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16章 迷茫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6章 迷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现今的生活里,我们干着太多无奈的事儿,过着自己不想要过的生活,无论曾经有过多少理想和希望,他们都被现实打败了!

     ̄ ̄ ̄安静废话手录

    杨大哥一脸的笑容,他很爽快的说:“只要你肯干,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我咧了咧嘴,现在是看明白了,我的这个老大呀,是把这事儿赖到我身上了,不干都不行啊!

    我想了想说:“说复杂也不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

    张博的灵魂流失到地下去了,我需要有人来协助我。

    你要给我找一个精通地下工程,熟悉地下管线和地铁线路的人。

    原本这事儿只需要大胡子哥自己出马就可以,但是我觉得没那么简单,所以我要和大胡子一起去寻找。

    我可没大胡子的本事,只能在地下找一条路出来。

    至于说张博的魂灵具体在哪里?距离有多远?会在哪儿能找到灵魂失落的地方?我都不能肯定。

    所以你要给我找的这个人,不但要业务熟悉,而且还要能够跟各方面打交道。

    别到时候,有些地方我们进不去那就难办了!”

    杨大哥皱了皱眉,想了想之后说:“就算着急也不在这一时,我先送你回宾馆。

    然后我再想想办法找一个符合你要求的人,咱们争取明天早晨开始寻找。”

    我当然是没意见,我也不想到了帝都,气儿还没喘匀乎呢,就满世界的去寻找谁的灵魂!

    我和杨大哥出了902医院,汽车又重新奔驰在帝都的大马路上。

    我看着车窗外面的繁华都市,呆呆的发愣。

    我想着一些想不明白说不清楚的问题。人为什么要活着?活着真正意义又是什么?

    尤其像我这样,东一头西一头的四下里乱撞,却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真正的意义在哪里!

    我打定了主意,等把黄毛的魂魄找到了,再找回胖墩儿和小鱼儿。

    我就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的想一想,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人世上,我存在的意义究竟又是什么?

    或许是看到我一直没说话,又或许是我的表情很沉重。

    杨大哥就开口劝慰我,杨大哥说:“兄弟,这次是大哥做的不对。

    本来你好不容易来一次帝都,我没有带你到处去游览游览,吃点美食。

    反而给你找麻烦,实在是对不住你。”

    我摆了摆手:“杨大哥,你想多了,咱们兄弟之间不需要这么客套。

    再说了,我现在也没那个心情。”

    杨大哥说:“黄毛的事儿你也别那么着急,终究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解决的。

    有这么多人帮忙,大家一起想办法,总会把黄毛的魂魄要回来的。

    另外胖墩儿和小鱼儿的事儿,我和疯子也找了一些人在国外寻找他们的下落。

    一旦找到了不管付出多么大的代价,都会把他们救回来的。”

    我揉了揉鼻子说:“谢谢你和疯子哥为我操心,只是太麻烦你们了!

    其实我没别的想法,我就是觉得自己好像漂浮在这个世上?总觉得自己好像没有根儿似的。”

    杨大哥沉吟了一下说:“其实这怪不了你,你的那个师傅明虚老道是世外高人,行为自然是不同于普通人。

    他的所作所为如果给不了你亲人一样的感觉,或许是他有另外的想法也说不定?

    你最大的问题是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如果你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干什么的,生活的好不好?

    你还可以随时回去看他们,我相信你那时候就不会觉得自己飘着了!

    你想要回家也是麻烦的事,我当初你托人调查过你的身世。

    自从你在哈市被警察发现之后,实际上警察们曾经帮助过你去寻找你的家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你提供的几个线索上面都找不到任何的相符的情况。

    根据当时的情况判断,唯一能确定的你就是东三省的人。

    等有了时间,你就慢慢去查访一下,我相信总能找得到的。”

    我是想家了吗?想要见到我已经记不起来的父母家了吗?

    虽说在云霞观外那一夜,我曾经做过梦,梦到过自己的家人。

    但是那毕竟是个梦,会不会真实的存在,我也不清楚。

    想到这儿,我长出了口气,算了吧!眼前的这些破事儿还没有搞定。

    等把黄毛的魂魄找回来了,再找回来胖墩儿和小鱼儿,我才算是把该尽的义务尽了!

    还有让人操心的白鹦鹉,也不知道杨大人找来的蛊师能不能把她中的蛊毒解了?

    我叹了口气说:“慢慢来吧,我现在是一脑门的官司,只能一样样,按照轻重缓急去解决了!

    现在先把张博和黄毛的事解决了,剩下的事儿再说吧!”

    杨大人说:“张博的事儿算不上头等大事儿,只要你疯子哥那头有消息,我就立刻安排飞机让你飞过去。

    我跟那个蛊毒小组的带头人老吴说好了,今天晚上我就带他过去跟鹦鹉瞧瞧。

    如果能解吧,让他立刻就动手,把白鹦鹉的蛊解除了,你也算是去了一块心病。”我点点头:“那就好!”

