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97章 梦的预兆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7章 梦的预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梦谁先觉,平生吾自知。草堂春睡足,醒来意迟迟。

    与三国第一聪明人诸葛先生不同,人家草堂一梦可以三分天下,我乌鸦一梦却是血肉模糊!

    血肉模糊也许玄乎了点儿,但是我看到了血却是真的,同时也闻到了血的味道。

    尽管这个梦的代入感很强,我也知道这是个梦境,但是在梦里面遇到的这一家三口的外国人,表现得却是十分的奇怪诡异!

    如果说之前的接触和对话还算正常,可是现在这场面就画风大变了,变得让我有些没法接受。

    那门廊上地面的血是哪儿来的呢?总不会是从地下冒出来的吧!

    我刚刚走过的时候还没有变化,你一家三口站在那儿,那就血糊淋啦?

    那我只能有一个解释,这些血色是从你们身上流下来的。

    到了此刻,我已经不想再把刚才气氛维持下去了,尽管之前的那一切也不怎么美好。

    除了很可爱的汤姆之外,到了这会儿我觉得已经没必要把这个梦境维持下去了!

    我应该去探寻一下那血色,还有托马斯那古怪的态度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其实这逻辑有点儿混蛋,明明知道是个梦,他就不一定是真的,为什么还要去探寻梦境的真伪呢?

    要知道大脑这个家伙是随随便便的就可以给你变出来任何你想要不想要的东西。

    我跟他较劲,不是二百五又是什么呢?

    可是此刻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别扭了!我就较劲了!那又能怎么着?

    我扭回头加快了速度跑向门廊,我想问问清楚,我想知道,那地上的血是从哪儿来的?

    可是跑着跑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自己被涮了,被谁涮了我还不一定,肯定会有我大脑的那一份儿这是跑不了了!

    为啥这么说呢?我轮着胳膊,迈开长腿跑向门廊。好家伙!架势摆得就像马拉松长跑运动员。

    可就一样儿人家长跑运动员是越跑距离终点越近,我乌鸦呢是越跑距离终点越远,这尼玛是跑步呢还是倒退呢?

    眼看着托马斯一家站在门廊里,距离我是越来越远了!

    我拼了老命也到不了他们的身边,不能不说这梦境太没意思了!

    你不想让我接触到这些东西,你就别让我入梦啊,入了梦你也别让我看到那些那些细致入微的情节啊!

    还偏偏得把这些东西都给了我了,等到我入了的梦境当中,等我要去探查,要去寻找个究竟的时候,他说不让你去了,这恼火不地?

    这也不算啥,这件事儿也不完全由我的大脑做主,似乎还有别的什么因素在左右着。

    我在奔跑的同时,就觉得后背上剧痛无比!

    这剧痛可不是某种力量牵扯着我不让我往前去,而是感觉像是被人捅了一刀。

    我用尽了力气,才把脑袋转过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后。

    这一眼看下去看着我魂飞魄散,刚刚还距离我越来越远的,汤姆小朋友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已经插进了我的后背。

    这倒霉孩子可不仅仅是背后下刀子,此刻他正两手握住剪子把在我的后背上打滴溜。

    为了不掉下去,他的两只小脚丫子还蹬在我的后背上。

    我日tnd这是把我往死里整啊!在看我的后背,腰腿已经淌满了殷红的鲜血。

    啊!瞬间,我怒吼了一声,我乌鸦自出道以来还没倒过这么大的霉呢!居然被个小屁孩子给捅了,这世界上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道理可讲?

    我一挥手,对准自己的后背就抽了下去,你丫的敢捅我,我就抽扁了你。

    可惜我的胳膊一动,就被人抓住了!托马斯先生不知道啥时候也到了我的身边,这老兄很不客气的抓着我的手来了一个大擒拿。

    我一晃右手,准备给他来一个大耳贴子,右手上一痛,也被人抓住了。

    再一瞧,托马斯的媳妇那个温柔贤惠的女人也现身了,狠狠的抓着我的右手。

    这公母俩两个人一较劲,给我来了个苏秦背剑式。

    我心里头这个恨哪!哪来的这一家疯子?是诚心想要修理我乌鸦吗?

    我的玲珑丹呢,我的阿呆的异能呢,我的厚土之力呢,娘了个粪粪的,通通的不见了!

    我居然被人家一家三口,像宰肥猪一样的摁在了地上。

    到了此刻我也顾不上面子了,我大声喊叫:“费尔南多救命啊!老费大哥救命啊!”

    这时候就觉得我的脸蛋子,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尼玛!我一抬头,费尔南多那张可爱的,笑脸儿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蹲下身来说:“乌鸦啊乌鸦,叫你牛粪,这回你也栽了吧?

    这就叫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哇!”

    我心中难受到了极点,难道说这费尔南多,对我也是老大的意见,一肚子的不满意?

