一眨不眨。

    一口锅,一锅沙子,一个瓮子,一瓮子肉。

    就能烧制出绝对美味可口的食物来。

    这东西她闻过喷香扑鼻的气味,却没能亲自尝入口。

    “是,我爹就是这么做的!”叶燃城一脸‘你怎么知道’的表情。

    她怎么会知道,因为惦记太久了呗!

    废话不多说,直接开吃。

    掀开那层盖子,叫人口水横流的气味更加浓郁,楚容用她不甚利索的抓了筷子,戳中一块肉就往嘴里塞去,喷香入鼻,舌尖颤抖,眼睛瞬间眯了起来。

    “有这么难吃?”夜燃城面带疑惑,这的确是他活了这么多最好吃的一次肉了。

    难不成他的舌头早就被他爹荼毒坏了?所以他觉得好吃的东西实际上十分难吃?

    犹豫了下,夜燃城伸出爪子,小心的抓了一小块往口中塞。

    “没那么难吃啊!”再次尝过之后,夜燃城不解的看着楚容。

    楚容舔了舔嘴角,眼睛亮亮,道:“真的很好吃,够香,够软,不塞牙,不腻口!夜燃城,我下次再弄点来煮怎么样?”

    夜燃城放心了,原来他的舌头没问题。

    “小不点,这事我得问过我爹,今日知道我有伙伴过来吃完饭,他特意下足了米蒸了一锅饭,谁知道你没来,那些饭还在厨房里用热水捂着呢!”夜燃城有些犹豫,他想应下来的,毕竟,在这里长大,从来没有人敢和他玩。

    可是他爹会不会同意?虽然他爹经常骂他无用,但他还是很喜欢他爹的,自然要问过他的同意才行。

    要是不同意可怎么办?

    “那你就去问叔叔好了。”小孩子没权利,这是事实,她亲身体会。

    口中吃着肉,只觉得人生都圆满了,惬意极了,问道:“很快就中秋了,我们打个商量怎么样?”

    这才是她星夜前来的目的。

    夜燃城好奇:“什么商量?”

    “中秋节最畅销的就是月饼,我们弄点月饼来卖怎么样?”楚容眼睛亮亮,仿佛看到大把白花花的银子再向她招手。

    夜燃城绷着小脸,道:“怎么弄?自己做么?你会么?你有灶台高么?我可是听说了,你们一家人被赶出来了,吃饭都是问题,怎么有银子去整月饼这些东西?”

    随即面色一顿,他想到了楚容揣着的那张银票,忍不过好奇,道:“话说,小不点啊,你老实告诉我,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我发誓!你…那张银票哪里来的?”

    楚容抱着瓮子往夜燃城小床上盘腿一坐,恰到好处的温度叫她舍不得松手,道:“反正来历正常,你不要胡思乱想。”

    银票这种东西若非段白黎是个富贵公子,气度不凡,她是不会顺走的,毕竟这东西可是有特殊印记的,稍有不慎,极容易被抓。

    但段白黎出身富贵,不在乎这么一点,况且,这个少年也不像不知道银票被盗之事。

    既然他选择熟视无睹,那么她就心安理得的接受。

    夜燃城追问道:“可是银票这种东西向来只有富贵人家才能看到,你手中这么一张不会觉得不合适么?”

    楚容白了他一眼,奇怪道:“银票就不是银子了么?我手中有银子,有什么不适合的?还是觉得我一个三岁的孩子,就该两手空空?”

    哼,小鬼也能当家做主,我们拭目以待!

    夜燃城忙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管你是什么意思?好了,我连夜来就是询问你的意思,中秋将至,城里城外百姓都会活跃起来,我想和我的哥哥姐姐上街赚点银子,若你愿意,欢迎你的加入,若是不愿,就闭上你的嘴巴,敢泄露半分,哼哼,这只母鸡还是我亲手抓的呢,你有没有发现它的翅膀折断了?”说道最后,楚容虎着脸,张口狠狠咬了一块鸡肉,一脸威胁的看着夜燃城。

    夜燃城:“……”小不点!小破孩子!竟然从这张稚嫩得不像话的脸上看到警告,看到了不容置疑,简直不可思议!

