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79章 回来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9章 回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颓废里走过,我曾长久的期待,期待上天再一次能够对我眷顾,可惜能够眷顾我的只有自己!

     ̄ ̄ ̄安静废话手录

    赑屃的歌声里充满了某些嘲讽悲伤和质疑,看来就算是活了上千年上古神兽,也不是想的那样逍遥自在!

    站在我肩头上的阿呆,忽然说了一句:“老乌龟,再见!”然后一低头钻回了我的身体。

    玲珑丹更是没任何表示,直接没进了我的身体。

    赑屃背着禹王神鼎回到了地下,一切都归于了平静。

    我转回头看向白衣人福禄,福禄伸出了一根大指:“不得不说你个倒霉的小子,这次真的很幸运!

    没有人能够从容的在赑屃面前全身而退,你却毫发无伤的送走了他。

    我想其中必有渊源,你的那只乌鸦跟你说没说什么?我想所有的事情他应该是最清楚!”

    我摇了摇头说:“抱歉!我们家呆鸟什么也没有说。就算有什么缘故我也不清楚!

    既然此间事情已经了结,我想我们应该出去了!”

    说完我直接迎上了跑过来的大胡子和白鹦鹉。

    我们这里发生的事儿,大胡子和白鹦鹉都看得清清楚楚。

    大胡子多少有些感伤,虽然他也活了上千年,可跟漫漫的历史长河中的人物相比还是太短暂了!

    无论是见识和能力,都相差的太远了!

    白鹦鹉却是别样的心思,刚才的局势太微妙,也太凶险了!

    白鹦鹉只能远远的站着,看着,就算是乌鸦发生了什么?

    她也帮不上任何的忙,直到现在她才真正的意识到,或许自己真的是个累赘!

    大胡子拉着她走向乌鸦,白鹦鹉只是下意识的跟了过去。

    走到了乌鸦面前,白鹦鹉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先是和大胡子的握手,眼光交汇,我们两个人无需多言。

    我看了看有些失魂落魄的白鹦鹉,这丫头或许是吓到了!

    我走过去,在她的肩头上拍了拍,低声说:“好了!丫头,不要怕,咱们回家。”

    白鹦鹉木然的点了点头,可是脚下却没有迈步。

    我这才意识到,这丫头或许真的是吓坏了!

    我伸出手,轻轻的拥住她的肩头,用轻轻的声音说:“不要怕,真的没事了!”

    白鹦鹉此刻的心中复杂极了!她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在想什么。

    她半转过身,用力的抱住了乌鸦,然后大声的哭了起来!

    我轻轻的拥着白鹦鹉,却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大胡子。

    大胡子长长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却没说什么!

    哭了好一会儿,白鹦鹉觉得心中舒畅了一些,不再茫然,只是大脑里空荡荡的。

    她用低低的的声音说:“没事儿了,不用担心我,咱们走吧!”

    我牵着白鹦鹉和大胡子刚刚迈步,白衣人福禄挡在了我们的面前。

    我微微眯起了眼睛说:“尊驾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非想把我们留在这里吗?”

    福禄笑了笑:“我不把你们留在这里,你们就出的去吗?

    另外,乌鸦你不觉得还有些事儿需要我吗?

    我想黄毛的身体,你不会打算继续留在这儿吧?

    官方的渠道你走不通,你总归不会想带着黄毛的尸体偷渡回去吧?”

    我深深的看了看福禄,过了半天才开口说:“你能进得来我就能出的去。

    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身份,可是我并不打算借助你的力量。

    黄毛的身体我自有办法,就不劳烦尊驾了!”

    福禄笑了笑,他看着大胡子说:“乌鸦会这么看,情有可原。

    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大胡子,你也这么看吗?你也认为我对你们很有敌意吗?”

    大胡子有点尴尬,他挠了挠头发说:“我们怎么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您太强大了!

    如果您不能明确的表明身份态度,我们很难不会不认为你是个强大的威胁?”

    福禄忽然向大胡子做了个鬼脸儿,然后用满是嘲讽的语气说:“是这样子吗?我可没有这样觉得。

    我只不过是个跑腿儿的!受我们老大的安排,替特勤局来擦屁股。

    大胡子你的心眼儿太多了,难怪活了上千年,也就区区几个朋友。”

    大胡子翻了翻眼皮,不过随后他也向着福禄做了个鬼脸,两个人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这两个家伙无良的表情,我就知道这算是勾搭成功了!

    福禄走到我的身边伸手搂住我的脖子说:“小乌鸦,不要把所有人都看的那么坏!

    至少我对你是没有敌意的,另外特勤局的杨大人让我给你带个好。

    另外我给你透露个秘密,我们的老大对你可是青睐有加!

