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47章 那买东西不给银子的公子又来了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7章 那买东西不给银子的公子又来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个月饼五十文钱?”

    叶燃城夸张的瞪眼,一脸见了鬼的模样,道:“掌柜是不是看我们两个孩子好糊弄,这才将价格抬高的啊?一斤肉也就二十几文钱,一家人能享用几顿,一个月饼三两口的事,却比肉还贵,这不是欺负我们年纪小么?”

    说着,用力抓过楚容,将她手里捧着的铜板塞回怀里去,还拍了拍,生怕它们掉出来。

    下一刻,猛然收回手,面色涨红,目光带了几分心虚。

    竟然忘了男女有别,真是…

    瞥一眼楚容,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小不点还小,不懂这些东西。

    掌柜的大笑,甩了甩手中拂尘,驱赶苍蝇,道:“小兄弟可知晓月饼所需材料?”

    叶燃城翻了翻白眼,道:“怎会不知?不就是糯米粉拌入粳米粉么?”

    掌柜的看了一下傻乎乎不明所以的楚容,笑容更甚,道:“你说的没错,月饼的确需要这两种米磨成的细粉,但这两种粉可是不便宜啊,还有馅料,我这里三种月饼,第一种冬瓜条加香葱、芝麻和花生,当然还有糖,第二种是红豆细沙加桂圆肉以及不可或缺的糖,第三种是莲蓉月饼,以莲子和蛋黄为材料…你看,每一种材料都不便宜啊,而且,这重量,绝对足足的!这还不算上花时间去精心雕琢成好看的花纹图案。”

    楚容昂着脸,一脸天真道:“比糖葫芦还甜么,比糖葫芦还好吃么?”

    掌柜的终于忍不住,伸手揪了揪楚容头上的小包包,笑道:“都是甜的,比糖葫芦还甜!”

    楚容暗暗点头,甜的月饼,那么可以考虑弄几个咸的,毕竟众口难调,有人喜欢甜的,自然也会有人喜欢咸的。

    “那也不能这么贵吧?比肉还贵,那我还不如多买两斤肉过过瘾,好过月饼两三口就吃完了,还不用担心因为太小不够分。”叶燃城说道。

    掌柜笑道:“月饼这东西一年也就吃这么一回,贵没错,但它值得这个价啊!”

    叶燃城皱了眉,一脸不赞同的看着楚容,以表达自己强烈的不支持之意,月饼又不好吃,还特别贵,不如买点肉,煮一大锅,吃到撑不下去。

    楚容却是兴冲冲的掏出铜钱,堆在桌上,身躯前倾,整个人趴在上面,用心一枚一枚的数:“一个月饼五十文钱,三个就是一百五十文。”

    掌柜惊讶的看向叶燃城,见他同样一脸才刚知道的模样,不由得好奇问道:“小丫头,你爹是这三里镇哪个秀才先生还是举子老爷么?”

    三里镇说大很大,说小其实也很小,城里的秀才、举子几乎人人认识。

    掌柜觉得小丫头可能清楚的摸算铜板,想必有一个读书人的父亲。

    楚容摇头,大声道:“我爹爹是种地的,不是秀才举子!”

    她很满意她爹。

    掌柜错愕。

    叶燃城憋红了脸,想趁机问一下小不点的家人,碍于陌生人在场,本来就因为年纪小容易被骗,再知道他俩不是亲兄妹,是非就更多了,毕竟男女有别啊。

    小不点再小,那也是个女的!

    这时,楚容已经数好了铜板,将剩下的收回兜里,昂起头,道:“请掌柜帮我包起来!”

    掌柜处于混沌之中,下意识抓了油纸打包,下意识数了一遍铜板,直到将两人送走,掌柜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嘀咕:“种地的女儿能随便挥霍银钱?”

    的确,一个孩子身上拥有大量铜板叫人惊讶,最惊讶的却是对方的父亲只是一个种地的,并非他小看人,而是庄稼汉大多朴实、囊中羞涩,买个东西都需要斟酌半天。

    “接下来去哪儿啊?”叶燃城皱着眉问道。

    这孩子实在太败家了,想必昨日卖兔子的铜板没有上交而是自己留着了,大手大脚的耗费可不是好习惯啊。

    楚容提着月饼,目光四下看了看,道:“去花鸟街吧,你知道怎么走吧?”

