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02章 降头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2章 降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撇了撇嘴:“就知道您的话,要分析着来听,不管如何您现在是解脱了,还是说说鹦鹉的事儿吧,鹦鹉到底怎么样?”

    大胡子摇了摇头:“他不是我血乎,鹦鹉的状况的确很糟。

    如果不是因为跟这帮家伙干起来了,我都有心思把她从白家偷出来。

    她不仅仅是中了降头,我在白家出入的那两回,似乎有一些邪门的东西正在盯着鹦鹉。

    因为我去看她,那些家伙甚至还想打我的主意。

    这个也只是一方面,另外从泰国来的那个光头据说是给鹦鹉来解降的。

    结果这王八蛋弄了点小手段,暂时延缓了鹦鹉身上降头的发作。

    随后就跟白家谈起了条件,他希望白家能同意把鹦鹉嫁给他。

    只要是把鹦鹉嫁给他,他就会帮鹦鹉把所有的降头都拔出来。

    白家当然是不那么乐意了,可是又不敢得罪他。

    因为能找到的解降师都找过了,谁也没办法。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个泰国的西坡上师的大弟子了!偏偏这孙子还是个讲条件的主。

    另外我也怀疑,要是以西坡上师的和白家的交情,他不是应该亲自出手吗?怎么弄了个亲传弟子出来呢?”

    我一跺脚:“咱就别怀疑了!有这时间直接就到香港去了!

    一个破降头有什么了不起?咱们两个人一起努力还弄不了吗?”

    大胡子说:“我知道你着急,但是你也得做好了准备才行。

    咱们此行再去,恐怕就不只是解降的问题,还要把那位泰国来的光头,还有白家那些邪门的家伙一起收拾了!

    不然的话,这种破事儿怕是没完!

    再者咱们到底是以什么身份过去呢?是走官方的渠道还是咱哥俩也做一回偷渡者呢?”

    我很随意的摆了摆手:“收拾就收拾,有什么客气,走哪个渠道都行,我觉得私下里过去应该更快吧?”

    大胡子摇了摇头:“这事儿只怕还真不能由着你,咱们哥俩最好是从官面上过去。

    以白鹦鹉朋友的身份去探望她,然后再暗地里把那些家伙一块收拾了!

    这个事儿不能放到明面上,不然将来你让鹦鹉怎么和家里相处呢?

    最麻烦的是你将来怎么跟人家相处呢?哪有这姑爷子偷摸的上门收拾老丈人家人的道理?

    咱们明面上去,至少他们在面儿上也挑不出什么理儿来。

    挑不出礼,也就没办法给你扣屎盆子,剩下的事儿只要抓不住,谁也没办法。

    你私下里去倒是方便了,万一要是露馅了!以后你还怎么上老白家去呢?”

    听着这些话,我没觉得有什么分别?

    有些事儿无论如何都得在暗地里干,是摆不到明面上来的。

    按照大胡子说的反倒是麻烦!可是大胡子似乎认准了这个理儿。

    一定要我去找杨大人他们,通过正常的手续过关去看人。

    我想想也行吧,也就是晚个一天半天的,应该还要不了白鹦鹉的小命。

    最起码的,我在她身上下的保命平安咒还是没有破咒的感觉!

    采纳了大胡子的建议之后,我们两个就一起赶往了广州城里。

    当然不是开动11路,也不是坐车去的,而是跟着大胡子使用大胡子的技能直接钻过去的。

    我们到了广州城里,就钻出了地面,然后叫了辆车直接去了白云宾馆。

    到了前台一问,人家服务员就带着我们直接去了杨大人他们住的房间。

    见到了我和大胡子,杨大人和疯子哥都很高兴!

    无论如何,星加坡一行算是圆满结束了!

    虽然还有黄毛的魂魄没有救回来,但是在他们看来,这不应该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由特勤局出面,茅山再牛也得给点面子。

    说两句闲话之后,就说到了白鹦鹉的事儿。

    杨大人和疯子哥都是一脸的诧异,毕竟在星加坡分开到现在还没有多长的时间,这个事儿发生的未免也太古怪了!

    当然,他们俩对我的香港之行都是支持的,由杨大人出面替我办了港澳通行证。

    至于大胡子就免了,他可以悄然无声的跟着我过去,一明一暗,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

    临行之前,两位大哥都特意叮嘱了一番,让我凡事不要冲动,先救人,剩下的事儿慢慢处理。

    对于他们的批评指导,我只能是欣然领受了!至于剩下的事儿,那就得随机应变。

    我也特意叮嘱了疯子哥,让他照顾好黄毛的身体。

    有了香港这档子事儿,杨大人和疯子哥就不可能在留广州等着我了。

    他们要带着黄毛的身体,先回到帝都去,同时也会用特勤局的名义,向茅山讨要黄毛的魂魄。

    用杨大哥的话说,也许等你乌鸦回来的时候,黄毛的魂魄就已经找齐了!

