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92章 德国神父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2章 德国神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费尔南多无所谓的笑了笑:“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唐万里是因为太平的日子过得久了!

    既没有斗志,也没想着真要怎么滴?对于他来说赚钱永远是第一位的!

    可我不一样,这几个月以来出生入死的可是没少拼命了!

    因为这件事儿耽误了你不,值得!”

    我已经看出来了,费尔南多的确是不想因为这个事耽误了我的行程。

    当然,他也有一点儿对形势估计的不足!

    从内心当中来说,我当然是不愿意节外生枝,能够早一点儿到茅山,就能早一点找回黄毛的魂魄。

    这件事儿比什么都急,可是我又不能看着费尔南多有危险。

    跟这老兄呆的久了,人总是有感情的,明知道他要去送死,而我却当成啥事儿没有,若无其事的赶路这种事儿我干不出来。

    权衡之下,我决定还是留下来帮他把这事儿处理完了,再一起走。

    我笑了笑说:“费师兄,费大哥,咱们先不讨论这个问题,等一会儿老唐出来你跟他把情况再细致的了解一下,再做决定好不好?”

    费尔南多说:“这件事儿就不用讨论了,等一会儿唐万里出来让他指导指导你如何使用面具和手套。

    学会了明天早晨你就出发。”

    我笑了笑,没说话,过了几分钟,费尔南多放低了声音说:“兄弟,这事儿真有那么邪乎吗?”

    我眯起眼睛看了看他:“您说呢?”

    费尔南多把酒杯在手里攥的吱吱作响,又过了一会儿他说:“那也不行,就算是有风险,我也不能让你的留下。

    咱们耽误的时间太久了!我知道这人的魂魄离体久了,到时候,就算是归位了也会有后遗症的。

    黄毛年纪轻轻的,要是落下了残疾,那就太可惜了!不管怎么说,我这个当大哥的也不能太自私了!”

    我没有接他的话茬,只是走到了一边儿坐下,我捏着手指头开始卜算,这一卦是为费尔南多起的。

    计算了天干地支,加上费尔南多个人的流年运程。

    我心里头得出了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就是天狗食日,卦象大凶,三日之内,必有灭顶巨祸。

    原本按照费尔南多的流年运程,他是不会有这种卦象的,像是这种运程属于偶然发生,也是天降之灾。

    算出了这个结果,我就更不敢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了!这件破事儿,我是管也得管,不管也得管。

    不然的话等着给老费同志收尸吧!不过看卦象,真要应验了的话,怕是连尸首也没得收。

    坐在桌子旁边儿的费尔南多,一直都在踌躇。看得出来,他的内心当中是有很大的波动地。

    这老兄平时,一副啥也不在乎的架势,可是现在明显的抑郁了!

    一顿闷酒喝完了,那个便宜大侄子,来收拾了碗筷杯碟,费尔男多也坐到了我的旁边。

    我们两个相对无语,默默的等着唐万里结束跪堂。

    临近午夜的时候,唐万里的惩罚结束了。

    这老兄一脑门子虚汗,从香堂里出来直接就来找我们了!没等走到我们近前,脚下一绊,摔了一跤。

    一直在旁边守着的便宜打大侄子,赶紧过去扶住了他,我和费尔南多两个只是静静的坐着,谁也没说啥。

    这种场合还是交给老费同志来处理的好,我这个外人,能不动嘴,尽量就不要动嘴了!

    唐万里在他的侄子的搀扶下走进了餐厅,他侄子把他扶到了一张椅子上坐下。

    唐万里坐在椅子上,喘了几口粗气,然后对着费尔南多恭恭敬敬地一拱手:“费师兄,36代弟子唐万里受罚完毕,现在回来向您复命。”

    费尔南多点了点头:“这个惩罚只是临时性的,具体师门当中如何处理你,到时候自有公议。

    现在请你帮个忙,指导一下我的这个兄弟如何使用你制作出来的面具和手套,等到他学会了,明天早晨就会离开。

    你的事儿我会留下来,继续跟进。”

    唐万里这时候也缓过点劲儿了,他双手再次一拱说:“谢谢师兄,然后转过头来对着我一拱手,谢谢兄弟了!

    我的这两样东西很好用,你只要早晨的时候用清水洗净了脸,就可以把它戴上。

    相信兄弟的眼力能够看出来,这面具上具有自主的能量,可以直接帮你塑造出了一个五官,两只手套也是一样如果。

    环境允许,到了晚上的时候就可以摘下来,也无需清洗,只要放在我给你的装具里就行了!

    如果环境不允许,也可以长时间的使用,只是每天要用清水净面,然后把这面具上用清水洗一洗就可以了!

