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05章 你死我活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5章 你死我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如果你习惯了稳定,生活有了改变,那就会很不适应。如果你的生命充满了激情,你愿意在时间里不停的跨越,那么最珍贵的就是片刻的宁静!

     ̄ ̄ ̄安静废话手录

    来了一个弱不禁风的大美女来接待我,这并不让我觉得有什么荣幸!

    尽管她摇曳生姿的步态很让人欣赏,可我更愿意去看一看在病中的朋友白鹦鹉。

    我的神识集中之后穿越了出去,直接奔向了建筑后面的二层小楼。

    如果大胡子没说错,白鹦鹉的居所又没有变动的话,那她应该还是住在那里。

    我的神识穿过空地,钻进屋子,最终到了二层小楼里。

    先是在小楼一层里面转悠了一圈,小楼的一层里空荡荡的,十分冷清,没有一个人在活动。

    我的神识又扫描到了二层,在二层的楼道里我看到了一个60左右岁的老太婆。

    这老太婆坐在太师椅里,守在一间房间的门口。

    我说不清楚这老太婆究竟是在干什么?总归不像是什么慈祥的老家人在守护着自己的亲属。

    更像是一个专业的看守,看守着房间里的一切。

    这老婆子,从外观上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不过在我的神识扫描之下,她就立刻现行了,她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老家人!

    这老婆子可比那个泰国光头修为高多了,全身都是笼罩在一层黑蒙蒙的气体里。

    如果你细细的聆听一下,那黑气体里似乎有无数的冤魂在呐喊。

    以我的眼光看来,这老婆子不是走的邪道也是练的鬼修,总归不是什么正路的人。

    要不说这老婆子厉害呢!我的神识刚刚一接触上她,她全身的黑气就蔓延开来,与我的神识一接触,居然产生了腐蚀的作用。

    我也没闲工夫招惹他,主要是想看看她看着的房间里究竟是不是白鹦鹉。

    神识一转就绕过了她,当我的神识进入到房间里之后。

    我的大脑瞬间宕机,我忍不住住的在心里面狂怒!

    这还是那个爱哭,爱笑,爱撒娇,爱生气的的白鹦鹉吗?

    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我要是知道谁干的,一定扒了他的皮。

    此刻的白鹦鹉躺在一张病床上,全身上下向外冒着浓浓的黑气。

    整个人病得已经脱了相,已经完全没了往日的风采。

    我正要进一步,都用神识探查一下白鹦鹉的病情,结果那老婆子缭绕的黑气就扑了过来。

    这时候那个柔弱的大美女已经来到了房门外,我想了想,就先收回了神识。

    一切都不着急,只要有帐就不怕算!我这回真的发怒了,有些人一定要付出代价。

    门外的那个弱不禁风的美女,很从容的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见到了我就迷人的一笑,那笑容可是有点勾魂摄魄。

    病西施嘛!那种风情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不过她再勾人儿也比不了白鹦鹉,何况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在群英小学里的呆小子了!

    几番经历,让我对美女多少也有了些免疫力。

    更何况我的怒火正在胸膛里翻涌,管你是美女还是丑男,我最大的想法就是挨个的用拳头锤过去。

    打的你们一佛升天,二佛出世,那才能对得起病床上的白鹦鹉!

    只不过此时我不想立刻翻脸,我也随和的笑了笑,大美女就轻吐朱唇开了口:“?乌鸦先生是吗?我曾经听鹦鹉提起过你。

    先生果然生得是一表非凡,非常人可比!说来更是见面胜似闻名,今天小女子是开了眼了!”

    我微微的一皱眉,这女人一见面儿就口吐莲花,开启了忽悠模式,真让我乌鸦是一只鸟啊!

    就算我乌鸦是只鸟,那也是一只智慧的鸟,随随便便就想把我给弄得找不着北了,那且还在等啊!

    我不想和她墨迹,就很明确的说:“既然贵管家知道我的存在,那我也就不废话了!

    我现在就想看看白鹦鹉,劳烦您前头带路吧!”

    那女人也不说话,只是微微的蹙起了眉头,用一只手轻轻的抚在胸前,脸上多少露出了点儿痛苦的神情。

    这要是搁在一般的情况,有点儿绅士风度的男人都会客气一句,您怎么啦?不舒服吗?

    可惜她遇到的是我这只毛脸怪臭乌鸦,对于她这号美女丝毫提不起兴致。

    我很不耐烦的说:“如果你不方便的话,那我就自己去了!这地方不大相信我很快就能找到白鹦鹉。”

    我的这句话似乎更是出乎了女人的预料,她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停了片刻她才说道:“您真是鹦鹉口中的那个乌鸦吗?那个行侠仗义,见义勇为,乐于助人的美少年吗?

    该不会您是冒充乌鸦的名字来的吧?我现在这种状态,您都不肯理会,这未免也太绝情了!”

