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20章 最后一天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0章 最后一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面对死亡,没有人不恐惧,那些战胜了恐惧,从容死亡的人,要么极端高尚,要么绝对愚蠢!

     ̄ ̄ ̄安静废话手录

    毫无疑问,面对婚嫁这种话题,大多数的女孩都会羞涩。

    不过在挑起这个话题者消失之后,这羞涩也只是短暂的。

    而死亡这个大命题不是那么轻易因为羞涩就可以忘记的,没过多久,白鹦鹉再次的问到了之前的问题。

    我当然是一脑门子官司,想了许多借口准备蒙混过关,只是琢磨了一下这些借口连自己都不相信。

    这一次,阿呆也没有再跳出来,两个老的又不知所踪,那就只有我无奈面对了!

    到了最后我想出了一个问题,我对白鹦鹉说:“丫头如果你只有一天的生命了,那你打算怎样来度过这剩下的一天呢?

    当然,这只是个比如,你不要真的认为自己就剩下了一天。”

    话一说出来,我就知道这次真的是蠢到家了!

    没等我说完白鹦鹉的眼泪就流了出来,我后面的几句纯属画蛇添足,根本起不到安慰的作用。

    白鹦鹉扑过来抱住我狠狠的大哭起来,我苍白而又无力的解释着说:“丫头,你别哭啊,都说了这是个比方,是个假设。

    你也应该清楚,我们家阿呆说的话从来都是,从来都是真理,”

    白鹦鹉根本不听我的解释,一边哭一边儿哽咽着说:“我真的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吗?可是我不想死!”

    “谁说的,别瞎说,真的是个比方!”

    “乌鸦哥,你就别骗我了,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白鹦鹉抱着我哭得泪眼婆娑,任凭我如何解释,她都不肯相信。

    她哭得像个泪人儿,我心里头说不上来的难受,我一着急一脚把旁边儿桌子踢了个粉碎。

    随后我用两手捧住了白鹦鹉的脸,大声的吼叫说:“丫头,你给我听好了!就算你要死,我也不准!哪怕是我死了,你也不能死!”

    或许是我粗暴的态度和鲁莽的动作吓到了她,白鹦鹉的哽咽一下子停止了!

    过来足有半分钟,白鹦鹉再次的抽泣起来。

    一边抽泣一边说:“我都要死了,你还吼我!我就那么那么让你讨厌吗?”

    我一把手把她抱在了怀里大声说:“我没有吼你,你在我心里头从来也没讨厌过。

    我只是想告诉你,只要我乌鸦在一天,你就要好好的活着。

    什么都不用怕,就算老天爷来了,也不能让你死。

    咱们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真的吗?”白鹦鹉抬起头了,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我也坚定的看着她:“真的!”

    白鹦鹉用力的抱紧了我,低下头轻声的说:“我相信!”我也紧紧的抱着她,心里头一片的安然。

    我们两个就这样抱着,不知不觉过了很久。

    直到窗户外面的都市里点亮了美丽的灯火,白鹦鹉才轻轻的挣脱开我的怀抱。

    白鹦鹉微笑着看了我一眼,拉着我的手,我们两个并肩走到了阳台上。

    都市的霓虹灯火真的很美丽啊!装点的整个夜晚像是人间仙境。

    白鹦鹉轻轻的靠在我的肩头,她低低的声音说:“乌鸦哥哥,要是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

    我侧过头,微笑的说:“傻丫头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你要是愿意,我们会拥有这样的无数个美丽的时刻。

    也许等我们的头发白了,我们还可以这样一起看都市的霓虹灯火。”

    这鹦鹉抱紧了我的胳膊轻声的问:“真的可以吗?”我温柔的说:“一定可以的!”

    我此刻内心当中何尝不像白鹦鹉一样,也希望这一时刻能够永远的延续下去。

    从小到大我还没有这样的体会和感受,只觉得现在的一切都无比的美好!

    “叮咚!”一个可恶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的门铃被人按响了:“乌鸦小子,开饭了啊!你们两个不付账,打算饿死我呀?”

    我此刻手边就是没有一个大号的炸弹,不然我一准甩到门外去炸飞那个胡说八道的家伙。

    白鹦鹉看着我一笑,我也笑了起来。

    不管那家伙会不会饿,我们两个也应该去吃点东西了!

    第二天一大早,跟我住在一个房间的大胡子就把我折腾起来了!

    他拍着我的床头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乌鸦有烂肉!

    抓紧点儿起来,你的死老鼠在等着你呢!”

    我很不客气的把自己的枕头丢到他的脸上,这个当老大的明显的羡慕嫉妒恨吧?

    我咬牙切齿的说:“胡子老大,你要是再瞎折腾,你们家大嫂我就让她多修行了几十年再出来。

    你至于的嘛,就见不得你兄弟有一点好?”