    杨大哥把我送到了酒店楼下,他就直接离开了。

    我回到酒店房间一开门我就愣住了,房间里的气氛明显不对呀!

    我再瞧瞧啊,原来是讨债的人上门了。

    没办法,我只好腆着脸,陪着笑脸儿走了进去。

    来的人是谁呢?正是黄毛的师傅老鬼。

    看样子老鬼和大胡子相处的不太愉快,两个人对峙一般的坐着,谁也没说话。

    白鹦鹉只能是远远的站着,明显的插不上嘴。

    这两个就是一对活祖宗,换80个人来也难伺候。

    我想了想,索性我也不理他们两个,爱咋地咋地!

    我向白鹦鹉招了招手,白鹦鹉就走了过来。

    我小声跟白鹦鹉说:“你那么傻巴巴的戳着不累呀?到房间里去躺一会儿吧!”

    白鹦鹉对着我眨眼睛,看到我不理她那茬,就低声跟我说:“俩人都吵半天了!你可得好好劝劝,别真打起来,毕竟都不是外人。”

    我低声说:“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白鹦鹉这才轻手轻脚的去了隔壁房间,我看也不看这两个对峙的家伙。

    走过去拿起酒店的电话,拨打给了前台,我跟前台小姐说给我们送个四人份的晚饭来,说完刚刚挂上电话。

    一直沉着脸的老鬼忽然笑了,发出来的声音奇异响亮。

    这要换成别人,没准就得问一问,你笑的这么吓人,要干什么呀?

    偏偏我就不理他这茬,老鬼笑了半天,没人捧场,不得已又收了回去。

    看到我还是不理他,就憋不住说话了,老鬼说:“乌鸦小子,你长脾气了是吧?

    见到我这个长辈,也不知道问声好,也不行个礼,有你这样啊?

    真心的儿给你师傅丢人哪!”

    没等说话呢,大胡子就瞪起了眼睛大声说:“有没有礼貌,那也得分人,那分对谁吧?

    老百姓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这个叫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着癞蛤蟆就踢他三脚不说话。

    乌鸦是我兄弟,他有没有礼貌我最知道,用不着你这个外人来评价,你也没那资格!”

    大胡子的话,一下子就把老鬼激怒了!

    老鬼整个人从沙发上漂浮起来,直接逼到了我的面前。

    用他那虚幻的手指头点戳着我说:“你个小兔崽子,你没有礼貌,我也不跟你掰扯了!

    我就想问问黄毛的魂魄到哪儿去了?你啥时候给我找回来?

    你成心想让我那师门断后是吧?我告诉你,如果黄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们两个没完。

    就算你的师傅老道明虚也保不了你!

    至于你旁边这个憨货,让他有多远给我走多远,我跟他说不着。”

    我不着急不着荒的揉揉额头,然后说:“老鬼咱都是明白人,您就别来这套了!

    你也知道您这套唬不了人,要说你是黄毛他师傅,你都不着急,我有什么可着急的。

    我想你早就知道了,黄毛的魂魄就在那个李全一的手上。

    有本事你老人家去把那个李全一拿下,不就把黄毛的魂魄要回来了吗!

    用得着跟我这儿吆五喝六的,至于旁边的那个是我大哥,可不是什么夯货。

    你们两个大概是有点私人过节吧,不过这事儿我管不着,我也不想从中调解。

    想要开打,我就给你们俩做个见证人,保准不偏私,谁倒下了我去扶着谁。”

    我话没说完,大胡子就在旁边叫着:“死杂毛,不服气咱俩就练练,当年你就没练过我。

    现在你也没那本事,没关系,没听说嘛,你真倒了,我的弟弟扶着你。

    他的炼魂术还很高明,没准儿还帮你炼一下,万一你要是晋级了,兴许还有报仇的机会。”

    老鬼扭头呸了一口:“呸!你个死不要脸的土鳖娃娃,当年要是不是老子心存善念,放了你一马,你会有今天?

    这时候敢跟我叫板了,欺负老子的肉身不在了,老子照样引一下十道天雷来劈死你。”

    大胡子叉着腰用手比划着:“死杂毛你可劲儿吹吧,你最好弄下一百道天雷来,看看先劈死谁?

    你都成了死鬼,还敢大言不惭,真就没见过你这样的!来呀!来吧!我这个土鳖在这等着呢!”

    “无量天尊!老道今天喝出去了,就算进了寒冰地狱,我也要把你这个土鳖娃娃重新打回到土里去。”

    “叮咚!”这两个活祖宗骂得正欢时,酒店的房门铃响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