    “哼”我冷冷的哼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却极具穿透和震慑力。

    那女人两颊泛红,一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她用手指着我:“你,你太恶毒了!”

    我寒气四溢的说了一句:“贱女人,少跟我来这一套。

    你以为你用的狐媚神功就可以迷惑乌鸦的眼睛吗?如果我算是恶毒,你就是恶毒里的恶毒。

    有多少人死在了你的眼睛里,我不知道。

    但是今天起你要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价,你是怎么弄死别人的你就怎么弄死自己吧!”

    我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柔和,这柔和里的愤怒,相信会让整个世界都爆炸。

    没办法了!遇上这么个狠毒的家伙,居然敢跟我使用狐迷**!

    那就对不住了,比你更凶残的安泰教授都没得逞,何况你个该死的女人呢!

    既然你要弄死别人,那就别怪别人弄死你了!

    这个病殃殃的西施大美女两只眼睛变得迷离起来,轻轻地答应了一声,然后猛的伸出双手,对准自己的眼睛戳了下去。

    两股浓浓的鲜血从她的眼睛里喷射出来,这还不算完,她重重地在眼眶里抠着,最终挖出了自己的眼睛。

    随后她又伸出手扼住了自己的脖子,不停的用着力,最终,我听到了一声脆响,那是她喉头的骨头碎裂掉了。

    大美女仰天摔倒在地,喉咙里不停的发出呼噜的声音,我扭过头走向房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不是我太恶毒,也不是我不懂得怜香惜玉,如果我刚才只要稍微心软一下,大美女的结局就是我的结局,或者比这个结局更惨也说不定。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她是恶毒中的恶毒,一个女人干点儿什么不好?非得要修行这种魅惑人的功夫!

    魅惑也就罢了,而她修行的偏偏是那种要人命的狐迷**,这种邪术要命的地方就是极度的凶残,不要人命不罢休!

    尤其是美女施展出来,几乎是无往而不胜。

    但是这种邪术也有致命的缺点,一旦要是失败了就会自动的反噬其主。

    你要加诸于别人身上的想法就会统统的作用在在你自己身上。

    所以对上这种邪恶的办法我压根儿就不敢怜香惜玉,不破了她的法就是我死,破了她的法,那也就只好她死了!

    走出房门,我已经把这一切都放诸了脑后。

    准备开始战斗吧!这么大个别墅,相信不会就这么一个高手。

    干掉了个管家,没准儿就会出来一个园丁也说不准。

    果然,这我还没等走出建筑,在楼道里就碰到了几个奇形怪状的男人。

    见到了这几个人,我索性也不废话了,两只拳头一挥就开始了暴力模式。

    50秒,50秒之后,几个在楼道里摇晃扭动的男人重重倒在了地上。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重重地啐了一口。

    看来这个白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居然在别墅里养着傀儡,不能说过分,而是太过分了!

    把活人制成傀儡那就是丧心病狂,到了此刻,什么大胡子的嘱咐,杨大哥的要求,统统都扔到了脑袋后面。

    我现在就是一个想法,出了一个,我就灭一个不杀干净不完活。

    我刚刚走出哥特式建筑的大门,头顶上身背后再加上眼前就传来了四声暴喝。

    声音全然不乱,就是一个叫法:“哪里来的大胆狂徒?居然敢到白家别墅来杀人放火?”

    我也是气急了,索性就说了一句:“如果你们不介意一起过来的话,我就告诉你们,什么是真正的杀人放火。”

    这时候从三楼跳下来两个人,然后从楼里面又跳出来一个,我眼么前儿站着那个,可不就是个园丁吗?

    只不过这四个家伙可不是什么真正的仆人,园丁,那都是些高手之中的高手。

    我就纳了闷儿,当初白鹦鹉在外面拼死拼活的时候,这些高手当中的高手都干嘛去了?

    如果有他们在,估摸也就没我乌鸦啥事儿了!

    英雄救美,没准就反过来变成了美人就英雄了!

    这四个家伙往我周围一站,正好凑成了一个五点梅花,而我这个点当然就是在正中间那个儿了!

    我面前站着那个园丁打扮的家伙,两手一拱,朗声说道:“铜牛山四大金刚在此,敢问阁下是哪一位?”

    我无视之!几个家伙接着怪叫:“有胆子的,你就报上名来,我们兄弟手下不死无名的鬼。”

    我扬起脖子看着天空说:“我是哪一个你们还不配知道,至少你们四个玩死尸的还不够格!想要知道就叫你们的主子出来吧!”

    我乌鸦并不是傲娇的人,也不是多能装叉的家伙,但是对于这四个家伙,我是一丁点儿的好感都没有!

    瞒得了别人,他们四个骗不了我。

    这四个家伙满身的尸气,是那种标准的恋尸狂徒。

    别说他们是铜牛山的四杰,就是泰山四杰,我今天也不会对他们有一丁点的客气!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