    我咬了咬牙,如果黄毛的魂魄要是找齐了这事儿就暂时这么着!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我找回了胖墩儿和小鱼儿。

    我要不把茅山折腾个底儿掉,那算我对不起他们!

    不过这些只能是私底下的想法,我是不能够随意胡说八道的。

    免得给我这两位哥哥再增添困扰,我们一群人一起在机场外面吃了一顿酸酸甜甜的广式早茶就分开各自登机了!

    虽说这些年也有不少分离的时候,但是我总是不能适应。

    尤其是和这些亲人一样的朋友们分开,心里总是觉得空落落的!

    坐在飞机上,也没心思去欣赏航空小姐的美丽。

    由于距离很近,也就是喝了瓶饮料的时间,我们就到达了香港大屿山机场。

    从机场里面出来我只是背着个双肩包,显得有些形单影只。

    大胡子一直在暗中跟着,我也不知道这老兄坐在飞机上什么地方了,想来是应该有土的地方。

    出了机场,他同样没有现身出来,只是用神识打了个招呼,就不肯露面儿了!

    对于香港这个东方明珠,我是耳闻已久,只是从来没有来过。

    更不明白香港的交通设施该如何乘坐,索性也不费那些事了。

    临来之前,两位哥哥都给了些钱,打个车想来还不至于破产。

    坐上出租之后,我跟人家说了一个具体的地方。

    这个操着一口十分不流利普通话的司机,有些诧异!

    人家到香港来都是去什么九龙铜锣湾,维多利亚港湾,会展中心还有海洋公园这些地方去玩儿。

    我却要去一个叫做屯门的地方,具体这个叫屯门的地方长啥样我也不知道。

    但是没办法,我只能去那里,因为白鹦鹉的奶奶住在那里的一栋别墅里。

    我当然不是对一个老太太感兴趣,而是白鹦鹉现在也住在那里。

    白鹦鹉为什么要住在那里?可以有很多的解释,方便老人家亲近照顾,同样也方便被看管起来。

    至于中降之后,似乎更应该住的隐秘一点儿了!

    这虽然不是什么秘密,可是白家大小姐中降的事儿是不能够弄得四野皆知的,哪怕是掩耳盗铃,也得演一演才行啊!

    这些当然都是表面上的功夫,背地里用大胡子的话说,这破别墅可是藏污纳垢的好地方!

    不仅泰国的那个光头住在这儿,就是那些见不到光的邪门外道似乎也盘踞在那儿。

    如果这不是白鹦鹉的家,用大胡子话说我一定认定这里就是那种所谓的黑暗之家。

    或者说是某个邪教团体的教廷,这破地方就是好人住进去都得倒大霉。

    你说说这里住的人会是什么好货色!很明显的老白家的人是很情愿住在这里,情愿和那些邪魔外道共处一室的。

    这中间有没有猫腻儿?有没有交易也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我们是相信白鹦鹉的,但是她的家人让不让人信得过,就不敢说了!

    所以我接下来的任务,一方面是要拯救白鹦鹉,另一方面,有可能的话,也要帮她摆脱这黑暗的控制。

    具体这些黑暗代表的邪魔外道是什么我还不太清楚!但是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那个泰国的光头。

    开车的出租司机有点儿北京的哥的风采,虽然这口条不利索,但是很爱说话。

    一路上他喋喋不休的跟我说着香港的风景,人情世故。

    到了最后这老兄说要介绍我去兰桂坊,如果不去兰桂坊,还有更美妙的地方。

    我揉了揉鼻子,嘴唇上的胡子似乎还没有变硬?这个年纪适合去那种地方吗?

    我又看了看我自己的衣着,要说这身衣服还真说得过去,是白鹦鹉买来送给我的。

    我虽然不知道价位,但是想来不便宜。

    我估摸着这老兄大概看我像是一个北地来的凯子了,这要是不宰上一刀,好像有点儿说不过去。

    人家这么热情,咱也不能直接拒绝不是?我说:“您老兄给留个电话吧,我办完了正事儿,一准儿呼你。

    到时候在请你带着我去游历见识一下这个东方明珠美女的风采呀!”

    估摸着我这傻头傻脑的样子,真被人当成了人傻钱多的主了。

    司机老兄见我要电话是高兴的不行不行地,满嘴里飙出来的都是鸟语。

    不过他的鸟语我可听不懂,跟我们家阿呆不是一个档次。

    不过看着他那猥琐的神情,我就可以想见,这老兄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既然钱途可期,这老兄脚底下也利落了很多。

    愣生生的在青马大桥上给我来了一回飙车,那感觉真是潇洒极了!除了远处浩瀚的海水,还有近在耳边嗖嗖刮过的海风。

    我对这些当然没意见,能快一点儿的见到白鹦鹉,绝对是我期待的事情啊!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