    可是我这个人就是个犟脾气!无论从哪里说,我也没啥对不起他老费的,更没啥对不起那三口洋鬼子的地方!

    既然你们不客气,那我就拼命吧!

    我用尽了力气,来了一个驴打滚儿。一用到这个招式,我心里头就膈应的不行不行的!

    好像不用这一招,我就永远摆脱不了危机似的!

    不过这一次,好像也管用了,这个一个驴打滚儿使出来,我就挣开了那洋鬼子的一家三口,也躲开了费尔南多的臭脸。

    躲是躲开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这一下子滚到了深渊里,我的身体开始不停的坠落,坠落,再坠落,居然比那一次从山崖上掉下去,坠落的时间还长。

    有个声音提醒我说,那什么,你到地面了,你要摔到地上了。

    我偷眼往地上一瞧,额滴娘哎!那地面上密密喳喳,挺立着无数被削尖了的毛竹,那些毛竹如同无数只竹枪一样的,斜茬正对着我,这要掉下去那就得被刺成筛子。

    我刚刚想来个懒龙翻身让自己掉个个儿,也好让脚丫子先朝地,落到那些空里。

    可惜,提醒我的那个声音又说了,晚啦,时间到了!

    我就觉得浑身一震,全身酸疼!

    我啊的一声大叫,这时候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喊叫:“兄弟,兄弟,你睡毛愣了,别睡了醒醒你魇着了!”

    紧接着就有一个人用力推我,好半天我才从坠落和被刺穿的那种感觉里退了出来。

    一睁眼,费尔南多正焦急的看着我,我下意识的往他身边儿瞧了瞧。

    洋文说哪兴,不管拿不拿星,反正是老费身边啥也没有!而我正躺在刚才睡觉的床边儿地上。

    费尔南多看我清醒过来就问我:“兄弟,你做啥噩梦了?

    做个梦弄的还这么激烈,居然都干到地上来了!该不会你在梦里头跟哪位神仙大能干起来了吧?

    你说说看是玉皇大帝呀,还是如来佛祖。”

    我看着他这没正事的样子,心里头气儿就不打一出来!

    我恶狠狠的说:“谁都没有,就是跟你干架来着,你这家伙在梦里出卖我,让人捅我一刀还不行,还要把我大卸八块了!我我不跟你干我跟谁干呢?”

    费尔南多一个劲儿的摇头:“他就不能够,我老费现实当中是个厚道人儿,就是在梦里他也不会变成大反派。

    你这么说成心就是恶心我?污蔑你费哥哥我的名誉,当心我起诉你啊!”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你说跟这么一个逗逼的哥哥,你还能混明白吗?

    现实里头你可以做个好人,不杀人放火,那做梦这玩意还能挡得住?

    无可奈何之下,我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费尔南多想要伸手扶我被我一下子推开了!

    我没好气的告诉他:“费大哥哥,对不起了!

    您在我的梦里头就是个大反派,然后还联合外人一起来修理我。十分抱歉,这也不是我想要的,可他就是这么做的梦!”

    费尔南多看我有点儿赌气,就笑了笑:“兄弟,你至于的吗?做个梦还这么较真儿?”

    我揉了揉鼻子,晃了晃头说:“我的哥哥,这个梦啊还不容得我不较真儿!你猜猜我梦到了谁呢?”

    费尔南多说:“这上哪儿猜去呀?该不会是梦到了白鹦鹉了吧?哥哥我在梦里头捣蛋搅了你和那丫头的好事儿,要不然不至于对我这么恶劣呀!”

    我说:“呸!你还当人家大哥的呢?动不动这脑筋就歪了,想什么呢?

    就算是我和白鹦鹉有什么,也不会把你掺和进来,我得多脑残,才做那种噩梦啊?”

    费尔南多哈哈大笑:“那兄弟,你到底梦到了什么呢?”

    我说我梦到的应该就是唐万里的事主托马斯一家人,我不光梦到了这一家人还梦到了他们家的房子。

    随后我就把我的梦境一一的讲述给了费尔南多同志,费尔南多挠着头听完了我的故事。

    老费说:“这个梦境故事还挺有难度啊!这个梦境似乎是有些预见性,照这么看呢这家人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而你呢要去办这件事似乎也束手束脚的,不太好弄!”

    我想了想,按我平时的能力是很少做这种梦境的,如果有什么预见性,一般都是在清醒的时候就会有所感觉。

    这做梦的预见性,似乎差了点儿吧?以前也没这样的机会啊!难道这一次?

    想到这儿我跟费尔南多说:“咱们哥俩加点儿小心吧,如果这个梦境真的是我自己的预见性!我都束手束脚了你费老哥,恐怕日子也不会好过了。”

    费尔南多一拍大腿:“无所谓啦!这桩子破事儿咱们既然已经掺和上了,明天到了地方自然一切明了!

    不过你可不能趴下呀,哥哥,我可还指着你出菜呢!”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