    我之所以来,也是因为我们老大的意思。”

    听到杨大哥托他带好,我的心就放了下来。

    至于他们老大是谁,我不感兴趣我现在只想着如何杀到茅山要回黄毛剩下的那一魂二魄。

    福禄看出来我对他的话不感兴趣,随意的甩了甩手说:“要说我对老大有什么看法,也没兴趣。

    既然你不想听,咱们就不说了!

    我现在想说的是这件事整体上算是完成了,我现在要收尾的就是把你黄毛他们三个的身体带回国内去,具体怎么办交给我来吧!

    那两个小子的魂魄已经不中用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黄毛的魂魄就需要到茅山去讨回来,这件事你不要着急。

    茅山在国内的影响力很大,我回去跟局里商量商量之后再做决定。

    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跟你一起把黄毛的魂魄要回来的。

    我福禄既然出了头,那就要把这事儿办的有始有终。”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福禄手一挥,就带着我们走向医院废墟里唯一没倒的那根烟囱。

    到了烟囱跟前儿,他屈指在烟囱上弹了几下,一道门在烟囱上面打开了。

    福禄手一摆,做了个请的姿势,大胡子一马当先,我们就一起走了进去。

    说起来好笑,我们出来的地方居然是医院的女卫生间。

    幸好卫生间里当时没有人,不过我们走向外面的时候还是碰到了一些上厕所的女人。

    这些人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们,甚至还嘀嘀咕咕。

    我们几个也没敢说话,要是被人认出来是大陆的口音,没准这就又成了大陆人没素质的黑材料。

    从医院的卫生间里出来,我们就直接去了黄毛的病房。

    只是还没等到黄毛所在的楼层,我们就被一大群人围住了!

    这些人并不是新加坡政府的人,而是白鹦鹉家里派来的。

    我们还没弄清楚的事儿就是我们已经失踪了七天,负责在外围接应的燕子和毛毛虫早就慌了手脚。

    再加上白鹦鹉的父亲,打电话来没人接。

    这事儿一下子就弄大发了,老白家那是一波接一波派人来。

    基本上把星加坡翻了个遍儿,大概除了总统府,就没有没查过的地方。

    因为我们这些人是在医院里失踪的,医院自然就成了监控重点。

    老白家在医院里安排了十个人,分成三班倒,结果我们一出来就被人也在监控里看到了!

    这次带队的人叫猛哥,过来跟白鹦鹉说了几句话,白鹦鹉就过来向我告辞了!

    虽说这次异时空之旅,我和白鹦鹉相处的并不愉快。

    可是她现在要走了,我依旧觉得很不舒服,也许还有其他的情感,但是我说不明白。

    尤其在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我的内心升起了一些愧疚,我应该多照顾她一些才对。

    我郑重的看着她说:“别着急,有些事儿不是能一蹴而就的。

    回家好好待两天,等我处理完了手头的事儿,就会帮你完成心愿的!”

    白鹦鹉什么都不说,只是一个劲的掉眼泪。

    老实说她为什么这个样子,我也说不清楚。

    带队的猛哥一看这个样子,摆了摆手遣散了手下的人。

    他走过来对我们说:“有什么话你们还是到会客室去说明白了!我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也只能做这么大的主了!”

    我牵着白鹦鹉进会客室的时候,大胡子冲我挤挤眼睛,

    然后大声说:“乌鸦你小子可不能欺负人,老三有什么事儿大哥给你做主。”

    进了会客室,白鹦鹉就松开了我的手。

    我伸出手指点画来了几下,使用了一个隔音屏障。

    然后我就对·一直呆呆傻傻的白鹦鹉说:“丫头你到底怎么了?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的。

    还是那句话,我先把黄毛的魂魄要回来,然后我带着他一起帮你把你的妈妈从地下救回来。”

    白鹦鹉用力的摇了摇头,然后低声说:“不是因为这件事儿,是因为因为,”

    白鹦鹉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她觉得很难说出,我跟不上你,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样的话。

    虽然说彼此之间是有很多的心有灵犀,可是毕竟谁也没有挑明!

    彼此之间更是没有任何感情上的承诺,说出这样的话,很容易让人误解的。

    我看着白鹦鹉犹犹豫豫,又很委屈的模样。

    我就说:“咱们这次到异时空的旅行是我做的不够好,原本就不该让你去的。

    可是让你去了之后,我又没有好好的照顾你,这都是我的错,我现在郑重的向你道歉!”

    我刚刚说到这儿,白鹦鹉就扑进了我的怀里,接着又是狠狠的大哭了一阵儿,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之后她低声说:“那你要好好的,我在香港等着你。”

    我点了点头说:“一定,我一定会帮你完成心愿的。”

    看着白鹦鹉跟着猛哥走出了会客室,我的心中莫名的一痛。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