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47章 神马意思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7章 神马意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暮色苍茫夜未央,西风拂面有微凉。行人路上踏歌去,仰看落红醉星光。

    暮色是着昨晚散步有感记之

     ̄ ̄ ̄安静废话手录

    对于胡子子哥的话,我是深深的不以为然!

    我上上下下好好的打量了他一阵,随后说:“胡子哥你还是一个山中的精灵吗?是个千余年活在世上的长者吗?

    怎么说出来的话如此玄乎呢!什么叫做冥冥中不可思议的力量在左右着我们?

    您还真把咱们当成一回事儿了!真要是入了老天爷的法眼,您老人家还能这么消消停停的呆在地上,不早就把你弄到天上当神仙去了!”

    大胡子眉头一皱:“话不是这么说啊!我当然算不上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那冥冥中的力量,就算是对我有所左右,也是有限的。

    但是你乌鸦不一样啊,你可是神奇的很勒!

    那息壤的力量你都能够吸收得了就不用说了你以往的事了!

    恐怕你早就入了老天爷的法眼了,要不然老天爷能让你身负天地人三煞?

    然后又神奇的替你来了回借尸还魂,转世重生了!你说这是你离奇了,还是老天爷有眼呢?”

    我说啊:“就算你老人家说的对,老天爷对我另眼相待。

    一会儿把我打进地狱,一会儿又把我弄上天堂。

    那也犯不着在这种事儿搞什么猫腻儿吧?不就是一个狗屁的黑道12宫吗?真就重要到那种程度了!”

    大胡子叹了口气:“你小子就是不知好歹!帝都这地方我来了也不止一次了!

    你当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困龙井,不知道北神娘娘庙吗?

    想当初我也不是没有来这地方逛过,就算困龙井当时我也曾去见识过。

    虽然神秘离奇,可也没像今天会有这等不可思议的境遇。

    如果不是因为你的缘故,我们会见到这黑道12宫吗?”

    我沉默了,如果真像大胡子说的,难道说这是黑道12宫还有什么秘密等着我去发掘?还是有个无比幽深的大坑等着我跳呢?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前面出现了另一条黑道。

    说是黑道还不如说是沙土路,我现在算是发现了!

    感情我们进来之后,那些炫目的黑道一点一点的在变的平淡,一点一点的看着无奇起来。

    当然,这平淡无奇里的风险却是越来越高!

    这算是由灿烂归于平静?由肤浅变得深刻起来了吗?

    这种疑问是不会有人回答我的,我也只好是自己想想罢了!

    与这一条沙土黑道相对应的同样有一个石壁上的洞口,这一点上算是标准的配置了!

    没等走到洞口和黑道中间,我和大胡子就惊奇起来!

    不同于上一次,这一次我和大胡子的神识同时扫描到了张博魂灵。

    那的细细的魂灵之线,缓缓的从山洞里流淌出来,然后沿着这条沙土铺成的黑道不断的向前。

    一直去了遥远的黑道12宫所围绕的中心位置,那地方具体叫做太阳神宫还是月亮地宫,现在我们也说不清楚!总之是12黑道12宫的尽头。

    除了白鹦鹉不清楚,目前的情况就连费尔南多都用他独特的感知力量感受到了张博的魂灵。

    我们几个站在洞口和我那条沙石铺成的黑道中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白鹦鹉看我们不走,很聪明的意识到了问题,她问我:“乌鸦哥,是不是发现了张博的魂灵?”

    我说:“没错,张博的魂灵从这洞口出来,正在源源不断的沿着前面的黑道往中心的位置去了!”

    鹦鹉说:“那咱们就追踪过去吧!”

    费尔南多嘿嘿一笑:“鹦鹉,这黑道谁敢上去走啊?

    后遗症太大了!不发疯就要人命。”

    白鹦鹉说:“你费大哥可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谁说咱们要上去走了?

    咱们可以先沿着黑道边儿上,往前追一追看一看。

    尽管这样到不了中心地带,但是到了漫圆的位置也能判断的差不多吧!

    至少能够知道张博的魂灵是在这黑道上游荡,还是的的确确的进入到那个中心位置去了!”

    大胡子一拍大腿:“鹦鹉说的好!咱几个大老爷们儿可真够跌份的!还没一个姑娘有见识!

    走吧,咱哥几个先沿着黑道边儿,往前溜达溜达,走到哪儿算到哪儿。

    到了满圆前面小心点就行了!另外老费同志交给你个光荣而又伟大的任务。

    去找几块大小不同的石头全都丢到这条沙土的黑道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变化。”

    费尔南多没有讨价还价,很痛快的去找了大小不同几块石头,同时还做了不同的标记。

    拿着这些石头,我们就沿着黑道边儿上开始往中心地带进发。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一次,我们放慢了速度。

    不过这地方跟上一次走过的地方差不多,越往前走,弧度越大,地面越光滑!

    我想这地方应该也是到漫圆的位置,前面就会是深渊!

    尽管这么判断是没错的,但是我们还是一点点实地的考察着。

    同时把手里的石头,每隔一段距离就丢到黑道上去一块。

    费尔南多说:“这死物件扔上去也未必能检查测试出什么真正的危险!

