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96章 一家三口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6章 一家三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世界上也许最纯真,最美好的笑声也就只能在孩童的嘴里能够听到了!

    ───安静废话手录

    我此刻听到的笑声是不是这世界上最纯真最美好的笑声,我不敢确定。

    但是此时此刻,能够听到这样一个声音,我还是觉得很欢喜!

    尽管这欢喜里透着些诡异!实际上有些事情是不能够仔细思考的,否则的话这世界上就没有不诡异,不让人恐惧的事情了!

    也许有人会说,你这么讲未免太夸大了吧,但是只要你静下心来想想。

    这世界上无论是你吃的,穿的,用的,还是你经历的,遭遇的,哪一件事情你都能够完完全全清清楚楚的说明白吗?

    我想大部分人是说不明白的说,不明白的东西那就会让人觉得有某种潜在的危险,有了危险,自然就会让人恐惧。

    不过此刻,我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我听到了这笑声是来自于那栋小楼里。

    尽管我和小楼之间已经有了几十米的距离,但是我还是可以断定那声音就是在楼里发出来的。(这就是梦境的主观吧!)

    既然楼里有了声音,有了人,那么也许我就有机会到这楼里去看一看。

    想到这里,我就转回身又走向这栋建筑精致的小楼。

    很快我就重新走到小楼的门前,我已经完全可以断定了,小楼里一定有一个孩子。

    在我走向小楼的这个过程里,那孩子不断的笑着,声音清脆而又欢快,似乎正在干着他最喜欢的某种事情。

    等我走到了小楼的门前,那两扇漂亮的玻璃门突然间开了,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洋娃娃一样的小孩子从楼里跑了出来。

    这小孩子脸上洋溢着笑容,站在门廊里,上下打量着我。

    我弯下腰去,正想说一句于,糊了啊又,没想到这小小子率先开了口:“这位大哥哥,你是谁呀?”

    我微笑起来,这个会说汉语的洋人娃娃,还是比较讨人喜欢的。

    我稍微弯了弯腰说:“小朋友我是一个过路的行人,走的累了想到你们家里讨口水喝。”

    这个洋人的娃娃眨了眨眼睛说:“大哥哥,讨口水喝是什么意思?”

    我摸了摸鼻子,看来这位外国小朋友,还是不太了解中国的语言。

    我说:“小朋友,我就是口渴了!想到你家里喝杯水,可以吗?”

    洋人小朋友眨巴着毛茸茸的眼睛说:“可是我不认识你呀!我怎么了知道你是不是人贩子呢?”

    我笑了起来,看来这洋人小朋友警惕心还挺强的!

    我说:“那你知道,人贩子长的什么样吗?”

    这个洋人小朋友做了个鬼脸说:“就是像你这样的,找各种借口跟人搭讪的人啊!”

    我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看来我这个人贩子的身份马上就要被坐实了!

    我伸出手想要去摸一摸这小家伙的脑袋,可是忽然间我想起来,曾经在哪儿听说过,这外国小孩儿的脑袋是不能随便摸的。

    不然,就会很麻烦,想到这儿,我就把手往下一放说:“握个手吧小朋友,我叫乌鸦,你叫什么名字呢?”

    小家伙警惕的盯了我一眼,然后缓缓的伸出了手在我的手上一搭,然后又极速的收了回去。

    或许是我这个过程里没有什么威胁的举动,小家伙多少就放了心了!

    他说:“我叫做汤姆,汤姆和杰瑞的汤姆!”

    我说:“汤姆小朋友,这回咱们两个算是认识了吧,那么你可不可以请我喝一杯水呢?”

    小家伙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吧,请你跟我进屋来。”

    这小家伙嘴上说着话,却不迈步子,两只手一直背在后面,不知道拿着什么。

    我想了想,就迈步向屋里走去,透过玻璃门上的大玻璃,我看到站在我后面的这位汤姆小朋友也跟了上来。

    只是这个小朋友的,脸色可不是那么好,脸上的肉甚至于有些抽搐扭曲。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是这种表情,或许是因为我的突然到访让他很反感吧?

    我一边想着事儿,一边走进了屋子的大厅,一进大厅我就觉得似乎是有哪里不对,一股冲鼻子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这味道让我觉得有些恶心。

    汤姆跟在我身后说:“往前走,要喝水的话就到厨房去。”

    可是,没等我走过大厅,我在大厅的地面上就看到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这血迹的数量虽然不大,但是出现在大厅的地面上,看着就让人有些惊心动魄了!

    不过我也没有想太多,很有可能在家里头,有人受伤了,或者是杀鸡宰羊一类造成的!

    当然1万分之一的可能是这小孩子杀人放火,就算有这种可能,我也不在乎!

