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75章 雾杀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5章 雾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平凡是大众共有的特性,普通是人生真实的存在,我们平凡普通,但是我们可以活得更真切一些。

     ̄ ̄ ̄安静废话手录

    跟着前面的这个带路党,我们一直向山上走去。

    我放开了神识四散出去扫描着,虽然不能料敌先机,但是我可以替我自己做出预警。

    只是我觉得在登山步道上,遇到伏击的几率不高,毕竟这登山步道上人来人往的影响太大。

    光天化日之下就弄死人,只怕谁也不好交代。有陷阱,有伏击是一定的!设在哪里,不消说一定是隐秘的地方。

    这约会绝不会是那位李全一道长良心发现,道德萌芽,想要见到我当面负荆请罪。

    也不可能有什么好心人,想要给我暗中通报消息,或者闲的鸟疼要和我把臂郊游烧烤。

    那还能怎么样呢?那就是要我的小命,咔嚓我的脑袋。

    好吧!如果不怕死那就尽管来试一试!看看谁先死?

    果不其然,到了半山腰,前面的带路党就出了步道,走上了一条荒草丛生的小路。

    我也没说话,不远不远不近的跟着他。

    要说这家伙也听胆大,他就没怕我不跟着他去。

    人少了,自然也就不那么喧闹了!

    走在这荒僻的小径上,视野里满满的是自然的气息。

    虽然季节不好草木还没有变绿,还是偶尔可以听到鸟的叫声。

    也说不清楚鸣叫的鸟儿是那种本地的鸟,还是南来北往的候鸟?

    走着走着前面的这个家伙,就开始不上线了,他已经不肯在小路上走了,而是直接钻到了林子里。

    我少不得也要调侃他两句,我说:“你这究竟是要往哪里去呀?要见我的人究竟在哪?他该不是住在树上吧?”

    那人回过头吡着牙说:“住在树上倒是没有,不过那个人是住在墓里,我带你去的地方就是他居住的墓地。”

    这句话说的冷森森的,似乎是颇有深意。

    我微微一笑,像这种吓唬人的话我听多了!

    住在墓里怎么了?就算你是住在地府里的,老子也没怵过。

    带路的家伙看到我这副态度有点儿不太满意,眼睛里凶光一闪,似乎就要有动手的意思。

    我可没有耐心烦儿跟这么个家伙,来一回大象踩蚂蚁。

    我眼皮一翻说:“前面带路,甭打那些歪主意!杀人如麻不代表你就谁都能杀。”

    带路的这个家伙,一个劲儿的晃动脑袋,似乎想摆脱我对他的催眠。

    由此看来他也算是人物,至少在精神方面是比较坚强的。

    但是那又怎么样,不是坚强了就可以抵抗的住。

    很快他的目光就变得呆滞了,一声不响的向前走去。

    我跟在他后面十多米的距离,散慢的向前走着。

    看看这家伙究竟是打算把我带到哪儿?只是实际上我这个打算是有误区的。

    对于云梦山我并不熟悉,无论他把我带到哪儿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

    我唯一能够判断的就是,他带我去的地方是不是山中的坑爹儿和凶险之地。

    要知道大山也是有灵性的,山里有些地方可以游玩,可以观赏,甚至于可以盖屋建楼。

    但是山里有些地方也是不能去,风水相冲杀气四溢,那些地方是大凶之地的。

    轻则让人产生幻象,重则煞气或者阴气入体,是会要人命的。

    当然,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自己到了这种地方,是不会长期逗留的,因为这地方的气息,会比较恐怖,让人觉得不舒服!

    如果对方是专业一点的杀手或者谋划者,就会给我选一个这样的地方。

    借助天时地利,首先就可以压制住你的气场,然后再利用地利上的优势对你决死一击。

    此时的我虽然说不上是身经百战,可也经历了很多的事情,那几十万卷的道藏怎么也不是白读的!

    进了大山,我自然是要防着对方的这一手。

    跟着前面的这个带路的,我们越走越荒辟,越走越僻静。

    我大致的估量了一下,就现在的这个位置有人就可以得意洋洋的说了,你叫吧,叫破了大天也没人知道。

    那我也只能说你从了吧!

    不然的话,我的巴掌可是说扇就会扇过去的!翻过去,他不是打肿你的脸,是可以扒拉掉脑袋的!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生死搏杀的过程里也没人耍这种活宝。

    能一下弄死你,绝对不会用第二下。

    我当然做好了准备,这地方太适合对方下手了!

    我紧绷起身体和精神,如果一旦有人出手,或者有个风吹草动的,我立刻就可以动作。

    可是看前面带路的这个家伙,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他一直向前走着,见不到主谋,我也只好一直跟着。

    走着走着,我们居然出了这片儿僻静的地方,又走上了一块人工修建登山台阶。

    前面的家伙晃晃当当,有些不适!一副喝醉了酒的样子!

