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34章 一唱雄鸡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4章 一唱雄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是需要思考的,整理的不仅仅是记忆,在思考和整理的过程当中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 ̄ ̄安静废话手录

    面对着一辆从黑暗当中缓缓驶来的,说不上是干什么的汽车,大家心里都很恐惧。

    白鹦鹉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虽然没说话,我也能够理解她的感受。

    我用另一只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儿。

    费尔南多烦躁跺着脚,与此同时还在身上胡乱的摸着,过了半天他也没有摸到什么东西。

    费尔南多忍不住说:“乌鸦做点什么吧!咱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辆车逼到咱们跟前儿吧?”

    我苦苦一笑说:老费现在的清楚情况你清楚,你身上是啥东西也没带着吧?

    灵魂是带不来东西的,我身上也一样。

    如果这辆车真的是满怀恶意,咱哥们儿也就只好跟他们拼了!拳拳到肉没商量!

    费尔南多咬牙瞪眼,攥紧了拳头,过了两秒钟他就松开了手指又叹了口气:“兄弟咱那来的肉啊?”

    也难怪老费,风大了都能吹跑的的身板让他跟人家抡拳头,基本上那就是挨揍的货!

    我想了想说:“老费,一会儿鹦鹉和胡子老大就交给你了!

    他们真要像你说的,是来拘魂的,我来挡一挡,你带着他们两个开跑。”

    费尔南多说:“跑个甚哪?刚才跑了那么半天也没跑出去,咱们脚下这块地面肯定有问题!”

    我用手比划了一下四周传来一阵一阵的猫叫声说:“老费你要是能够判断出那猫叫唤的声音,你就跟着猫的声音跑吧!

    我觉得那两只猫叫声像是我家大呆和小呆在替我叫魂儿。”

    老费皱了皱眉:“你们家猫咪给你叫魂儿,我能听出来是在哪儿吗?

    要说我们家老家仙儿应该给我来个信号,要是他叫我,我没准能听得到!”

    不管怎么说猫叫声依旧是飘飘渺渺,而那辆破车却是越来越近。

    等着那辆破车来到了我们近前,我们才看清楚这压根儿就是不是一辆破车。

    这是一辆高大威猛的依维柯,依维柯车头上面挂并排放着四个喇叭。

    车窗户上面镶嵌着铁丝网,车厢里面黑乎乎的,我们看不太清楚里面坐的什么人。

    这时候,大喇叭里的音乐停止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大喇叭里传了出来:“我们是地府的灵魂指引者,现在请你们按照我们的要求,排队上车。

    我们会把你们运往下一个目的地,请注意我们是指引者,不会强迫你们做任何事。

    如果你们不按照我们的要求上车,那你们就会成为这地方的孤魂野鬼,哪里也去不了!

    重复一遍……”大喇叭里哇啦哇啦又说了一遍,然后又放起了乐曲。

    不过现在放的这首曲子还真就挺喜庆!居然放了一首广东民谣步步高。

    费尔南多看着我一笑:“乌鸦,咱要真的跟他们去了!到底是步步高啊,还是步步低呀?

    不是说地府都在下面,他怎么会高呢?”

    我嘿嘿一笑说:“那是你理解错误,地府当然是低的!

    但是经过地府,没准儿你就转世投生到天界去了!

    到天上干个什么扫地的差事,看园的伙计,最不济卖点烤豆腐干子那也是高高在上啊!”

    费尔南多说:“滚你的吧,万一要是托生到畜生道里,那不就惨了!”

    我挤眉弄眼的说:“那就更好了,托生猪可以被吃猪肉,托生马可以去跑路,要是托生头大笨鹅,还可以扇乎一下翅膀飞到天上去吗?”

    我们两个都不招调,让依维柯的车上的指引者不太高兴!

    大喇叭里中断了音乐,随后大喇叭里又说话了:“现在是最后的警告,如果你们不按照要求上车。

    那你们将会失去转世投胎的机会,从此沦为恶风中的死鬼,到时候风吹日晒就会化为宇宙里的微尘。

    更重要的就是你们将永远失去和你们爱人再见面的机会。

    哪怕是到了地府,不能够投胎转生,你们还有机会受到惩罚。

    如果有大信念,大愿力,就有机会和你们亲爱的人再见。”

    我撇了撇嘴说鹦鹉:“你信吗?”

    白鹦鹉点了点头:“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有机会总比没机会的强,我要去见我的妈妈了!”

    说完就要挣开我的手,我那里肯,伸手在她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

    白鹦鹉晃了晃头,站住不动了!

    那边的大胡子又闹了起来,大胡子一边儿跟费尔南多撕扯着,一边说:“我要去见我媳妇儿,我要到佛前烧一百万只香,我要扣一万个头,我就有机会看到我媳妇咯!”

    大事不妙啊,这两个人其实很清楚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在哪!

    怎么车上的那个家伙哇啦了一顿,他俩就有点找不着北了呢?

