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11章 比翼双飞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1章 比翼双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没有人不愿意让承载着生命的现实生活更加美好,但是现实生活就是冷酷的,我们可以努力,也可以阿q,无论怎么做生命每一刻都在流失。

     ̄ ̄ ̄安静废话手录

    病中的白鹦鹉,愈发的爱哭爱笑,她会因为一曲伤感的曲子落泪,也会在一首欢快的曲子里翩翩舞动几下。

    或许只有这时候白鹦鹉更像个没有长大的女孩儿!

    我说过了我是个心软的人,我就不愿意在她最软弱的时候去我违拗她的意思,所以只好尽了力的去哄她。

    尽管我没什么经验,不知道怎么哄人也不知道怎么逗人开心,只是她要求的,我都尽力去做到。

    同样也有我不能做的事情,听过几首曲子之后,白鹦鹉就要求要见一见他的妈妈,她已经知道她妈妈的魂灵被我收起来了!

    这个很合理的要求,却被我拒绝了!我已经检查过了从黑盒子里收起来的几个魂灵,不知道为什么?

    这些魂灵虚弱的无以复加,哪怕是一点微小的外界变化,或者情绪上的波动,都有可能让他们涣散掉!

    既然我接手了,我就希望会有个完美的结局。

    把它们放在养魂罐里头养上一段时间,再找机会做一场法事,送他们入轮回,我想这就是最完美的结局了!

    白鹦鹉看不到她的妈妈,显得很失望,在这件事情上我是有原则的,我也很难耐心的解释了一下。

    这丫头很快又高兴起来,追问我什么时候能够替她妈妈和那几个灵魂做超度的法事。

    超度之后能不能够替她妈妈找一个好人家去转世轮回。

    我内心里头苦笑了一下,这丫头还真把我当成超人了,我又不是玉皇大帝或者阎罗王能够左右一个人的转世轮回。

    我只能是把他们送入地府,至于剩下的事情,那就要看他们自身的功过罪孽了!

    但是我不能这样实话实说,我也不能吹牛皮,我只好跟白鹦鹉保证的说,我会尽力的!

    白鹦鹉眨巴着大眼睛,其实内心很明白。

    她叹了口气说:“乌鸦哥哥你别为难,我知道我的要求过分了点!可是妈妈太苦了!

    活着的时候没有享到多少福,死了之后又受了这么多年的奴役。

    想想就非常的不甘心,真是便宜了那个黑色的家伙!”

    我叹了口气,对于白鹦鹉的心情,我是能够理解的!

    只是我也无可奈何爱莫能助,我不过是个有点小能耐的小道士,阴司地府那条路我还走不通。

    对于那个黑色的家伙,我也不知道放过了他对还是不对?

    现在看大胡子和白鹦鹉都觉得不太满意,难道是我昏了头,还是我觉得自己有潜力当那些地下人的王者呢?

    我确定不是后者,我没有想要当什么王爷皇帝的想法。那就是我昏了头了!

    这世界上就没有后悔的药现在想怎么样也都晚了!

    我只好对白鹦鹉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像他们那些东西早早晚晚都会有报应。

    我只是遗憾,没能让他把你身体里的阴阳草的蛊毒清除出去,现在看要有些麻烦。”

    白鹦鹉的眼睛里露出了恐惧,她迟疑了片刻问我:“真的会很麻烦吗?我会向大胡子哥哥说的变成一大堆草吗?”

    我摇了摇头:“麻烦会有一点儿,但是有我和大胡子在,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变成一堆草的!

    尽管放心好了,要变你就真的变成一只会飞的鹦鹉吧,那样会更自由一些。”

    白鹦鹉听了我的话笑了起来,然后低声的说:“我才不要呢,变成一只跟你一样的丑的鸟,那多没意思!”

    我不假思索的说了一句:“也没什么不好啊,至少可以和我比翼双飞!”

    “呸!”白鹦鹉啐了一口,红着脸低下了头。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问题,我想了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过了两分钟只好干咳了一声。

    白鹦鹉恰好抬起头来,我们两个人二目相视相互看了几十秒。

    白鹦鹉忽然说了一句:“大笨蛋!”然后一转身,跑进了卧房。

    我摸了摸脑袋,又揉了揉鼻子,没想明白为什么白鹦鹉会说我是个大笨蛋。

    我哪里笨了呢?想了想我就笑了,大概其我是哪里都笨吧!

    我重新坐回到钢琴旁边手指轻轻摁下,弹响了一曲爱的咏叹调。

    一曲弹完,进了卧房,躺在床上的白鹦鹉已经带着笑意睡着了!

    白大小姐是安歇了,可是我还没有那样的好命!

    大胡子出去这么长时间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可是有点着急了!

    这位老兄该不会也来了一回离家出走吧?他要是找一块地下的犄角旮旯去睡一觉,我还真没地方去找他去!

