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54章 又来了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4章 又来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春天的气候就像某些人的情绪,阴晴不定里忽冷忽热,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因为这是必然。

     ̄ ̄ ̄安静废话手录

    鼓声阵阵,振聋发聩,激荡得不只是人的情绪也激荡着人的灵魂。

    我一边拍打着鼓,一边有些踌躇!

    严格的说任何物种的生命都是宝贵的!

    那怕它们意识中生来就只会杀戮!他们的命运如果能够的话,还是交给他们自己掌握好了!

    像我这个样子去试图影响控制这些怪物的情绪,让他们变得更加冷血凶残,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错的!

    同时我也有些担心我的鼓声是否会有效果?如果用来影响人那是百分百的没问题。

    能不能够,影响到这些怪兽的行不行?我心里还没个底。

    所以说人性天然就很矛盾的,一方面觉得杀戮不是一件好事情,另一方面又担心自己挑起杀戮的手段不够厉害,为免也太奇怪了!

    但是很快,我就不再为自己的鼓声有没有效力而担心了!那些受到鼓声影响的怪兽们,无论是小短腿儿,还是大蜥蜴,就是那些翱翔在空中的翼龙们,统统的给了我一个活生生的证明。

    它们用更凶残,更疯狂,更加没有任何理性的杀戮证明了我的鼓声具有极强的催化力。

    让这些怪兽们原本还有些章法的狩猎打斗变成了毫无意义的屠杀。

    没有谁更在乎嘴边那一口现成的肉,它们变的血红的眼睛,更在意的是无尽的杀戮。

    只要还有任何一个同类和非同类还可以活动,那么它就是下一个目标。

    我拍打着鼓,却心不在焉!

    那些蓝哇哇的怪兽的确是很丑陋,而且也很凶残,他们死不死的,与我没多大关系!

    甚至说他们真的是该死的那种怪物,可是我还是难以承受他们制造出来的血腥和他们残忍的厮杀方式。

    到了最后,我不由自主的停止了击鼓。

    这些只知道厮杀,疯了的怪物们已经无所谓了!

    宁可互相伤害,也要弄死对方。

    也说不准过了多长时间,在我的周围所有的怪物都摔倒在地上,偶然还有那么两个可以蹬蹬腿儿的,离死也不远了!

    一时间,我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也许是庆幸,也许是放松,但是更多的是有些黯然。

    死掉的这些怪物,当然不可惜,但是它们其实和人类一样做着一些原本不应该有的厮杀!

    而真实的目的,却并不是为了活下去。

    置身在这么巨大的一片死尸堆里,我总觉得自己是有一些莫名的感伤。

    如果黄毛在的话,他一定会说,你傻了吧?你这种情况下能够逃出生天,那就是上面那老头大发慈悲了!没直接让这些怪物才踩死你,你还有啥不满意的?

    如果要是胖墩儿在的话,胖墩儿会说,哇,好大的一堆肉,乌鸦哥,这些蓝哇哇的肉能不能吃啊?

    如果小鱼儿在那,她一定会用手遮住眼睛不想看,那丫头是个善良的孩子!

    如果要是白鹦鹉在的话,白鹦鹉会说什么呢?

    白鹦鹉会说,真可怜?可惜的是,我这次猜错了!

    在我经历怪兽们疯狂厮杀的时间里,白鹦鹉和大胡子费尔南多外加上龙一老爷子和碧霞都在默默的注视着圈子外面疯狂而血腥的屠杀。

    圈子之外,最后一头翼龙一头扎倒在地死翘翘之后,大胡子他们周围也安静了下来!

    怪兽们都死绝了!还有两个倒气儿的那也是苟延残喘。

    一直沉默安静的白鹦鹉,突然欢呼了一声:“太好了!这些怪物终于死光了!咱们可以出去了吧?”

    大胡子看着白鹦鹉的眼神儿有些说不上来的变化,费尔南多自言自语的说:“这爱情的魔力真可怕!白小姐,白丫头,你变的残忍了!”

    龙老头和碧霞老太太只是微微笑的,谁也没说啥。

    白鹦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转过头问大胡子:“胡子哥我真的变残忍了吗?这些怪兽难道不该死吗?:”

    大胡子笑了笑说:“没有啦!不要听老费胡说八道。

    我知道你担心乌鸦的安全,这些怪兽们死光了,乌鸦才不会受到伤害对吗?”

    白鹦鹉听了大胡子的话,脸色反而变得难看起来。

    喃喃自语的说:“这些怪兽都死光了,一直被这些怪兽包围着的乌鸦哥能不能安全的活下来呢?

    他该不会?呸呸呸!乌鸦哥哥一定会好好的的活下来的。

    胡子哥,劳烦你把我再扔出去,我现在就要去找乌鸦哥哥。”

    大胡子看了看白鹦鹉,转过头,又看了看龙老头和碧霞。

    龙老头没说话,碧霞老太太微微的摇着头。

    大胡子咳嗽了一声,悄无声息的伸出手掐了一下费尔南多。

    费尔南多莫名其妙的被大胡子的掐了一下,一开始还有些不明白。

    可是看了看白鹦鹉,费尔南多心里就清楚了!