    费尔南多也是急了,照着大胡子的后腿弯上连着踹了两脚。

    大胡子站不起来,居然跪在地上往前爬。

    我一看情势不妙,再听下去,没准我们两个别的中了人家的招。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不能怎么样也得上了,我松开白鹦鹉·冲向依维柯车。

    挥起拳头,重重地一拳砸向依维柯的玻璃。

    就在我的拳头和那辆车接触的一瞬间,我的拳头上冒出了一层水色的光亮,然后拳头就重重地打在了玻璃窗上。

    就听得哗啦一声,玻璃碎裂,紧接着就有人在里面大声尖叫。

    我也没客气,既然管用,那就再来吧!

    乒乒乓乓又打了几拳,仰仗的玻璃窗上镶嵌着铁丝网,似乎还沾了膜,那块挡风玻璃玻没有碎裂进去。

    就在这时,一个亲切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来:“呆鸟你个笨蛋,就这么让人家把你给离魂了!还不快点回来!”

    这声音太亲切,也太让人熟悉了!另外还有一个丝丝拉拉的声音响着,但是我听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费尔南多在我身后大叫:“我们家老仙儿叫我呢,赶紧往回走了!”

    我说:“那你就带着他们两个快跑吧!”

    我翻回身对着那个依维柯的破车,又是一顿拳头。

    不过车里的藏着的家伙似乎是觉察到了什么,他们已经把车发动了!

    我眼看着费尔南多一手牵着大胡子,一手牵着白鹦鹉已经跑出一段距离了!

    我也就不客气了,撒开丫子我也跑啊!

    这期间阿呆的声音不断的呼唤着我,我奔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跑来跑去我就发现那辆破车也跟着追了上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车里藏着的那些家伙似乎觉得我不太好惹,车头指向紧紧的跟着费尔南多白鹦鹉和大胡子。

    这就让我没法淡定了,更不好直接的跑回去。

    我于是一侧身子再次拦在路的中间,那辆依维柯疯狂的向我撞了过来。

    我这时候也没有更好的主意了!两只脚略微一分双手握拳对准撞来的依维柯,来了一回八极拳里的铁山靠。

    耳谷中就听到轰隆一声巨响,我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在我飞出去的同时,我高兴的笑了,那辆撞我的依维柯也飞了起来。

    它在空中转了两个圈子之后,然后车头朝下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

    我虽然被撞的昏头胀脑,全身疼痛,但是我飞的方向不错。正正好,好是费尔南多他们的方向。

    等我咣叽一下摔在费尔南多他们仨前面的时候,白鹦鹉就大叫了起来。

    拼了命的过来扶起了我,这时候也容不得多想,只能干一件最聪明的事,那就是跑!

    顺着阿呆还有那个丝丝落落的声音,我们拼命的向前跑。

    远远的我似乎又听到了汽车马达的声音,扭回头一看,这真是打不死的小强,灭不尽的蟑螂啊!

    那辆该死的汽车居然自己翻过身来了,而且又追了上来。

    一边追,在大喇叭里面一边传出了某人的声音。

    这是一个柔柔的女声,很亲密,也很温柔的叫着:“郎君,你这是要往哪里去呀?

    亲,我就在这里,你快回来看看我呀!”

    这个声音一出来,大胡子就硬邦邦的站住了!拼了命的想转回头去。

    费尔南多觉察不妙,使劲的推着他,可大胡子就是不肯走。

    嘴里一个劲的念叨:阿芝啊,为夫就在这里,我这就要来看你了!”

    如果这要是在平时,我一准得酸倒牙,可是现在就只剩下恐惧和害怕了。

    正这时候,大喇叭里的声音又换了一个,同样还是个女生。

    召唤起来人来更亲切:“鹦鹉啊,你在哪里呀?妈妈我在这儿啊,你怎么不回过头来看看我呢?”

    都不等白鹦鹉转头,我直接就用手挡住了她的眼睛。

    都不用猜这声音是谁的,绝对是白鹦鹉她老妈的。

    挡得住眼睛可堵不上耳朵,白鹦鹉听到了这个声音就拼了命。

    一定要转回头去看那个声音的所在,谁敢挡着谁就是我的敌人!

    白大小姐想都没想一口就咬住了我的手,到了这个时候,我是措手不及,毫无办法。

    就在这时候,阿呆的声音又喊叫了起来:“呆鸟你个超级大蠢蛋,人家可以使用招魂术,你就不能吼两嗓子啊?

    给他唱首歌儿,当初你的小调儿不是唱的很好吗?来一首看看谁的小调儿更有滋味儿呢?”

    我向后面比了个中指,阿呆这家伙纯粹是欺负人啦!

    不过他他的办法也许是有用的,我一伸脖子高高的大声的发出了一声:“勾勾勾……”

    就行你能勾魂摄魄就不行我半夜鸡叫?这一声鸡叫声响起,无论是大胡子还是白鹦鹉,就连远处的那辆依维柯汽车都晃动了一下。

    天亮了,大家该回家去找妈妈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