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52章 农家是非多,阴险小人也不少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2章 农家是非多,阴险小人也不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想死?”孟氏问了一句,神色莫名。

    楚长河抿着唇,低下头不敢回话,楚容闭了嘴,她一直知道,这是时代的小孩子说话没什么权利,就算说了也没多少人愿意听取。

    “你想自杀?”得不到回答,孟氏再次问了一句。

    楚长河唇瓣动了动,却还是发不出一句话来,楚容小心翼翼地离开楚长河的怀抱,规规矩矩的坐在一旁,偷偷看了孟氏一眼。

    这个时候的孟氏可要比任时候的她要有气势得多了。

    仿佛被悲伤掩埋,孟氏眼泪突然涌了出来,瞬间模糊了视线,湿润了脸庞,道:“孩子他爹,你死了,一了百了,可是你想过我们这个家没有?你想过这些没父没母的孩子要怎么存活了么?”你想说我该怎么办了么?

    若是楚长河死去,那么她过分的可能会跟着而去,退一步来说,就算为了这些孩子,勉强的活了下来,但是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接受这个现实。

    这期间,这些孩子要怎么办?多少无父无母的孩子凄凄惨惨,最终死于非命!

    “对,对不起。”此外,再没有任何人话语能表达他的歉意。

    没有人知道,当他一醒来时,感觉到身体软绵无力、感觉到身躯脆弱得一碰就碎的绝望,在这农家,身体就是本钱一句话表现的淋漓尽致,农家子病不起,一是治病的银钱必须很多很多,向来面朝黄土背朝天、看老天爷脸色吃饭的他们刚刚能够一家人是几口的口粮,根本没有多余的粮食去卖了治病。

    二是耽误不起,地里一茬一茬的生长,根本等不了,也离不开人,一旦病了,卧病在床,那么这块地十之**要荒芜了。兄弟伙伴?他们有自己的田地要劳作,就算他们楚家还没有分家,天地是共同是活计,但日子久了,总会生出这样或那样的毛毛纠纷。

    孟氏猛然抬起头,将眼中的泪意眨了回去,扯出有些僵硬的笑容看着楚容道:“你出去,娘有些话跟你爹说。”

    楚容撅嘴,暗道:要又是这样,这两个大人的话从来会避开小孩子,可她并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啊,万一他们两个打起来,她还能劝一下啊!

    然而,谁让她长了一副小孩子的身躯呢?

    “去吧,五丫,爹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的。”楚长河拍了拍楚容的脸颊,显然也不赞成她留在这里,听两个大人说话。

    楚容点头,犹豫了下道:“爹爹,娘亲是女人,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凡事让她一点。娘亲,爹爹刚刚醒来,再大的火气,也等他恢复了再打。”

    楚长河微愕,随即露出了骄傲的表情,看吧,这就是他乖巧懂事的女儿,才三岁就知道关心她爹爹了。

    孟氏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瞥了一眼楚容,意思不言而喻:少废话,赶紧滚出去!

    楚容:“……”

    娘亲真的受了什么大刺激而黑化了。

    然,她的要求向来不高,只要父母双全,兄弟姐妹和谐,那么她的一辈子就能够过下去了,当然,人都是贪心的,在此基础之前,她希望有一个富裕的家庭,父母宠爱,兄弟姐妹疼爱,一辈子衣食无忧,老来寿终正寝。

    而这一些,可以依靠她的双手努力打造。

    走出房门,楚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禁闭的房门,能够清晰的听到呜呜咽咽的哭泣声。

    双手往身后一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打吧,骂吧,哭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小丫头嘀咕什么呢?快来帮姐的忙,将饭菜端出来。”楚云双手满是水渍,在身上随意的擦了擦,扭头看到楚容大声喊道。

    楚容回头一看,在她眼中,能够称得上‘将饭菜端出来的’,那么一定有很多道菜。

    只是,他们连烧饭的正经厨房都没有一个,怎么会做出很多的菜?

