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30章 机关不断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0章 机关不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活着不可能不遭遇陷阱无非是在面对陷阱时,如何智慧的应对,这智慧并不是吃一堑长一智,更多的时候是学习别人是如何应对的。

     ̄ ̄ ̄安静废话手录

    对于我的提议,大胡子和费尔南多没什么意见,白鹦鹉自然不用说了!

    大胡子和费尔南多在前面开道,我和白鹦鹉手牵着手,跟在他们两个后面。

    选择了那个刻画着安魂咒的入口走了进去,说来也是神奇,往里面刚刚走了不到十米远,地面上就又看到了张博的足迹。

    因为我们携带的手电光亮度有限,大家只好拿着手电,四下里乱看。

    谁也说不清楚,这足迹怎么就会凭空的出现了!

    我和白鹦鹉正举着手电观察地道的顶部,走在前面的大胡子和费尔南多忽然大叫了一声,两个人齐齐的掉了下去。

    等我拉着白鹦鹉跑到距他们不远的地方,两个人已经消失在地面之下了。

    除了那一声惊讶的叫声,两个人几乎没给我什么提示。

    我在拿手电对着他们消失的地方看了一下,是神马东西也没有。

    地面还是平整的砖头铺成的地面,这可太神奇了,也太吓人了!

    白鹦鹉急得不行,一边对着空荡荡的地面大叫,一边儿说我:“乌鸦哥,快想点办法呀!”

    我摸着鼻子半天没动作,这时候想什么办法也晚了!

    我更不敢松开白鹦鹉的手,我怕她跑到那块地面上去。

    很明显,大胡子和费尔南多遭遇了所谓的陷阱,这个陷阱是那种翻版还是螺旋扣,这就不好说了!

    我一边示意白鹦鹉不要乱叫,一边儿把自己的神识向地面扫描下去。

    虽然我的神识不能够大范围的扫描,但是现在这块地下,因为设置了陷阱的原因还是可以使用神识来观察的。

    看了两分钟我就摸着鼻子笑了起来,随手从口袋里拿出来一根烟,慢慢的点着了!

    白鹦鹉看着我可是有点火大,很不客气的说:“大哥,你也太不像话了!胡子哥和费尔南多还生死未卜,你都有闲心思抽起烟来了!

    就算这两个人有点不着调,你也不用弃之如蔽履吧?”

    我喷了一口烟雾说:“哪个告诉你我弃之如败履了?放心吧,他们两个没事儿!

    你别忘了大胡子最拿手的功夫是什么,当初你不就被人家带着跑了好几百里地吗?你还怕他带不走费尔南多啊!”

    我的话含含糊糊,白鹦鹉有些气恼。

    不过对于大胡子的本事,她还是比较认可的,毕竟当初有过亲身的体会。

    我也不耐烦过多的解释,用不了多久大胡子很快就会亲身来验证我的话。

    我半颗烟没抽完,大胡子就已经从砖头底下钻了上来。

    一站到平地上,大胡子就一甩手把费尔南多扔了出来。

    费尔南多摔在平地上闷哼了一声,半天才喘过气来了!

    大胡子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土,一边儿没好气儿的数落着费尔南多:“你说你笨不笨?跟你说了闭上嘴闭上嘴,鼻子孔你堵不住,你嘴还闭不上吗?

    要不是看在你是乌鸦的朋友的份上,我真就不该管你个七级弱智!

    这天底下人我见得多了,笨成你这样的还真是少见!”

    费尔南多哼哼唧唧的从地上爬起来,别的什么都不说,对着大胡子就是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然后嬉皮笑脸的说:“对不住了您了,胡子老大,全靠您救了我一条小命!我这谢谢您了!回头我肯定请你喝酒,不管是百味斋还是德胜斋您说了算!”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大胡子也数落不下去了!

    我笑嘻嘻的问费尔南多:“我说老费,沙子面儿的味道好不好?”

    费尔南多连着呸了两口:“也没啥味道,就是太牙碜!”

    没错,大胡子和费尔南多,先是中了翻板陷阱,然后就掉进到流沙坑里头。

    这种陷阱,要是正常人的话,百分之百的就成了沙底的枯骨。

    可是遇上了大胡子这样的怪物,自然也就要不了他们的命。

    也就是费尔南多老先生吃了几口沙子,运气实在坏的话,没准将来会得个阑尾炎啥的,要是已经切除了出了阑尾,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白鹦鹉看到他们两个安全回来,悬着的心早就放下了!只不过这丫头对我的态度还是不太满意摆出一副不理人的架势。

    我也没心思跟她斗法,大胡子和费尔南多已经亲身验证了机关,我们就可以避开这个陷阱了!

