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69章 科普教程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9章 科普教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是可以荒唐的,可要是荒唐的不成功!那就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为此买单。

     ̄ ̄ ̄安静废话手录

    吃面去,这大概是白鹦鹉听到过的最荒谬的答复。

    这是什么时刻?居然还有心情去吃面,如果不是自己刚刚被他这个人拯救过,自己一定相信他是真的精神了!

    这个回答让有些羞恼的白鹦鹉火上加火,她刚要发飙,她的肚子咕噜一响,原来她也饿了!

    要说我们这几个人里,完全不用担心饿肚子的就是大胡子,其次就是我,大胡子是完全不用吃东西,我是可以耐久些。

    最最需要吃东西的其实就是白鹦鹉,我之所以张罗去吃东西,也是为了这个疯丫头考虑。

    可是瞧这丫头似乎不太领情,磨磨蹭蹭的不愿意过来。

    我向大胡子使了个眼色,大胡子立刻开始动手,一边儿在沸腾的汤锅里煮面,一边剁着青葱辣椒和香菜。

    我悄无声息的挥着手,让这些青菜的味道散发得更远些。

    大胡子站在面摊后面看的好笑,我想了想也是自己犯蠢!

    我伸手拍了拍大呆和小呆,然后从背包里拿出来两袋猫粮放到了地上。

    大呆领着小呆跳到地上,开始大吃,那她们母子也是饿狠了!

    这时候胡子哥的面煮得差不多了!他先是把面捞到一个大海碗里。

    然后在上面铺上煮好的牛肉片,再放上切碎的青菜,香葱和辣椒,烧了一满勺热油呲啦的一声浇了上去。

    立刻有一种奇妙的香气散满了整个大厅,最后他又用汤勺舀了两大勺子清汤浇在面里。

    胡子哥把大海碗端起来,往我面前一放,高声叫喊了一句:“五香牛肉面一碗得了!”

    我也没客气,拿起一双筷子,在面碗里搅了搅,然后挑起一注面塞进嘴里大嚼。

    那味道当然是唇齿留香,饱满异常。

    胡子哥笑眯眯的冲站在不远处的白鹦鹉喊了一声:“傻丫头,你还站着干嘛?你的面也好了,快过来吃吧!”

    白鹦鹉这才不情不愿的走了过来,当她端起面完,把第一口面夹着放进嘴里之后,她立刻就被这面征服了!

    左一口右一口,嘻嘻溜溜,吃到最后白鹦鹉连汤也没有放过,一大海碗面条全部都吃光了!

    擦了擦额头的汗,白鹦鹉这才有时间抬起头来看了看。

    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全都笑咪咪的看着她。

    白鹦鹉不好意思起来,随即她又有些恼怒,她低声说:“两个坏人,就知道看我的热闹,这下你们有话题了!”

    我嘿嘿的笑着说:“这又算得了什么?想当初我第一次吃饱饭的时候,一口气儿吃了18个窝窝头,我那倒霉的师傅一下子就吓到了!

    他连连大呼上当了!愣是从外面捡回来一个饭桶,这以后有酒有饭的日子要结束了!不然他是真养不起这么个饭桶啊!”

    胡子哥哈哈大笑,白鹦鹉也跟着笑起来。

    笑了两分钟,大家的精神都平复下来。

    白鹦鹉不屈不挠顽强好问的精神又上来了!

    她用两只漂亮的大眼睛盯着我们两个问:“温馨她妈妈的事就不说了!阴气越来越重,咱们怎么办?”

    大胡子收起了嬉皮笑脸,他严肃的说:“总体上来说,这个地方现在有了新的变化。

    这个变化后续会发展成什么样?目前还说不好,我们也做不了什么,最好的办法就是等。”

    毋庸置疑,胡子哥的这个回答白鹦鹉是不满意的。

    她稍稍撅起的嘴巴就说明了一切,胡子哥一说完,白鹦鹉立刻跟上一句:“那也太傻了!不纯粹是守株待兔吗?”

    我向她摆了摆手,示意噤声!

    胡子哥这时候也意识到了什么?我们两个立刻发足狂奔,跑向三楼。

    白鹦鹉也很快的跟了上来,到三楼楼道,我们三个人都觉得有点难以相信。

    难以相信什么呢?这空旷的大楼,死了一般的医院里居然有了声音。

    不但是有了声音,而且这声音还很熟悉。

    我们顺着声音一路走去,在护士站门外我们听到了最真切的话语。

    “喂!小王,5103的呼叫灯亮了!你抓紧去看一下。”“那个护士长,5103床那个家伙就是个变态,他一定就是睡不着了!老大一个男人老是缠着人讲故事,我看他就是用心不良。”

    “滴滴滴!”护士站里的紧急呼叫灯又响了!

    一个白衣护士从门里走出来,轻飘飘的走过我们身边。

    要说现在的护士也真是够高傲的,完全没把我们三个大活人放在眼里。

    白鹦鹉更是连着叫了那个护士几声:“小王,小王,小王,你干什么去?”