    走进一看,楚容乐了,所谓的很多炒菜,的确是很多,但是零零散散,更像是从某一道菜中拨弄出来的。

    “是不是饿了?”见楚容盯着菜肴发呆,楚云笑了笑道:“再等一会儿,等把饭菜端上去,等你大哥、二哥回来,等爹娘出来,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好好的用一顿饭了。”

    “姐,这些饭菜从哪里来的?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楚容问道。

    楚云将饭菜放在一方木板上,到底没敢让只有三岁的楚容帮忙端菜,笑道:“未来小姑父来家里吃饭,丰盛的很,姐姐从他们的饭菜里拨了一些下来。”

    楚容大呼神奇:“姐你是怎么从那群人的眼皮子底下,将这些菜色绝佳的饭菜带出来的。”

    要知道,周氏可是防着楚云呢,希望她卖力气帮忙做饭,而且她不希望留下来用饭,因此视线可能离开她。

    那么,楚云想在那种情况下将香喷喷的饭菜带出来,简直难如登天!

    偏偏她做到了,并且悄无痕迹?

    楚云却不打算告诉她,笑了笑勉强敷衍过去。

    开玩笑,小妹才三岁,正是学道理、懂是非的时候,可别在这个时候误导她。

    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怕小孩子好奇心重,不懂得大错小错,进而犯下不可原谅的罪责。

    因此,等她再大一些吧。

    所以,面容看起来温柔美丽,性子乖顺可人的楚云,其实也有阴暗的一面,并且掌握得惗熟无比。

    楚容点了点头,再一次感叹农家是非多,阴险小人也不少,而且都汇聚在他们家了,但她很喜欢,有棱有角,才不会被人欺负了不还手。

    姐妹俩一起搭起了一张临时的桌子,摆上难得一见的可口佳肴,面对面而坐,静静等待家人的到来。

    第一个回来的是楚开翰,本该在家的他又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背上背着重重的干柴,过分沉重的重量,将小小的脊背压弯了,汗水如瀑。

    楚云忙跑了过来,扶着干柴,从他背上拖拽下来。

    楚容人小,只能望洋兴叹。

    “给我口水喝,嗓子快干透了。”楚开翰抬袖擦脸,直接往干柴上一坐,很是松了一口气。

    楚容立刻觉得自己表现的时候来了,一个转身,往烧火的地方而去。

    这里的人并不在意水烧开了没烧开,给他们一个瓢子,他们能舀起水就往肚子里灌,而来到这里这么多天,楚容也入乡随俗,拿了瓢子就能喝水。

    一瓢子水晃晃荡荡,到了楚开翰面前已经去了一半,楚开翰却是开怀一笑,用力在楚容头上撸了一把,大口将水灌入腹中,重重一叹,道:“小妹真能干,这么小就能给大哥送水,谢谢小妹。”

    楚容想出言嘲讽来着,毕竟她不是真的小孩子,楚开翰的夸赞之言,听在耳朵里仿佛嘲笑,脸上却不由自主的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道:“不客气大哥。”

    楚开翰笑容满面,楚云掩嘴轻笑。

    这时,楚开墨探头探脑摸了进来,圆滚滚的眼睛灵动的四处扫射,全身上下都是烂泥巴,脑袋上的头发也糊了粘稠的泥浆,手上还提着一双鞋子,这是他身上唯一干净的东西。

    原本打算偷偷摸摸的回房间清理干净,却在踏进家门的一瞬间看到了最害怕的大哥,简直是莫大的打击,至于楚云和楚容直接被他忽视了。

    因此,整个人雷劈一样竖立不动,双眼瞪大,手中鞋子啪嗒一声落了地,衣服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表情。

    这声脆响,楚开翰这才发现他的存在,扭头,看着脏的看不清模样的楚开墨,狠狠的嫌弃了一下,喝道:“杵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打理干净!”

    楚开墨:“……”

    说好的大骂一顿了?我皮都绷紧了准备挨打挨骂,大哥你却这般宽宏大量?怎么办,好怕怕,大哥海慧寺揍我一顿好了!

    “大、大哥?”楚开墨犹如颤抖的鹌鹑,瑟瑟缩缩的问了一句:“你不打我了,不骂我了?”

    楚开翰哼了一声,道:“打,必须打,骂,必须骂,但你现在这幅泥猴子模样,我下手了怕脏,所以赶紧去清洗干净。”

    楚开墨一个激灵,下意识开口道:“那我不洗了,就这样挺好,还能省水呢!”

