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51章 爹爹,好久不见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1章 爹爹,好久不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然而,这些不是三岁的她能够问的。

    两个小丫头一脸不乐意的站着,很快被好不容易扫去一身尴尬的庄南启看到了,忍不住想笑,觉得自己一生英明全部毁在一只火鸡上了。

    说到火鸡,扭头去看只蔫哒哒躺在地上,不知生死是活的火鸡身上,暗暗一叹,这种家禽可是好东西啊,就怎么轻而易举被打死了一只,想必这户人家回来以后有得闹了。

    笑了笑,朝着楚容两人走了出去。

    微微弯下膝盖,双手撑在膝盖,笑道:“小丫头,你们是谁家的小丫头?”

    楚鸢吓了一跳,忙将小身躯往楚容身后藏去。

    楚容嘴角抽了抽,瞬间觉得自己娇小的身躯高大无比,能够为这个小丫头挡风遮雨,仰起脸,一脸天真道:“大哥哥你好,我叫楚容,她是楚鸢,我们是村子里楚大山的孙女!”

    庄南启微微一愕,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这么小,他的相亲对象是楚家人,跑出来两个看他热闹的小丫头也是楚家人。

    随即释怀一笑,抬手揉了揉楚容头上的发髻,道:“我是庄南启,以后很可能是你未来的小姑父,你现在叫我大哥哥还行,过段时间可就不能哦。”

    楚容怔愣住,脑子一抽,竟是脱口而出:“你真的要迎娶我家小姑姑么?”

    这个庄南启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好了,读书人出身不低,加上身有秀才之功名,本身温文尔雅,待人亲和温善,并不没因为她的看热闹心生恼恨,可见也是个修养极为到家的人。

    这种人与小姑相比,完全一个天,一个地,一个鲜花,一个牛粪。

    到底看上了小姑姑什么呢?实在叫人费解。

    庄南启可不知道自己在楚容眼中的形象这般英伟,听了楚容的问话,微微一笑,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一个女人的名声有多么重要,既然他已经应下了这门亲事,那么哪怕对方再不堪,他也会迎娶她,并且努力改变她。

    何况这女子只是刁蛮任性了些,容貌却是不差。

    楚容微微点头,心中对庄南启的评价再次上升了一个高度,暗暗觉得小姑姑走了运,碰上这么一个将责任扛在肩上,万死不辞的好男人!

    “好了,庄…南启啊,时间不早了,快随我进家门,该耽误用饭时间了。”楚老爷子抓着烟杆子,眉眼具是喜爱,觉得老四为春燕挑的夫婿实在是太附和他的胃口了。

    庄南启摸了摸楚容脑袋,再看一眼鬼鬼祟祟的楚鸢,不由得笑了一声,随手塞了两颗糖,这才转身朝楚老爷子走了出去。

    一大早就热闹非常的香山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但庄南启的出现已经打破了这份安静,除了不得不完成的活计,所有人都暂时放下了手头的活儿,朝着楚家而去。

    “这位姑爷倒是出色,读书人果然知书达礼。”

    “嘿,你懂什么知书达礼么?我看呐,城里好多富贵人家都没有他这份气度。”

    “可惜他也是个命苦的,父母双亡,也没个兄弟姐妹帮衬,这才万是亲力亲为,连登门下聘书这种事都只能自己跟着媒婆而来。”

    叽叽喳喳的人们,很快将庄南启的底细翻了个遍。

    村子太小,很多秘密都藏不住。

    “五丫姐姐,五丫姐姐,我要回去了,今天小姑父来吃饭,家里好多好吃的,我要赶紧回去,以免汤都没有剩下。”楚鸢探出了脑袋,看了一下走得差不多的人,脸上浮现了焦急之色,随便说了两句,便急匆匆撒开脚丫子狂奔。

    楚容:“……”果然是个孩子,话里话外只有吃的。

    看了一下地上那只被打死的火鸡,正想着要不要将它带回去,一只手比她快多了,坚决而果断的抓了火鸡的长脖子就走。

    这人楚容认识,是村子里有名的贪吃懒做,名叫狗子。

    狗子贼眉鼠眼,见四周没有人,才将火鸡带了回去,而且发现了了被忽略在一旁的楚容正在傻愣愣的看着他,当下露出猥琐的笑容,道:“小丫头,记住了,这火鸡是你拿走的,敢说错一句话,哼哼,听说城里的有钱人家很喜欢买小孩子去吃。”

    楚容:“……”

    卧槽!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一个大人欺负她一个小孩子!