    可是那个长腿美瞳护士迈着优雅的步子,理都不理白鹦鹉。

    白鹦鹉有点尴尬,不过她还是很高兴!

    她几步就冲进了护士站,然后大声叫着:“护士长,我回来了!”

    跟在后面的我们看到护士长坐在桌子后面纹丝没动,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白鹦鹉走到桌子前,语气恭敬的做着解释:“护士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请您原谅我。

    要知道这种意外也不是我能预料到的呀!您别生气,真的很高兴又见到了你。”

    护士长依旧不为所动,白鹦鹉急的要哭了!

    胡子哥瞪了我一眼,用手一比划。

    我想想也是,尽管这么做可能会让白鹦鹉很失望,可也会让她认清现实。

    我随手抄起一把椅子,走到护士长身边,对着她重重地当头砸下。

    白鹦鹉早就看到了!只是她根本拦不住我。

    看到我手中的椅子砸在了护士长的头上,白鹦鹉一捂眼,她可不想看到护士长头破血流的样子。

    捂住了眼睛足有五分钟,白鹦鹉也没有听到护士长的惨叫。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那个乌鸦临时发善心没把凳子砸下去?

    有人推了推她,那人说:“睁开眼睛吧!”

    说话的人当然是那个臭乌鸦了!白鹦鹉睁开了眼睛,没有她想见的血流成河,护士长依旧好好的坐着。

    搞笑而又神奇的是,乌鸦砸下去的那把椅子竟然压在了护士长的脑袋上。

    坐在椅子上的护士长居然若无其事,照旧拿个笔在病历簿上写写画画。

    看到了丫头傻傻的样子,我心中有些不忍,不过我还是抓起她的手按向了护士长的肩膀。

    毫无意外,白鹦鹉的手按了个空。

    神奇还是恐怖?白鹦鹉面露的惊讶很快就变成了惊恐!

    她拼了命的抓住我的手问:“乌鸦哥,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咱们全都死了吗?”

    看着她眼泪在眼圈里打转转,我伸出手指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个暴栗。

    “痛啊!别乱打人!”白鹦鹉伸手捂住了额头。

    我微微的笑起来,很轻松的说:“灵魂和死鬼会痛吗?”

    出乎我的预料,就是这么一个不用思考答案的问题反而让白鹦鹉纠结起来。

    这丫头皱着小眉头,想了半天说:“这个答案如果是人来回答的话,那应该是不会痛。

    可如果这个答案是鬼来回答,没准儿回答的就是会痛,我想因为感觉和立场的不同,答案也不相同。”

    我和大胡子都笑起来,我说:“那么白大小姐,你的意思不就是说我们都死了吗?

    可是你为什么会吃东西会呼吸呢?当然,这也可以用你的那套歪理邪说来解释。

    不过我现在准备拿一把刀在你美丽的手指上割几下,看看会不会出血?如果出血了你还用你的歪理邪说来狡辩,那我就准备、”

    白鹦鹉起了眼睛:“你准备怎么样?”

    我连忙摆手说:“不怎么样,我敢怎么样?我又不能真拿把刀把你这小脑袋割下来。

    总之一句话,我们谁也没死,都活的好好的!”

    转过头我长出了一口气,我心里说,我这不是纯粹找虐吗?

    这哪里是拯救之旅!分明就是一个科普大教程啊!

    “好耶!我没死,我们都还活着。”

    我这还没感叹完,人家白大小姐已经欢呼起来了!

    我是彻底的无语了!我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和这个疯狂的丫头划清界限。

    远离幼稚,才能防止被传染了!

    想法都是美好的,还要实践却是困难的!

    这个美妙的想法刚刚在大脑里展开,我就知道这个想法要破灭了!

    我的科普大教程看来还要继续,因为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已经盯住了我。

    我可以不说吗?我把目光投向了智慧如海的大胡子。

    可惜这位大哥一向是以坑兄弟为乐事,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接缸呢!

    我摊了摊手说:“这种神奇而又玄妙的事情就不要问我了!我也解释不来。

    唯一能说的就是,或许就是因为纬度的原因,时空就在这一点交错了。

    所以才产生了这种奇妙的现象,别问我为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

    白鹦鹉张了张嘴,随后又想了想才说:“那我们可以干点什么呢!总不能这么傻吧吧的呆着吧?”

    我看向大胡子,大胡子十分严肃的摇了摇头。

    他都没办法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也就在一瞬间,我和大胡子又疯狂的跑出了房间。

    我们做不了什么,不代表别人也做不了!

    等我们三个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大厅里,那个本该昏睡几天的李医生已经不见了!

    之前放在导诊台上昏迷的小温馨也没了!白鹦鹉看着我们两个似乎没有着急的意思,她就急躁起来。

    我摆了摆手说:“稍安勿躁,咱们很快就能见到他们两个,因为他们就在外面。”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