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1章 穿越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章 穿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朝霞清风,雾气氤氲。

    香山村就像绽放的花朵,点缀点点露珠,灵动盛开。

    香山村坐落香山下,一条长长的瀑布自山顶飞流直下,水流横跨半个香山村。

    水源充足,风景秀丽,让这个小村子迸发独特魅力。时值夏末秋初,农田稻子金黄浩瀚,从山顶往下看,大片黄金海洋让人心旷神怡,愉悦万千。

    袅袅青烟飘摇,昭示小村子平凡的一天开始了。

    村头,一栋小院子里。

    “老大家的,老二家的,老三家的,老四家的!都给老娘滚出来干活!日头升得老高,爷们儿一会儿上工、上学堂要吃饭的!”

    四十多岁的楚家老太太刘氏,双手叉腰站在院子里,一头发丝梳得整整齐齐,上身暗青色花底粗布衫,下身发白素色及踝粗布裙,下巴微抬,扯着嗓子冲东西两个厢房大喊。

    一家人就在这样的声音下被唤醒,钻出温暖被窝,梳洗穿衣,开始一天的生活。

    西厢一间耳房。

    楚容扯了脑袋边的衣裳盖住皱了眉的头,翻个身,缩着身子继续睡。

    旁边八岁的楚云见状笑了笑,小小的手掌摸了摸楚容的额头,对比自己额首的温度,蜡黄小脸开出一朵灿烂的笑容,“小妹,你病还没好,再睡会儿,奶那里我会说的!”

    想到自家妹妹前两日被大伯家的四丫推倒摔了头,心疼得想要打人,好在小妹没事,不然,定要打了那死丫头!

    手下动作飞快,五指成梳,三两下将乱乱枯黄的发丝绑成两个包包,红色头绳扎起,扯了身边的衣服穿上,这才推了门走出去。

    赖床的楚容撩开眼皮看了看开了又关的门,心中一片郁闷,闭上眼睛装死。

    她认床!

    认被子!认枕头!

    洗得再干净也去不掉被子里淡淡霉味,以及重量迫人却不温暖,质地粗糙摩擦皮肤,简直是贫民窟!

    穿越到这个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古代,楚容愣了两天才接受现实。

    穷乡僻壤,孩子特多,吃不饱穿不暖。是楚容对这村子的看法。

    白得了二十几年的青春,重过一次童年,楚容只觉得身心疲惫。

    这身体的主人是个三岁的小姑娘,家中姐妹排行第五,大名也叫楚容,小名五丫,托家中读书郎四叔的福,名字没有一丝土气。

    楚家人口众多,上有老爷子、老太太,中有江河湖海四个兄弟,及其各自的妻子,一个在家女儿,一个待嫁闺女。下有孙子孙女各六个,老四楚长海媳妇儿肚子里还揣着一胎,据说是双胞胎。

    楚老大楚长江,娶妻周氏,育有两子两女,大郎楚开阳今年十一岁,大丫楚楚今年八岁,三郎楚开泰今年八岁,四丫楚香今年五岁。

    楚老二楚长河,娶妻孟氏,育有三子两女,二郎楚开翰今年十岁,二丫楚云今年八岁,四郎楚开墨今年六岁,六郎楚开霖今年五岁,五丫楚容今年三岁。

    楚老三楚长湖,娶妻陈氏育有一子两女,三丫楚蝶今年八岁,五郎楚开明今年五岁,六丫楚鸢今年三岁。

    楚老四楚长海,家中读书郎,半年前才娶的恩师之女赵氏,肚子里揣了两个崽子。

    楚家长女楚春花,早年嫁到隔壁村,后来夫家发迹,在镇上开了家粮油铺子,生意还算不错。

    楚家小女儿楚春燕,现年十四岁,正托了媒人四处相看。

    楚容会穿越到三岁的五丫身上是因为小姑娘和四姐吵架了,一言不合打了起来,个子矮小的她被四丫推倒脑袋磕在墙上,流了一地血死了,然后现代死于非命的她借尸还魂了!

    楚容正梳理五丫短暂记忆中有用的信息时,楚云摸了进来,迅速掏出怀里热腾腾的红薯塞给楚容,压低了声音,道,“小妹快点吃,我出去干活了!”匆匆跑了。

    孙女过了五岁,就会被刘氏勒令干活,不是家务活也是绣帕子赚钱,而孙子,在八岁后随着老爷子下地干活,伺候楚家那二十亩水田,二十亩旱地。

    楚容慢腾腾起了床,将热乎乎的红薯放到一旁,拿了衣服穿上,瞥了一眼满是补丁的衣裤,小脸充满嫌弃。

    推了门。

    大家长刘氏双手叉腰监督三婶陈氏剁烂菜喂猪,嘴里还喋喋不休,“动作快点,你没听到那几头猪饿得直叫唤,饿瘦了少卖银子,老娘唯你是问!”