    如此,大哥就不会打我了吧?

    楚容:“……”熊孩子!

    自己的话说完,楚开墨愣了一下,看大哥拉下去的脸色,暗道要完,连忙捡了鞋子,补救道:“大哥你听错了,我的意思是我马上去洗,洗得干干净净的,绝对叫你动手了手上还留着香味!”

    话落,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自我唾弃。

    完蛋了,洗干净了等待被打,这不是犯蠢么?怎么办?要不躲起来?等大哥气消了再出来?可今天的饭菜看起来好好吃,舍不得不吃呀!

    纠结万分的楚开墨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只留下门口几个浅浅的泥巴脚印。

    楚云忍不住笑了出来,道:“哥,二弟还小,不要总打他,看把他吓得。”

    楚开翰给了她一个‘你是女人,你不懂’的眼神,道:“他是男的,揍一顿怎么了?好叫他知道,在外面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

    打,是他对两个弟弟奉行的教育手段。

    宠,是他对两个妹妹的相处方式。

    在他心中,男儿顶天立地,为女人撑起一片天空,女人护在手中,尽情任性撒欢,骨子里,男人为天为地,女人依附而生!

    “我去给二弟打水。”楚云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楚容忙凑到楚开翰面前,双眼亮晶晶道:“大哥,大哥,你好厉害啊!看二哥的样子,就知道他不敢再犯了!”

    楚开翰斜眼,道:“有什么事,直接说,不要拍马屁。”

    楚容小脸一红,张眼四处看了下,道:“我晚上离开一下,就一下!”

    楚开翰下意识想反对,女孩子天黑了不要出门,是他一直以来的认识,然而,想到小妹的非同一般,他又犹豫了,问道:“你去做什么?”

    随即想到那只被偷走的母鸡,道:“你去那猎户家么?大哥陪你去行不行?”

    那可是杀人犯的家啊,万一发现小妹非同寻常,会不会抓了她?

    楚容笑着摇头,道:“不用,大哥,我一个人就好,不过你要帮我掩饰,免得姐姐担心,还有爹娘。”

    楚开翰看了楚容片刻,终究还是点头应下,道:“我会的,不过,你说爹娘担心,是说爹爹醒来了么?”

    最后这句话问得忐忑,哪怕他装得再镇定,心里还是惶恐的,他爹也是他的天,他的地,护着他们无忧无虑长大,乍然倒了下去,惶恐可想而知。

    而现在,倒下去的爹,再次站了起来了么?

    楚容眨了眨眼,这一刻,才注意到她十岁的大哥其实还是个孩子!

    笑了笑道:“大哥,爹爹醒来了。”

    这话落下,那扇紧闭的破门打了开,孟氏双眼通红的走了出来,脸上还残留着清晰的泪痕。

    楚容和楚开翰对视了一眼,一左一右迎了上去,道:“娘亲…”

    孟氏笑了笑,道:“怎么了?可是饿了,这就开饭。”

    两人往她身后看去,并没有看到楚长河,想问的话在看到孟氏那张满是伤感的脸再也说不出口。

    孟氏却是知道他们想知道的事,道:“你们爹爹醒来了,不会有事了,以后好好养着,一定能够再陪你们玩的。”

    楚开翰双眼一亮,道:“娘亲说的是真的?爹爹真的醒来了?”

    孟氏笑道:“骗你有钱赚么?”

    楚开翰认真的摇头,道:“没有,骗我没钱赚。”

    楚容哈哈大笑,抱着孟氏的…腿,道:“娘亲,我饿死了,快吃饭啊!”

    她更想抱腰来着,可是人太矮了。

    孟氏慈爱的拍了拍楚开翰的肩膀,弯腰将楚容抱了起来,道:“好,我们这就开饭了。”

    “小哥哥还在睡觉么?”楚容看了一眼紧闭的门,孟氏和楚长河都吵了一架,打了一架,这孩子却是半点动静也没有,是不是说明还在昏迷不醒?

    这个样子下去可怎么办才好?

    孟氏脚步顿了一下,道:“你小哥哥醒了一次,又睡着了。”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