    如果要是有点活物就好了,直接丢到上面去,有什么风险看着可就明显多了!”

    大胡子一笑:“咱们几个中最大的活物不就是你老费吗?之前那么勇敢地接连亲身检验了几条黑道,难道还差这一条了?再勇敢一回,再大胆一把,我可是很看好你地呀!”

    费尔南多一个劲的摇着脑袋:“nono,那是坚决不行滴!

    之前犯虎也就罢了,不能一直二下去!

    不过我觉得嘛,要是有两只小白鼠就好了,咱们把他们丢上去,可以仔细的观察一下!”

    费尔南多嘴上一边儿说话,两只小眼睛却一个劲儿的往大呆和小呆身上飘。

    我恶狠狠的一瞪眼:“老费你少打歪主意,大呆跟小呆跟我的家人无异。

    想让他们两个去做实验品,那还不如我自己去呢!”

    费尔南多说:“得得!我可没那意思。

    谁不知道这俩猫咪大宝贝就是你的命根子!我要是真招了他们,你还不得把哥哥我给扔上去!”

    我嘿嘿一笑说:“放心吧,我没那么粗鲁,不会把你撇上去的,最多也就是剁吧剁吧撒上去。”

    一路走下去,没用太久的时间,也就是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再一次来到了漫圆边上。

    漫圆的下面依旧黑洞洞的,我们身边的黑道已经变成了石桥横跨了过去。

    张博的魂灵也是向前延伸着,沿着石桥跨越了漫圆下面的深渊。

    虽然这个结果在我们的预料当中,但是我们还是挺失望的!

    这就意味着如果我们一定要找到张博的魂灵,那就必须得走上这条沙石铺成的黑道。

    这是个要命的差事,谁知道这条黑道承载着什么样的内涵,有着什么样的特异功能呢?

    无可奈何之下,在漫圆边儿上徘徊了一会儿,我们又往回走。

    一边走,一边观察着我们之前丢到黑道上的那些石头。

    这条砂石铺成的黑道看着要平静的多,不像之前的水晶大道,丢一石头就会风化成渣,然后还会复原。

    我们丢上去的那些石头,无论是在我们丢过去的过程里还是我们返回来的路上,都没有明显的变化,依旧静静地躺在沙石道。

    但是这代表不了这沙石道就没有什么杀伤作用,没准这条沙石铺成的黑道是专门对付人的精神的呢?

    我们跳上去,要么当皇帝,要么当和尚,要吗当老道的,万一要是变态一点儿,想要当一回泰国人妖不就麻烦了!

    用句老费的名言说,越是平静的地方,风险程度越高哇!

    我知道他打心眼里头是不想上去的,尽管他非常想找回张博的魂灵。

    大胡子不怎么说话,他跟我一样,都在用神识不断的对着沙石铺成的黑道探查着。

    但是神识对12宫黑道实在是作用有限,检查不出里面蕴藏的风险。

    大胡子跟着我们一路走回了黑道的和洞口之间,到了此时他才缓缓的开口说:“以我的观察这些沙石泥土,不同于上次息壤铺成的那条黑道。

    都是些普普通通的沙石和泥土,看不出有什么特异的地方。

    既然张博的魂灵是沿着这条黑道进去的,那想来这条黑道对人的灵魂是没有多大的伤害。

    既然如此,我就走上一走,如果有什么问题,我还可以仰仗着自己的能力逃回来。”

    费尔南多没什么意见,白鹦鹉却不同意。

    白鹦鹉说:“胡子哥,越是这样,你越应该小心在意。

    最好的办法是咱们一起上去,如果有了什么风险,大家一起承担。”

    我是笑非笑的看着老费,老费被我看得毛毛的,不由自主的学我摸着鼻子说:“乌鸦,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说:“鹦鹉不是说了吗?最好咱们哥四个一起上去,万一有什么风险大家同生共死好不好?”

    费尔南多歪着脖子,看了看我:“同生共死不好,同死共生还不错!

    要去那咱就一起去吧,别瞧不起人,更不要认为我老费有多么怕死!

    之前那些破黑道老费都上去得瑟过了,还差这一条了!”

    我说:“好!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开饭啦!”

    没错,当然是开饭了!这杀人犯要枪毙之前还得吃顿好的呢,我们几个要上这条无名的黑道,那还不得吃的饱饱的。

    万一要是挂了,这就是最后一顿儿。

    当然,这话不能这么说,咱得这么说,吃饱了才有力气嘛,跑也跑得动,打也打得动。

    不能没上阵,就先说丧气话呀!

    我从九虚空间里挑了一些最好的食物拿了出来,同时也给大呆和小呆预备了一大堆儿小鱼干儿!

    当然,大胡子那份儿儿新鲜的果品也没省下!

    都弄的差不多了,大家就开动了!

    虽然说折腾了这么久也该饿了,但是实际上没有谁有太好的胃口。

    压力山大了!不管咋说,大家伙都垫了几口。

    等到大家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我走了出去,绕着他们转了个圈。

    这个圈刚刚转完,大胡子就怪叫起来:“乌鸦,你这是什么意思?”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