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39章 黑曜石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9章 黑曜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世界上没有真正卑微的人,只有那些鄙视自己和鄙视别人的人才是最卑微的!

     ̄ ̄ ̄安静废话手录

    大胡子松开了手,费尔南多原地转了两圈,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捂住了脸。

    过了两分钟,他才放下手,眼神迷离声音低沉的问我们:“我这是怎么了?”

    我看着他说:“没怎么,你只不过穿了一件新衣服。”

    这话一出口,费尔南多就更迷糊了!用手揉着着脑袋说:“什么新衣服旧衣服,我就觉得自己似乎是做了一场梦。

    梦里面正在骂人,说什么狗奴才一类的话。”

    大胡子冷笑着说:“别做的是皇帝梦吧,据说现在流行什么穿越题材的故事小说,你老费也穿越到过去当皇帝了?”

    费尔南多拍着脑门说:“好像还真有那么点儿意思!可是这跟穿不穿新衣服旧衣服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开玩笑的说:“你的新衣服,那个皇帝的新装啊!”

    费尔南多一个劲儿的晃头,很快就反应过来说:“我呸!少胡说八道,你乌鸦才光着屁股呢!”

    我笑嘻嘻的说:“就算某人的**上没有光的,可是精神上已经**了呀!”

    大胡子嘲讽的说:“真看不出来呀!你老费还有当皇帝的想法?

    太抱歉了!我们几个狗奴才没伺候好你这个皇帝,让您老人家美梦破碎了!”

    这时候费尔南多已经完全的想起来了,他伸手捂着脸说:“彻底完蛋喽,这回丢人算是丢到姥姥家去了!”

    白鹦鹉替他解围:“也算不了什么,最多也就是个白日梦吧!

    这世界上有谁没有白日梦?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地!”

    大胡子深刻的说:“可不见得吧!这充分说明了我们老费是有追求,有理想,不想永远做个人下人的愿望!

    但是想做皇帝,恐怕真的是很难了!

    这个社会我已经看明白了,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没有那种机会咯!”

    我揉揉鼻子慢慢的说:“看来这条星光璀璨的大道,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光彩。

    这些迷幻亮丽的钻石晃花的也不只是人的眼睛,还有人的心呐!”

    白鹦鹉皱着眉头说:“我记得曾经有人说钻石还代表着权力,或者说对权力的追求。

    难道说这一条路所承载的内涵就是对权力的**吗?”

    费尔南多此时反倒振作起来,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说:“不管如何,我算是替某些人检验了一把这条路的险恶用心。

    在路上,我可以做皇帝梦,去追求权力。

    但是走下这条路,我老费还是个萨满,做不了啥子皇帝,咱们还是走吧。”

    我笑了笑说:“那也只能走了,这些破石头别看着很漂亮,但是真从这条路上拿下来,那就是石头渣滓,至少咱们想发财是指不上了!”

    费尔南多的眼神更加黯淡:“这么说你们已经实验过了?”

    大胡子不以为意的说:“他们两个说的是真的,我刚才亲眼见证过了!

    正应了你的那个理论,淮南为橘,淮北为枳!

    这些漂亮的石头离开这条路什么也不是。”

    费尔南多一跺脚:“我去,早知道我也不去费什么事,丢什么脸!没想到这破石头真就是破石头啊!真是浪费了我的表情!”

    到了此时,多说无用,谁也不想上到这条路上去圆一下自己的白日梦。

    价值亿万的钻石又带不走,那我们还是自己开路吧!

    我一边走一边想,这12黑道带给我们的震撼还真是挺多!

    真正的是考验人哪!如果是哪一对情侣,要是到此一游,相信就能见到对方真正的内涵了!

    还没走出多远,我肩头上的大呆和小呆忽然躁动起来。

    我有些不明所以,大呆喵喵了两声,就用神识给我示警:“老大,前面去不得了!

    以我们猫族特有的感觉,前面是极度的凶险。

    如果再往前去,有可能会让大家都粉身碎骨,再也回不去了!”

    我郑重的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这时候费尔南多和白鹦鹉两个人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白鹦鹉说:“乌鸦哥,我有点儿喘不上气儿!”

    费尔南多说:“我跟鹦鹉感觉差不多,为什么会觉得这么压抑呢?”

    在他们两个出现状况的同时,我和大胡子的神识已经扫描出去。

    远远的就接受到了一种极度的黑暗,压抑,一种难以说明白要疯了的感觉。

    神识再往前去,就觉得在我们前方有一条浩大的,充满了怨气,充满了**还有充满了无尽的苦难和悲哀的巨大的情感波动体。

    大胡子停住了脚步说:“乌鸦,你也感受到了吧,前面的确就像大呆说的是个风险极高的地方。

    如果把持不住个人的情感,有可能会陷落进去,从此永坠黑暗。”

    我点了点头,大胡子说:“那咱们还要过去吗?”