    大胡子嘎嘎的笑了:“我们老夫老妻的,早几天儿晚几天见面都无所谓!

    我是提醒某人抓点儿紧,有机会就去腻味一下。

    谁知道接下来这一天有什么等着我们呢?万一!我呸呸呸呸!”

    不等我大怒,大胡子已经躲到了门外去了!

    没办法,想睡也睡不成了!我愤愤的爬了起来。

    吃过了早饭,杨大哥派来的车已经到了楼下。

    我们一起到了902医院外面,杨大哥带着一个人坐着车正等在那里。

    看到我们到了,杨大哥就带着那人下车了!

    没等杨大哥介绍,我就上下打量过了他带着的那个人,这人应该就是他给我找来的地下管网线路专家。

    老实说,我看着有点失望。

    这是一个看着有50多近60岁的老人,人老点没啥,可是这个老头瞧着就让人极为的讨厌!

    用句现在流行的话说,是个标准的油腻的大叔。

    他穿着一身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发的劳动布工作服,脚下蹬的一双三接头的皮鞋。

    好好的一个鸭舌帽,他非得歪戴着,肩膀上还背了一个皮质的工具刀子。

    这也就罢了,人家抽烟都用手拿着,他偏偏用嘴叼着。

    那一嘴的大黄牙绝对是苍蝇的最喜欢驻足的地方。

    杨大哥对这人似乎也不是多么的待见,跟他拉开了接近一米的距离。

    我们走到跟前之后,杨大哥微笑了一下,然后说:“乌鸦鹦鹉胡子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他用手一指那个老头说:“这是帝都城建局地下管网的专家龙一先生。”

    老头龙一皮笑肉不笑的向我们点了点头,我们三个谁也没有兴趣过去和他握手,也只是点头致意。

    介绍完了人,杨大哥就问我:“乌鸦,你们都准备好了吗?鹦鹉也要跟着下去?”

    我点了点头说:“鹦鹉也要跟我们下去,也不是不放心让她留在地上,机会难得让她跟着也见识见识。”

    杨大哥说:“那也好,我给你们准备了几台高功率的对讲机。

    你们带着,方便到地下相互联系。

    如果有异常情况,找一个出口到地面,也可以用这个对讲联系到我。

    今天我哪也不去,就在局里等着你们的消息。

    如果有问题,我随时支援你们。”

    我笑了笑说:“好,那咱们就开始工作。”

    龙一老头站在旁边,嘬着烟头一脸的不屑,但是他并没有说话。

    我就沿着我昨天追踪的路线?,走到了张博灵魂遁入地下的那个地方。

    我用脚在地上跺了跺:“就是这里了,这下面应该是地铁,但是具体是哪条线我就说不清楚了!”

    “这是地铁5号线!”一直没吭气儿的龙一开口说话了,我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大胡子说:“你怎么就敢肯定说是五号线?”“我说是就是,信不信随你们!”龙一老头一脸爱信不信的表情。

    我看一下杨大哥,杨大哥微微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个龙一老头儿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大胡子怪笑了两声说:“如果要是不是呢,又该怎么说?”

    龙一老头嘿嘿的笑:“如果要是不是,我这一堆儿这一块儿,随您的便!可要这是了呢,您又怎么话说?”

    大胡子一瞪眼刚要说话,被我一个眼色拦住了!

    我说:“是或者不是,关系都不大,我们是干嘛来的?

    您又是干嘛来的?咱们都很清楚。

    如果你不愿意,你现在就可以回去。

    如果你要跟我们去了,那就不要阴阳怪气儿的。

    要知道并不是我们欠你什么?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跟安排你的人去说。”

    我说的话当然是很不客气了!原本我以为这位油腻的大叔一定会借机会放赖。

    可是出乎我的预料,龙一老头往前走了一步,脸上露出贱兮兮的笑容。

    很让人无语的说:“他那个小哥,你别在意啊!

    老哥我就这脾气,我的专业不容人质疑,但是对于你们要做的事儿,我是坚决支持的。

    您放心,我一定好好说话。”

    人家都是这个态度了,我和大胡子基本就无语了!

    我看看杨大哥,杨大哥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虽然没说话,我知道他也是没办法。

    要吗?就是这老头的的确确是这方面的专家,属于那种不二的人选。

    要么就是有人已经指定了要这老头参加,杨大哥也是属于做不了主那伙儿的。

    我想了想,办正事要紧,咱也犯不着置气。

    我就把手一摆:“那咱们就走走看吧,请您带我们去最近的入口。

    咱们一定要到这个下面相对的地方才能继续。”

    龙一嘿嘿一笑:“您就瞧好吧!绝对不会带错路。”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