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68章 托孤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8章 托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活着有太多的无可奈何,不管是奋起反抗还是平静接受,似乎都改变不了什么,或许,只有在这过程里让自己成熟了!这才是真正的收获。

     ̄ ̄ ̄安静废话手录

    出事的现场只能用凄惨来形容,那个我们由始至终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女人靠在一棵树上,一柄古朴的的长剑在她身上穿胸而过。

    后面跑来的白鹦鹉都不敢直视,她侧着头问我:“胡子哥和孩子呢?”

    我大声说:“放心!胡子哥追去了!那个姓李的绝对跑不了!”

    靠在树上的女人露出了哀求的神色,她声音极慢极弱的说:“求!求求,你们,一定要,要把我的孩子,救回来。”

    白鹦鹉转过头安慰她:“大姐你放心,胡子哥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他绝对不会让那家伙伤害你的孩子。”

    那女人眉宇间开朗了一些,可是疼痛让她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扭曲着。

    又过了两分钟,她说:“还有一件事儿,要,要拜托给你们。

    我这个样子肯定,肯定是活不成了!我,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心人!

    如果你们能带着温馨返回原来的世界,就把她,把她送回到她姥姥家,温馨的爸爸早就过世了!她,她姥姥一定会善待她的。

    如果,如果你们要是回不去了!那就请你们两个帮忙照顾小温馨,拜!拜托你们了!”

    说完话,那女人低头向我和白鹦鹉鞠躬。

    因为她是坐着的,那柄长剑又穿过她的身体,她这一动,鲜血立刻涌了出来。

    等到她再勉强抬起头来,鲜血不断的从她的嘴里涌出来,什么话也说不成了!

    白鹦鹉一叠声的说:“这位大姐,你放心吧,无论在哪里,我一定会照顾好小温馨的。”

    白鹦鹉随后转过头来,对着我怒吼:“乌鸦哥你别傻站着,快点上去止血救人呐!我知道你能救活她的,你一定行的!”

    我用向前手指了指说:“没用的,来不及了!”

    靠在树上的女人眼神儿已经散了!那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白鹦鹉抓着我的手大哭:“乌鸦哥你救救她吧!小温馨,原本就没了爸爸,现在又没了妈妈。

    多可怜的孩子啊!我知道你有办法的,你一定要救救他呀!”

    我伸手拍了拍白鹦鹉的头:“傻丫头,人死不能复生,何况她又受了这么重伤,哥哥我就是华佗在世也是治病治不了命。”

    白鹦鹉发起了蛮横,她摇着头说:“我不管,你一定有办法救她回来的,你一定要救活她。”

    我给这丫头缠的好不耐烦,不是我自己矫情,像这种情况,也许给她吃一滴我的血,没准就能活过来。

    可是我不能,因为我对这个女人一直抱有很强的戒心,她出现的太突兀了!

    我不能够因为这样一个女人就暴露了自己的秘密,那样太愚蠢了!

    我冷着脸,厉声说:“别胡闹,你当我是神仙呢!”

    白鹦鹉满脸是泪,一下子甩开了我的手。

    她结结巴巴的说:“可是,可是,可是大呆”

    没等她把话说完,一个奇异的变化让她闭上了嘴。

    那个颓然死去的女人忽然全身发出了光亮,在明亮的光芒当中那女人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白鹦鹉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她不明白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又何止是她呢!我也不明其所以然。

    我只是知道,那女人的身体转化成了一种光明的能量,然后在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了!

    白鹦鹉忽然转过身,指着我大叫:“都是你,都是你这个毛脸怪。

    你不想救她,就用这个办法把她弄没了!你个臭乌鸦也太缺德了吧?”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步跨过去,抡起巴掌在她的额头上抽了一记。

    白鹦鹉被我打的一愣,随后大怒,只是不等她再恶语相向,我前前后后接连在她身上头上拍了七八下。

    一边打人,我一边乱骂:“你个死丫头片子,心肠太恶毒了!

    别忘了,你不是唐僧,我也不是孙大圣。

    那女人只不过是化成能量,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你就敢说我又害了她,你还长没长点脑子?整个就是一个猪头。”

    被我又打又骂,白鹦鹉一开始没反应过味来。

    可是被我敲打了几下,她就清醒过来。

    刚要张开嘴继续大骂,忽然自己觉得不对!

    这个事儿我怎么怪罪起乌鸦来了?那女人明明是姓李的医生害的,可是?

    不管她可是不可是,我已经打完了!

    说起来,这事儿是我大意了!

    打人也是为了救人,只是白鹦鹉不能理解!

    她冲过来抓住我的胳膊质问:“我是昏了头,可是你乌鸦凭什么打人?

    还不分头脑的乱打,分明就是占我的便宜!今天你要不给我个说法,咱们两个就算从来不认识。”

    好吧!我被这丫头搞得哭笑不得,她的话我还真没法解释!