    我看了看白鹦鹉的小脸儿,这丫头脸色铁青,看样子很难承受,随时都有可能晕厥过去的意思。

    我说:“不行!咱们就不去了,不光鹦鹉我看老费也有点儿招架不住了!”

    我的话一出口,费而南多就不乐意了:“那不成,已经见识过了三条黑道,看过也经历了那么多精彩的东西。如果不继续看下去的话,我想我会终生后悔的!

    有你们两个高手还保不住我们两个吗?”

    我瞥了他一眼说:“我的费哥,你想死我不拦着,但是鹦鹉可受不了!你总不能让她一个女孩子跟着你去冒险吧?”

    没想到这句话说坏了,白鹦鹉狠狠的呼吸了两口气。

    然后十分坚定的说:“谁说我一个女的就不行了!

    你们能去的地方我就能去,我到底看看是什么东西给了我这么大的压力。

    就像费哥说的,你们两个了不起的大人物要是保护不住我们两个,你们两个就可以找块豆腐撞死了!

    一个天下第一高手,一个乌鸦成精,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吗?”

    白鹦鹉说一句喘一口气,但是却十分的坚定。

    我知道这丫头拧的很,没想到这个时候她来劲了!

    大胡子笑了笑说:“做人不能太无赖了,谁也不能管谁一辈子!

    你要去也可以,可是真要坠入黑暗,我们两个可不捞你们两个。

    少了你们两个惹祸精,我们两个耳根子还能清静清静!”

    谁都知道大胡子这话就是吓唬人的,不可能真的不管这两个惹祸精。

    白鹦鹉和费尔南多露出了笑脸,两个人还用眼神儿相互还鼓了鼓劲儿!

    我瞪了一眼大胡子说:“你就惯着他们吧!真惹出祸来,你自己去收拾儿!我可不趟这趟浑水儿。”

    大胡子一撇嘴:“当着真人说假话,你也不觉得牙疼?

    就算你不管老费,你还能不管的鹦鹉吗?

    人哪!总是看见别人身上的黑,你就没瞧瞧你自己比别人黑多少?”

    我一摆手:“得得,我知道我是乌鸦,用不着您来提醒我。

    你们都是爷我是谁也斗不过,我闭上嘴行了吧?”

    我们几个沿着石壁继续往前走,越往前走那种负面的情绪对我们产生的压力越大。

    我和大胡子还好一些,白鹦鹉和老费那就是基本靠着我们两个拉扯着。

    不然的话,这俩人早就走不动了!

    不得已,我和大胡子各自用了点套路。

    大胡子给费尔南多身上施了一个定魂咒,我在白鹦鹉身上挂上了我的阴阳宝镜。

    用于抵御那负面黑暗的情绪的影响,免得他们两个真的坠入了那极端的情绪当中去。

    是的,我和大胡子说的坠入黑暗,可不是说的**坠入而是精神上的。

    一个人如果精神上彻底坠入黑暗,那就和疯了没什么区别!

    处理完了,这俩人勉强的有了点精神。

    等到我们走到那个巨大的情绪波动体的附近,这才看清楚了那究竟是个神马所在。

    同样在石壁上有一个洞口,与洞口相对应的地方也有一条黑色的道路。

    大胡子见多识广,瞧了瞧之后说:“好家伙,修建这个黑道12宫的主,真是个大手笔!

    这一整条路居然用的都是黑曜石,这东西虽然不贵重,可是能弄来这么多,那也是极端的不容易了!”

    白鹦鹉说:“黑曜石这东西不是说能够吸取负面的能量,改善人体的体质吗?

    为什么咱们没等靠近它,反而觉得那么压抑,那么难受呢?”

    费尔南多眨巴着眼睛说:“我也听别人这样说过,师门里也用黑曜石来作为阵法的阵眼,

    或者是帮人梳理体质清理外邪,现在会有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太奇怪了!”

    大胡子笑着问我说:“乌鸦,你觉得呢?”

    我歪了歪嘴说:“你胡子老大又想考验我是吧?道理很简单,因为这些黑曜石吸收的负面情绪太多了!

    以至于它们的本体之内已经承载不了那么多的负面情绪,又没人替这些黑曜石做清理,时间久了可不就这个样子吗!”

    大胡子点了点头说:“到底是拥有一双乌鸦的眼睛,看问题看的很清楚。

    但是我想问问你,你觉得这些负面的情绪都是什么样的情绪,又有什么样的说法呢?”

    我伸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走过来的这段距离里,我的神识一直和这些负面情绪打交道。

    他们承载了什么?我心里很清楚,对于这些情绪,我只能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我缓缓的说:“这条黑曜石铺就的路上承载了无数个怨灵最负面的情绪,他们之所以这样怨气冲天是因为他们都是饿死的!”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