    我正在着急,墙角上一个人冒了出来,来的正是我那位胡子哥。

    这位胡子哥没啥笑脸,板着脸坐到沙发上。

    没办法,谁让我好像觉得欠他似的呢!

    我只好主动过去,询问一下这位老大的心情。

    我说:“胡子哥,这么长时间你都去哪儿了?这老也不露面儿,可是让人有点心焦!

    你老不是还为白天的事不开心吧?

    我也知道那事儿我是做的鲁莽了,我应该直接把那个黑色的影子干掉就对了!”

    大胡子很不耐烦的对我摆了摆手说:“起开起开,我像你那样的没正六呢!

    就顾着和小丫头片子风花雪月的,还要比翼双飞!

    我老人家出去替你善后去了,要不然白家别墅里死了那么多人,你以为香港的阿sir都是饭桶啊!

    别好不容易英雄救美一回,回头再让人抓了去,那可就现大眼了!”

    我走过去的时候就知道大胡子没好话,我想着要是他太不着四六了!我还可以嘲讽他几句,没想到人家真的去办正事儿了!

    就冲他出去善后的事儿,我就不能说什么风凉话,这事儿的确是当大哥的想得周到。

    我当时就没想过要毁尸灭迹这事儿,可真的要是把那些尸体都留在白家别墅里,就算是老白家手眼通天,怕是也很难遮掩的住。

    也就只有大胡子出手才有可能把那些死人都弄的无影无踪,这事儿大胡子干的漂亮!现在他损我几句,那咱也忍了吧!

    我陪着笑脸说:“您这大哥当的极好,的确是我这当兄弟的疏忽了!

    我错了,您批评的对!下次肯定不让您费心。”

    大胡子一撇嘴:“别下次了,这次还没完呢!

    鹦鹉身体里的阴阳草还没拔出来,随说你那招数管用,可也没把草弄死。

    当初我老人家跟你吹牛说,是可以用中药解蛊的。

    那是在下蛊的那人活着的情况下,还有两分把握现在!

    我是一分把握我也没有了,我刚才又偷偷的看了看,那阴阳草不死不活的待在这里鹦鹉身体里,它早晚是个病啊!

    你能不能有点儿正事儿,先想点法子把它给除了,真要把阴阳草拔出来,哥哥我就服你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很诚恳的说:“胡子老大,我也着急呀!

    这头是白鹦鹉身体里的蛊毒,那边儿黄·毛的魂魄还没找回来,你以为我不着急啊?

    鹦鹉身体里的阴阳草原本会随着它的主人瞬间死亡的,但是我用了上古咒杀里的一种败叶咒。

    希望阴阳草能够像秋天的草木一样,慢慢凋零,一点一点的死亡。

    这样对鹦鹉就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目前看来说还是有点效果的。

    但是具体怎么样要在七天之后才能见分晓,如果实在不行,我就只好用别的咒儿来试一下。”

    听着我的话,胡子哥沉默了,没有再嘲讽我。

    过了两分钟之后,胡子哥说:“我这人天性独,除了你大嫂,不怎么交朋友,好不容易有了鹦鹉这么一个纯真善良的妹妹,我可不想让她就这样死!

    如果你的招式实在没用了,我宁可使用一点你大嫂的本体也要把鹦鹉中的阴阳草给解了!”

    胡子哥为了鹦鹉不惜要动用大嫂的本体,这个人情可就大了!

    甚至于说已经不是人情的问题,除了自己的亲人,谁肯动用自身的本体呢?

    我对着大胡子深深一躬:“胡子哥,我替鹦鹉,谢谢你了!”大胡子一摆手:“你少扯没用的,跟你有关系吗?要谢也得鹦鹉来谢我。”

    我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妥,毕竟大嫂的身体,当然主要是魂魄还没有恢复。

    如果贸然动用她的身体,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所以从安全起见,最好能不用就不用紫芝大嫂的身体。

    我揉着鼻子就和大胡子说:“要不然咱们就带鹦鹉回国内吧,一方面找杨哥他们看看他们内部有没有会解降头蛊毒的人?

    另一方面,咱们两个也可以去找一点儿别的天材地宝,专用于解毒的东西。

    至于大嫂的本体,但尽量还是不要动的好,万一要是大嫂因此此失忆的话,那咱们可就惨了”

    我话说到这儿了,大胡子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拍了拍手说:“还行,你乌鸦不是没有良心的人,知道替别人着想了啊!

    没说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哥哥嫂子的,也不枉我为你操心一场。

    不过呢!咱们恐怕三两天内走不了!她白鹦鹉家里有事儿能够从容不迫的跟咱们去国内吗?

    看来呀,咱们还是需要在呆上两三天,帮她家里把大麻烦处理一下。

    这样大家伙都可以放心大胆的赶路,回到内地,咱们再想办法吧!”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