    “你想干什么?”别是又要花钱?这么败家真的好么?叶燃城眉头紧了三分。

    楚容看出了他的不乐意,道:“我去看看花,不花银子。”

    叶燃城年纪小,没有太多心思,楚容说什么,他就相信什么,笑了笑道:“那就走吧,我带你去。”

    一高一矮两个人并肩而行。

    三里镇的花鸟街并不繁盛,反而显得冷清,毕竟这些东西属于奢侈品,一般人家都不会采买,非一般的人家看不上,因此,形成这种关了门可惜,不关门没人买的尴尬境地。

    走在路上探头看去,店铺之中的花卉常见,花开正好,九成九以五颜六色的花朵为主,一些绿色叶子的观赏植物几乎看不到。

    人们只看到鲜花的美丽,忽视了绿叶的不凡。

    楚容摸了摸下巴,一个绝妙的主意涌上心扉。

    “我们走吧,我不去看了。”楚容拽了叶燃城,拖着他转身。

    叶燃城一脸懵圈:“怎么回事?不进去看看么?”

    楚容笑道:“不去了,我又没银子买。”

    叶燃城茫然不解,任由楚容抓着他的衣角,顺着来时的路再走回去。

    刚走出死气沉沉的街道,便看到形色匆匆的小摊贩挑着担子狂奔,声声抱怨进入耳膜:“那个买东西不给银子的公子又来了,真是不叫小老百姓活了,每天辛辛苦苦就赚那么一点,再被这不要脸的大家公子白白拿走那么多东西,简直白干了一天!”

    楚容挑眉,立刻想到那日在街头看到的,一小公子出现,长街摊贩挑着担子狗追一样疯跑,下一刻,除了跑得慢被逮住的,摊贩跑得没有影子。

    好像是南城严氏。

    “啧啧,最看不起这种衣来伸手的大少爷,整日就知道吃喝玩乐,不懂百姓疾苦,他这么随随便便拿走的东西,却是小老百姓赖以生存的手段,就靠着这点收入养家糊口,因为他轻而易举的举动,付之东水。”叶燃城面上带着排斥。

    再怎么看不惯,他也知道自己只是个猎户的儿子,管不上人家大少爷。

    楚容深以为然,配合着点点头,道:“的确,又不是家里没钱,指缝里随便漏一点,便足够平常人家好几个月乃至几年的收入,却不要脸的选择白拿!”

    话音刚落下,远处那道连吃带拿的身影顿住,随即转过身,准确的落在楚容脸上,随即同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自己朝着楚容两人大步而来。

    眼中带着浓浓的兴味。

    叶燃城怂了,只觉得双腿发软,背后说说还行,当面的话…他才不要死,家里老爹还等着他养老送终呢!

    “我们、我们快跑吧。”

    咽了咽口水,叶燃城拉过楚容的小手,道:“听说南城严氏世代出名将,子孙后代个个都是天赋出众的兵将,万一我打不过怎么办?所以我们还是快跑吧!”

    楚容昂起头,略带鄙夷道:“跑去哪里?当真得罪了这人,你说你能逃得过么?”

    有钱有势的人人脉宽广,稍稍泄露些许意向,大把的人争着抢着为他服务。

    三里镇不大,找个人并非多难之事。

    叶燃城额头冒起了汗水,觉得楚容说的有道理,当下也不跑了,既然跑不掉,何必白费力气?

    这时,那孩子已经走近,唇红齿白,眉目俊秀,年少风华正茂。

    严卿仔仔细细看了两人一遍,最后看着楚容,双手撑着膝盖弯腰,道:“你说本公子不要脸?”

    楚容眨了眨眼,暗道这孩子长了顺风耳么?明明那么远的距离,却能将他们的话的听进去。

    叶燃城忙上前一步,挡在楚容面前,就怕他一个愤怒掐死了她:“你想、干什么…”

    严卿似乎刚看到叶燃城一般挑剔的看了他几眼,却是依旧不搭理他,而是看着楚容问道:“小丫头,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次,嗯?”

    楚容眨了眨眼,道:“我刚才说什么了?”

    严卿愣了下,随即哈哈大笑,道:“你不知道你说了什么?要不要本公子帮你回忆回忆?”

    说着撸起袖子,嘴角带着恶劣的笑意,一脸要收拾人的模样。

    叶燃城纠结了,看了一眼离得远远的随行护卫,忍不住想着揍了这丫的会不会遭到报?不揍的咬牙死扛又不是他能够忍受的!