    只是接下来的走法有待商量,我问大胡子:“胡子哥下面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

    大胡子说:“下面的的确确就是个流沙坑,张博这小子当初掉没掉下去,我不敢肯定。

    如果张博这小子当初掉下去了!我就没弄明白他怎么没有死在里头?

    他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是有人帮他的忙了还是坑里边儿另有蹊径,这个还真不好说!

    流沙坑里面的沙子实在是不着力,长时间呆下去,我也受不住。”

    费尔南多说:“要不您老人家再下去转一圈吧,张博肯定是没死在里面。

    要不然他的身体也回不去,至于他是怎么从沙坑里逃出生天的,还是从地面上走过去的?

    咱们只有验证一下,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大胡子叹了口气:“要不行,我就再下去试试!”

    我说:“算了吧,咱们还是在地面上走。

    像你说的流沙并不像泥土那样可以进出自如,万一您要是有个闪失,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离开了流沙坑,我们继续沿着地下通道往前走。

    走了很长一段距离也没看到张博的脚印,这一点可是让我们有点困惑了!

    如果张博的脚印儿一直不出现,难道说他就是掉进了那个沙坑,从沙坑里面走掉了?

    一连过了十来个岔道口,我们再一次看到了刻画着安魂咒的路口。

    这时候我们四个人的意见产生了较大的分歧,白鹦鹉说:“你跟大胡子哥哥就是喜欢疑神疑鬼,如果咱们要是跟着龙老爷子和碧霞,现在没准就已经到了困龙井了!

    现在可好,越往里面走,地形越复杂,说不准情况会更恶劣,持续走下去的话,没准儿咱们走到地球核心也说不准!”

    我知道这丫头是在赌气,不过她说的也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

    大胡子说:“那依着你白老三的意思,咱们现在就返了回去呗!”

    白鹦鹉摇着头:“我可做不了主,这种大事儿还是你们两个大哥说了算吧!”

    费尔南多说:“不管怎么麻烦,已经走到这儿了,前面又是一个入口,咱们还是进去看看再说。”

    最终我们四个人达成意见,再往里走一走,试一试。

    走进这个岔道口,通道的墙面和地面就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已经不是用青砖铺就的,而是改成了半人多高的大石头。

    无论是地面墙壁,还是通道顶部都是一块块巨大的石头。

    原本我还以为这石头是采用了现代工艺刻画出来的,等我和大胡子敲打测试过了之后,就已经完全认定这条通道都是由这些巨大的石头铺成的。

    费尔南多在旁边说:“这条通道,给了我一种不祥的感觉。

    要是这些大石头落下来,或者向当中夹过来,咱们可就成了肉馅饼了!”

    白鹦鹉说:“你是不是盗墓小说看多了,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强大的机关呢!在物理学和机关学上说不通。

    像这种通道最可怕的不是石头的强力收缩挤压,最可怕的是传统的防盗墓的那种大石头球子。

    那大石头球子从后面滚动着压过来,那才是要命了!”

    我和大胡子对视了一眼,我很想骂娘,这两个倒霉的家伙,一个比一个的说的吓人!

    真要是出现这种情况,那还不要了老命了!

    只是不等我开口数落他们两个,我们身后就传来了隆隆的声音。

    我和大胡子把神识沿着通道向后延展过去,须臾之间,我们两个就苦笑起来。

    我指着白鹦鹉说:“倒霉丫头,这回让你说准了,后面真的来了一个大石头球子。”

    白鹦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大声叫喊:“那还等着干什么?快点跑哇!”

    费尔南多也积极响应,不过这俩人谁也没跑成。

    被我和大胡子一人一个全都拉住了!这种情况下跑不得,人在这种下行一点的通道里,根本就跑不过那个快速滚动的大石头球。

    越往下,大石球的速度越快,最终只能是被压成肉饼的结果。

    我们在这里不动,想来那时多石头球运行的速度也不会多快,只要想办法弄住它就行!

    这是我的想法,大胡子却高声说:“你们两个蠢货往哪儿跑,这石头球子在后面跟着一路压过去,就会引发出无数的机关。

    不等石头球子压死你们,前面那些机关就要了你们的小命。”

    这话准不准,我不敢说,但是我想胡子哥比我的经验丰富多了,应该会是这样吧!

    正在这功夫,那个的石头球子隆隆的滚了过来,速度虽然不算太快,在这狭小的通道里头还是很有威势的!

    唯一有点儿差异的是,它并没有像盗墓小说里描述的那样,可丁可卯的占住了整个通道。

    这个石头球没有整个通道那么高,具体什么原因我也说不清楚,或许是盗墓小说描写的有误也没准!

    我深吸了一口气,快速的冲向了大石头球。

    就在我和大石头球子即将接触的一瞬间,我双掌一用力,稳稳的按在了石头球子上。

    脚底和腰身一用力,大石头的重力压得沉重的哼了一声,我还是把那个大石头球子定在了原地。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