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01章 胡子受伤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1章 胡子受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相逢是不是一首歌我不知道,但是相逢总归是不可预计或者是突如其来的,这就像命运的不确定性,有悲欢有喜悦,更有无可奈何!

     ̄ ̄ ̄安静废话手录

    从土里钻出来的大胡子,蓬头垢面,衣衫破烂,这副凄惨的模样就不用说了!

    这老兄大概是遭受了一番磨难,一阵不想要的磋磨?

    他跑过来一脚把那个茅山护法踹倒在地,顺便又踢了两脚。

    看来大胡子这副凄惨的模样应该是拜这位找不着的茅山护法所赐。

    大胡子去踢完了茅山护法又狠狠的啐了一口,紧接着身体就摇晃起来!

    我一看事情不妙,立刻扑了过去,扶住了大胡子。

    大胡子身子一软,就倒在我的怀里。

    我一手掐住了他的脉门,另外把我的神识透进了他的身体。

    我靠!糟糕之极!大胡子居然受了严重的内伤。

    但是说起来我有点束手无措,因为大胡子不同于一个人,他是一个精灵。

    像他这种人参精需要如何疗伤?怎样治疗他的**?我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好在大胡子并没有昏过去,他躺在我的怀里很勉强的向我笑笑。

    情急之下,我大声说:“你还笑个屁!到底怎么了才能治好你,赶紧说呀?”

    大胡子都有气无力的说:“放心吧!我还死不了!你用不着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

    大胡子整出来这两句话弄得我哭笑不得,和着我还是表错情了!

    我是真的没法子,遇上这么个不着调的大哥你又能怎么样呢?

    我只好板起脸说:“行了!少废话,你到底怎么样?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扔到路边去喂狗。”

    大胡子看我真着急了就收起了不着四六的态度,低声说:“好啦,不逗你了!你把我扶起来,我要打坐疗伤。

    你站在边上替我护法就行,有什么事儿等我把那内伤处理完了再说!”

    我扶起了大胡子,帮他把两条腿盘上。

    然后就站到了一旁,大胡子两手相叠,闭上了眼睛,开始缓慢的调整呼吸。

    我一边看着他一边儿观察着远近的动静,被踹倒的那个茅山护法吴天晃晃悠悠的又站了起来。

    这家伙被我收走了二魂四魄,跟个白痴差不多了!

    时间再长点儿,就会和黄毛一样变成一个假的植物人儿。

    不过目前来说他还能晃荡一会儿,我不想因为他干扰了大胡子调息,我就过去敲昏了他。

    我细细的听着大胡子的呼吸,由最初的急促散乱越来越慢,越来越悠长,渐渐的到了细不可闻。

    看来大胡子没说错,一个人的内息要是能够进入胎息的状态,基本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不用多久他就能恢复过来。

    天色将晚,一抹血红的残阳,照亮了半边天。

    原本已经完全听不到呼吸的大胡子忽然恢复了呼吸,又过了片刻,他从地上一下子跳起来。

    然后很不成体统的说:“我胡子终于又活回来喽!”

    我撇了撇嘴说:“你要是没活了过来该多好!我直接就可以扛着你送进汤锅里去。

    煮一锅浓浓的汤水吃完了,我就羽化升仙了,现在看来还得等很久啊!”

    大胡子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做人家兄弟的,不要这么恶毒好不好?

    再者说了,我能有今天也是拜你所赐。

    要不然的话我回到大山里去,逍遥自在。

    怎么就会招了一个疯狂的道士,追杀了我三千里呢?你呀,做人可是有点不厚道啊!”

    我皱起了眉毛说:“您老人家确定吗?确定不是你自己惹下的风流债!”

    大胡子一瞪眼:“我很确定,风流债也没错,兄弟情也有,可都是为了你的!”

    我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不过我很快还是稳住了神儿,我笑眯眯的说:“那您就讲讲吧,看看到底是我又找了什么麻烦来!”

    大胡子说:“你个臭小子,掉进海里之后,大家伙在船上一通寻找啊!

    到了最后也没找到你的踪影,我虽然有点担心,可是并没有害怕。

    我知道以你的本事,轻易的死不了!

    说不准又有什么奇缘也说不定,我就带着大呆和小呆坐直升飞机回了广州港。”

    大胡子说到这儿,我截住了他的话头。我说:“你老人家不是确定我已经挂了,然后要悄悄的跑路了吧?”

    大胡子狠狠的白了我一眼:“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我要是跑路我用的着跑到茅山上去一趟吗?

    我要是不到茅山上去,又怎么会招惹回来这么一个卑鄙无耻的家伙?”

    听了这话不得不说,大胡子是个够意思的朋友!