    我猜他似乎正在努力摆脱我对他的催眠,可惜那是不可能的,没有我的指令,他就只能永远这样下去。

    上了登山步道,远远近近的又听到了人声,我也就多少放下点心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越往前走,我听到的人声就离我越遥远,似乎我们正在背道而驰。

    又往上爬了一大段的路程,视线豁然开朗。

    半山坡上乱石嶙峋,在那些的石头的中央有一块平整的页岩已经被掏空了!

    看起来就像是个长方形的石棺的样子,只是这石棺上面没有盖子,当然也不会有孙膑的尸骨了!有的只是一些残雪和枯枝败叶。

    我前面的这个带路党似乎是急着完成任务,穿过杂草树木就走向那个地方。

    我远远的看着,实际上是有步道通往那里。

    可是我的这个带路党,他不按套路出牌,那我也只好跟着他走黄草地乱树丛。

    如果这里就是传说当中的孙膑墓,那为什么没有什么游客呢?

    远远近近的一片死寂,我越往前走心头的警兆越高,不用想了,看来对方选择的就是这里。

    我压着速度不紧不慢的跟着前面的家伙,一点点向前。

    一直走到了乱石丛生的地方,还是毫无动静。

    直到走到了那个石头棺材所在的大石头上面,前面的带路党站住不动了。

    我用神识环顾着四周,死寂,只有一片死寂,似乎连风都停止了!

    我默默的算了一下,让自己站到了一个合理的位置,尽量的不给对方偷袭我的机会。

    随后我就大声说:“既然把我请来了,那就出来露个脸儿吧!

    装神弄鬼的,可就没啥意思了!”

    只是我太低估了对方脸皮的厚度,我一连说了三遍,都没人出来答话。

    到了最后一遍我甚至狠狠的问候了对方的家里的女性。

    难免露出了想要和她们,有什么共同活动的想法。

    想不到就这样人家也忍了!

    我一边骂人,一边用神识监控的周围,希望能够捕捉到一点点异常活动。

    可是我的算盘珠子掉了,没打明白。

    五分钟之后,我甚至于怀疑,这是一个有目的的恶作剧,没准儿就是想把我诓到这里来。

    好进行一些人更欢喜的活动,具体是算计大胡子,还是算计费尔南多这就不好说了!

    到了此时我有点后悔,出来的时候给老费打个电话好了,最起码也可以让他提高一下警惕。

    我稍微一分神,周围的环境就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这变化是极其细微的,如果不是我这个在大山里生活过的人,可能都不会觉得有些异样。

    我周围的环境慢慢的在变的潮湿,湿润起来。

    我皱起了眉头,难道这云梦山在三点多的时候,就要起雾吗?这可是在冬季!

    虽然帝都是在华北,但是温度也没有高到这种程度,并不具备起雾的条件啊!

    如果说是从地下反上来的湿气,在正午的时候似乎应该更加明显。

    我思考着,站在石棺旁的那个带路党忽然怪叫了一声。

    与此同时,我也觉察到从不远处的树林里有某些东西正在快速的飞过来。

    我稍微一愣神儿那东西就到了,然后轰然的在我周围炸开。

    这东西散开之后我才发现,飞过来的居然是一团浓重的白雾。

    这白色的雾气,分散得很快,但是我的专注并不在雾气上,而是那片飞出来这团雾气的小树林儿。

    再三的扫描之后,我也没有发现具体的操控者。

    这时候我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我的身边,看了看笼罩住了我的周围的白雾。

    我心里头一阵的惊讶,不得不说,约我来的人为了对付我可以说是煞费了苦心!

    这尼玛的白雾里,居然有毒。

    虽然不是那种致命毒气,但是这毒气会让人产生幻觉。

    我身体里的玲珑丹微微渗出了力量,在我的体表形成了一个非常不明显的保护膜,瞬间就隔绝了这雾气对我的侵扰。

    也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在我身后的雾气里,一把倭刀极速的劈了下来。

    我反手一挥用金砖架开了这把想要我命的刀,那人倒飞出去瞬间消失在雾气里。

    只是他明显的低估了我的实力,不错,我这双乌鸦的眼睛可能是看不透雾气,可是我的神识还在。

    除非这白色的雾气对神识也能产生侵害,否则的话,那他就要倒霉了!

    我盯住了这个家伙,这是一个身穿着白色衣服的,蒙着脸的家伙。

    就是他手里的那把刀,似乎也经过了处理。

    劈过一刀退身之后,他就藏到了一块石头旁边。

    如果不是行家或者拥有神识,是一定看不到他的。

    看来这是个精通忍术的家伙,是不是纯正的日本鬼子还不好说?

    我没有动,我想看看除了这家伙,还会有谁跳出来?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