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73章 怅然若失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3章 怅然若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相见不难,别离苦!人还活着总有很多分分合合的时候,我乌鸦也亦然。

    只是这一次与以往真的不同,那种留恋伤怀是从有过的体验和感觉。

    坐在车上我向后看去,北神娘娘庙渐行渐远。

    总体上来说这一次北神娘娘庙之行是很顺畅,也是舒心的。

    至少白鹦鹉没有哭哭啼啼的要跟着我一起走,这让我心安了许多。

    碧霞老太太也出人意料的通情达理,没等我提要求,老太太就已经说的很清楚。

    师徒之缘并不代表的白鹦鹉就要和她走上同样的道路,之所以要让白鹦鹉的庙上呆上一段时间,主要也是想要为她调理身体。

    等到白鹦鹉身体好了!自然会让白鹦鹉回到俗世,就算我不去接,白鹦鹉也可以来找我。

    老太太的话说的明明白白,我还能怎么过分呢?

    更何况我真的希望鹦鹉的身体能够在庙里上调理的好起来!

    另外我还有一点私心,我此次的茅山之旅恐怕是一场血雨腥风的旅程,如果带着这丫头那就会顾此失彼。

    我是一丁点儿,也不想让她受到伤害,所以我才想把她留在庙上。

    只是我另外一个算盘没有打明白,大呆和小呆坚决不肯留在北山娘娘庙。

    我说的狠了!两个小家伙大有离家出走的意思。

    碧霞老太太的意思也不想收留他们,主要是因为北神娘娘庙的香客众多,人来人往的不太适合大呆和小呆来居住。

    一方面不利于他们修行,另一方面难免有明眼人看出端倪来!

    到时候也是件麻烦的事情,所以这两个赖皮的家伙又跟着我回来了。

    大胡子,并没有跟着我回来而是说有点事儿要办,就独自离开了!

    我知道他是放心不下白鹦鹉,还要留在附近观察观察。说好了晚一点在酒店汇合。

    坐在我旁边的老费同志看我有些怅惘,他就说:“少年人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人生有好几十年要过,用得着这样伤感吗?

    咱们痛快儿的到茅山去,利索的把黄毛的魂魄要回来。

    然后你就可以带着你的姑娘,爱上哪去哪去,爱上哪玩儿哪玩儿!”

    我叹了口气说:“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你老费哥哥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乌鸦不行!

    就算这次的茅山之旅没什么风险意外,也能很平安的回来。

    可是你兄弟我能活到哪一天还没有个定数,不珍惜不行啊!”

    费尔南多呸了一口:“我擦!好兄弟咱说话能不能不这么丧气?

    什么叫活到哪一天没个定数啊?你哥哥我可是算过你小子,没准能活个千八百年的也说不准!

    到时候你真的活成了妖怪,再来发表点儿无奈感言也来得及!”

    老费的话让我想起了赑屃说过的话,虽然的这话做不得准,但是真要活个千八百年的,哎!也是个大问题!

    就像福禄那样的,也是老大的无趣儿!不过现在想这些似乎是早了点!

    费尔南多看着我发呆就说:“乌鸦,下一步怎么安排?是先去看看黄毛?还是咱们去找杨老大。

    杨老大可是发话了,他们安排妥当之前是不让你出帝都的”

    我说:“先去看看黄毛也好,希望这小子福运高照,保佑我能顺顺利利的把他的魂魄弄回来。”

    费尔南多和开车的司机说了一下,我们就直接去了特勤局的医院。

    到了黄毛的病房里,黄毛孤零零的躺在床上,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我走过去坐在床边儿,握住了黄毛的手。

    这小子在床上躺着时间太久了!一张脸越发的瘦小。

    我的神识在他身上扫描了一遍,心中愈发的有些悲凉!

    他躺得太久了,虽然用维生系统支撑着,但是他的血脉开始淤塞,肌肉开始萎缩。

    如果在短时间之内找回他的魂魄还好,长此以往,他整个人就废了!到时候就算找回来魂魄,想要恢复成正常人也很难!

    就不用说这小子生性就是个好动的主了!我怕他很难接受自己变成那个样子。

    想到这儿我是越发的自责,我这个当哥的没用。

    可是不管咋说,还是要火烧眉毛顾眼前。

    我伸出手按到了黄毛的胸前,我体内的紫阳针顺势而出就钻进了黄毛的体内。

    沿着他的全身12条正经再加上奇经八脉,周身游走了一遍,替黄毛整体的疏通了一下全身的经络。

    疏通完了,我收回了紫阳针。

    这时候给黄毛打的吊针已经滴完了,可还是没有一个护士过处理。

    我心头火起,伸手拔下了黄毛腕上的针头,然后对着窗台边儿就发飙了!

