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44章 使坏的最高境界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4章 使坏的最高境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哥?”

    楚容愣了一下,这般气急败坏的口气,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蠢丫头!”楚开翰心惊肉跳,差点给吓死了。

    任谁看到本该撒娇卖乖的小妹妹突然变成张牙舞爪的母老虎,都会感到心惊,感到害怕。

    隔着老远的距离,看到那小小的身躯,正高兴的想要跑过去给她一个大大的微笑,谁知道这蠢丫头竟然露出了獠牙!

    他的第一反应便是遮掩!

    看来教育不够,太蠢了!

    “她、她要杀我!”楚开阳脸色苍白,一点点挪离楚容,并且警惕的看着她,生怕她再拿出刀子来。

    闻言,楚开翰皱着眉,暂时忽略了傻乎乎的妹妹,道:“大堂哥白日做梦呢?谁要杀你?我们香山村虽然时有小争吵,但从没有发生过杀人这般可怕之事,大堂哥,你是不是看错了?”

    楚开阳瞪着眼睛,一脸惊魂未定,颤抖着指着楚容道:“是她!是这个怪物!她、她拿出刀子要杀了我!不信,不信你们可以搜!一定能搜出刀子!我的几个同窗也可以作证!”

    “我看到这个小丫头绊倒了开阳!”

    “我也看到了,不过我觉得是开阳自己站不稳摔跤的,否则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绊倒开阳啊!”

    “小丫头要背开阳,被他厉声呵斥,然后开阳摔跤了,差点砸死小丫头,亏得她跑得快!”

    楚开阳几个同窗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起来,充分发挥课堂之上,夫子所说的‘辩’字诀!

    楚开阳扭头一脸不可思议:“你们、你们胡说八道,明明是死丫头把我甩在地上的!”

    “开阳,夫子说过,君子坦荡荡,敢做就要敢当,你本来想揍一顿小丫头的,却自己摔了个狗啃…咳,四脚朝天,不能冤枉别人!”一孩子煞有其事的晃着脑袋,一副‘我很有知识,我什么都知道,我很厉害’的模样。

    那个怂恿楚开阳揍人的孩子上前一步,语重心长道:“你们都误会了,我看到小丫头想要背开阳,却因为没什么力气而摔跤,小丫头手脚麻利爬了起来,开阳慢一步,只能摔倒在地上,然后小丫头要扶他起来,又因为力气小而无能为力…哎!原以为只是懂两个数字的丫头,现在看来,倒是情深义重哇!”

    学着夫子的摆出感慨万分的姿态,其实心里乐开了花。

    当时怎么样看得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一眨眼,楚开阳就躺在了地上,而小丫头蹲着,说着话,有段距离话音又小,听得不甚清楚,甚至可以说,没听到。

    但是又怎么样?他喜欢看人吵架,最好当场狠狠打一架。

    楚开翰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人看到:“大堂哥,你听到了么,是你自己摔跤的,不能因为小妹蠢,就推到她头上!”

    “你!你们!?”火冒三丈高的楚开阳小脸憋得通红,受尽冤枉的悲愤无处发泄,气得全身发抖,反倒忘了之前匕首贴着脖子的恐惧:“绝交!绝交!”

    “我们又没说错,开阳,你也不想想,那丫头才多大,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她,怎么可能将你甩在地上?对吧?”

    “绝交就绝交,你以为我愿意和你一起玩啊?哼!”

    要不是因为那个美丽的楚楚,谁愿意搭理这个自大狂!

    “绝交就绝交!我们走!再不和他玩!”

    呼啦啦,一下子所有小学子都离开了。

    楚开阳傻了,从小到大他都是被捧着的那一个,从来没想过这些被他视为可有可无的‘蠢货’,有一天会毫不留情的离他而去。

    “哇!”

    心灵受到严重的打击,楚开阳忍不住哭了出来,抹着眼泪,边哭边打嗝的往家里走去,连地上的书袋子都不要了。

    “啊!惨了,回去挨骂了!”楚容夸张的嗷了一声,脸上却没有多少害怕担心,反而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啪!

    一巴掌打在楚容脑袋上,楚开翰压低了声音怒道:“你个小东西,天上你都敢爬上去,也不怕掉下来摔死!”