    就在他纠结万分的时候,楚容已经握着小拳头,对着那张笑得不怀好意的脸狠狠打了上去!

    “登徒子!”

    砰!

    一拳头打在嘴角,不是很用力,至少在严卿眼中,这点力气只比蚊子咬重了三分罢了,却还是在他脸上留下了痕迹。

    几乎一瞬间,嘴角红肿起来,很快转为青色。

    叶燃城:“……”

    小不点知道什么是登徒子么?

    然而,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当下双眼发亮,攥紧拳头对着严卿一阵猛揍。

    略带不可思议的严卿再次被打,终于从愣神中醒来,面上带了恼色,捏了拳头反击:“敢打本公子之人,你们是第一个和第二个!”

    叶燃城热血冲了脑门,早已将心中的顾虑抛到九霄云外,也忘了他那三脚猫的祖传武功,同严卿扭打在一起,发挥小孩子特有的打架手段——手脚并用,连踢带打。

    小小的楚容挨了两下之后被挤了出去,看不清楚是谁打的她。

    楚容揉着胳膊,面色带笑。

    将门出身,却身无半点神奇的内力,联系他穿金戴银,实际上都是破铜烂铁,一个豪门弃子辛酸经历在脑子里形成。

    “喂,你是不是被家里赶出来了?”

    碍于严卿的身份,过往百姓行色匆匆,有心看热闹却是不敢看严卿的热闹,甚至还得远远避开,以免因为看了不该看的事,被恼羞成怒的严卿杀人灭口。

    因此,两人打得难舍难分,一人看得津津有味,却始终没有人敢上前。

    自然也听不到楚容莫名其妙的问话。

    然而,严卿却是瞬间僵住了身躯,下一刻下手更加凶狠,仿佛此时对面对他的杀父仇人!

    叶燃城却是倒霉了,那小拳头专挑脸部打,很快留下了斑驳印记。

    楚容再道:“有后娘就有后爹,加上莫名其妙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进而被打发到边缘小城里来?为了不丢脸,捏造什么开办武学堂教授兵将之事,场地却迟迟修缮没完成?”

    严卿蓦然抬头看着苏锦,眼睛带着诧异。

    叶燃城趁机给了他一拳头,掐着他的脖子翻身而起,坐在他的胸口,左右开弓。

    打人不打脸,这小子却专挑脸打,那么叫他也尝尝被打脸的滋味!

    “然后微薄的钱财用光,甚至当掉了随身之物,碍于面子,叫人以破铜烂铁仿造了各种首饰配件,横行过街,买东西不给银子,因为你没钱?”

    严卿忍不住了,一脚踹飞苍蝇一样讨人厌的叶燃城,绷着小脸道:“你怎么知道?你是那个女人派来羞辱我的么?本公子告诉你,哪怕我此时落魄,我的身份摆在明面上,是我最大的筹码,总有一天会收回属于我的一切!”

    楚容:“……”

    原来电视剧、小说也并非全部造假,世上还真被被驴子踢了脑门的男人,亲生儿子都赶出来,也不怕生了一窝子女儿无人传宗接代,死后无言面对列祖列宗!

    “你回去告诉那个女人,说本公子祝她早日铁树开花,生下金蛋,否则,本公子回归之日,便是她和她那群如花似玉女儿们的末日!”严卿微微抬起下巴,小手往身后一背,昂首挺胸,一脸傲气凌神。

    楚容:“……”

    呀,还真生了一窝女儿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随即小声嘀咕道:“今日你赶我出门,明日我要你八抬大轿抬我入府!”

    “今日你赶我出门,他日我要你跪着求我入府!”严卿面色肃然。

    趴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叶燃城错愕的看着楚容:“……”

    还能这样?小不点怎么知道这小子下一句要说什么?简直神奇!

    却听到楚容再次轻声嘀咕:“要你和你的女儿们卑躬屈膝,看我的脸色过活!”

    “谁让你生了一群女儿,香火只能我来传承,我要你和你的女儿们对我卑躬屈膝,百般讨好,看我脸色过活,一辈子战战兢兢!”严卿掷地有声,仿佛宣誓一般。

    叶燃城目瞪口呆:“……”

    【未完待续】

    ------题外话------

    谢谢【139**6175】的五心评价票,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