    至于具体的五官样貌,我已经处理好了,基本上符合你这个年纪的特性。”

    唐万里说完了话,冲着他的侄子一招手,唐万里的侄子就拿了一个瓷制的盒子把属于我的面具和手套都放到了里面,然后恭恭敬敬的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也没客气,一伸手接过盒子,随手就藏进了金砖的空间里。

    这时候收他的东西也算是合情合理,不管咋说是救了他一命,算不上无功不受禄了,当然他如果要钱的话,我还是会给的。

    我收拾好了东西之后,就问唐万里:“唐大哥,关于长兴镇的这件事儿您是不是再详细的说说,另外这两天您应该也收集到了一些情况吧?”

    唐万里连连点头说:“那是,我从长兴镇逃了回来之后,除了处理香堂上的事儿,另外就是托人帮我调查长兴镇的事儿。

    一方面了解长兴镇这两天的情况,另一方面托人查了一下那老道士随意念的歌谣。

    我也没有太多的想法,我活不成了,总得知道是谁干的吧?

    另外我也准备明天到长兴镇去一趟,我老唐的命也不是谁想要就能要的,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费尔南多在旁边说:“老唐,你就别废话了,说说你了解到的具体情况。”

    唐万里说:“这件事儿,我通过一个天津卫的老人家了解到一些情况。

    只是这个老人上了年纪,说话口齿不清,另外他也有些糊涂,不知道他说的准不准确!

    不过,联系起我经历的事儿,这中间我觉得两者之间是有些关系的!

    事情况大概是这个样子,那个老道人念诵的那一句歌谣找不到任何的出处,在民间也没有任何的流传,不管是在网上还是书上,都找不到相关的消息。

    但是里面提到了一个地方,或者说一个词儿,歌谣里说到了西开。

    这个西开在天津这块地方,应该指的就是西开教堂,把这个地方暂时认定了之后,我就查了一下有关西开教堂的历史。

    除了网上流传的有关西开教堂德国神父的传说,我还找到了一个当年在西开教堂当杂役的老爷子,这就是我说的那个老人说的事儿。

    我找到的这个老爷子姓刘,到现在已经活过了一百岁,具体多大的年龄,老爷子忌讳不肯说,但是我自己粗略的算来,应该有一百二十岁的左右。

    老爷子很硬朗,可就是精神上有点儿糊涂,对于年轻时候的事儿,大体说的还清楚!

    刘老爷子少年的时候在西开教堂当杂役,一直在西开教堂呆了十年。

    他当杂役的时候是公元一八八七年,那时候因为生计的原因,没办法不得不去给人家当仆役。

    后来经人介绍就进了西开教堂,当时主持教堂教务的是一位德国神父。

    德国神父看起来很慈祥,当时对刘老爷子也非常的好,经常性的接济一下刘老爷子的生活。

    所以刘老爷子对他也是感恩戴德,这位德国的神父,除了主持日常的教务也很有爱心。

    平时的时候会出去布道,嗯,给人看看病什么的。

    当时一些教民对这位神父都很喜欢,包括教堂附近的这些邻居,也没有人讨厌这位德国神父。

    可是有一天,也就是刘老爷子到教堂工作以后的第九个年头大约也就是一**六年的年末,这位慈祥和蔼的德国神父,不知道为什么变得焦躁起来。

    那几天里头接二连三的训斥人,而且在有一天晚上,刘老爷子发现平时滴酒不沾的这位神父还偷偷的喝了酒。

    刘老爷子说不清楚这位神父为什么会有这种表现,想来是遇到了什么难题或者困难吧?

    刘老爷子这人心也挺善的,在教堂里呆的久了,就把这里当成家里一样。再加上平时德国神父对他都挺好,他就想着能不能够替这位德国神父分忧解难。

    可是他一个执役,又能做什么呢?只能是从生活上多关心一下这位神父!工作期间尽忠职守干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儿!

    不只是刘老爷子发现了神父过得有些忧愁,教堂里的女仆卢西亚同样也很清楚。

    卢西亚比刘老爷子大很多,平常的时候对刘老爷子也不错。

    有一次卢西亚就偷偷的跟刘老爷子说,都是那封电报闹的,也不知道,教廷那头发生了什么事儿?

    刘老爷子这才清楚,这位神父如此闹心是因为他收到了一份来自教廷的加急电报。

    但是这个电报内容写的是什么?他和卢西亚都不清楚。

    又过了半个多月,突然有一天神父出门了,去哪没人知道,一走就是一整天,到了晚饭的时候也没回来,十分的让人担心。

    直到了这一天晚上的午夜时分,神父突然回来了!

    而且不止是神父一个人,跟他们同行一起回来的还有四个黑人,这些人神神秘秘的坐着一辆马车就进了教堂。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