    楚容面无表情转了头,走向厨房。

    院子里有一口井,以她现在的小胳膊小腿不可能自己打,蹲在那里洗衣服的是三叔家的三姐楚蝶,也不可能帮她打水,只能去厨房门口的大水缸,舀一盆洗漱。

    谁知,刚用葫芦瓢碰到水,那边将火力对准陈氏的刘氏挤到面前,大手拍开楚容小手上的葫芦瓢,水花四溅,扯着尖锐的嗓子叫骂,“没用的赔钱货!水是你能浪费的么?早晨做饭一缸水都不够用,哪经得起你这样浪费?用完了是你要去挑?就知道吃白饭的赔钱货!给老娘滚去躺着!家里可没有多余的钱给你请大夫!”

    楚容垂眸,目光看向刘氏腰间那指甲缝黑乎乎的双手,忍着想要擦脸的冲动。

    什么是唾沫横飞?这就是!

    什么是泼妇骂街?这就是?

    接受高等教育的心态很好,轻易不会发火,甚至对被骂还有几分新鲜,若非仰着脖子容易喷一脸唾沫,容易伤了脖子,她都想看一看那两片唇怎么动的!

    “你哑巴?不会说话?要不要老娘抱你去?”刘氏脸色难看,双眼瞪大,伸出食指,用力点着楚容的额头。

    在厨房忙着洗菜切菜的孟氏听到骂声,偷偷看了一眼,一见被骂的是自家闺女,立马扔了菜,双手在腰间擦了擦,三两步跑出厨房,一把将楚容扯到怀里,面带讨好,“娘,五丫还小不懂事,您别和她计较!”

    “你出来做什么?怕老娘吃了她不成?爷们儿都起床要吃饭了,赶紧滚去做饭!”刘氏狠狠瞪了楚容后脑勺一眼,牙根发痒,说完话掉头就走!

    孟氏点头应是,目送刘氏离开,这才蹲下身子与楚容平视,先是上下摸了摸,再用双手捧着楚容发白的脸,“五丫别怕,娘在这里!告诉娘,你要水做什么?洗手么?”

    楚容看着孟氏慈爱的脸点头。

    前世的她父母溺爱,兄长疼爱,被一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换到古代,虽然爷奶父母严重重男轻女,但父母还是疼爱她的,只是排在三个哥哥后面而已。

    足够了!

    孟氏笑了笑,转身从厨房门后摸出一个木盆,舀了一盆水,端到角落,对楚容招招手,楚容迈着小腿走过去,只听孟氏道,“娘给五丫洗,这水娘刚从井里挑出来的,凉快着呢!”

    楚容怔愣,任由双手被孟氏按倒水里,仔细搓洗。

    第一次有人帮她洗手,没有洗手液的洗手。

    耳旁又传来孟氏的声音,“去屋里躺着,娘要去做饭,你姐姐出去挖野菜,没人带着你,五丫自己回去好不好?”

    楚容收敛心神,昂起头,“娘,我想喝水!”

    孟氏道,“等着!”

    带着木盆转身进了厨房。

    楚容原地等候。

    没多久,孟氏端了一个木碗出来,里面的水不冷不热刚刚好,楚容接了过来,含了一口,冲刷口腔,古代没有牙膏牙刷,柳枝什么的香山村没有,食用盐很贵,不可能拿来漱口。

    回到屋里,楚容拖了张椅子坐下,掰开红薯张嘴咬了一口。

    红薯,对前世的楚容来说有些陌生,因为很少吃到,就是吃到也是烹饪完成的作品,精致好看。

    没想到这一世竟然被当成主食。

    软糯香甜,楚容突然觉得味道不错。

    院子里。

    “老婆子,明天初一,去村口买斤肉回来!”楚老爷子坐在院子里抽旱烟,抬眼对捡鸡蛋的刘氏道。

    刘氏回应一阵胡乱的点头,目光死死盯着正在下蛋的母鸡。

    刘氏自己养了三十只母鸡,三只公鸡,养料充足,个个肥壮,母鸡每天下蛋,卖鸡蛋成为楚家一大收入。

    这捡鸡蛋一事从来不会让人过手,生怕别人偷了她的蛋,每天摸蛋,每天蹲守捡蛋。

    “马上就秋收了…”楚老爷子抬头看着香山,吐出一口烟雾。

    男人们陆续起了床,坐到堂上,等到早饭。

    小孩子也陆续起来,打着哈欠歪歪斜斜任由各自母亲穿衣梳头。

    孟氏也到了楚容房间,见她穿得整齐,头发也梳得不错,虽然有些歪,略有些吃惊,“哎呀,娘的闺女好厉害,这么小就会自己穿衣梳头了?”

    不怪她吃惊,孟氏带了四个孩子,哪个不是带到五岁才学会自理?就是刚满五岁的小儿子楚开霖还需要她或者大女儿去帮忙穿衣、梳头。

    楚容嘴角抽了抽,若非不懂古代发型,绝对能做到尽善尽美,不过孟氏的吃惊也给她提了醒,慧极早殇!

    “娘,姐刚给我吃了红薯!”

    孟氏笑意盈盈,“嗯,娘知道,娘让她给你带的,今日娘负责做饭,埋了几个红薯!”

    母女两个手牵手出了门,准备上桌吃饭。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