    楚容捂着后脑勺,觉得自己这么蠢,一定是被打出来的,不满道:“大哥,你打我!你从来不打我的,可是你打我了!你今天打我了,你怎么能打我,你不能发我的…可疼可疼了…”

    昂着头,平调的声音,无限的念叨。

    楚开翰捂脸,掏了掏耳朵,叹道:“小妹,哥错了,哥不该打你,你打回去都成,别念了行么?”

    楚容果断追击道:“大哥,我明天外出一趟。”

    拧紧了眉头看她,楚开翰一脸不赞同,随即想到刚刚看到的一幕,心脏一跳,想要说出去的话拐了个弯,道:“好。”

    张口想要解释去哪里,去干什么,和谁去的楚容:“……”

    她没听错吧,腹中几千字的说服词都省了。

    楚开翰捡了地上的锄头,抓了书袋子吊在脖子上,一手牵着楚容的手,口气恢复温和:“回去就闭嘴不要说话,好不好?”

    楚容点头,嘴角裂开笑容,跟着他的步子,一路小跑。

    回到家中,迎接他们的便是一家人的冷眼以待。

    “跪下!”楚老爷子吼道。

    正堂之上,楚老爷子和刘氏黑着脸端坐上首,楚长江夫妇坐一边,身边是哭得直打嗝的楚开阳,楚长湖夫妇坐一边,十分默契的选择缩小存在感,再过去是赵氏捧着肚子气质幽然。

    楚长海于城里学堂念书,天擦黑才会归家。

    楚开翰拉了楚容一起跪下,只是道:“爷奶可是为了大堂哥被欺负了的事?”

    周氏率先炸了,狠狠道:“我家阳儿最是乖巧懂事,从来不会惹是生非,今天却被你们兄妹俩欺负到哭了,不给个交代,老娘带了阳儿回娘家!”

    刘氏瞪了她一眼,最恨她动不动就拿娘家说事,然而,大孙子也是她的心头肉啊,她的心头肉被人欺负到哭了,这事可严重了,要知道读书人最讲究面子。

    “就知道惹事!乖乖呆在家里不就没事了没?现在,快给阳儿磕头道歉,三天不许吃饭!”刘氏怒瞪楚容,觉得都是这个死丫头的错。

    惹祸精!

    楚开翰咬了咬牙,想到家里爹爹和小弟还需要他们给予的一日三餐,终于低下了头:“是,我们…”

    “爷奶,大堂哥常说什么‘是非分明’,明明我和大哥没有欺负大堂哥,为什么要受罚?而且,四叔说了‘事出有因’,查案子尚且要弄清楚是非曲直,找到足够的证据才能下文书抓人,为什么你们什么都不问,就判定是我和大哥的错?不吃饭,不吃饭…会饿死人的…”楚容睁着眼睛,一脸天真无邪,纯净双眼之中满是‘为什么呀,为什么不给我饭吃,我不明白’的傻兮兮模样。

    周氏道:“讲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娘只知道,阳儿乖巧不惹事,他哭了,说是你们欺负他,那么就一定是你们这两个没教养的欺负他!”

    楚长海识字,家里孩子又多,有时候心血来潮之际,喜欢给孩子们讲讲城里的故事,引来孩子们惊叹不已。

    楚容眨巴眼睛,扭头看着楚开翰,道:“大哥,什么是‘没教养’?同一个爷奶呀,同一锅饭呀,同一片屋檐下啊,为什么我们没教养?”

    楚开翰埋着头,小拳头捏得紧紧的。

    “这跟你爷奶可没关系?而是因为你那对没用的父母!”周氏撸了撸袖子,双眼鼓起,恨不得上前抓人的模样。

    楚老爷子眯了眯眼,轻飘飘一眼便叫气焰嚣张的周氏熄了火气,扯了扯嘴角,放软了声音,道:“那五丫告诉爷爷,为什么你大堂哥说你拿了刀子要杀他?”

    楚容晃了晃脑袋,一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懵逼模样:“杀他?为什么要杀他?大堂哥的肉好吃么?”

    楚老爷子一时间怔愣,不明所以。

    刘氏却道:“死丫头,谁准你将阳儿同那群畜生混合一起?”

    楚老爷子这时候才明白,这孩子把楚开阳当成了家中的家畜牲口,杀了就可以煮肉吃。

    只觉得头疼非常,说她傻,偏偏避开了所有不利之处,并且指出了不公,偏偏一脸天真懵懂,叫人忍不住怀疑事情的真相。

    这时候楚开翰道:“爷奶,大堂哥的同窗都说了,小妹小不懂事,见大堂哥走累了,想要背他,却因为太小而摔跤了,这怎么能说是小妹害他?而且,什么杀人,想想就知道不可能,你看她傻乎乎的样子,打人都不知道怎么打,更不用说杀人了,再说了,她这么小,力气跟奶猫子一样大,想要杀人完全不可能,只会被人…反过来杀害!”