    我向大胡子深深的鞠了一躬说:“对不住了胡子哥,都是兄弟的不是,没啥本事还到处揽事儿,自己搞不定,还连累了您受伤,我真是对不住您啊!”

    大胡子对我狠狠翻了个白眼说:“少扯这些没用的!当初你为哥哥我出生入死,怎么没说个不字呢?

    我怎么就不能为了你上一趟茅山,要说我受伤还真的怨不着你,纯粹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

    我到了茅山之后就开始四下里寻找那位李全一道长。

    结果是我的运气不好据说这位李道长已经闭关了!

    我不死心就满山的转悠,没承想没找到他反而被一个苦修道人发现了行踪。

    这一下子可捅了娄子,全山上的道士到处捉拿我。

    我当然也没在乎,随手在他们山上放了把火,然后就下了茅山。”

    听到这儿,我就是抽了一口凉气!我的这位老兄可真不是善茬子,人家抓他,他就敢在人家山上放火,就差没留一句话,别惹我烦着呢!

    大胡子叹了口气说:“要说茅山上这些老大们,还真有两把刷子,不知怎么的,他们就在我身上留下了某种印记。

    我前脚下了茅山,后脚他们就缀了上来,要说我也不在乎!

    跟我相比,他们的速度差的太多了!

    要说我也是倒霉催的,既然没能找回黄毛的魂魄,我寻思着先回广州港,打听一下你的消息。

    结果在广州港就遇上了卫青青,卫青青大小姐跟我说,已经传回来消息说你没事儿,还帮着杨大人他们把幽灵船的事儿处理了!

    到了最后卫大小姐说,就是可惜白鹦鹉了!

    那丫头病得半死不活,也没人管,如果她要是好好的,估计也早来找乌鸦了!”

    白鹦鹉病了?冷不丁的听到这一个消息我还真有点震惊,那丫头好端端的怎么会病了呢?

    大胡子一拍大腿说:“你小子居然没有跳起来,这个反应可不对呀!

    鹦鹉要是知道你这种表现,还不伤心死了!”

    我看着他这副戏腻的模样心里头多少有些落底,看来鹦鹉应该没什么大碍?

    大胡子话锋一转,我就有些站不住了!

    大胡子说:“也不知道那丫头现在怎么样了?能不能活着还是个未知数,要知道她中的可是邪恶的南洋降头!”

    大胡子看我阴沉下脸,就立马改口说:“乌鸦你个臭小子,有异性没兄弟的家伙。

    鹦鹉她是好是坏还不知道,你哥哥我可是为了你才受了这么重的伤。

    你都不知道表示表示,一听到那丫头生病,就拉长了脸给谁看?”

    对于这个没正六的大哥,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我只好耐下心来说:“您老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事情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经过您就快点说吧,要是不想说的话我可就走了!”

    大胡子也叹了口气说:“就知道是这样,我也不挑三拣四了!

    听说鹦鹉病了之后,我就到白家去走了一趟。

    谁知道刚刚分开没多久,鹦鹉就莫名其妙的中了降头。

    我虽然精通中医,但是对降头的东西并没有什么研究!

    你别那样瞪着我,我又不是没尽力,我也千方百计绞尽脑汁的弄了一张方子,原本想提鹦鹉解除降头的。

    可是在我外出寻找草药的时候,却被个卑鄙无耻的老家伙偷袭了!

    这老家伙,虽然是没有品行,但是手段很高明。

    一出手用的就是五雷天心正法,好死不死的砸到了我的后背上。

    差点没有要了我的老命,不过这也没啥,谁让我大意了!

    只是不曾想这帮子家伙不要脸,一起上来群殴,我这才受了重伤。

    势头不好,那我就只好逃走了!偏偏这个无赖不知道仗着什么能为,始终都能跟在我的后边。

    我只要一露面他就用掌心雷来轰我,搞得我是烦不胜烦。

    虽然说我可以一直待在地下,但是我丢不起那个人呢!

    结果我们两个就打打停停,一直从香港闹到这里。

    要不是因为遇到了你,这事儿还不算个完!”

    我狠狠的揉了揉鼻子,大胡子的话你得这样理解。

    这里头有真有假,有虚有实,他被人偷袭是一定的了!不然这天底下人很难有人能伤到他。

    当然被人围殴也是真的,但是为什么会拖这么久,一定就是因为他死缠着人家不放。

    这位老兄向来就不是吃亏的主,我相信那些围殴他的家伙哪个也不比我眼前这个状况能更好,百分之百的是被他收拾得差不多了!

    我叹了口气说:“您老人家就别夸张了,我知道你不是那吃亏的主。

    偷袭你的那个老家伙,也倒了大霉吧,要不然你能拖到现在才肯疗伤?”

    大胡子咧开嘴笑了!随后说了一句:“他们活该!”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