    我冷冷的说:“你这个师傅就是这么当的,你就不怕空气进了黄毛的血管,堵塞了他的心脏。”

    窗台边的空气一阵波动,老鬼的脸露了出来。

    这老先生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我这个师傅当的不咋地,你这个当哥哥的更操蛋!

    一天到晚的瞎忙活,你早点把他的魂魄弄过来不就完了!

    这时候想起他来了!良心发现了,有意义吗?”

    我被老鬼的话堵得哑口无言,的的确确我是有点儿不着四六。

    尽管这不是我愿意的,可是现实就是我真的没有第一时间赶过去追讨黄毛的魂魄。

    老鬼的话说的再难听,我也没什么话可反驳人家。

    看到我脸胀得通红,老鬼嘿嘿的笑了起来。

    我不由自主的恼羞成怒,跳起来说:“你老人家也用不着这样幸灾乐祸,看见我吃瘪,你很快活对吧?

    可你别忘了,黄毛是你的徒弟,有你这样无良的师傅也真是黄毛前世修来的福气。”

    老鬼的脸往前一探,瞬间长大了十倍。

    一张巨大的脸孔和我脸对上了!老鬼张大了嘴巴对我吼叫说:“再无良也没你无良,怎么滴吧:看见你小子憋屈我就高兴,有种你咬我呀?”

    说完话,他的脸瞬间又收了回去,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让人恨的牙根直痒痒。

    我咬牙切齿的说:“我有没有种试过了才知道,有胆子跟我下去单挑。”

    老费同志原本还想看看热闹,结果一看我们俩要动真格的。

    就过来劝解,没想到刚张开嘴,老鬼就大吼一声:“你个跳大神的小子给我死远点,敢张开嘴,我就让你永远闭不上。”

    我向前一步,挡在了费尔南多的前面大声说:“有本事你冲我来,跟人家说的着吗?”

    然后我转回头跟费尔南多说“费大哥你也不用担心,我跟这老家伙夙怨未了,今儿个就好好算一算!

    你先去找个护士来给我兄弟处理一下,把药挂上。”

    费尔南多犹豫了一下,随后说:“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动不动的就伸手。”

    我点了点头:“费大哥,你放心吧,就算动手我也不在乎!”

    费尔南多忧心忡忡的走了!他一离开房间,我就转过脸对老鬼说:“您老人家的演技也太差了吧!

    用得着这样吗?有什么话不能当着老费说呀?非得搞出这一套?”

    老鬼瞪着眼睛说:“谁跟你有话要说,今儿个我就是看你不顺眼,就要消遣消遣你的小兔崽子!”

    说着现了身形,过来就是一巴掌,我向后一退,让了开去。

    随手对着房门一挥,房门就关上了,我又顺势弹了几下,临时弄出来一个隔音咒。

    弄完了这些我又转过身对着老鬼,这时候的老鬼已经盘腿坐在了空气当中,一副道貌岸然的样。

    我摸了摸鼻子说:“行啦,您老人家甭装了!谁有几斤几两大家还不清楚吗?”

    老鬼冷着脸说:“我有几斤几两啊,自然是清楚的。

    可是有些人已经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不说超级膨胀吧,可也是有些找不着北!

    怎么着?下了一回地宫,见识了一回神龙,就更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我深深的吁了一口气,这老家伙太鬼道了,该知道的他知道,不该知道的他也知道了!

    我拎过把椅子坐了上去,老鬼冷冷的哼了一声:“我算看出来了,你小子真是无药可救了!

    行了,你滚蛋吧!我也不跟你废话了!”

    我稳稳的坐着说:“行了,你老人家的这一套一套的,我见识的多了!有什么话明说,说完了我就走人。

    有了今天咱俩的一场胡闹,相信不会有人再怠慢黄毛了!”

    老鬼嘿嘿一笑:“明白就好!至于你的破事儿,自有人和你交代明白,就不劳我费心了!

    我能够提醒你的就是,这一次的茅山之旅可是风险极高的!

    我推算了一下,别误会!推算的是我的徒弟黄毛,他很快就会醒过来,运气转好。

    我相信这是你的功劳,但是,在黄毛醒过来这个过程里这只怕你是要付出代价的,前路艰险你小子好自为之吧!”

    说一半留一半,老鬼就是这个尿性。

    遇上这样的主,我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

    我说:“您老人家就不能给个明示吗?这危险究竟在哪儿?

    哪一个我招惹不得,您就提示提示呗!”

    老鬼一摆手:“就你的破性子,我不说还好点,要说你没准就跟人家杠上了!

    好吧我就说了,一点尽量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不要过度依赖别人的帮助!”

    我一听这话就皱起了眉头,老鬼的可是话里有话!其中的矛头隐隐指向了谁,我太清楚了!

    我想了想说:“要不行的话你老人家,就带黄毛回东北。

    到咱们自己的地盘儿上,能更安全点儿!”

    老鬼摇了摇头:“那不成!那样隐患更多!”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