    我眼光一扫,用手一指飞奔回来的大胡子说:“那你就让大胡子说说吧!看看你该不该打?”

    脚跟还没站稳的大胡子说:“你们两个胡闹什么?什么该打不该打的?

    倒是周围的阴气越来越重,难道说已经影响了你们两个的心智吗?”

    我似笑非笑的说:“我当然是没有,不过某些人可就说不定了!”

    白鹦鹉犹自抓着我的手不放,她大声说:“我也没有,我只是,只是,”

    白鹦鹉的语气越来越低,很明显的是意识到了某些问题。

    我只是摔开了她的手,走过去看了看大胡子抱着的小温馨,又看了看他拎着的李医生。

    两个人都没事儿,只不过是昏迷过去了!

    小呆从大胡子的肩头跳到了我的肩头上,张开小嘴儿,在我的脸上舔了一下。

    我轻轻的在他头上敲了敲,说了一句:“淘气的家伙,这回惹出祸来了吧?”

    小呆似懂非懂的摇了摇头,一副我没干啥的样子。

    胡子哥说:“你还别说,这事儿还真怪不了小家伙。

    要是没这小家伙挡着,这小丫头也够呛!姓李的这个败类的的确确是丧心病狂了!”

    我嘿嘿的笑着:“**天灾兼而有之吧!”

    大胡子说:“甭管咋地,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伸手接过姓李的那家伙,然后说:“带上您老人家的面摊,咱们回医院里去。”

    胡子哥抱着小温馨去推他的面摊了!我看了看还傻在原地的白鹦鹉。

    随意吆喝了一声:“那个姓白的丫头,你还傻站着干啥?走了!”

    白鹦鹉如梦初醒,她飞快的跑了过来,挥拳在我的后背上狠狠的打了几下。

    一边打还一边抱怨说:“还是怪你个臭乌鸦,你压根儿就没有照顾好我。”

    我叹了口气:“少废话吧!这里的阴气浓度越来越高了!你要不想彻底变成个精神病,就赶紧跟我走。

    要不然我就把你关单间里去,爱咋疯咋疯!就算是万能的上帝也不会拯救你的。”

    白鹦鹉老大的白眼珠子看我,十分硬气的说:“我谁的拯救都不要,你别忘了!我可是为你才来的。

    我要是疯了?你得负一辈子的责任,到时候我就天天拿你练手,啥时候你把我弄清醒了,啥时候算完!”

    我嘿嘿一笑:“要知道地主老爷对付疯了的丫鬟可有的是办法,黑家法绝对弄的你生不如死。”

    白鹦鹉一边快速的走着一边说:“乌鸦大老爷,你搞错了吧?

    我可不是什么丫鬟,我是小姐,呸!我不是什么小姐,我是你们家的女主人。

    丫鬟的家法可用不到我的身上,我是爱怎么作就怎么作!谁也管不着。”

    我斜着眼睛看她说了一句:“你都是女主人了!那我算什么?相公,官人!”

    白鹦鹉吐了一口:“呸!少占我的便宜,你最多就是个二等家奴吧!”

    我无可奈何的说:“是是是,最尊敬的鸟主子,咱们抓紧时间吧!”

    我伸出一只手拉住了她,疯狂的跑向医院大门。

    对于这越来越浓重的阴气,我是不怕的,可是白家大丫头,我就不敢让她再呆下去了!

    我们当中这个最弱的环节要是出了事儿,先别说救不救黄毛了!恐怕就得先忙乎这个丫头了!

    我疯狂的拉扯着白鹦鹉跑进了医院的大门,松开手,然后在姓李的那家伙身上狠狠戳了几下。

    这几下足以保证这家伙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上几天了!我随后一扬手,把他丢进了大厅。

    再一抬手,拉过了白鹦鹉,翘起右手的中指在她身上又戳了九个穴位,现在就算是被她冤枉说我占便宜也得这么干了!

    先是封住了白鹦鹉身上主要的穴位,免得阴气侵入她的要害,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

    随后我又摸出两道烈阳驱阴符,一挥手在白鹦鹉的后背上拍上一道。

    想了想,没敢再动手,把另外一道交给了的白鹦鹉。

    无量天尊!这一道无论如何不能再动手了!不然,占人家便宜的大罪名无论如何也洗不清了!

    白鹦鹉拿着符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沉吟了一下还是说道:“你把这道符贴到你的前胸上。”

    白鹦鹉脸红了一下,低声说:“毛脸怪,死色狼!”

    我无可奈何的揉着鼻子,看来毛脸怪这三个字组成的最美称呼我是跑不掉了!

    白鹦鹉把手里的烈阳驱阴符贴到了自己胸前,说来也怪,这道符一贴上,白鹦鹉就觉得全身一暖,甚至连大脑都清醒了很多。

    这个时候,大胡子推着他的面摊车也进了医院的大门。

    白鹦鹉小声问我:“咱们现在怎么办?”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