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33章 幽冥汽车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3章 幽冥汽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平淡里的悲喜也跟着平淡寂寞无声,繁花锦簇里的微小颜色依旧会绽放出美丽的光彩。

     ̄ ̄ ̄安静废话手录

    被安魂符贴中的费尔南多一个劲儿的晃动着脑袋,似乎是很难受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他也说不上来的不顺眼。

    又看了两眼我突然意识到,被贴中的费尔南多根本就没有实体完全是一个灵魂的状态。

    而我贴出去的安魂符居然也是一团精神状态,这怎么可能?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自己的手竟然轻飘飘的,没有一丁点**的感觉。

    我转回身去看,远处的白鹦鹉和大胡子两个人居然都漂浮起来。

    两个人全都悬浮在距离地面足有三尺多高的地方,“全都是魂魄,我们全都是魂魄!”我惊恐的大叫起来。

    一旁的费尔南多稳住了精神后跳过来,一把抓住了我说:“别喊了,我刚才差一点没有魂飞魄散!

    你现在也是灵魂的状态,咱们大家全都中招了!还是想想该怎么办吧?”

    到了这一刻,我能有什么办法?这也太厉害了吧!不知不觉的就让我们四个魂魄离体还茫然不知。

    究竟是谁有这种能力呢?只是现在想这个问题有点蠢!

    我拉着费尔南多飘飘忽忽的冲了回去,到了白鹦鹉附近,一伸手拉住她,直接跑到了大胡子身边。

    大胡子闭着眼睛,一副陶醉的样子,我都不知道这一位哥哥到底在想什么?

    也顾不上他在想什么,一伸手在他的百会穴上拍了一下。

    大胡子全身一震,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没好气儿说我:“呜呀呀!你可真是只不吉祥的乌鸦鸟,你哥哥多少年了就做了这样一个好梦。

    刚刚到了关键之处,你就给我弄醒了!

    你也太不人道了!今儿个说破了大天你也得把这个梦赔给我。”

    我用手一捂脸,这个哥哥算是没救了!

    到了这种紧要的关头,还在做梦。

    一旁的费尔南多说:“不是吧!胡子老大这种时候你还在做美梦?

    按理说你这个年纪也没啥美梦可做的了!哦对了!是你和大嫂破镜重圆,还是回忆当年的洞房花烛夜呀?”

    大胡子难得的脸一红:“怎么滴?当老大的就不能做点白日梦,我媳妇儿早晚会重新接纳我的。”

    白鹦鹉说:“那就得好好表现,胡子哥你一表人才,我相信你会成功滴!拿出真诚的态度来,拿出当年你追求大嫂的那股精神!”

    我忍无可忍大吼一声:“都闭嘴吧,两个不招四六的家伙!

    都死到临头了,还想什么美事儿,也没看看自己还能活几天?”

    大胡子伸手拍了拍身上的尘说:“乌鸦兄弟,人得有梦想,才能活得幸福一些!

    不能老是活在现实里,你看咱们现在不就挺好挺正常吗!”

    我说:“正常个屁!你自己是没事儿,你瞧瞧我们三个吧!”

    大胡子瞪大了眼睛,瞧了半天说:“你们是有点儿不一样哈!瞧着有点儿虚,我就说嘛,这是在梦里,你们还不信!”

    我这时候就是没有一桶童子尿,要是有一桶童子尿,我一准都浇他脸上。

    大胡子忽然一拍大腿:“我明白了!你们三个全都离魂了,离魂了还不算,还跑到我梦里来了!这是要来一场盗梦空间吗?”

    我忍无可忍,挥手的大胡子脸上抽了一下:“拜托,你醒醒吧大哥!盗个鬼的梦啊?

    我们三个是灵魂脱体了,可是现在不是在梦里。”

    大胡子用手揉揉脸说:“你个臭乌鸦,这要不是在梦里,我一准儿得抽回来。翻了天了,敢打起大哥来了!

    话又说回来,乌鸦你确定吗?确定这不是个梦吗?”

    大胡子的这个问题难住了我,现在这个状态我也不敢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费尔南多在旁边说:“这算个什么事儿?如果咱们真的是在做梦,是灵魂出窍。

    那只要有人叫我们,我们就会回魂的。”

    我们三个人齐齐的恶狠狠瞪着费尔南多,白鹦鹉说:“费哥是你没睡啊?还是你睡糊涂了?

    咱们四个现在都在这儿,你觉得还会有人叫醒我们吗?

    如果此刻咱们的身体旁边有人的话,恐怕就是那两位了!

    这下你们的怀疑都不用验证了!人家只要该烧的时候该烤的烤,大家就一起完蛋了!”

    费尔南多说:“那可就没啥办法了!我就没听说过,谁有能力在梦里头把自己弄回去的!

    尤其是在梦魇的时候,谁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灵魂啊!”