    “乖乖的,不然叔叔一定将你绑了卖掉!”狗子以为楚容被吓傻了而不敢说话,再次警告了一句,随即将火鸡往肩膀上一扛,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儿摇头晃脑的离开了。

    楚容回神,脸上浮起了恼意,小孩子怎么了?小孩子的意思就能被轻易的忽视么?小孩子就能被拿来当挡箭牌么?

    这个锅我不背!

    你敢说我偷走了火鸡,那我就坐实了这个说法好了。

    当下迈动双腿,稳稳地跟在狗子身后一段距离,并没有立刻叫他,也小心避开了附近可能出现的人。

    直到狗子的家中,阴在暗中看着狗子烧了热水,将整只火鸡杀了去毛,剥腹撸去内脏,处理得干干净净,只待下锅顿煮,这才走出来,气势一改之前的傻乎乎,流露几分不怀好意。

    “嘿,你这死丫头怎么进来的?”狗子一脸惊叹,逃过楚容去看那扇被拴住的门,此时门栓子已经不翼而飞。

    楚容露出了笑容,张开邪恶的双手,朝着狗子…手中的火鸡而去。

    那副模样,生生叫天不怕地不怕的狗子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等他反应过来,手中的火鸡已经脱离,落在楚容手上了,当下怒起,顾不得去想一个小孩子这般行为的怪异之处,撸了袖子冲上去。

    ……

    周身泛着暖洋洋的气息,楚容一蹦一跳的往家跑,准备到老宅子大吃一顿,毕竟来了客人,老头子老太太总不能将她赶出去吧,面子还要不要了?

    然而,还没迈进腿去,就看到被赶出来楚云。

    辛辛苦苦忙碌了一早上,什么活都干,临到了用饭的时间却被人家赶出来,脾气再好的楚云,也出现了怒容。

    “你一个下贱丫头吃什么吃?这些好菜好饭可是我们家的,你是哪棵葱,不能来我们家吃饭!”周氏双手叉腰,怒目而视,眼中流淌着得意。

    还好她聪明,趁着那位秀才同老四看书去了的时候,及时打发了这丫头。

    少个人分东西吃,她的儿子能多吃一点。

    真是太聪明了。

    “大伯娘说话可要注意了,我怎么就不是这家的人?我姓楚,是爷爷奶奶的孙女,我来我爷爷奶奶家吃饭,还不能够么?”楚云愤怒极了,吃不吃饭倒是一回事,爷奶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是另一回事,或者因为爹爹的倒下去,他们二房已经变得可有可无。

    心中为爹爹心疼,枉费爹爹整日告诉她,可以‘欺负’兄弟姐妹,却不能在爷奶头上撒野!

    难过,想哭。

    爹啊,你怎么还不醒来,再不醒来,云儿可就要违背了你的意思。

    “滚滚滚!你们家早就被赶出去了,那破落屋子才是你们的家!快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拿扫把赶你走了!”周氏佯装四下找扫把。

    正想开口再辩的楚云看到了拐角处站成排看她笑话的熊孩子们:“……”

    羞愤乍起,昂起头,扭身就走!

    真是够了,这群熊孩子该打该教训!

    转头就看到楚容,突然觉得高大威猛的姐姐形象轰然倒塌了,轻咳一声,装作无意道:“你回来了,快跟姐姐回家吧。”

    楚容撅了撅嘴,主动牵了她的小手,一脸认真道:“姐姐不要难过,我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楚云扑哧一声笑了,心中怒气消散一空,颇为有兴致道:“那姐姐等着五丫为姐姐讨回公道?”

    公道是什么?世间还有公道存在?

    楚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谁人都靠不住,只有靠自己,想要不吃亏,就要拥有一颗绝对坚硬的心,一张绝对厚的脸皮!