    他转过头对白鹦鹉说:“鹦鹉咱还是等等吧!

    外面一场混乱的大战刚刚结束,那些怪兽们死没死干净还不好说?

    这万一要是碰上两个还有一口气儿的给你来上那么一下,你可就永远见不到乌鸦那小子了!”

    白鹦鹉愣了一下,没说什么。

    大胡子给费尔南多一个夸奖的眼神儿,费尔南多悄悄的伸了一下手指来自夸。

    白鹦鹉怔怔的看了看外面,用力的摇了摇头说:“正是这样,我才要立刻出去。

    咱们谁知道乌鸦哥哥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万一要是受了伤了,万一他要是需要咱们的帮助?

    咱们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赶到他的身边,如果乌鸦哥哥有什么问题?我这辈子都不能够原谅自己!”

    白鹦鹉的话说出来,大胡子和费尔南多两个人面面相觑,无论是谁也拿不出可以信服的理由不让白鹦鹉出去。

    人家也白鹦鹉说的有道理,就是大胡子自己也想着,乌鸦这小子,能不能在这铺天盖地的怪兽里生存下来呢,他会好好的吗?

    这两个问题对于大胡子来说,同样也需要急迫得到答案。

    费尔南多眨巴着眼睛,试探着说:“胡子老大,鹦鹉说的有道理呀!乌鸦那小子出去这么长时间了,也见不到他回来。

    我也挺担心的,要不然咱们三个去找找吧!”大胡子刚要一拍手说:“就这么着了!”

    一旁一直沉默的碧霞老太太开口说话了,碧霞老太太说:“三位果然都是良善之人,心里面记挂着朋友,也都是为了朋友可以不顾风险。

    但是你们听老太太一句话,现在还不是出去的时候,到了该出去的时候再出去不好吗?”

    碧霞老太太的话说的大胡子和费尔南多全都一愣,尤其是大胡子,他对这个沉默寡言的老太太,总有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敬畏。

    老太太一开口,他就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去了?

    费尔南多同样认为这个老太太不是什么平凡人,在这种时候出言相劝必然有她的道理。

    三个人当中,原本应该最理智的白鹦鹉此刻却涨红了脸。

    她大声说:“老人家,难道您认为我们不该去寻找自己的朋友吗?

    你随便的这样一说,我不认为有什么道理。

    什么叫做到了该出去的时候自然就会出去,啥时候叫做该出去的时候,您老人家能给我解释解释。”

    碧霞老太太一皱眉:“该出去的时候就是该出去的时候,现在肯定不是该出去的。”

    白鹦鹉微微的一笑:“老人家,我们的事儿就不劳烦您了!

    我认为这就是该出去的时候。”

    费尔南多和大胡子看着白鹦鹉何碧霞家老太太两个人争论,却是谁也没法说话劝阻。

    如果不是因为心里头的那点顾忌,在大胡子和费尔南多看来,此刻也是该出去的!

    一直笑眯眯的龙一老头儿站出来替碧霞老太太说话了,龙老头说:“白姑娘,你性子不要那么急嘛!

    我知道你担心乌鸦的安全,但是我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乌鸦这孩子,看着就不是福薄命短的孩子,就算他一生当中磕磕碰碰有很多生死一线的关头,他都能够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相信老头我的话,老头我可是从来不会骗人的!”

    白鹦鹉张了张嘴,她很想说,你是不会骗人,你是见人就骗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盯着圈子外面的费尔南多怪叫起来:“你能看那是什么?那是什么呀?”

    圈子里的人都围拢过去,想知道那来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我乌鸦也在看,我也在用神识扫描观察。

    就在我心不在焉莫名伤感,糊里糊涂的时候,从深渊里又传来了某种声音。

    这声音悉悉索索,听着时让人就觉得麻痒。

    我是放出神识一看,从深渊里某些奇异的生物又爬了上来。

    只是这生物看着十分的奇特,瞧着就像是超超超级版的大号蚂蚁。

    如果单纯说,个头大的蚂蚁算不了什么!

    奇特的地方就在于这些蚂蚁的脑袋长得和人是一模一样。

    我的意思并不是说这些蚂蚁个个都长着一个人脸模样的头,而是它们的脑袋长得都像哪些干枯的骷髅头。

    一张雪白的脸上生着三个黑乎乎的窟窿,怎么瞧着怎么就膈应人。

    更让我烦恼的事,这些蚂蚁是标标准准的杂食动物,一边向上爬,一边吞食着他们所能碰到的任何东西。

    我不知道为什么,从心里头对这些疯狂爬上来的蚂蚁有着一种异常的,说不上来的感觉?

    只想着如果能够的话,那就要立刻逃走。

    可是现在逃走,我又有点不甘心!

    想了又想,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奇妙的办法!

    可以让我置身在这一这无数的蚂蚁当中,又可以让它们压根也看不到我。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