    我咬牙切齿的说:“如果要是做梦就好了,总有梦醒的时候。

    就怕咱们现在都是真的,灵魂离体正在外面这里游荡。

    那就不知道啥时候能回的去喽!到时候老费同志,你就成了真正的孤魂野鬼喽!”

    老费同志拍了拍额头说:“那不能够!我要是魂魄离体了,我们家保家仙一定会想办法把我弄回去的。”

    就在这时候一直懵懵懂懂的大胡子,忽然竖起一根手指,嘘了一声,然后小声说:“别说话,你们听!”

    其实不用他提醒,我们三个也听到了,远远的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声音。

    这声音听的亲切而又恐怖,亲切,是因为我们日常里总能听到,可是现在这时候听到,那就不只是恐怖了。

    果然没过多久,两道雪白的光柱划破了黑暗,一辆车若隐若现的从远方向我们这里驶了过来。

    白鹦鹉说:“咱们怎么办啊?这地方哪里来的汽车呀!”

    大胡子摇头晃脑的说:“啊哈,来的好啊!咱们正好搭个便车。”

    我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从常规的角度上讲,我们在地下迷宫里面,遇到别的东西都可以理解。

    遇到了一辆汽车可就奇怪了!难道说这地下迷宫还跟地上通着?

    老费说:“不太妙啊!我怎么瞧着那辆车有点儿像是所谓的幽灵汽车呢!

    近些年,据有些专业的人士讲,说是地府改革制度也已经开始用汽车来接送哪些到寿了的魂了!这破车该不是来拘咱们的魂的吧?”

    这话一说出来,白鹦鹉就强烈的颤抖了一下。

    我握紧了她的手说:“别害怕,就算是地府的幽冥汽车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一切有我呢!”

    大胡子摇头晃脑,迈开脚步就往前走,看样子有点儿要接车的意思。

    我赶紧和费尔南多跑过去拉住他,大胡子还有点不乐意!

    嘴上嘟囔着:“坐车好哇!坐火车好哇!省着没地方可去!”

    我日!我很想在他屁股上踹两脚,他现在这个状态有点儿不正常,真踢了,有点欺负人!看在平时他对我还不错的面子上就放他一马。

    就在这时候,隐隐的传来了一声猫叫。

    这声音飘忽不定说不上是从哪里来的,然后就是一连串的猫叫声。

    我闭上眼睛倾听了一下这猫叫声,特别特别的熟悉,非常像我们家大呆和小呆的叫声。

    这时候那辆在黑暗当中行驶过来的汽车是越走越近,汽车上播放着一首哀婉缠绵的乐曲。

    播放的声音挺大,远远的我们就听到了!

    听了一小段儿,我和白鹦鹉立刻颜色大变,这首汽车上放出来的乐曲正是世界十大禁曲之一的安魂曲。

    不用想了!放着这样一首歌,又是从无名黑暗中来的汽车,绝对不好相与!

    老费虽然没听懂这车上播放的乐曲叫什么名字,但是那种渗人的感觉也让他也深感不妙。

    老费放低了声音问我:“乌鸦,咱们怎么办?”

    我说:“没什么怎么办的啦!大家开跑吧,离这辆破车越远越好。”

    我一手牵着白鹦鹉,一手架着大胡子,费尔南多在另一边儿,半推半拉着大胡子,我们就疯狂了跑进了黑暗。

    说来也怪,不管怎么跑啊,脚底下那个那些发亮的小石子,依旧莹光闪闪,让我们能始终不能黑暗当中去。

    这本来就够操蛋的了!我们四个跑得又十分的慢。

    白鹦鹉还在病中,身体虚弱,跑不多远就喘了起来。

    大胡子懵懵懂懂糊里糊涂,不仅不想跟着我们跑,还想拉着我们返回去找那辆车。

    这就牵扯了我和费尔南多很多精力,费尔南多看样子状态也不是多好,勉强和我维持着。

    后面的那辆车来势汹汹,越来越近的靠近了我们。

    很快汽车雪白的光柱就把我们笼罩在光芒当中了,我心里头焦急,恨不得立刻返身回去跟这张破车来个对决。

    可是情况不明,我又是个灵魂状态,能不能打得赢还两说着!

    费尔南多察觉了异常,在旁边叫喊:“乌鸦,不太对呀!咱们跑了半天,似乎还在原地。”

    借助着后面照来灯光我瞧了瞧,四周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的标志。

    老费不太好意思的说:“我刚才在那块儿小解了一下,那地面还是湿的。”

    我去!灵魂也能撒尿吗?为了验证老费的说法,我们又往前奔跑了一段路程。

    仔细再看看,果然,在我们身后不远处那块地面看起来湿乎乎的。

    要是提鼻子一闻,没准儿就是一阵难闻的骚气。

    这可怎么办好?跑也跑不掉,索性那就不跑了!

    我们四个原地站住之后,静静的看着那个越驶越近的汽车。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