    “你强词夺理!”楚开阳哭红了双眼,恶狠狠的瞪着楚容兄妹,怒道:“是她要杀我,还拿了刀子,不信你们搜!对,搜她身,一定能找到刀子!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我所说之言半句不假!”

    楚开翰心下一惊,脸上浮现了几分恐慌不安。

    这一表情很快被楚老爷子看在了眼中,老脸上沉得滴水,却真相如阳儿所言,那这三岁的孩子未免太可怕了些,杀人,光听就叫人心惊胆颤,更不用说看了。

    而周氏,已经不管不顾的朝着楚容扑了过去:“对,还是阳儿聪明,你不是要证据么?老娘现在就给你找出证据来!”

    她相信,阳儿不会说谎!

    “大伯娘,你不能这样,小妹才没有…”楚开翰忙抱了楚容躲开,却被周氏一把扯了头发往旁边拖。

    “你滚开!这死丫头惹了事还不承认,你还帮她隐瞒,这是在害她!”

    楚容一急,顾不得说话,直接给了周氏一脑门,忍着头晕眼花,道:“大伯娘在陪我要么,来呀,我还要!”

    在旁人的角度看来,楚容用脑袋撞了周氏只会是意外,毕竟周氏扑去要扒她的衣裳,她以为周氏‘和她游戏’,兴奋之中乱动,这才碰撞到了。

    没人会想到楚容是故意的。

    楚开翰也一样,感觉头发都要被扯下来了,龇牙咧嘴的抽疼,根本没去看发生了什么。

    “哎呦!”冲击力之大,叫周氏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脑袋直叫唤。

    楚容反扑而上,不满道:“大伯娘不是要陪我玩?坐在地上干什么?快起来陪我玩啊!”

    说着伸手去拉她,却是憋红了小脸也拽不动。

    “滚开!死丫头!”周氏猛然推开了楚容,小小的身躯几乎是飞着出去的,用力砸在地上。

    “啊!”楚容扯着嗓子尖叫,却在落地之后戛然而止。

    那力道,直接叫楚老爷子等人惊得站了起来,所有人脑中同时浮起一个念头——

    摔、摔死了没有?

    “小妹!”楚开翰忙爬了过去,脸色白得吓人。

    楚容动了动身躯,慢慢爬了起来,傻乎乎的愣了一下,这一刻,昂起头摆好姿势:“哇呜呜…娘亲,好疼…”

    楚老爷子:“……”

    真顽强,这都没有摔死!

    赵氏捧着肚子惊魂未定,抖着唇瓣发誓,下次绝对不再跑过来受这个罪!

    而陈氏,直接白了脸,身躯痉挛,痛苦道:“孩子,我的孩子…他爹…我肚子疼…”

    楚长湖怦怦跳的心脏还没有缓下来,又被身边媳妇儿吓着了,手忙脚乱的抱起她,结果被椅子腿绊了一跤,差点没跌倒在地,踉跄了几步才站稳。

    “快,送去你六伯家!”楚老爷子忙喊道。

    楚长湖立刻像得了指令的机械人,掉头就跑。

    “周氏!你给老娘滚回你周家!”刘氏扭头一吼:“我那未出世的孙子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去死!”

    老人注重子嗣,刘氏也一样,因此,两个儿媳妇儿相继怀孕,她自然很高兴,这才愿意了放了陈氏的假,叫她调整调整,以生出一个聪明的孩子。

    周氏呐呐不敢说话,之事拼命搓着手臂,忍着疼痛。

    没想到那个三岁的死孩子竟然会掐人!

    碍于人前不敢撸起来看,只能憋屈着,拿眼睛瞪她!

    楚容依旧哭着,朦胧视线之中,刘氏敢怒不敢动,周氏憋着气,身躯颤抖,后怕不已。

    楚开阳傻愣愣的不知道反应,楚长江跪在地上拼命道歉赔罪,赵氏,仔细的调整呼吸,就怕一个绷不住也动了胎气。

    混乱之中,楚开翰白着脸抓了楚容往外跑。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