    “这瓮子我带回去了,改日再给你送回来,喏,这是月饼,送给叔叔的,你不准偷吃!”楚容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浓雾笼罩的夜空,想到了搓着双手,忍着困意等她回去的大哥,眉宇浮现了几分焦急,将特意带回来的月饼塞给夜燃城,之后果断走人。

    夜燃城怔愣,回过神想要拒绝时,那小小的身影已经消失,只留下半遮半掩的纱窗。

    后脑勺突然一疼,不用回头,他也知道自家老爹又打了他。

    果然,叶老爹恨铁不成钢的声音砸了一脑门:“还看,看什么看,说你蠢你还不相信,这小丫头一看就十分有趣,她说的中秋赚两个银子之事,你怎么不直接答应下来呢?还是在家呆傻了?”

    “爹啊,我没有不答应啊,之事她根本没给我答应的时间好么?”夜燃城一脸委屈,捂着后脑勺要哭不哭的看着叶老爹。

    叶老爹当下就怒了,扬手再给了一巴掌,道:“臭小子,老子养的是儿子,不是软绵绵的闺女,不要这幅娇娇弱弱的样子,老子会忍不住想要打你!”

    “……”夜燃城。

    他一定不是亲生的!

    “月饼哪来,那小丫头可是说了送给我,你休想私吞!”叶老爹抢过夜燃城手中的月饼,大声说道。

    夜燃城觉得生无可恋,自己一个大活人竟然比不得一块月饼,扭头往床上一趴,将脑袋埋进被子里不出来了。

    叶老爹用了打了他一下,这才甩开鞋子,往他身侧盘腿一坐,望着手中的月饼,一时间神色莫名。

    这小丫头可不是普通人啊,竟然一眼就看到了他的藏身之地,甚至因为知道他的存在,才留下月饼。

    月饼,圆又圆,代表着团团圆圆的意思,送月饼,是不是说明她的目的很简单,只是为了一家人能够完完整整,并没有多余的心思?

    摸着下巴,叶老爹目光明明灭灭。

    ……

    “小妹?”楚开翰还是没有忍住,竟然靠着墙角睡了过去,然后被一双温暖的小手唤醒了,睁眼一看,果然是惦记着的小妹。

    楚容将手中的焖鸡往他手里一塞,道:“大哥,这是奶那只老母鸡煮出来的,又香又好吃,你找个地方藏起来,掩去香气,以免被人发现了不好解释。”

    楚开翰眨了眨眼,道:“你真是…不是说送给了那猎户么?怎么拿得回来?”

    “为什么不能?”楚容歪着头道:“叔叔可好了,夜燃城可好了!要不,大哥,现在就把这些鸡肉鸡汤吃进肚子里,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了。”

    楚开翰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道:“下次不要这么干了,奶说话不好听,也喜欢骂人,但终究是长辈啊,这汤大哥来解决,保证不会叫人发现,也保证我们一家人多吃几天,但是五丫,明日,随大哥登门道谢去。”

    礼尚往来,拿了别人的好处,自然也要上门拜谢去。

    楚容耸了耸肩膀,摊手:“那就去吧,不过叔叔有些古怪,大哥最好做足了准备。”

    楚开翰面露不解:“古怪?能有多古怪?”

    楚容绷着小脸,叫楚开翰看到自己脸上的严肃认真,一脸高深莫测道:“你去了就知道。”

    楚开翰愣了下:“……”

    随即伸手撸了她的脑袋一下,直将那头头发捣鼓成鸡窝,这才心满意足的扭头走人。

    楚容顶着一头乱发,面无表情的站着,月光照射下格外凄凉。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