    料想这么一个小孩子也不会怎么着,也不能把我怎么着。

    于是我就继续向前,刚刚要走过大厅。

    从后面的一个屋子里人影一闪,走出来一个外国男子。

    这个男子阴沉着脸,一看到我,似乎就有些生气!

    他大声说:“你是谁?为什么到了我的屋子里?”

    我瞬间停住了脚步,既然这一家的大人出来了,我往里面走就不合适了。

    我笑了笑说:“你好,我是一个过路的人,口渴了想进来讨杯水喝。”

    外国男人很不客气的说:“镇子里这么多人家,你为什么不到别人家去讨水喝呢?

    是不是对我们家有什么企图?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他这话一说出来,我就尴尬了,我当然不是来讨水喝的,就算有点儿企图,也不过想看看这房子。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许我应该转身就走开。

    这时候我身后的汤姆说话了,他说:“爸爸,他的名字叫乌鸦,乌鸦是我的朋友,是我请他进来的。”

    那个男人怒吼了一声:“什么狗屁朋友,他又不是长兴镇里的人,你怎么认识他的?”

    汤姆咯咯的笑了起来,轻飘飘的说:“他是哪儿的人不重要,只要我认为他是我的朋友,他就是我的朋友。”

    那个外国男人更愤怒了,挥舞着手臂说:“胡说八道,交朋友就这么简单吗?”

    也许是这个外国男人的愤怒和吼叫声太大了,这时候从里面一间屋子里又走出来一个女人。

    这是个看着很温柔和善的外国女人,这女人说:“托马斯,注意你的风度,不要大喊大叫的。

    既然他是汤姆认可的朋友,到咱们家来也只不过是喝杯水,这有什么,很过分了吗?”

    说着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把手里的一杯水递给了我。

    老实说遇到这种状况,我也不好解释太多了,说的越多越是显得我心虚似的!

    我接过那女人手中的水杯,几大口就喝光了,喝完了水,我把杯子递还给了外国女人。

    然后说了声谢谢,说完话我转身就向外面走。

    这时候一直在我身后的汤姆站出来拦住了我:“那个乌鸦,既然你到我们家里来做客,我就带你参观一下我们家的房子吧!”

    被女人压制住的外国男人,这时候又咆哮起来:“汤姆,你的作业还没有写完,立刻去写作业。

    要是今天下午你还是完不成你的作业,就有你好看的了!”

    汤姆看了一眼托马斯,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没了!

    他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说说:“爸,爸爸!”

    “立刻马上去做作业!”托马斯完全不等他把话说完了,就大再次大吼起来。

    汤姆扁着嘴,不动地方,原本一直温柔的劝慰者,托玛斯的那个女人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人家家庭内部的事情我也不好参与进去,于是我向外国男人托马斯和那个女人点了点头说:“抱歉!打扰你们了!”

    说完我转身就走,扁着嘴的汤姆再一次的挡住了我。

    而且伸手抱住了我的胳膊,可怜巴巴的说:“乌鸦,你不要走好不好?

    你是我的客人,我父亲没有权利赶你走!”

    我冲他笑了笑说:“你说的对,我的确是有事儿要离开了,有机会我再找你玩。”

    汤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一下我尴尬了,说不走吧,可能会造成更大的矛盾,你说要走吧,这孩子还在哭着,怎么办呢?

    这时候那个外国女人走了过来,伸手抱起了汤姆。

    很和善的跟我说:“这位先生,你既然是汤姆的朋友,欢迎你经常来我们家做客。

    只是今天不太凑巧,我的先生,心情不太好,请你谅解!”

    碰到这样和善的和讲道理的女人,咱没啥权利不好好说话。

    我微笑着说:“谢谢您的邀请,既然汤姆认可我这个朋友,我会经常来打扰您的。”

    说完,我转身向外走去,走到了屋门口的时候回头向他们招了招手。

    也就在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可是我也不好再折回去仔细的看一看。

    于是我就继续向外走,走到了大门口的时候,我再次扭回头向屋里看去。

    这时候我发现外国男人托马斯和那个女人正抱着孩子一起站在屋门口。

    一家三口全都微笑着看着我,我也回应性的笑了笑,而且再一次的招了招手。

    就在这过程里,我知道了我刚才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一家人站在门口微笑着,送别我这个客人,这样的画面应该是非常温馨和谐的

    可是在微笑着的三口人的脚下殷红一片,那红色的东西应该不会是墨水吧!

    我出来的时候门廊的地面上还是干干净净的,可此刻门廊的地面都已经染满了红色。

    那红色的东西又会是什么呢?一阵风远远的刮过,我的鼻子不争气的打了个喷嚏。

    也就在这瞬间,我就明白了,那红色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