    这些在为自己讨回公道的道路上十分重要,不可或缺。

    转头看一眼防贼一样防着他们的周氏,笑得温柔缱绻,道:“大伯娘,我们这就回去。”

    说罢,拖了楚容往后院走。

    “要这样不就行了?简直耽误时间!呸!下贱丫头还好意思就下来吃饭!”身后是周氏鄙夷的咒骂声。

    楚云趁机道:“看到了么,我们大伯娘向来小家子气,奶也是,就为了这么暂时的好处,将我们一家人排斥在外,却没想到家中客人会不会看笑话,等着吧,爷爷一定会替我们收拾她们的。”

    男人注重脸面,楚老爷子因为楚长海的关系更是注重,而现在,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将家中丑事摊开在外人前面,心中恼恨自然顺势而生。

    根本不需要他们想方设法的搞小动作报复,自觉丢尽了脸的楚老爷子自然会出手。

    楚容重重点头,心中惊叹不已,想她八岁的时候还只知道吃喝玩乐耍脾气,而楚云八岁却要撑起一个家,还要同那不将他们当家人的家人斗智斗勇。

    两人回到了小破屋,孟氏一看两人卸去满身菱角蔫巴巴的样子,便猜到了一切,摸了摸两人的脑袋,道:“你们做的很好,不要在外人面前泄露了骨子里的桀骜任性,叫人知道,事情闹得再大,错的不会是你们,而是对方。”

    楚容恰到好处的露出不解,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她娘出了什么事?怎么黑化成这模样了?

    不待她多想,孟氏双手捧着她的脸颊,轻声道:“五丫乖乖,陪着你爹爹,娘跟你姐姐去做饭,好不好?”

    条件太差,没地方煮饭,只能临时自己垒一个潦草的烧火炉子,孟氏放心不下楚云,觉得她太小,用这个炉子很容易伤了自己。

    因此,做饭这事往往都是她接了手。

    楚容点头,拍着胸脯道:“娘亲你去,爹爹这里有我呢!”

    孟氏笑着点头,带了楚云一起走了出去。

    楚容撑着下巴,直勾勾看着昏睡不醒来的楚长河半天,叹了一口气,看一眼同样在呼呼大睡的小哥哥楚开霖,再次叹了一口气。

    一阵困意席卷,楚容打了个哈欠,甩去小鞋子,果断在楚长河肩窝的位置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下。

    还好,她才三岁,能够亲身体验父亲母亲全身心的宠爱。

    睡梦之中的楚容感觉到有一根羽毛在挠着她的脸颊,并且抓了好几次都没有抓开,简直是太讨厌了!

    一时间恼怒非常,猛地睁开了眼睛。

    入目,却是楚长河虚弱得仿佛一碰就碎的眼神。

    “五丫睡醒了?可是爹爹吵着你了?”楚长河的声音空前沙哑,软绵得叫人心口颤抖。

    给人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楚容狠狠一惊,道:“爹爹,你…”不会因为身体不好也选择自杀吧?

    定眼一看,脊背泛起层层冷意。

    这新爹还真有寻死的念头,而刚才亲昵的动作,似乎是在同她告别?

    卧槽!

    楚长河只是昏迷不醒,他们就被赶出来了,要是楚长河死了,那他们是不是从此风雨飘摇,无依无靠了?

    稚嫩的脸上泛起丝丝后怕,昂起头一阵哭嚎:“爹爹!好久不见!五丫可想死你了!爹爹自己睡懒觉谁叫都不搭理,五丫和娘和哥哥姐姐都爷奶赶出家门了,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好饿好饿,马上就要饿死了!还有小哥哥,一天到晚就知道睡觉,连上茅厕也能睡过去,差点掉粪池里了…”

    你看,你昏睡的时候,我们活得这么凄凄惨惨,你忍心就这么丢下我们么?

    有些头昏眼花,楚容强撑着眼皮不阖上,哭得撕心裂肺,叫人忍不住担心下一刻,这孩子会不会就这么撅过去。

    楚长河一阵心疼心酸,什么阴郁绝望死了不拖后腿的念头一扫而空,抬起面条一样的双手,将楚容抱在怀里,轻轻拍打她的后背,为她顺气,道:“五丫别怕,五丫不哭,爹爹不死了,不死了,真的不死了…”

    也许小东西的无心之举,但那些话语却字字句句戳进了他的心里,他还没死呢,他的父母兄弟就这么对待他的妻儿,那么他死了呢?

    没爹没娘的孩子从来都是孤苦无依的浮萍,没男人当靠山的女人再强势也无法撑起一个家,孩子还小,女人太弱,他,不能倒下!

    砰!

    陶罐子摔在地上,破裂成碎片,支离破碎,四处飞溅。

    孟氏那惊喜的脸庞定格,只看得到惊恐。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